第205章【虞美霞出事了!】


  次日一早。

  在董学斌的授意下,虞美霞开始打电话报案,因为丈夫是在县城远郊出的事,金帝山庄也坐落在那里,所以虞美霞先打了城关派出所的电话,果不其然,人家说案子已结根本不肯接,随后,虞○美霞又打给了县公安局,由于是在家拿家属院的电话打的,对fāng可能认出这个号码了,于是对fāng马上将情况记录下来,并且向上面汇报。

  “行了,我上班去了。”董学斌抓起手包。

  虞美霞立刻殷切地给他拿鞋,“那您说我今天还打吗?”

  董学斌道:“打,接着打,要是让你去做记录,你jiù过去,照实说。”

  虞美霞一嗯,有董局长给她撑腰,她胆气也壮了许多,丈夫的仇憋在心里太●久太久,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她怎能不激动,不过担忧也是有的,“董局长,要是,要是事情闹大了,我怕给您添麻烦。”

  董学斌笑道:“我jiù是要让事情闹大了,按我说的做。”

  虞美霞感□动地看看他,“谢谢您。”

  县公安局。

  上午,董学斌来到了自己办公室翻着卷宗。一般情况来说,平常的案子不会惊动太多人,jiù算是大案也如此,像纪委书记啊,工会主席啊,起码这些不负责查案办案的相关领导不会知道,可虞美霞的案子却把所有人都给惊动了,没办法,现在谁不知道小董局长家请了一个保姆叫虞美霞啊,报案电话又是拿家属院电话打的,这jiù更敏感了,很难不让人想这是董局长的授意,也jiù是说,报案的人是公安局副局长,这种大事谁还不知道?短短两个小时jiù传遍了县局上下。

  小董局长要动金帝山庄??

  不少知晓内情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办公室里,董学斌桌上的电话唧唧喳喳叫了起来,是办公室主任胡思莲打来的

  胡思莲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跟县局领导的关系都不错,尤其这两个月和小董局长走得很近,一听说董局长家保姆报了案,掀开了半年前的那起人命案,胡思莲想◆也没想地jiù打来了电话,“董局长,金帝山庄不能动。”

  董学斌笑笑,“为什么?”

  胡思莲解释道:“梁局长以前都没跟那里讨到好,里面牵涉的东西太多了。”

  董学斌道:“胡姐,□◆也没想地jiù打来了电话,“董局长,金帝山庄不能动。”

  董学斌笑笑,“为什么?”

  胡思莲解释道:“梁局长以前都没跟yěméixiǎngdìjiùdǎláilediànhuà,“dǒngjúzhǎng,jīndìshānzhuāngbúnéngdòng。”

  dǒngxuébīnxiàoxiào,“wéishíme?”

  húsīliánjiěshìdào:“liángjúzhǎngyǐqiándōuméigēnnàlǐtǎodàohǎo,lǐmiànqiānshèdedōngxītàiduōle。”

  dǒngxuébīndào:“hújiě,谢谢你提醒,我知道怎么做。”

  刚挂了电话,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又是响了。

  这回是副局长秦勇打来的,他苦笑道:“老弟,你这是干嘛?金帝山庄那里……唉。”董学斌自从下了县局后,展现出政治斗争的手段和破案能力让秦勇很欣赏,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盟友,秦勇不想他出事,“刑侦是胡一国分管的,城关派出所是万涛的管辖,你……你插不上手,要我说还是等等吧,等梁局长那边有了动作事情jiù好办了。”

  董学斌明白,他说等梁局长,其实是说的等梁局长身后的人发力,可上次梁局长派系已经在金帝山庄栽了跟头,再拿金帝山庄开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jiù算有那么一天,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所以董学斌准备先下手为强,提供一下弹药,想看看有没有县委领导肯出这个头。

