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手术!】


  京城常委大院。

  一号别墅。

  谢浩没钥匙,一边和董学斌聊天一边嘻嘻哈哈地走到门前按了门铃,随即门锁咔嚓响了一声,谢慧兰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后面。她一身黑西装,盘发,高跟鞋,许久不见了,董学斌感觉她似乎又漂亮了一些,惊艳的面容让董学斌xīn跳了几下,眼神不由自主地往谢慧兰苗条的身段上扫了一圈。

  谢慧兰微微笑笑,“来了?”

  “慧兰。”董学斌临时改了下称呼,毕竟是名义上的男友,在谢慧兰家人面前要是再叫谢姐,就有点那啥了。

  “进来吧,我妈跟楼上,马上下来。”谢慧兰让着董学斌进屋。

  迈步进去,董学斌略微拘谨地左右一看,“那个,谢书记不在?”

  谢慧兰淡淡一嗯,“在市委开会呢,晚上也不一定回得来,小浩,给你董哥倒杯茶。”

  “哎”谢浩去拿电热水壶了。

  在沙发上坐下后,谢慧兰笑看他一眼,“别这么拘束,好不好?”

  董学斌点点头,尽量把身子放松了一些,小声儿道:“谢姐,我待会儿该说点什么?”

  谢慧兰瞅瞅他,笑了一下,“该说什么说什么,不用考虑那么多,呵呵,想我了吗?”

  “咳咳。”董学斌没想她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老脸一红,“想了。”这倒是实话。

  谢慧兰轻轻挽住他的手,“呵呵,有多想?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呃,特别想。”

  “……是吗?”

  “嗯”

  谢慧兰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笑眯眯地嗯了一声。

  董学斌实在看不懂谢慧兰的xīn思,不知道她到底是真把自己当男朋友了还是就想让自己帮她挡驾而已。要说她是只把自己当挡箭牌,可现在谢慧兰母亲也没在,她干啥对自己说这么暧昧的话做这么亲昵的挽手动作?可要说她当自己是男朋友,那为啥语气上还总保持着那么强势的味道?怎么也感觉不出她有想和自己进一步发展的念头啊?谢姐啊谢姐,你到底是哪个意思,给个痛快话成不?

  等了半晌,谢母还没有出来。

  谢慧兰皱皱眉头,雍容地托起茶杯不紧不慢地抿了口水。

  董学斌xīn里明白,谢母可能是不同意自己和谢姐的事儿,所以在晾着自己呢。

  大约五分钟以后,谢慧兰的母亲韩晶才从二楼缓步走下来。那是个和谢慧兰有着几分神似的中年妇女,一身长裙,气质上与谢姐非常jiē近,不过眉宇间的神态倒是比谢慧兰柔和,没有谢姐那么笑里藏刀的锋利感和强势。

  看着球赛的谢浩把遥控一撂,“大婶。”

  董学斌急忙放下茶杯站起来,“伯母。”

  谢慧兰笑了笑,“他就是董学斌。”

  韩晶微微笑着点了下脑袋,对董学斌道:“坐下聊吧,你救过我女儿的命,我一直都想当面谢谢你呢。”

  董学斌笑道:“伯母您别客气。”

  “基层的工作环境还适应吗?”韩晶看着他道。

  “劳伯母挂念,都挺好的。”

  聊了几句家常话,表面气氛看上去很不错。不过董学斌自然知道这是表面现象,韩晶看上去对自己很热情,可从她的眼神里,董学斌却并没有捕捉到一丝一毫的热情,反而是有点审视和排斥的感觉。

  董学斌猜得不错,韩晶确实对女儿这个男朋友不太满意。有魏楠那个未婚夫在前面,无论相貌也好,家世也罢,董学斌都与他无法相比,而且差距很大,韩晶感觉这个小董实在配不上自己女儿,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然而董学斌毕竟是救过女儿的命○,韩晶xīn有谢意,也没有把那些不满情绪挂在脸上。

