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个儿个儿天价!】


  后天。

  早晨五点四十五分,天还没亮透,铃铃铃,铃铃铃,床头的手机闹铃就叫唤了起来。

  董学斌先醒了,郁闷地往萱姨的IPHON4上拍了一下,将闹铃关掉,随即调整了调整身位,从后面抱zhù瞿yún萱光溜溜的身子,手在前面抚着她白嫩嫩的皮肤,摸完上面摸下面,嘴巴埋进萱姨香喷喷的头发里,困呼呼道:“干嘛上这么早的闹铃,才六点钟不到吧,再睡一会儿。”

  瞿yún萱揉揉眼睛○,反握zhù他的手,温柔道:“今天是正式拍卖,姨得去会场准备。”

  董学斌把她抱得更紧了,“昨天咱俩两点才做完,你再睡睡吧,别累坏了你,身体第一。”

  “知道身体第一你还那么折腾姨?”○瞿yún萱好气地掐了他一爪子,脸上的神色却十分满足,“早晚被你给祸害死,听话,快松手,姨还得去酒店弄会场呢,就小桃儿他们几个人姨不放心。”

  董学斌腆着脸道:“你叫我声好听的我就松手。”

  瞿yún萱唬起脸吓唬他,“再不放信不信姨揍死你?”

  “不信。”

  “……”

  董学斌拍了她大屁股一把,“快叫。”

  “…………小斌哥哥,好哥哥,老公哥哥。”

  董学斌浑身一阵酥麻,满足极了,“嗯嗯,去吧去吧。”

  从他怀里钻出来,瞿yún萱也拍了他屁股一下子,“死鬼,就会欺负姨,你再睡个懒觉吧,拍卖九点钟才kāi始呢。”嘴上骂他,动作却不是,瞿yún萱温婉地抓起被子给董学斌从头到脚盖严实了,又低头在他脑袋上吧唧一口,“姨给你做好了早饭,你起来以后热热再吃,记zhù了不?”

  “嗯,我让你准备的别人名字kāi的拍卖牌准备好了不?” ○
  “就在茶几上放着呢,你要它干什么?你也想拍东西?”

  “自然有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嗯,那你睡吧。”

  瞿yún萱下了床,第一件事就是进卫生间刷牙漱口,而且一◆刷就是两遍,似乎想把嘴里的脏东西全都给弄出去。昨天预展那天,瞿yún萱除了忙活公司的事儿,回到家后身上的衣服基本就没有穿过,一直保持着裸露的状态,小斌什么时候想了,她就乖乖躺到床上让他折腾,这一天瞿yún萱可被糟蹋得够呛,基本上什么花样都被小斌给玩过了,嘴巴当然也没有被放过,所以瞿yún萱才心虚地刷了这么久的牙,生怕留下什么别的味道。

  瞿yún萱一走,董学斌继续倒头呼呼大睡,再次睁kāi眼一看表,已经早上八点多钟了。

  董学斌只好无奈从床上爬起来,收拾行头出了门,kāi车往拍卖会现场赶。

  这是yún德拍卖公司的第一场硬仗,无论如何也要打响,若是拍品流拍太多或者价格上不去,必然会让公司陷入一个窘迫的地步,以至于资金链上、拍品货源上都会出现问题,想翻身就难了,董学斌心知其中的重要性,早就预留了几次BAC做准备,只要这一炮红了,公司以后的发展势必会上一个台阶。

  九点整,飞宇国际酒店。

  一身女士西装的瞿yún萱英姿飒爽地站在会场主席台前,挂着不浅不深的微笑,做着发言词,“女士们,先生们,我代表yún德拍卖公司的全体员工欢迎大家的到来,作为一个拍卖行,我们还很年轻,今天也是yún德拍卖的第一场次,但我相信,在这里,大家一定能看到自己心仪的藏品,一定能在……”

  底下坐着董学斌看得很入神,跟以往家里那个温柔的家庭主妇不同,现在的萱姨一脸干练,很有股女强人的味道。除了董学斌,其他人也看的十分入神,不为那预展上的藏品,不为那精彩的发言词,只是为了瞿yún萱那美得冒烟儿的相貌,好多没见过yún德拍卖会老板的人早都看呆了。

  讲话完毕,底下掌声雷动,气氛非常热烈。

  瞿yún萱笑笑,拿着话筒道:“下面有请拍卖师,拍卖正式kāi始。”

  等拍卖师上场,瞿yún萱就和助手小桃儿退到了主席台下面,在旁边抱着肩膀关注着。要◎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瞿yún萱在这场拍卖里投入了大量感情和人力物力,这是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战斗,若是拍卖势头没有预想中的激烈,那yún德拍卖就算不关门大吉,也是半死不活了。

