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被瞿母抓到了!】


  出了芸德拍卖公司,巳经晚上八点半了。

  董学斌开车别克一路向北”摸出手机给瞿芸萱打了一个电话,“喂”萱姨。”

  手机那头de声音带着一缕疲倦de困意,“……嗯。”,董学斌把车速一降,“这么早就睡觉了?是不是这些天累着了?”

  打了个哈欠,瞿芸萱说了声等一下,然后董学斌就tīng到拖鞋落地de声音”“昨天姨早上五点钟起de,今天又跑了一天预展那边,后天就正式开拍了,要忙de事儿太多”嗯,小斌,你什么时候回来?知道你工作忙”回不来也没事,这边有我盯着呢,出不了什么问题,有事你忙你de。”

  董学斌嗯了一声,“你跟家呢?”,“是啊。”

  “和平街北。?”

  “嗯,怎么了?”

  “没事,随便问问,那个啥,我先挂了啊。”给个惊喜嘛,自然不能告诉萱姨了。

  董学斌de车技现在越来越好,不过大晚上de也不能掉以轻心,就专心开车”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别克商务终于进了和平街北口路东de小区,停在了自家楼底下。把手刹一拉,董学斌准备直接杀到萱姨床上吓她一跳,晚上自然也要住她家,但这些野山参放在车里他可不放心,就抱着几盒上了楼,用钥匙开了自己家de门。他临去延台de时候并没有退租,反而还多交了几个月房租,为de就是回京de时候能有个落脚de地方。

  两个月没回来了,家里却意外de非常整洁,桌子上一点浮土都没有。

  电视”冰箱,窗台”同样一点尘土也找不到。

  闻着房间里还飘着de空气清新剂de淡淡味道,董学斌一阵默然”他家钥匙除了自己和老妈只有瞿芸萱有”肯定是萱姨知道自己可能会回来,所以忙里偷闲收拾出来de,唉,娶老婆就得娶瞿芸萱这样贤惠de人啊”什么事人家都给你操心好了,自己一点也不用费心。感慨了一会儿,董学斌放下手里de野山参又下楼抱了两趟,总算把盒子全拿上来了。

  看看表,董学斌随手抓起一盒十年份de精品野山参,准备给萱姨看一看,又摸出了瞿家de门钥匙,这才关上灯,推门出了屋,小心翼翼地转身将一把钥匙插进了瞿家de防盗门里,用最轻de幅度拧开,再继续开了内里de木门,轻手轻脚de进了屋”几乎没有fā出什么声响。

  屋里黑乎乎de,萱姨身上熟悉de味道钻入了鼻尖。

  董学斌大口吸了吸”不过眼睛还没适应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凭着感觉摸着墙”把野山参放在门厅后走了六步,来到了萱姨卧室门前站住脚步。侧耳趴在门上一tīng,里面有均匀de呼吸声,瞿芸萱似乎还在睡觉。董学斌无声地笑了一下,慢吞吞地拧开门。卧室里拉着厚厚de帘子,比外屋还黑,董学斌借着客厅里de一点月光勉强看清了床上穿着真丝吊带睡衣de瞿芸萱”那白huāhuāde丰满身段,那诱惑成熟de睡姿”无一不撩拨着董学斌脆弱de心脏。

  把门关上,董学斌已是迫不及待了。

  两个月到思念涌上心头,董学斌噌地一下就扑上了床”一把抱住瞿芸萱,在她身上乱捏油,“小萱萱……”,“嗯?”瞿芸萱嘴里下意识地嗯哼了一声,好像还没醒。

  董学斌把手塞进她de睡衣里,“呵呵,没想到我会来吧?想我了不?”

  瞿芸萱终于睁开了眼”迷茫董学斌,然后就愣了一下”“小斌!”,董学斌腆着脸道:“来,让我好好折腾折腾你,快。”

  董学斌de眼睛此刻也适应了黑暗”不知为啥,瞿芸萱de表情突然变得很羞愤很尴尬,她哎呦了一嗓子,“你怎么来了啊!”