  谢浩没看出韩晶的真正xīn思,嘿嘿笑道:“大婶,您是不知道我姐夫有多厉害,就说那次救我姐的事儿吧,嘿,真神了,那天……”他又一口一个姐夫的▲○,韩晶xīn有谢意,也没有把那些不满情绪挂在脸上。

  谢浩没看出韩晶的真正xīn思,嘿嘿笑道:“大婶,您是不知道我姐夫有多厉害,hánjīngxīnyǒuxièyì,yěméiyǒubǎnàxiēbúmǎnqíngxùguàzàiliǎnshàng。

  xièhàoméikànchūhánjīngdezhēnzhèngxīnsī,hēihēixiàodào:“dàshěn,nínshìbúzhīdàowǒjiěfūyǒuduōlìhài,jiùshuōnàcìjiùwǒjiědeshìérba,hēi,zhēnshénle,nàtiān……”tāyòuyīkǒuyīgèjiěfūde叫了起来。

  韩晶笑容一敛,“别乱叫。”

  谢浩不以为然道:“早晚的事儿嘛。”

  韩晶拿这个侄子没什么办法,也没训斥他,知道小浩只听谢慧兰的话。

  董学斌这个尴尬啊,岔◆开话题道:“对了伯母,我给您带了点东西,就是一点点xīn意。”他从旁边抓起一个纸袋子,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祝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韩晶看了谢慧兰一眼,xīn说这是女婿上门礼?慧兰还真认○定这个小董了?韩晶眉头一蹙,“小董,xīn意我领了,东西你拿回去吧。”韩晶还没有同意他们俩的关系呢,这份不明不白的礼物她自然不打算收。

  董学斌道:“伯母,一点薄礼,这个……”

  韩晶摆摆手,不要。

  谢浩大大咧咧道:“大婶,我董哥也不是外人,这礼有啥不能收的啊,我看看是什么。”谢浩知道老姐为什么今天特意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调节气氛的,他二话不说就把袋子里的一个盒子拿了出来,然后就愣了愣,“野山参?”

  谢慧兰也是微微一怔,笑道:“你倒是真会送。”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没明白什么意思。

  谢慧兰解释道:“我母亲岁数大了,身子骨一直不太好,大夫建议多服用一些野山参调理一下身子,最好要三十年份以上的,不过这东西外面卖的大都是人工培育的,就是有些野生的,年头足的精品也很少有卖,大都是十年份,药用效果就差了一些了,呵呵,我这些天跟京城找了不少地方也没买到,谁想你就给拿来了。”

  谢浩道:“董哥,这多少年份的?”

  董学斌道:“五十年的。”

  韩晶眼皮一跳,五十年份?那这一盒得十万了吧?

  谢慧兰知道董学斌有钱,所以没有什么意外。

  韩晶有点xīn动,但还是道:“太贵了。”

  谢浩嬉皮笑脸道:“大婶,董哥都快是您女婿了,还什么贵不贵的啊。”

  谢慧兰笑笑,“是啊,别跟小董客气,那次我们俩去琉璃厂逛庙会,小董当着我的面买了一个小碗,我还以为是赝品,结果去荣宝斋一卖,对方开价就是几十万,他啊,现在可比我有钱。”

  董学斌把野山参往前一递,“伯母,您就收下吧。”

  韩晶一犹豫,这五十年的野山参太难得一见了,有钱都买不到,自己也确实需要,末了,韩晶终于还是点头收下了,“小董,你有xīn了。”她对董学斌的印象顿时转好了一些,十几万的东西,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送出去的。
◎   铃铃铃。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韩晶走上去优雅地捏起电话,说了几声后,她挂了线转头对谢慧兰道:“你爸晚上开会,可能不回来吃饭,让咱们别等他。”说罢,看向董学斌道:“小董,晚上留下吃饭,尝尝■阿姨的手艺。”

  董学斌客气道:“不了不了,我回去吃吧。”

  韩晶笑道:“呵呵,是不是以为阿姨手艺很差啊?”

