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董学斌的背景】


  手术室门外。

  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梁成鹏夫妻俩和董学斌焦急地等待着。

  吱呀,手术室的大门忽然开了,梁局长爱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梁成鹏不安地望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秦副院长和两个主任,“秦院长,我母亲怎么样?手术……”董学斌也迎了上去。

  秦副院长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放心吧,手术很成功。”

  梁局长爱人骤然瘫坐在椅子上,一抽一抽地喜极而泣。

  梁成鹏一脸激动,握住秦副院长的手使劲摇了摇,“谢谢,谢谢。”

  秦副院长duì着身边一个主任道:“别叫监护室的护士来推床了,顶楼的单人特殊病房,安排一间给老太太吧,主治医师写我的名字,这两天hái在危险期,住院期间如果有什么异cháng,马上电话通知我。”单人特殊护理病房,那不是谁都能去的,恐怕只有少将以上或者厅级以上干部才有这个待遇,但韩夫人已经吩咐下来了,秦副院长当然不能不上心。

  董学斌道:“麻烦您了。”

  秦副院长pāipāi他的肩膀,“没事,楼上那边hái没检查完,一个小时以后你再来找我们。”

  董学斌知道他说的是韩夫人的检查,微微点头。

  护士来推病床的时候,老太太hái醒着,看气色倒是很不错,háiduì着梁成鹏夫妻俩笑了笑,不像是刚做了手术的人。其实这种心血管介入手术也并不是开刀的那种大手术,不需要麻醉,没什么出血的。

  顶楼,单人病房内。

  “妈”梁局长爱人道:“您感觉怎么样?哪不舒服?”

  老太太牵着嘴角慈祥一笑,“都挺好的,心脏也不疼了,喘气也舒坦了,呵呵,让你们费心了,大鹏,你回县局上班吧,我没事了。”

  梁成鹏摇摇头,“等您病情稳定了再说。”

  梁局长爱人抹抹眼泪,“这次duì亏了董局长,一开始那个年轻大夫说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而且hái是正cháng年纪下的,您都八十岁了,危险就更大了,后来是董局长找的他们医院秦院长给您做的手术,秦院长是介入手术的专家,接手过不少您这种病例,您这才脱离危险的。”

  老太太见过董学斌,跟县人民医院时他来探过病,便微笑道:“小董,谢谢了。”

  董学斌道:“我跟局里受了梁局长不少照顾,这点事儿算什么,您别客气。”

  不多会儿,老太太就睡下了,梁局长爱人陪床在一边,梁成鹏则和董学斌一起出了病房。

  走廊里,董学斌道:“梁局长,我有事得走开一趟,待会儿我再过来。”

  梁成鹏叹息着pāipāi他胳膊,“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次多亏你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欠了董学斌一个不小的人情。等董学斌转身上楼后,梁成鹏深深地看了眼他的背影,折身回了病房。

  梁成鹏爱人看看他,“小董走了?”

  梁成鹏道:“嗯,他也是陪人来看病的。”

  梁成鹏爱人叹气道:“等妈身体好了,咱们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这个小董,本事hái挺大。”

  “何止是挺大?”梁成鹏捏着眉心坐到病床后面的椅子上,见爱人一脸狐疑,他苦笑了一声,“你以为光认识几个人,人家院长就能亲自下来做手术?你没看见吗?两个心血管科的主任都来打下手了,这么大的阵势,光是认识几个人就能解释的?hái有这单人病房,你以为这里住的都是什么人?”

  梁局长爱人愣愣,“什么人?”

  这时,门口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老头走了过去。

  梁成鹏下意识地脸色一肃,等老人走远后,他才低声道:“那是前任的京城副市长,姓李,叫什么我忘了,以前是分管公安的。”

  梁局长爱人暗暗咂舌,“你是说……董局长背景很大?”

  “嗯,不过也不一定,或许是他有亲戚跟305医院。”

  梁局长爱人哦了一声,“甭管人家有没有背景,这次可帮了咱们大忙,你回去以后记得多照顾照顾人家。”梁局长爱人不懂官场上那些事儿,她duì董学斌是打心眼里感谢,要是没有小董,老太太hái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呢。

  另一边。

  韩晶做完检查,董学斌就开车带着她出了医院。

  “伯母,检查结果hái好吗?”董学斌从后视镜看了眼闭目养神的韩晶。

  韩晶一睁眼,微笑道:“hái可以,各方面指标基本正cháng,秦院长让我多含些人参调理调理身子。”

  董学斌道:“那您先吃,吃完那盒我再给您送来。”

  “不用,多吃也不好,容易补过了,呵呵,duì了,你朋友母亲如何了?”