  董学斌厚着脸皮道:“折腾你来了呀,咋了?”

  蓦然,董学斌身侧毫无征兆de响起一个妇女de质问声,“你折腾谁来了?啊?”
□   董学斌当时就惊了,刷地一下错愕地看过去,只见瞿母居然就在床de另一边躺着,瞿母冷着脸腾de坐起来,直勾勾地看着董学斌,片刻后,又脸色难看地瞧瞧女儿,瞿母好像气得够呛。

  我靠!瞿芸萱母亲◎咋还在呢!?

  董学斌当然知道瞿母不经常上瞿芸萱家来,更很少跟这里过夜”所以他来de时候根本就没往这边想,再回忆了一下刚刚那个电话,瞿芸萱接电话之后好像是说了让自己等一下,然后她似是穿着拖鞋去了外屋,原来是有瞿母在她说话不方便啊。董学斌这叫一个窘迫啊,跟她女儿偷情,却被当母亲de抓奸在床”没有比这个更尴尬de事儿了!

  “阿姨,我,我那个……”,”董学斌不知该说什么了。

  瞿母气哄哄地翻身下床”““都给我上客厅来!”,瞿芸萱无奈瞅瞅董学斌,狠狠在他大腿上掐了一把,“让你折腾啊!这下老实了吧!”,董学斌苦闷地摸摸鼻子,心里紧张极了”这种大场面他还从没经历过。忽然想起自己还★有BAC,不过却又否定了这一提案”BAC没剩下几次了”董学斌还准备后天拍卖会上为自己de几件东西抬一抬价格,顺便把芸德拍卖de其他拍品也往上拉拉价儿”这样更有利于打响名气,所以没有容他浪费deBAC了■

  客厅里,见董学斌和瞿芸萱磨磨蹭蹭地走出来,瞿母狠声道:,“怎么回事?你men俩到底怎么回事?”,瞿芸萱脸上有些酡红,这种事她实在不好意思说。

  董学斌咳嗽一嗓子,也没吱声。

  瞿母怒道:“你俩上过床了?”

  “哎呀,妈,你说什么呐。”瞿芸萱狡辩道:“没有。”,瞿母指着董学斌喝道:“那我倒要tīngtīng了,小斌说要折腾你,怎么折腾啊?怎么折腾?”瞧俩人都不言声了,瞿母再次怒问道:“到底做没做过?”

  瞿芸萱捂捂脑门,“……做了。”

  “你men!你men想气死我是不是?”瞿母顿时怒不可遏,其实她不是看不上董学斌,在tīng说小斌去基层当了公安局副局长后”瞿母也走动了心思de”觉得董学斌前途不可限量,就算女儿比他大了几岁,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可瞿母气得是这俩人居然瞒着自己先把事儿给办了!

  董学斌觉得自己不能不开口了,“阿姨”那个啥吧,是这样……”

  事到如今,瞿芸萱也豁出去了,接话道:“我俩正谈对象呢,妈,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瞿母大声道:“我是你妈!我能不管吗?”

  瞿芸萱叹叹气,“妈,小斌虽然比我小了些,但也没小多少,他对我……”

  “我没问你这个!”,瞿母瞪着眼道:“你俩既然谈了对象,为什么不和我说?啊?你怎么知道我就不同意啊?”

  瞿芸萱怔怔”“那您同意了?”

  ☆瞿母一哼,没理她。

  瞿芸萱眨眨眼睛,就坐到了母亲边上,挽住瞿母de手道:“跟您说个事儿吧”我之前不是说拍卖公司是我合伙跟人开de吗?其实不是,这些钱斌给我de,他对古玩颇有研究,捡漏了不少东★西,珍珠项链啊,古钱币啊,和田玉fā簪啊,公司所有de钱都是他de,没有小斌,我现在还是失业人员呢。”

  瞿母愣住了,“你说真de?”,瞿芸萱道:“嗯,小斌不仅在官场上有本事”商场上也是,这么◇能干de一个人,我倒觉得我配不上他呢。”,瞿母愣神儿道:“他赚了多少钱?”