  “没有没有,就是怕太打扰了。”

  “不打扰。”看看表,韩晶道:“我去做饭了,你们年轻人聊。”

  谢慧兰笑吟吟地一起身,“我也去,给您打打下手。”

  韩晶瞧瞧女儿,“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说完,率先走去了厨房。

  谢慧兰跟了上去,一进厨房后,她就笑道:“对小董印象怎么样?”

  “你觉得呢?”韩晶瞥了瞥她,伸手从冰箱里拿出一些菜来,在水龙头前洗了洗,“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因为小董救过你的命,你想报答他?实话实说,你们俩不般配,相貌不般配,年龄不般配,性格也不般配,慧兰啊,你给妈一句实话,你是真打算跟小董谈对象?”

  谢慧兰眯眼看看她,“您说呢?”

  韩晶叹叹气,“这事儿我还得跟你爸商量商量。”

  谢慧兰一嗯,没说什么。

  “对了,那野山参是你买的吧?”

  谢慧兰眯眼一笑,“很遗憾,不是,我也不知道小董从哪儿弄来的。”

  “哦。”韩晶淡淡道:“这孩子挺有xīn的。”

  “不仅有xīn,也有本事。”

  吃饭的时候,谢慧兰道:“妈,你明天去医院复查?新闻局早上有个会,我恐怕腾不出时间。”说着,转头对董学斌笑笑,“小董,你早上陪我母亲去一趟吧。”市委书记的夫人要看病,谁陪也轮不到董学斌陪啊,董学斌明白,谢姐这是想让自己和她母亲多亲近亲近。

  董学斌立刻道:“好,那我早上来jiē伯母。”

  韩晶笑道:“不用了,你爸让小沈跟我去了。”小沈好像是谢书记的秘书。

  谢慧兰道:“认识沈秘书的人可比认识您的人多,让小沈去,保准得弄得大张旗鼓的,他再提前跟医院打个招呼,弄得一堆人再下来jiē您,呵呵,您去就不是看病了,是领导视察■。”

  韩晶也是想低调一点的,一听这话是有几分道理,“你也不问问人家小董有事没事。”

  董学斌xīn说有事也得没事啊,跟您的事儿比起来,我这点破事儿还叫事儿嘛,于是马上说自己明天很闲。■

  韩晶嗯了一声,“那就麻烦你了。”

  “您千万别客气,应该的。”

  谢慧兰嘱咐道:“明儿个别开你朋友那辆奔驰了,低调点。”

  董学斌怕别克碍了韩夫人的身份,就道:“这个,我是开别克商务回来的,这车行吗?”

  谢慧兰玩笑道:“只要不是自行车就行,你别克是公车吧?车牌号多少,我一会儿给你办一个常委大院的通行证,省得你每次来警卫还得打电话。”

  韩晶一看女儿,却没说话。

  靠,通行证?还有这好事儿?董学斌马上报了车号。

  第二天早晨。

  董学斌开着别克商务进了西山别墅的常委大院,果然,警卫往挡风玻璃后的通行证上扫了一眼,立刻就放行了。一号别墅里只有韩晶和一个类似保姆的人在家,jiē上了韩晶,董学斌就往305医院开去,一路上开得小xīn翼翼的,生怕刹车或者油门踩得太狠,继而让韩夫人不高兴。

  305是军区医院,但一般患者也收。

  下了车,董学斌马上给韩夫人拉开车门,扶着她下来。

  “谢谢了。”韩晶笑了一下,“走,去东楼找秦副院长。”

  董学斌知道韩晶来看病当然不可能巴巴去挂号,那是搞笑呢,她应该是直jiē找副院长看病的,人家那才是真正的专家。董学斌猜得不错,平常人一般能挂到最好的号,就是主任号了,秦副院长这种跟业界都赫赫有名的人物,也就碰上像韩夫人这种身份特殊的人才会亲自出诊或者手术。

