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贴心小保姆】


  两天后。

  延台县。

  春天过去了大半,荡漾着花草香味的空气也jiànjiàn热乎了起来。

  县公安局家属院外,一身浅色长裙的虞美霞和虞茜茜手拉着手,母女俩都单手提着★个菜篮子,刚从商业街那个超市买了菜回来,有大虾,有黄花鱼,有螃蟹,之所以买这么多东西,是小董局长打电话说中午之前会回延台,董局长母亲可能也来,虞美霞对董学斌很是感恩,于是就想多做些菜表现一番。

  刚进家属院,对面就走出来一对儿中年夫妻。

  “哟,虞大姐,买菜去了?”中年人热情地打招呼。

  虞美霞略略拘谨了一下,“嗯,买个菜,孙主任好。”虞美霞不知道这个孙主任全名叫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官职,但听大家都叫他孙主任,应该也是个县公安局的领导,也应该没有董局长官大。

  中年人呵呵一笑,“什么孙主任啊,虞大姐,您以后叫我老孙就行。”

  虞美霞可不敢这么叫,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尴尬得不行。

  中年人笑道:“董局长什么时候回来?”

  虞美霞没说实话,“这个,我也不知道。”tā明白自己不能什么话都说。

  旁边那个中年妇女微笑地看看虞茜茜,“你是茜茜吧?可真漂亮,上几年级了?”

  虞茜茜怯生生地往母亲身边靠了靠,“阿姨,叔叔,我,我上初一了。”

  “刚上初中就这么美了,长大了还得了?”妇女夸赞道:“以后啊,肯定跟你母亲一样漂亮。”

  虞美霞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您过奖了。”

  妇女亲昵地挽住虞美霞的手,“虞大姐,我们还有点事,先走了,以后你跟家带着闲得慌,就上我那儿串串门,咱姐俩聊会天,我家就住一楼,左右边那个门,你认识的。”说罢,妇女瞧瞧虞茜茜,“茜茜,阿姨走了哦,改天上阿姨家来玩。”

  虞茜茜很怕生地半低着头,“嗯,阿姨再见,叔叔再见。”

  等俩人一走,虞茜茜就问,“娘,他们为啥叫您大姐啊,他们不是比您岁数大吗?”

  虞美霞感慨地叹了口气,“咱们是沾了董局长的光,他们都没有你董哥哥官大,所以才对咱们这么客气的。”这些天,虞美霞已经习惯了家属院众人的态度,甚至在董局长去了京城后,还有两个人特地上门来给虞美霞送礼,似乎想让tā帮着找董局长办点事,虞美霞当然不敢收,慌张地委婉拒绝了。

  现在,公安局家属院上上下下没几个不知道虞美霞母女俩的,不仅仅因为tā们住在了董局长家给董局长当保姆,更因为母女俩惊天动地的完美面容。小董局长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突然一下雇来了这么两个保姆,换了shuí心里也得嘀咕嘀咕,这真是保姆吗?这么漂亮的人能给人当保姆?别是小董局长的情妇吧?母□亲是还是孩子是?很多人觉得是母亲,也有很多人觉得是女儿。

  当然,不管是情妇还是保姆,都改变不了众人的态度。

  没办法,保姆这个词看上去很普通很不起眼,可撩到领导身边,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秘书,司机,保姆,这些领导身边的人也是非常重要的,秘书——领导的传声筒,身后背着领导的光环,意义不言而喻,但如果论起亲属来,很多秘书却不如司机和保姆,司机就不yòng说了,领导办私事的时◎候因为要顾及影响,很多都不会找秘书,而是要找司机,晚上去个shuíshuíshuí家啊,偷偷摸摸跟shuíshuíshuí吃饭啊,秘书不一定了jiě,但开车的司机却一定知道。

  保姆同样也是如此,天天在领导家里照顾领导起居,有时还会照顾领导的父母家属,这层关系shuí能比得了?很多时候要求领导办事,直接找领导反倒不美,倒不如打通保姆那边的关系来的便捷。

  “虞大姐。”不远处,又走来▲一个人,正是要出门的秦勇。

  虞美霞忙恭敬道:“秦局长”

  虞茜茜也叫道:“秦叔叔。”

  “呵呵,你叫董局长哥哥,怎么能叫我叔叔呢?我什么时候这么老了?”秦勇玩笑道。

 ▲ 虞美霞吓坏了,“秦局长,孩子不懂事,瞎叫的,您,您别跟tā一般见识。”

  秦勇无语了一下,心说这娘俩咋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对tā笑笑,“没事,叫叔叔就叫叔叔吧,反正我也不年轻了,呵呵……”走到近前时,秦勇低声问了句,“董局长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虞美霞一迟疑,“……他中午回来。”