  瞿芸萱道:“几百万吧。”,瞿母登时一阵无语,她是个挺势利眼de人,以前瞿母de目标就是想让女儿找一个有钱de老板,○■这样女儿今后也能过上好日子了”当官de人虽然也好,但官场de惊险她也有所耳闻,官儿是说没就没de”不太保险,还要整天担惊受怕de”所以瞿母才n直没看上董学斌,可现在,如果董学斌真挣了这么多钱,那…… ●
  董学斌一看,立刻走回门厅把那盒野山参拿来了,“阿姨,这是特意给您带回来de,一点心意。”,瞿母倒是真不客气,一把拿过来,翻开看了看,“人参啊?”

  瞿芸萋有点诧异地往盒子里看了眼,“咦,野山参?十年份de?”,野山参?瞿母当然tīng过这玩意儿”那是比黄金还贵de东西啊,十年de野山参?那得要几千一万块了吧?瞿母吓了一个激灵,看看盒子上de标签和鉴定证书,果然是十年份de野山参,她这辈子还没收过这么贵重de东西呢,“小斌,你……你真挣大钱了?”

  董学斌知道现在不是谦虚de时候,“嗯,那回跟萱姨包了个鸡血石矿”挣了几百万。”

  瞿芸萱也替董学斌往上抬”“矿口是☆小斌看上de,神了,当地一些专家什么de都以为那是个废矿,出不了鸡血石,可小斌就认准了那里,刚一包下来de一次爆眼就出了块几十万de鸡血石,后面更多。”

  瞿母这回才是信了,没办法,事实摆在眼◆前。

  瞿芸萱瞅瞅瞿母,道:“妈,像小斌这么有能耐de人,打着灯笼也没处找de,您还有什么不满意?不就是年龄差了一些吗,我men现在只是谈一谈对象,还没到谈婚论嫁de地步,先磨合磨合再说,您啊,也别急着就否了。”

  瞿母沉默了下来,要官儿有官儿,要钱有钱,她确实没有什么不满意de了。

  “……,我回头跟你爸再商量商量。”瞿母fā了话。

  董学斌见状,就明白这事儿成了七八分”于是道:“阿姨,这野山参暴好不要煮不要盹,煲汤也不好,都会有营养流失,您生含在嘴里吃就行了,虽然延年益寿这个说法有点扯,不过防止衰老de功效肯定不错de,等您吃完了我再给您拿一盒来,嗯,那个,■那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回家了。”

  瞿芸萋道:“妈,咱俩也睡吧。”,瞿母将野山参放到茶几上”看了下女儿”“装什么装!愿意跟小斌去他家就去!”,瞿芸萱咳嗽一声”“您说什么呢。”

  瞿母起◎身回了卧室,“我睡了,不管你men了。”,碰,门关了。

  董学斌一呃,“咳咳,萱姨,伯母都fā话了,咱men去我那儿睡吧。”,瞿芸萱瞪瞪他,“小色胚”脑子里就不想正经事”找揍了是不?”顿了顿”瞿芸萱往卧室门”狠狠心,末了还是跟着董学斌走了。虽然这事儿有些让她脸红,但既然母亲已经知道了”并且默许了俩人这种关系,瞿芸萱觉得总也得踏出这第一步”再说,两个月不见”她也确实想小斌了。

  董家。

  一进屋,董学斌就一把将萱姨抱住了,“咱妈同意了,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de了。”

  “什么咱妈!别瞎叫!”瞿芸萱拧拧他胳膊,“我爸妈那边还不清楚呢,就算他men同意,姨也还没想好,今天是没办法了才说咱俩在谈对象,你不许顺着杆子往上爬啊。”她向来是口是心非de”嘴上这么说,可瞿芸萱de手臂却是紧紧搂住了董学斌”还情不自禁地在他脑门上吧唧了一口。

  董学斌纤了一下,“怎么还没想好?”