  副院长办公室。

  韩晶呵呵笑道:“秦院长,我又来叨扰你了。”

  秦副院长显然没有得到消息,一见韩晶来了,忙放下手里的东西站了起来,“韩夫人,您怎么亲自来了,您要看病的话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我带着设备过去。”这个不是客道话,305医院的老院长和秦副院长都是谢老爷子当初提拔起来的,正儿八jīng的谢系人马,对韩夫人的态度自然不一样,这也是韩晶之所以上这儿看病的原因。

  韩晶摆摆手,“太麻烦,就是来复查一下的。”

  秦副院长看看董学斌,“这位是……”

  “他是小董。”韩晶沉吟了一秒钟,“我一个后辈。”

  “秦院长。”董学斌叫了一声。秦副院长一听就明白了,要是谢书记那边叫来陪韩夫人看病的,韩夫人肯定不会这么介绍,这小董跟谢家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于是对他也很客气地笑笑。

  韩晶道:“小董,估计几个检查化验得要一两个小时呢,你去楼下等我吧。”

  “那好,我在一楼大厅等着吧,有事您叫我。”董学斌自然不会傻不拉叽地从头到尾陪着韩晶做检查,人家女人的检查,自己可不方便在场。

  一楼大厅。

  挂号拿药的人几乎把整个楼层都给堵满了,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那边休息区的椅子上也密密麻麻都是人,哪有什么座位啊。无奈,董学斌就找了个走到医院门口,在台阶上坐着点了支烟。京城的医疗现状就是这样,社区门诊部和一些小医院基本没什么人,而三甲医院呢?几乎个儿个儿人满为患,有次老妈眼睛生了病,董学斌早上五点多就去同人医院排队了,结果还是没挂到专家号,一问前几个挂到专家号的人,好家伙,人家凌晨三点就来排队了同人医院还不算太夸张,比如阜外医院那里,想挂个专家号瞧xīn脏,都得头天晚上来排队

  305医院也差不多,像xīn脑血管这种科室,一般人根本挂不到主任专家号。

  “咦,董局长?”

  一听有人叫自己名字,董学斌愣了下,回头一看,“梁局长?”

  身后站着的居然是延台县公安局局长梁成鹏和他爱人,“你怎么在这儿?”

  董学斌赶紧把烟掐灭,“我来陪人看病,您这是?”

  梁成鹏的表情显得很疲惫,很烦闷,叹了口气道:“我也陪老太太看病来了,昨天夜里我母亲突然说xīn脏不舒服,去县人民医院一查,xīn肌酶超标,赶紧做的造影,当时就查出有xīn肌梗了,可是堵塞的位置正好在两个血管的夹缝相交处,介入手术非常困难,弄不好就有生命危险,咱们县里医疗水平有限,不敢做,也没有太大成功的把握,所以才连夜赶到京城。”

  “xīn肌梗?”董学斌唉哟了一声,“那现在怎么样了?”

  梁局长◇爱人叹息道:“听说305医院的xīn血管介入手术很不错,我们才来的,可谁知道这里也不敢给老太太做,一来是年龄大了,二来是堵塞的位置不好处理。”

  董学斌皱眉道:“那也得尽快做吧?xīn肌梗可是●说要命就要命的,耽误不得。”

  梁局长爱人道:“可不是嘛,但大夫说成功的几率不太大,起码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会……让我们有个xīn理准备。”说完,她眼睛有点红,老太太对人非常和善,她们婆媳关系一直很好。

  董学斌问,“那现在是……”

  梁成鹏烦躁地揉揉脸,“老太太正跟监护病房呢,还没想好做不做。”

  梁局长爱人道:“老梁说想转院看看,但,但老太太xīn脏难受的厉害,都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天,再转院再做检查的话,我怕……”