  第一件拍品◎shuōbújǐnzhāng,nàkěndìngshìjiǎde,qúyúnxuānzàizhèchǎngpāimàilǐtóurùledàliànggǎnqínghérénlìwùlì,zhèshìchǎngzhīxǔchénggōngbúxǔshībàidezhàndòu,ruòshìpāimàishìtóuméiyǒuyùxiǎngzhōngdejīliè,nàyúndépāimàijiùsuànbúguānméndàjí,yěshìbànsǐbúhuóle。

  dìyījiànpāipǐn登场了,拍卖师kāi始介绍。

  让人意外的是,1号拍品竟是和田羊脂白玉的玉簪。董学斌清楚,这是萱姨想让kāi场气氛就活跃起来,吊起大家的情绪,所以才把本应该在后面压轴的玉簪拿到了第一个来,想博个kāi门红。

  玉簪的拍卖kāi始了,起拍价格五十万。

  一个白胡子老头举起了号牌——五十一万。

  一个南方的老板举举牌子——五十二万。

  再一个带着金银首饰看似像个暴发户的中年妇女喊道:“六十万”

  现场气氛还不错,转眼间玉簪就被叫到了七十万的价格。董学斌注意力集中了一些,考虑到玉簪的年代和玉质的珍贵,在拍卖上的表现应该是在八十万左右,高于这个价格的话,◇这个拍卖才算成功。

  “23号出价七十万,七十万一次……还有没有出价的……七十万……七十万两次。”

  董学斌等了半天,也没再见有人喊价或举牌了。

  那边的瞿yún萱心中咯噔了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果然,“……七十万,没有竞争者了吗……七十万第……”

  出师不利啊。董学斌左右一看,也没太郁闷,不慌不忙的举起牌,“八十万”

  不远处的瞿yún萱一见叫价的是董学斌,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他要拍卖牌干什么用,这是要往上抬价啊。不过拍卖会一般都有这种“托儿”,瞿yún萱自然也找人了,对方是专业的,应该拿得准出价人大概的心理底线,肯定比董学斌懂行,但现在,那个托儿却放弃了抬价,显然是认为这个价格不太会有人再接手了,可怎么小斌敢叫这么高的价儿,一口加了十万?这要是砸手里怎么办?

  小桃儿见过董学斌,立刻道:“瞿姐,那人不是您外甥吗?”

  “八十万一次……66号的八十万……”

  瞿yún萱没言声,飞快拿起手机来打了董学斌的电话,“小斌,你别胡闹”

  董学斌不以为然道:“我有分寸,你就看好吧,对了,你是不是请‘托儿’▲了?记得别让他和我起哄啊,就这样。”

  瞿yún萱无奈放下手机。

  小桃儿有点急,“瞿姐”

  “由着他吧,小斌很少让人失望过。”瞿yún萱静了静心,忍zhù急躁看向底下。
  那先前竞价的女暴发户皱皱眉头,手里号牌一举,“八十五万”

  瞿yún萱和小桃儿神色一松,齐齐呼了口气,可还没等这口气出去,俩人心脏又是猛地一提

  董学斌竟然又举牌了,“九十万”九■十万,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玉簪本身的价值

  坐在前排的女暴发户也没回头,脸上的肉跳了跳,轻轻一举牌——九十一万。

  董学斌见她势头弱了,于是也跟着只加了一万——九十二万。

  女暴★发户终于转头了,看了眼董学斌的方向,心里恨得跟什么似的,“……九十五万”

  董学斌淡淡一举牌子,“九十六万。”

  女暴发户脸上一怒,把拍卖牌往桌子上一扔,不再竞价了。

  “九十六万一次……66号的九十六万……还有出价更高的没有……九十六万两次……”眼睛往底下扫了扫,拍卖师落锤道:“九十六万第三次成交”

  BAC九十秒

  ……

  ……

  画面一变

  刚回过神的董学斌就见那女暴发户看向了自己,旋即喊道:“九十五万”

  董学斌牌子一放,不言声了。

  片刻后,和田玉簪被女暴发户以九十五万的价格拍走了,对于这件东西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天价了,毕竟如果市场上交易的话,六七十万才是这东西的真正价值,而董学斌却将价格一下抬了三十万

  小桃儿拍着胸口心惊肉跳道:“瞿姐,您外甥差点吓死我,九十多万也敢叫啊,幸亏是有人接手,不◎▲然就惨了。”不过想想第一件拍品就出了这么高的天价,小桃儿又乐了起来,“下午那几件东西才最重要,要是个儿个儿都能出天价该多好,那咱们公司可就火大发了,下次来送东西上拍的人肯定不止这次的数儿”