  “托您的福,已经脱离危险了。”

  “嗯,没事了就好,这身体才是第一位的啊。”韩晶看看他,“改天你替我说说慧兰,她啊,成天就知道工作,有时候正经饭也顾不上吃,这么下去早晚得把身体熬垮了,我和她爸的话慧兰都不怎么听,你说说他。”

  汗,您的话都不管用,谢姐能听我的吗?您也真看得起我

  但董学斌hái是满口答应。

  送着韩晶回到cháng委大院一号别墅,韩夫人客气地要留董学斌吃饭,董学斌也看得出人家客道的成分多一些,没有留,开车到外面饭馆suí便吃了碗兰州拉面,旋即又回了305医院。梁成鹏是董学斌的领导,以前董学斌一直没找到跟他搞好关系的契机,现在有了,自然要狠狠把握住。

  顶楼单人病房。

  董学斌拿着些水果和营养品探病来了。

  梁局长爱人起身道:“○怎么hái拿东西了,谢谢,小董你坐。”

  董学斌抢先她一步搬了把椅子坐下,“老太太怎么样?”

  梁成鹏道:“刚刚秦院长查了一次房,没什么事了,只要等做造影的刀口愈合,过些天就能出院了。●○怎么hái拿东西了,谢谢,小董你坐。”

  董学斌抢先她一步搬了把椅子坐下,“老太太怎么样?”

  梁成鹏道:“刚刚秦院长查了一次房,没什么zěnmeháinádōngxīle,xièxiè,xiǎodǒngnǐzuò。”

  dǒngxuébīnqiǎngxiāntāyībùbānlebǎyǐzǐzuòxià,“lǎotàitàizěnmeyàng?”

  liángchéngpéngdào:“gānggāngqínyuànzhǎngcháleyīcìfáng,méishímeshìle,zhīyàoděngzuòzàoyǐngdedāokǒuyùhé,guòxiētiānjiùnéngchūyuànle。

  梁局长爱人看看他,“老梁,这里有我呢,要不你今天回县里吧。”

  梁成鹏不放心地一摇头,“过两天再说。”

  董学斌眨眨眼,“您早上刚到京城,hái没定宾馆吧?这样,我安排。”

  梁局长爱人感动道:“不用了,太麻烦了,我俩晚上去县驻京办找个地方住就行了。”政策虽然出台,明令取消县级驻京办,不过大多数县驻京办依然是存在的,只是从地上转移到了地下,美名曰“联络处”,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只要来京城上访“告御状”的人停不了,县驻京办也很难撤销。

  “呵呵,在京城我算是地主,您得让我跟领导面前表现表现啊,这事儿交给我吧。”董学斌确实是想表现一下。

  梁成鹏想了想,轻轻点头,他也想看一看小董的能量。

  董学斌又想起一个事儿,“梁局,您开车过来的?”

  梁成鹏道:“夜里是小孙开警车陪我们来的,我hái不知道哪天回县里呢,就让小孙先回去了。”

  董学斌道:“哟,那没个车可不方便,这样,我给您找辆车您先开着。”

  梁局长爱人急忙摇头:“小董,别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董学斌就出去给瞿芸萱打了电话。
◆   大约下午五点半。

  老太太吃过饭又是睡下了,董学斌怕说话打扰老太太休息,正好也是吃饭的时间了,就和梁局长两口子下楼出了医院。正好这时董学斌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一听,duì着电话说了两声。★

  几分钟后,一辆奔驰S350L停在了医院大院里。

  瞿芸萱的秘书小桃儿走下车,将车钥匙交给了董学斌,然后自己打车走了。

  梁成鹏和爱人都有点愣神儿,他们当然知道这车的价值,这是S级的奔驰不是C级的

  董学斌笑着走上来,将车钥匙给了梁局长,“这车您先开着,油我让人加满了。”

  梁成鹏多看了董学斌一眼,接过钥匙,也没和他客气,只是在心里重新衡量了一下小董的能量,看样子小董局长在京城混得很开啊。不过,让梁成鹏夫妻俩惊讶的hái远远不止如此,当上了别克商务,董学斌开车带他们要去吃饭的时候,梁成鹏突然看到了挡风玻璃下的一个通行证,然后眨巴眨巴眼睛,心里面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京城cháng委大院的通行证

  梁局长爱人也愣住了,她可不知道什么话该问什么话不该问,脱口就道:“这通行证是……”

  董学斌侧头一看,“哦,朋友帮着办的。”
  cháng委大院是什么概念?那里不是京城市委市政府,更不是普通的家属院,而是cháng委住的地方担任政治局委员的市委书记,担任中央委员的市长,正部级的cháng务副市长,这都是市委cháng委是他们住的地方这一个cháng委大院通行证可比市委通行证或者其他家属院通行证加在一起的含金量都高,有了这个证,你就算没有市委通行证,把车开进市委去也不可能会有人拦你

  这种几乎不可能搞下来的通行证小董局长都能拿到??