  梁成鹏也gù不上和董学斌说话了,他拿出手机打给了几个跟京城的朋友,想问一问有没有成功率高一点的医院,可得到了回答都是305的介入手术很权威,如果这里说手术成功几率不大的话,别的医院肯定也一样,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医院的权威专家亲自主持手术,可梁成鹏仅仅是个县公安局局长,还没有进常委,跟京城这种政治中xīn,显然连个屁都算不上,院方自然不可能特别对待,更何况这是军区医院啊。

  铃铃铃,梁局长爱人的手机响了。

  她jiē起电话一听,脸一下就白了,失声道:“老梁快上楼老太太快不行了”

  梁成鹏一愕,慌忙和妻子一起往楼上跑董学斌也踱步跟了上去

  老太太已被推进了手术室,情况非常危险。

  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在手术室门口对梁成鹏夫妻俩道:“xīn肌梗这种病,多耽误一秒钟,xīn肌就多死亡一些,现在病人又发病了,很危险,没准咱们这里说着话,老太太就没了,快做决定吧,手术做不做?”

  梁局长爱人哭道:“大夫,您一定救救我妈”

  大夫道:“我只能说尽力。”

  梁成鹏的xīn也揪在了嗓子眼,急得他在那儿来来回回地走着,末了,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做”

  大夫道:“那我,我们现在就做术前准备,单子已jīng给你们了,去交一下费。”

  董学斌看了看梁局长夫妻悲痛的表情,xīn中有点不忍,悄悄走出门去,给韩晶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那头的韩夫人许是在做检查,响了半天才jiē听,“喂,伯母,我一个朋友的母亲xīn肌梗马上要做手术,就在305医院,情况挺急的,老太太估计撑◇不了多久了,您看能不能……”

  韩晶一沉吟,“现在在哪?”

  “在手术室,马上就要手术了,但大夫说成功率不高。”

  “你先别着急,在那儿等着,我马上安排。”

  不多时,☆梁成鹏和爱人缴了费,急急忙忙从楼下跑了上来,把单据给了大夫。

  旋即,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拐角处,换了身白大褂的秦副院长走了过来。

  那大夫愣了愣,“秦院长”

  秦副院长gù◇不上和他说话,看向董学斌道:“病人呢?”

  董学斌道:“在里面,刚送进去。”

  秦副院长马上对那个年轻大夫道:“把刘主任程主任都叫来,手术我亲自做”

  年轻大夫错愕了一下,“…●…是。”

  梁成鹏和他爱人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秦副院长就和年轻大夫一起进了手术室。梁成鹏愕然地看向董学斌,“董局长,这是……”

  董学斌道:“秦院长是这方面的权威,有他亲自手术,老太太应该不会有事。”

  那边,刘主任和程主任也快步跑了过来,一前一后进了手术室。

  门刚关上,又是被人从里面推了开,那个年轻大夫走出来,对着董学斌道:“秦院长让我告诉你,他刚看了造影,说成功率应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让你放xīn。”

  董学斌一呼气,“多谢。”

  梁成鹏他俩就是再傻也看出来了,这是人家小董局长找的关系,而且从成功率不足百分之四十一下子蹦到了百分之九十?梁■局长爱人顿时感激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一把拉住董学斌的手,“小董,谢谢你,谢谢。”

  梁成鹏也xīn中感动,看着董学斌道:“董局长,谢谢了。”

  专家会诊而且还是院长亲自手术

  ○júzhǎngàiréndùnshígǎnjīdebúzhīgāishuōshímehǎole,yībǎlāzhùdǒngxuébīndeshǒu,“xiǎodǒng,xièxiènǐ,xièxiè。”

  liángchéngpéngyěxīnzhōnggǎndòng,kànzhedǒngxuébīndào:“dǒngjúzhǎng,xièxièle。”

  zhuānjiāhuìzhěnérqiěháishìyuànzhǎngqīnzìshǒushù

  梁局长爱人不清楚这里面的含金量,梁成鹏又怎么会不知道?

  恐怕省委书记或者省长那个级别到了这里……也就是这个待遇了吧??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