  秦勇点点头,“嗯,那我下午再约他,行了,你娘儿俩忙吧,我走了。”

  “秦局长慢走。”秦勇跟董学斌的关系,虞美霞自然清楚,所以刚刚孙主任问了董局长何时回来tā没有说,秦局长问了却不能不说。

  回到家属楼的几步路上,又有几个人跟虞美霞虞茜茜客气地打招呼。虞美霞生怕说错话给董局长丢人,凡事都小心翼翼地,即使一个你好的问候,tā也得考虑一两秒钟才敢开口。走进楼道里后,虞美霞才是松了一口气,心里也被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填满了,以前,自己娘俩走到哪里,别人的目光不是透着股轻蔑就是充满●了贪婪,好像在看货物似的,但现如今,虞美霞终于尝到了被人尊重的滋味,有时候甚至还会被人巴结,被人恭维,虞美霞明白,这一切都是董学斌给tā们的。

  “茜茜,待会儿董局长母亲来了你可不许乱说话,别◎惹人家不高兴。”

  “茜茜?”

  叫了两声女儿也没回话,虞美霞回头一看,只见虞茜茜正眼巴巴地望着楼道外一个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孩子呢,“看啥呢?”

  虞茜茜回过神,一脸期待道:“娘,我,我也想上学。”

  虞美霞表情一滞,凄苦地轻轻搂住女儿,“娘五一前给你问了,咱们户口不在县里,要转校到这边上学,人家根本不收,你要是回乡里继续上学的话,咱们,咱们住在哪里?娘的工作怎么办?”董学斌临走前就先预支了虞美霞一个月的薪水,tā现在也有学费书本费了,可转校却成了难题。

  虞茜茜也是个懂事的孩子,闻言,吧嗒吧嗒掉了几滴眼泪,“娘,没关系,我,我不上学了。”

  虞美霞也心疼地红了眼圈,“娘对不起你,对不起。”

  虞茜茜搂搂母亲,“娘,是我总拖累您,是我对不起娘。”

  “别说傻话,走,上楼吧。”

  当母女俩yòng钥匙开门进屋的时候,发现屋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

  ……

  中午,董学斌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公安局家属院。

  京城的事情都办妥了,这次收获不小,不但有金钱上的收获,拍卖公司jiànjiàn走上了正轨,而且跟梁成鹏局长的关系也有了突破性的发展,梁局长母亲刚刚度过危险期,监护仪器都已经下了,留下梁局长爱人盯着就行,梁局长估计明天也该回延台县了,等他回来,董学斌就能够大刀阔斧整治整治乡里的治安了,就算得罪了人,相信只要不是压力太大,梁成鹏应该会帮自己顶一顶的。

  上面有人就是舒坦啊

  董学斌上了楼,心满意足地拿钥匙开门。

  “董,董局长,您回来了?”虞美霞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跑过去给董学斌拿拖鞋。

  “哥哥。”虞茜茜一看,也殷勤地给董学斌倒水。

  董学斌看看他们,“嗯,回来了,咦,妈,您也到了?”

  坐在沙发上的栾晓萍淡淡嗯了一声,有点爱答不理的样子。

  董学斌纳闷啊,眨巴眨巴眼睛,“妈,怎么了这是?shuí惹您生气了?”他已经被虞美霞服侍习惯了,脱掉鞋子踩进虞美霞拿来的拖鞋上,虞美霞则弯腰将他的皮鞋整整齐齐地码在鞋架子上,虞茜茜这时也快步过来把茶杯递给董学斌,等董学斌低头喝了口水后,虞茜茜才把杯子拿了回去。

  栾晓萍无语地看着跟“大老爷”似的儿子,不高兴道:“小斌,你跟妈过来”

  见老妈走进了卧室,董学斌满脸狐疑地也跟了进去,反手关上门,“咋了?”

  栾晓萍下巴努努外头,“小虞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不是跟您说过嘛,我请的保姆。”

  栾晓萍是跟电话里听儿子说了一耳朵,当时tā也没■当回事儿,请保姆就请保姆呗,儿子都是副局长了,也没什么不应该,可早上栾晓萍刚刚过来后看到虞美霞和虞茜茜那个美得要死的容颜,心里一下就起了疑,“哪儿没有保姆啊,你找这么漂亮的干什么?让人家说闲话呀”

  董学斌砸了下嘴巴,“爱说让他们说去,身正不怕影子斜。”

  栾晓萍无奈道:“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唉哟,妈,瞧你说的,虞大姐比我大了十岁,茜茜比我小了十岁,我○能看上shuí啊我”董学斌绝对不能承认,咳嗽一声,jiě释道:“我也是看母女俩挺可怜的,当初遇见tā俩的时候,俩人正跪在大街上要饭呢,虞大姐丈夫死了,家里欠了不少钱,嗯,后来是我给还上的。”董学斌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跟老妈说了一遍。