  第三个打来电话的是惠田乡派出所所长刘大海,也劝了董学斌同样的话。

  第四个电话倒是一个董学斌没想到的人——胡一国。

 ◆ 胡一国跟电话里沉声道:“董局长,听说你保姆报案了?半年前的那个案子我刚刚了解了一下,是自杀,已经定案了,为什么还要报?这种案子局里是不会立案的,那是浪费警力。”

  董学斌冷笑道:“我保姆报案○○了?出什么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胡一国语气一阴,“不知道jiù算了,你做做你保姆的工作,她一个小时jiù来一个电话,像什么样子?啊?还打电话到市里?案子早都查清楚了,人也火化了,她还闹什么◇闹?这叫骚扰电话,她想被治安拘留吗?”胡一国的态度刚好印证的董学斌的猜测,这丫果然和金帝山庄有牵扯。

  董学斌毫不示弱道:“胡局长,你这话jiù不对了,案子有疑问jiù得查一查嘛,不能因为已经结案过一次jiù不管了,万一当时的验尸结果是错误的呢?谁能保证以前查过的案子不会存在错误?如果连调查一下都不肯,这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任啊,怎么还治安拘留?你这是在威胁老百姓吗?”

  胡一国面色一狠,“话我jiù说到这如果你保姆再继续闹下去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董学斌笑道:“不用给我面子,如果我保姆真犯了法,你该抓jiù抓,这是法治社会,jiù算领导的亲属犯了错也一样会被法律制裁”董学斌可不信胡一国敢抓虞美霞,金帝山庄的事情本来jiù敏感,胡一国那边恐怕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吧,真要抓了人,那欲盖弥彰的味道jiù太强了。

  终于,在中午一十点半的时候,董学斌等来了他一直在等的电话。

  是上午刚从京城回来的梁成鹏,“董局长,来我办公室一趟。”

  董学斌答应了一声,静了静心,抬步走上楼,敲门进了局长办公室。

  “梁局长,老太太身体怎么样了?”

  “你走以后突然发了烧,后来秦院长组织专家会诊查了查,好在没事,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爱人在305医院陪着老太太呢,估计过几天jiù能出院了。”梁成鹏正在翻着一摞文件,见董学斌来了,jiù伸手示意他坐下,自己则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拿了个纸杯要给董学斌倒水。

  董学斌哪敢让他倒啊,忙迎上去道:“别别,梁局长我自己来。”

  梁成鹏之所以对董学斌这么客气,董学斌的bèi景占了一部分,在京里他可亲眼见识了小董局长的能量,不过大部分原因还是董学斌救了梁成鹏母亲的事,这个情,梁成鹏欠的不小。

  董学斌自己接完水后jiù坐到了椅子上。

  梁成鹏看看他,“听说你要动金帝山庄?那个地fāng可不简单。”

  董学斌点点头,“我知道,不过不管什么原因,也没法与一条人命相比,那可是杀人案,而且还涉嫌赌博等其他刑事案件,虽然事情还有待调查,可已经有不止一个人向我反映金帝山庄的问题了,这是法治社会,不能因为哪哪地fāng有着bèi景jiù可以无法无天了,杀人的案子都不查,那还有什么案子能查?有bèi景的jiù不查?那还要咱们公安局有什么用?”

  梁成鹏无奈笑了笑,他最佩服的jiù是小董局长这张嘴,以前几次也是,不管什么事情到了小董局长嘴里,都能给你说出些大义凛然的道理来,为了私事也好,为了公事也罢,让小董局长这么一说,反正总是他有理,“……有证据了吗?”

  董学斌气势一滞,咳嗽道:“暂时还没有,但是调查的话肯定会有。”

  梁成鹏瞅了他一眼,“你想怎么查?”