  梁成鹏望了望董学斌的后脑勺,心中有点小翻腾,这小董到底什么来路?

  不久,车子停在了王府饭店的停车场里。

  梁局长爱人犹豫道:“咱们……去王府吃?”梁成鹏夫妻俩也不是没来这种高档饭店吃过饭,有一次她和老梁上京里旅游,老梁的朋友就请他们去香格里拉吃过,要说多好吃吧,其实也谈不上,就是环境上档次高一点罢了,梁局长爱人觉得没必要这么铺张,毕竟已经麻烦人家小董很多事了。

  董学斌呃了一声,“您要是觉得不好,去京城饭店?”那也是个五星级的地儿。

  梁局长爱人苦笑道:“不是这个意思,是太让你破费了。”

  梁成鹏道:“走吧,这顿饭算咱们请小董的,老太太的事hái没好好谢谢你呢。”

  “别啊,您来了京里hái让您花钱,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三人下了车,慢步往王府饭店走去。以前跟谢慧兰来这里吃饭的时候,董学斌hái略有点拘谨,可suí着位置的提高,他也觉着没啥大不了的了,自己现在可是身价千万,一顿五星级酒店的饭倒真算不了什么,就算天天来吃,顿顿大餐,吃个一年董学斌也吃得起。

  王府饭店内。

  富丽堂皇的装景富贵气十足。

  董学斌三人进去的时候,看到大厅里站了不少服务人员,整整齐齐地一排排,好像有什么贵客要来,为首的是那个赵经理和一个没见过的中年人,董学斌上次跟谢姐来时赵经理就迎接过,所以当然认得他,不过董学斌也知道人家自然不会是迎接自己的,就和梁成鹏夫妻俩往里走。

  “梁局,去哪个厅吃?”董学斌问。

  梁成鹏没来过这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你安排吧。”

  董学斌道:“好,那就竹园吧,那边环境不错。”

  正说着呢,谁知那边站着等人的赵经理忽然注意到了董学斌,微微一琢磨,就想起他是谁了,原地一定神,赵经理就笑呵呵地走了上来,和董学斌握了握手,“欢迎欢迎,订桌了吗?”

  董学斌有点小诧异,但也知道人家不是给自己面子,是给谢慧兰面子,于是道:“没订,竹园那边hái有位置吗?”

  赵经理笑道:“你来了,没有也得有,呵呵,我给你安排。”

  董学斌道:“那就谢谢赵经理了。”

  赵经理叫来了旁边一个服务员说了几句,然后和董学斌点点头,折身回去了。

  被赵经理这一张罗,董学斌感觉挺有面子的。

  梁局长爱人和梁成鹏duì视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讶然,赵经理?经理?来王府饭店的人非富即贵,别说小董局长一个副科级了,就是处级领导来了人家没准也不拿正眼看一下,怎么王府的人好像duì小董局长很特别啊?不但主动上来打招呼,连竹园那头也给安排了??

  竹园。

  董学斌几人坐下后点了菜,没过多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梁成鹏夫妻俩看看不远处的一桌,那几个人可是在自己之前来的,可自己这边菜都齐了,人家那里却刚上了几盘凉菜,靠,这待遇明显天差地别啊。梁成鹏肚子里的狐疑越来越多,“来,董局长,我敬你一杯。”

  董学斌忙道:“别别,我敬您才duì。”

  梁局长爱人也举起杯子,“是我们该敬你,劳你费心了。”

  董学斌笑笑,“那敬梁局长的母亲吧,住老太太早日康复。”

  喝完一口酒,梁成鹏瞅瞅他,笑呵呵地试探道:“小董,你跟京里的背景可不小啊,你到县里的时候,我差点都被你给糊弄过去,呵呵。”

  董学斌忙快摆手,“您别踩呼我了,我有啥背景啊,我家三代贫农。”

  梁局长爱人被他的玩笑给逗乐了,三代贫农?你打个电话就叫来一辆S级的奔驰,狗屁三代贫农啊

■  梁成鹏见他不说,也没再多问,笑着和他干杯喝酒。

  正吃着呢,梁成鹏眼神往旁边的走廊上一瞥,突然咦了一声。

  梁局长爱人奇道:“咋了?”

  董学斌也看了过去,发现不远处走廊上□领头的那人有点眼熟,谁来着?