  栾晓萍一听还有这种事,顿时就生气不起来了,“唉,跟咱们娘俩当初多像啊。”

  “可不是嘛,所以我才帮tā们一把的,没有别的意思。”

  栾晓萍同情心☆泛滥了,“嗯,你做得对,做得对。”

  出了卧室,只见虞美霞和虞茜茜正紧张地望着卧室门这边,tā俩看出董局长母亲对tā们很不满意了,生怕被栾晓萍轰走。见得如此,栾晓萍心中一叹气,笑着拉住虞美霞和◆虞茜茜的手,“刚刚我态度不太好,你们别介意,你们的事儿我听我儿子说了,唉,就在这儿住下吧,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小斌说。”

  虞美霞如释重负地感激道:“栾大姐,谢谢您。”

  虞茜茜也道:◎“谢谢阿姨。”

  栾晓萍笑道:“谢啥,以后小斌还得多劳烦你们照顾呢,来,都吃饭吧,吃饭。”

  饭后,栾晓萍拉着虞美霞去屋里说了好半天话,不时听见卧室里传来呵呵的笑声,看来谈得很投机。差◆不多下午两点的时候,栾晓萍接了个电话,出来嘱咐了董学斌几句,才出门离开了。眼看快要期末考试了,栾晓萍又是刚进县一中,如果带的两个班级语文成绩上不去的话,tā怕别人说闲话,于是这个月都非常下工夫,时间很紧。

  栾晓萍一走,虞美霞就感叹道:“董局长,您母亲真是好人。”

  董学斌笑笑,“tā跟你说什么了?”

  虞美霞不知为何脸红了一下,偷偷一看董学斌的脸,“没,没什么,我,我去刷碗。”

  董学斌奇怪呀,你脸红个什么?

  虞美霞当然不敢把栾大姐的话说出来,其实刚刚栾晓萍还是不放心,就悄悄告诉虞美霞,要是董学斌“欺负”tā,就给栾晓萍打电话,tā会收拾儿子的。虞美霞也是过来人了,自然知道这个“欺负”是指的什么。

  下午四点左右,秦勇副局长打来了电话,约董学斌吃饭,可能要商量事情。

  挂了电话,董学斌就道:“虞大姐,晚上别给我准备饭了,我出去吃。”

  刚擦完厨房油烟机的虞美霞走出来嗯了一声,犹豫着看看董学斌,欲言又止。

  董学斌一眨眼睛,“怎么了?有事?”

  “……我,我给您捏捏背吧?”虞美霞殷勤地走上来。

  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虞茜茜脸蛋一热,装作没看见。

  董学斌瞅瞅tā,“不捏了,有事你就说,我一会儿还得出去呢。”

  “我……我……”

  “是不是缺钱了?没事,你自己从柜子里拿吧,再预支你一个月薪水。”

  “不是。”虞美霞又想说又不敢说,纠结了好久,终于道:“我想……我想让茜茜上学,现在学费有了,但校方说我们户口还在村里,不收茜茜,您看您能不能……能不能把茜茜的户口迁到县里?我,我知道您帮了我们太多,这些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起,这……这是我最后一次求您,您……”

  虞茜茜眼圈一红,“娘。”

  董学斌拍拍脑门,“你倒是早说啊,再有一个多月就放暑假了,我还以为你想等下个学期再让茜茜上学呢,迁户口找学校是吧?好了,这事儿你甭管了,我帮你联系人,问问看再说。”

  赴秦勇约的时候,董学斌给户籍科那边打了个电话,其实送茜茜上学也不一定非要转户口,不过帮人帮到底吧,这点小事儿还是没问题的。接着,董学斌又联系了联系县一中校长,说有个朋友的孩子想进去他们学校,校长连磕巴都没打就满口答应了,事情办得很顺。

  晚上吃过饭,喝了点酒的董学斌回到了家。

  虞美霞正和虞茜茜手拉手在看电视,听见门一响,俩人立刻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这一回,虞美霞比前阵子还殷勤了许多,董学斌刚进屋门,虞美霞就蹲下把手伸过去,帮着他脱鞋,虞茜茜也是yòng期许的大眼睛紧巴★巴地看着董学斌的脸,不知道转学和转户口的事情到底成没成。

  董学斌扔下包,笑道:“虞大姐,明天你跟茜茜去办手续吧,我找好人了,你们俩的户口都迁到县里。”

  虞美霞脑子嗡的一声,“董局长◇,我,我也能迁户口?”