  “找个由头先把金帝山庄给封了,再慢慢下手,嗯,抓赌,扫黄,这些都行。”

  梁成鹏摇摇头,“要是这么简单,我早把金帝山庄给查了,扫黄?你扫不到,抓赌?我曾经亲自带人去过两次,结果都一无所获,jiù找到了几幅扑克牌和色子,这个fāng法不行。”

  董学斌皱皱眉头,“公安局里有内应,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我带着我的人去,保准能抓到。”胡一国肯定跟宣传部部长钱森的儿子关系匪浅,有他这么个大领导在公安局里窝着,能抓到人才见鬼呢。

  梁成鹏摆摆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金帝山庄那边也比你想象的神通广大的多,小董,这件事放一放吧,时候还不到。”梁成鹏又何尝不想拿下金帝山庄?可他这个公安局局长并没有进县委常委,束手束脚,一旦涉及到上面领导,梁成鹏根本强硬不起来。

  董学斌道:“梁局长,那可是一条人命啊,岂能儿戏?”

  梁成鹏叹气道:“放放吧,来日fāng长。”金帝山庄的能量梁成鹏再清楚不过,他也是为了董学斌好,不想他出事。

  董学斌坚决道:“我保留意见。”

  梁成鹏无奈笑了一下,jiù没再说什么。

  梁局长不赞同,他bèi后的势力也不出面,这是董学斌早jiù有心理准备的,不过即便如此,也没让他放弃要拿下金帝山庄的■念头,一来是为了虞美霞,二来是为了那一条人命,若是找不到犯人还好说,可现在犯人很可能jiù在眼前,jiù是金帝山庄的人,警fāng却连查都不查,还从中帮衬着金帝山庄开罪,这让董学斌非常恼火

  ◇●麻痹

  没人帮忙?没人帮忙怎么了

  我还jiù不信了我一个人照样给你查出来

  董学斌马上打了电话给虞美霞,“虞大姐,继续给我闹”董学斌现在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对fāng的一个破■

  中午吃饭的时候,董学斌注意到了,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很惊异。

  是的,现在县局上下的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事儿,也都对小董局长佩服的不得了,这个新来的副局长可真能斗啊,刚来还没几天jiù把胡一国给得罪了,后来又跟教育局局长于郑智叫板,再是跟装财科的所有领导掰腕子,现在倒好,小董局长又要跟金帝山庄和它bèi后的势力斗?靠你也太能折腾了啊

  这一白天,来自fāngfāng面面的压力非常大,但已经决定替虞美霞讨一个公道,董学斌自然不会在乎这点压力。

  下班了,董学斌出了县局一路往家属院走。

  应对面,忽然一辆别克君威停在了董学斌面前,车门一开,从后座上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男人很白净,脸,手,脖子,倒像个女人的皮肤,整体给人的感觉也是阴恻恻的,“董局长,久仰大名。”他叫出了董学斌的名字,并且笑呵呵地伸手过来,要和董学斌握手。

  董学斌狐疑地跟他握了下手,“你是?”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钱飞,钱森是我爸。”钱飞说罢jiù观察起董学斌的表情。

  董学斌心中微微一愣,宣传部部长的儿子?金帝山庄的幕后老板?行啊,我不找你们,你们倒找上门来了,董学斌故作恍然大悟道:“噢噢,原来是钱部长的公子,失敬失敬,你这是……等人呢?”

  钱飞笑道:“jiù等董局长你的。”

  董学斌道:“哦?找我有事吗?”

  钱飞瞅瞅他,心说你装什么装,嘴上却笑眯眯道:“没什么大事,jiù想请董局长吃顿饭,咱们边吃边说?”

  董学斌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哦,没什么事jiù算了吧,我还有事呢。”

  钱飞嘴角跳了跳,◇耐着心思道:“董局长,赏个脸吧,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董学斌知道他这一套,无非是要送礼送钱什么的来堵住自己的嘴,不想翻起那桩杀人案,又或是请自己**一下,从中再搞点什么猫腻,这种败类连人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所以董学斌当然不会赴宴,“小钱,有事jiù跟这里说,吃饭jiù算了。”

  小钱?小钱也是你叫的?钱飞心中一冷,看着董学斌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末了点点头,“好,那改天”转头jiù走了。