  □瞿yún萱又何尝不希望两盒野山参拍出天价,但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上午的拍品没有什么太值得注意的了,价格都不算高,董学斌也就没凑热闹。

  转眼到了下午的压轴大戏,九十年份的野山参

  董学斌怕萱姨着急,就打了个电话给他,提前给萱姨打打预防针,压低声音道:“小萱萱,别让那个托儿掺和了,下面两场拍卖我来抬价儿,要是真有势在必得的人,保准还能天价成交。”

  瞿yún萱无奈道:“姨不知道你哪儿来的信心,但这价格谁也算不准,一个不好就……”

  “哎呀,这我还不明白嘛,你就瞧好吧。”

  “那你别叫的太高了,差不多就行,这次拍卖已经很圆满了,从那个玉簪带动起气氛后,每件拍品几乎都达到了咱们预期的价格,有些甚至还比预期高了许多,姨反正是知足了,不想最后出什么问题,懂不?”

  “放心,我你还不信吗?”

  这边,野山参的拍卖已经kāi始了,起拍价格就是七十万。

  这东西对众人的吸引力明显比那个和田玉簪来的大,看得出来,不少人就专门奔着野山参来的。拍卖师都忙活不过来了,“36号出价七十一万,还有没有更……噢,20号,七十二万了……七十三万▲……那边,七十五万了,36号的七十五万,还有竞价的没有……七十五万一次……七十五……八十万了”

  大家你来我往,最后价格停留在了八十三万元。

  董学斌摸摸鼻子,这个价格不算很低也不算很◇▲……那边,七十五万了,36号的七十五万,还有竞价的没有……七十五万一次……七十五……八十万了”
……nàbiān,qīshíwǔwànle,36hàodeqīshíwǔwàn,háiyǒujìngjiàdeméiyǒu……qīshíwǔwànyīcì……qīshíwǔ……bāshíwànle”

  dàjiānǐláiwǒwǎng,zuìhòujiàgétíngliúzàilebāshísānwànyuán。

  dǒngxuébīnmōmōbízǐ,zhègèjiàgébúsuànhěndīyěbúsuànhěn高,正常价儿,于是见下面久久没有动静,他便举牌大声道:“九十万”

  十秒钟……

  二十秒钟……

  一个秃顶老板出价道:“九十三万”

  董学斌想也不想道:“一百万”

  秃顶老板看看他,“……一百零五万”

  董学斌心说行啊,战斗力很高嘛,“一百一十万”

  主席台旁边的瞿yún萱拍了一下脑门,此刻董学斌要是在她附近,瞿yún萱肯定一把掐过去了。

  秃顶老板没再言声了,可十几秒钟后,一个青年又出价了,“一百一十三万”

  董学斌紧跟而上,“一百一十五万”

  底下鸦雀无声,很多人都看向了董学斌,想瞧瞧到底是何方神圣。

 ◎ ……

  四十分钟后,yún德第一次拍卖会顺利落幕。

  走出酒店会场的众人无一不在讨论着最后两盒百年野山参的拍卖,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会成交到那么一个价格,知道的人都明白这是俩百年份的野山参,还有一盒是不到百年的,不知道的肯定还以为上拍的是两盒一百五十年的野山参呢,那个拍卖成交价……简直都有点离谱了

  酒店一个单人间里,董学斌和瞿yún萱秘密私会着。

  董学斌得瑟道:“呵呵,我说什么来着?小萱萱,我今天表现如何?”

  瞿yún萱:“……”

  “说话呀。”

  “……九十年份的拍了一百二十万,百年份的拍了一百六十五万,加上那个和田玉簪的天价,姨还说什么呀?”瞿yún萱狠狠捏了他脸蛋一把,“姨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好像知道人家的心理底线在哪儿似的?你怎么就敢保证你叫出的价格会有人接下来?要是没人接呢?真搞不懂你个臭小子怎这么能耐”

  董学◆斌呵呵一笑,“晚上是不是该奖励一下?”

  瞿yún萱脸一热,瞪瞪他,“找揍,你昨天还没折腾够姨啊”

  “折腾你一辈子也不够。”

  “再贫嘴真揍你了啊。”

  打打闹闹,摸●摸捏捏了一会儿,瞿yún萱才勾着笑容下楼主持工作去了。这几个天价一拍出来,实在太鼓舞士气了,瞿yún萱仿佛已经看到了yún德拍卖蒸蒸日上的兆头,心情也兴奋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