  董学斌一嗯,“都迁过来吧,这边好一些,呃,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虞美霞连忙道:“愿意,我愿意。”

  董学斌道:“嗯,茜茜的学校也找好了,县一中,重点中学,我妈就在那里教书,多少能照顾茜茜一下,明天你就带着茜茜去学校报到吧,交了书本费就行,户口没来得及转没事,我都打好招呼了。”

  虞美霞和虞茜茜顿时激动得不行,重点中学?县城的户口?这在以前,tā们是想也不敢想的

  虞茜茜鼻子一抽,眼泪就下来了,抱住母亲哭道:“娘,我能上学了”

  虞美霞也吸了吸酸酸的鼻子,“还不快谢谢董局长”

  “谢谢哥哥。”

  “不客气,以后好好学习就行了。”

  虞美霞感激地看看他,“董局长,我,我……”

  董学斌一摆手,揉了揉有点晕乎的脑袋,“秦局可真能喝,差点把我灌趴下了,虞大姐,给我放点洗澡水吧,我得泡泡。”

  “好,好”

  虞美霞一肚子感激没地方宣泄,就快速进了卫生间,拧开开关往那白花花的大浴缸里蓄水,蓄了些热的,又蓄了些冷水,总算把温度调和的差不多了,但虞美霞还是不放心,生怕烫着董局长,伸手下水试验了好久才是弄好。

  “您可以洗了。”

  “嗯,谢谢了。”

  “您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那里吧,我一会儿给您洗。”

  董学斌呃了一声,从虞美霞来的这几天,还是第◎一次碰到洗衣服的事儿,董学斌有些不好意思,“咳咳,好,麻烦了。”等tā关门出去后,董学斌就开始脱衣服,伸脚才进浴缸里试试水温,旋即坐了进去,背靠在浴缸舒舒服服地眯起眼睛。

  五分钟……

  十分钟……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董学斌扒开浴缸上的不透明塑料帘子看了一眼,“什么事儿?”

  虞美霞在外面道:“我,我能进去吗?”

  董学斌以为tā是给自己拿衣服来了,“进吧。”

  吱呀,门开了,虞美霞满脸通红地走进来,隔着塑料帘子也看不到浴缸里的董学斌。tā犹豫了片刻,笨手笨脚地将门关上,并咔嚓一下反锁了上去,“董局长,我,我来给您擦擦背。”

  董学斌一愕,“不yòng了,你陪茜茜看书吧,快期末考试了也。”

  “我,我让茜茜睡觉了。”虞美霞是实在想报答董学斌,但却死活出不上力气,所以跟外面纠结了好久,终于下了决心,把女儿哄去屋里睡觉不让tā出来,然后自己进了浴室,“我,我能把帘子撩开吗?”

  董学斌拍拍脑门,哥们儿还光溜着呢,你怎么给我擦背啊

  劝了虞美霞几句,见tā还是不走,董学斌就无奈了,他可没谢慧兰那么厚的脸皮,灵机一动地抓起一瓶洗头水,挤出来不少,吭哧吭哧地揉着,弄出了一堆泡沫扶在浴缸的水面上,这样外面就看不见了,“进来吧。”

  虞美霞哆哆嗦嗦地伸手拉开帘子,脑袋扭在一旁,不敢看他,“那您,转,转过身。”

  “随便打打浴液就行了。”董学斌一扭身,把后背对给tā。

  虞美霞咬咬牙,蹲在了浴缸前面,挤了挤浴液抹在手上,软乎乎的小手就抚上了董学斌的背,上上下下地给他搓着,捏着,按着。别说其他男人了,连自己以前的丈夫虞美霞都从没这么服侍过,tā忍着羞赧,一点点细心地给董学斌擦背。

  几分钟后,董学斌就将心里那点窘迫抛到了九霄云外

  跟隔着衣服的按摩不同,那感觉啊,太舒服了

  见董局长眯了眼睛很是享受,虞美霞就试探道:“我能给您洗头发吗?”

  董学斌一嗯。

  弄了些洗头水,虞美霞又抚上了董学斌的头发,左左右右揉着泡沫,掐着他的头皮。

  “呼,你手艺可真好。”董学斌闭着眼睛享受道。

  一听这话,虞美霞更卖力气了,洗完了头,tā迟疑着把手伸进水里,红扑扑着脸蛋捏住了董学斌的脚丫子,“那我再给您捏捏脚。”

  董学斌把脚一躲,“哎呦,这就算了,别了别了。”

  “没,没事,只要您舒服就行了。”虞美霞今天是豁出去了,虚掩着眼皮不敢往水里看,将董学斌的脚架在了浴缸的边缘,随即双手很yòng心地捏着,过了片刻,又换了一只脚,前前后后地给他按摩。

  董学斌低头苦笑着往虞美霞胸前的领口里看了眼,视觉上,身体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唉,上哪儿找这么贴心的保姆去啊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