  董学斌都不拿正眼看他,继续往家属院走。

  别克君威里,钱飞冷着脸盯着董学斌离去的bèi影,“给脸不要脸,一个小局长而已,还是副的,自不量力的人太多了,不给他点厉害尝尝,他还真以为他是个人物呢,董学斌,这可是你自找的,哼,开车,回金帝山庄”等司机一踩油门,钱飞jiù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

  第二天早晨。

  心里装着事,董学斌起得很早,刚不■到六点jiù坐到客厅里喝茶想事情了。

  吱呀,母女俩卧室的门忽然一开,一身吊带睡裙的虞美霞jiù从里面轻轻走出来,似乎想去卫生间,可刚走没两步才发现客厅里还有人呢,吓了她一跳,“董,董局长,您▲这么早jiù醒了?”

  “嗯,睡不着。”

  “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做早饭。”

  虞美霞脸蛋一烫,下意识地抓住睡裙短短的下摆使劲往下扯了扯,结果下面一拉,胸口的布料却短了,乳沟露得很深,虞美霞又慌忙一捂胸口,急急忙忙进了卫生间,等会儿出来后,她jiù快步拉着裙摆赶紧回了小卧室换衣服。

  看着虞美霞的小模样,董学斌露出了笑容,要不是知道虞美霞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了,董学斌真不相信虞大姐有三十多岁,一来她脸蛋显得年轻,看不出有什么皱纹,二来,虞大姐性格实在太爱羞太保守太懦弱了,真跟个高中生似的。

  不多时,虞美霞和虞茜茜都穿好衣服出来了。

  虞美霞柔声道:“您稍等一下,我去东边那个小超市买一斤鸡蛋,家里没了。”

  董学斌也不饿呢,jiù点点头。

  虞美霞从厨房找出一个篮子来跨在胳膊上,又给董学斌把茶水蓄满,才是出了门。

  等门一关,虞茜茜jiù怯生生地坐到董学斌身旁,“哥哥,我爹他……他……”显然也是关心他爹的案子。

  “放心吧,我会解决的。”董学斌摸摸她的小脑袋。

  虞茜茜浅浅一嗯,“谢谢哥哥,你对我和我娘真■好。”

  董学斌老脸一红,确实,自己对母女俩太好了,好到自己都感觉有点那啥了,董学斌现在不得不承认,他不仅是同情她们了,内心深处对母女俩也是很有些好感的,当然了,好感只是文雅点的称呼,实际上j◆iù是对她们有想法。想到这里,董学斌狠狠呸了自己一口,你个臭流氓啊净想那歪的

  二十分钟过去了。

  虞茜茜奇怪道:“娘怎么还不回来?”

  董学斌没当回事儿,“那超市可能没开门呢吧。”

  又一个二十分钟过去了。

  “哥哥,您给我娘打一个电话吧?”虞茜茜有点着急了。

  董学斌也正纳闷呢,可一打电话,发现卧室里传出手机铃声——虞美霞没带手机。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去哪买鸡蛋去了?董学斌拉着虞茜茜站起来,宽慰道:“你娘肯定去北边那个超市买鸡蛋了,你先上学去吧,别迟到,我去那边找你娘。”

  送着虞茜茜到了家属院门口,董学斌jiù往附近几个菜市场和超市去了。

  然而足足找了一个多小时,竟都没看见虞美霞的影子

  董学斌心中一跳,感到一丝不妙。

  铃铃铃,电话突然响了。董学斌马上接起来,谁想却是胡思莲的声音。

  “……董局长,你保姆在家吗?”

  董学斌微怔道:“我正找她呢,出去买个鸡蛋快俩小时也没回来,你问她干什么?”

  胡思莲吸了口气,“果然是她,刚才接到报案,有人看到咱们家属院东边不远的一个巷子里,一长相特别漂亮的农村女人被几个人带上车了,是辆面包车,虽然车牌不同,但跟前几次延台县出过的拐卖妇女儿童案的目击车辆差不多,怀疑是一伙人。”

  拐卖妇女?

  虞美霞被绑走了??

  董学斌火腾的一下jiù掀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