  瞿芸萱笑道:“姨de事业都是你帮着出资做起来de,要是咱men在一起了,姨对你de事业非但不会有任何帮助,还会有一些影响和阻碍,而且还总要你挣钱,要你在后面给姨帮衬,这种感觉不太好呢。”

  “你就会瞎琢磨。”

  “不说这个了。”瞿芸萱感觉到衣服里多了一只手”就气道:“别闹,跟你说正事。”

  董学斌继续摸着她,“不耽误,你说你de。”

  瞿芸萱不答应”将衣服里de臭手抓出来,打了董学斌腰一把,“看你拿了野山参姨刚想起来,有个好消息,八点钟de时候拍卖公司那边de人联系姨,说竟有人拿了两盒百年人参要上拍卖,这东西de价值你不会不知道吧?一克一万元,运作好了de话,拍出一百二十万也是可能de,所以姨决定把主打拍品换一换”不用你捡漏来de和田玉簪了,就用野山参,而且那人非常急,说要参加后天de拍卖”可能是等着钱用。

  董学斌呵呵笑道:“★他可不是等钱用。”

  “你怎么知道?”瞿芸萱看他一眼,“管那人是怎么想de呢,没给别de大拍卖会而选了咱men,不得不说咱men运气真不错,这次是个难得de机会,必须得抓住”我已经让工作人员在●●打宣传了。”

  董学斌乐道:“当然是机会,不然我也不会把野山参给咱men公司拍了。”

  瞿芸萱一愕,“什么意思?”

  “你说呢?”董学斌拉着萱姨de手走到了茶几旁,一指茶几底下◆,“看看这是啥?”

  足足小二十盒de野山参!!

  瞿芸萱都看懵了,急忙蹲下翻开看,“三十年份de?这个是四十年de?还有六十五年de?小斌!你哪来这么多!?”因为事实太过于震惊,瞿芸萱才是反应过来,瞪着眼睛道:“别告诉我咱men拍卖公司晚上收来de两盒百年野山参……是你送去de?”

  董学斌道:“你以为呢,不然以咱men公司de名气哪儿引得来这么好de玩意儿?”

  “我说也是啊!”瞿芸萱打了他一把,“快说!怎么来de!”

  “呵呵,头两天看见了一幅油画,认出上面de野山参de叶片了,然后就问了那个画家位置”去山里找来de,嗯,别问我怎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北河省怎么能产出这么好de野山参,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一个个把人参都挖出来,找了家京城de加工厂打了包装和防伪编码,就成这样了。”

  “你可真行!咋什么好事儿都让你给碰上了?”

  董学斌苦笑道:“你看着简单,其实过程很曲折,这东西差一点就不是我de了。”董学斌de运气一向不算很好,要不是就B,他一分钱恐怕也赚不来,现在应该是赵劲松副局长在那儿偷乐呢吧?

  瞿芸萱吸了口气,“那这些野山参你打算怎么办?”

  董学斌想了想,“都放你那儿吧,好一点de留几盒,以后没准送礼时要用到,其他de你可以每次拍卖会上都拍一盒,至于十年份二十年份de那种”你吃几盒,没准还能长漂亮一些呢。”

  瞿芸萱可不舍得吃,“那明天都放公司保险柜里吧,那里安全。”

  “其实这些加在一起也没有那盒百年野山参值钱,不用那么在意。”说完,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坏笑道:“那个啥啊,我为咱men公司做了这么大贡献,你看是不是给点什么奖励啊。”

  瞿芸萱好气又好笑道:“就知道你没憋好主意,要啥奖励?”

  董学斌趴在她耳朵上肖声道:“待会儿跟床上,你啥都得tīng我de,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咳咳,这个奖励成不?”

  瞿芸萱脸热着呼地一下扬起手,“找打了是不?死东西!”

  “我当你答应了啊!”董学斌也不多说了,横着抱起她就进了小屋,扑上去狠狠祸害起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