  梁局长爱人一看,顿时想起来了,“噢噢,跟电视里见过,好像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梁成鹏皱皱眉,“你小一点声音”duì于市委书记的秘书,梁成鹏只有仰望的份儿了,别说人家后面站着谢书记,就是单论沈秘书的级别,都比梁成鹏高了好几层楼,正处级,那是和县委书记平级的,而且再混几年资历的话,提到副厅级也不是没可能。

  谢书记的秘书?京城第一秘书?董学斌才是恍然大悟,怪不得眼熟呢,那回在国安的时候,谢书记来视察时可不就是带着这个沈秘书的嘛,那一次饭桌上,自己的椅子hái是谢书记让沈秘书去搬的呢。

  可正当梁成鹏埋怨完爱人,怕她声音太大被沈秘书听◆见引起别人反感,沈秘书忽而怔怔,快速duì着身旁的几个貌似是客商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就挂上笑容,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梁成鹏一愕,感觉身体顿时有点紧绷,咋回事?

  梁局长爱人也懵了懵★,有些不知所措,沈秘书认识老梁?这么大的事怎么没听他说过?

  结果,沈秘书笑孜孜地往三人桌上一看,“哈哈,董学斌。”

  梁成鹏夫妻俩登时错愕地看向小董

  董学斌意外了一下,没想人家认识自己,站起来笑道:“沈秘书,幸会幸会,来吃饭?”

  沈秘书一点架子也没有,“嗯,谢书记的吩咐,陪几个香港客商吃饭。”

  董学斌邀请道:“我可一直想请你吃个饭呢,以前没机会,今天您可得赏脸啊,一起喝点?”

  沈秘书呵呵一笑,“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今天实在走不开,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跟客商或者其他人面前,沈秘书必须拿架子,他不能弱了谢书记的威严,但跟董学斌面前,沈秘书显然是不能拿架子的,作为谢书记的专职秘书,沈秘书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别人要多许多,当然清楚董学斌的身份,那是谢家的准女婿,是谢慧兰的男朋友,今天上午陪韩夫人去医院做检查的好像就是他,要是跟他拿架子,纯粹是政治上的不成熟,沈秘书跟谢书记的关系再近,也不可能有谢书记的家属近啊,所以沈秘书duì董学斌十分的客气,而且在他看来,董学斌也是自己人。

  董学斌往后面看看,小声儿道:“这个,谢书记一会儿也来?”

  要是别人问这话,沈秘书自然不会搭理,但董学斌不一样,“呵呵,谢书记hái在开会,今天就是我作陪。”

  董学斌松了一口气,要是谢慧兰老爹来了,自己hái真不好弄,你说过去敬酒吧,人家hái没承认自己这个女婿,敬酒有点太唐突了,给自己甩脸色是小,别惹得人家不高兴。可要是装作没看见吧,别让人家以为自己不尊敬他,心里生出什么想法,不来最好,不来最好。

  沈秘书往梁成鹏夫妻俩脸上扫了眼,一看就知道俩人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就没多说话,看着董学斌道:“好了,那帮客商hái等着我呢,我先走了。”

  董学斌道:“行,您那儿忙,我待会儿也不去敬酒了,别耽误你正事,改天。”

  沈秘书痛快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改天有机会再约。”

  握了握手,沈秘书才原路返回,跟着那帮客商一起进了别的厅。

  坐回了椅子上,董学斌看看梁成鹏两口子,咳嗽一声○,脸上有点尴尬。几分钟前自己可是刚说了自己什么背景也没有的,这要是他们以后知道了也没什么,自己纯粹是谦虚话,可当场就被知道了,董学斌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咳咳,那个啥,梁局长,大姐,吃菜吃菜,尝尝这个。●

  梁局长爱人差点骂街,三代贫农?你家这要是叫三代贫农,我们家hái不是十代贫农?

  梁成鹏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震得他都有点晕

  沈秘书那是什么人?政治委员的秘书虽然年轻了点,资历浅了点,可那正处的级别却是实打实的,更别说背后hái站着一个政治局委员呢,沈秘书这种大人物小董局长都认识?甚至看人家沈秘书的样子,duì董学斌hái非cháng客气,那种客气可跟一般领导的客气不一样,就算是京城市里一个厅局级领导,沈秘书恐怕也不至于duì人家如此吧?

  305医院院长的态度hái好说,奔驰的事儿hái好说,cháng委大院通行证的事儿hái好说,王府饭店那经理的态度也好说,可沈秘书刚刚的样子,却是一点也不好说了,现在要是有人告诉梁成鹏小董局长没背景,打死梁成鹏他也不信

  这小董到底什么路数啊?

  梁成鹏现在才发觉,董学斌不仅跟京里很吃得开,很有背景,而且好像hái是有天大背景的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