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请保姆】


  周日早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董学斌懒洋洋地拿着笤帚跟客厅里扫着地,再bú收拾,家里就成猪圈了。

  铃铃铃,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董学斌走过去一接,那头是门卫打来的,“喂,○董局长,外面有两个姓虞的母女找您,您看……”要是虞美霞她们理直气壮地往里走,门卫也bú会拦她们,可母女俩跟大院门口很是鬼鬼祟祟,一会儿扯着脖子小心翼翼地望望里面,一会儿犹豫bú决地在那儿走来走去,实在可疑的很。

  董学斌心说她俩怎么找来了,道:“告诉她们门牌,让她们上来吧。”

  “是。”

  片刻后,门铃怯生生地响了响。

  董学斌把笤帚换到了左手,抬起腕子拧开门,笑道:“你俩怎么找到这儿的?”

  外面的虞美霞还是那身脏兮兮的蓝色牛仔裤和灰色T恤衫,虞茜茜也是一身bú太干净的初中生校服,闻言,虞美霞紧了紧女儿的小手儿,柔弱道:“我问了问人,他们告诉我这里是公安局的宿舍,董局长,我们,我们就是来谢谢您的,这是……是一点水果,您别嫌弃。”她另只手的塑料袋里,有点苹果和橘子。

  “谢谢了,来,先进屋吧。”董学斌开门让她们进来,“身体怎么样了?”

  虞美霞放下水果,忙道:“托您的福,都好了。”

  董学斌一嗯,“以后有病看病,别拖着也别硬撑,瞧昨天给茜茜吓得,你这个母亲可bú合格噢,呵呵。”见虞美霞一脸愧疚地hóng了眼睛,董学斌就呃了一声,他这些天批评人批评习惯了,这话说得太顺嘴,“咳咳,bú说这个了,喝点什么茶?对了,没茶叶了,嗯,白开水行吗?”

  虞美霞慌忙摆手,“bú用麻烦,我们,我们马上就走,bú打扰您工作了。”

  董学斌bú由分说地倒了两杯水给她们,“我今儿休息,没工作,来,坐下歇歇。”

  虞美霞和虞茜茜手拉着手拘谨地站在客厅里,“我们站着就行了。”

  “快点坐,站着算什么”

  虞美霞自卑地略微低了一点头,“我们娘俩衣服脏,怕给……怕给您沙发……”

  董学斌故意把脸一板,“坐bú坐?”

  “这……我们坐,坐。”

  虞美霞见小董局长bú高兴了,赶快拉着女儿战战兢兢地坐到沙发上。虞茜茜抱着母亲的胳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羡慕地四处张望着,看看液晶电视,瞧瞧头顶的吊灯,摸摸真皮的沙发。见状,虞美霞急忙把女儿摸在沙发上的小脏手抓下来,飞快捏起衣服角蹭着沙发扶手上留下的手印,“董局长,对bú起对bú起,孩子bú懂事。”

  董学斌哭笑bú得道:“你们啊,别这么绷着行bú行?放松点,随意点。”

  虞美霞虞茜茜是怎么也随意bú起来,身子绷得很硬,就在那儿愣巴巴地干坐着,bú知该说什么好。昨天董局长从医院走后,虞美霞就发誓要一定报答董学斌的恩情,但董局长那么大的官儿,要什么有什么,似乎根本用bú到自己的报答,想了想,虞美霞就感激地看着董学斌道:“那二十一万,我一定想办法还给您,我下午就去找工作。”

  董学斌摇摇头,“算了吧,过好你们的日子就行了。”

  “那怎么行,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娘俩……”

  “说这个没意思了啊。”

  顿了顿,虞美霞的目光忽然注意到了放在门边上的那把笤帚和一小撮土,她腾的一下站起来,小跑着踱步过去,“我给您扫地”

  虞茜茜眨眨眼,也很自觉地拿起桌上的抹布擦起茶几。

  董学斌无语道:“你俩这是干嘛啊,放下放下,别管了,待会儿我自己扫。”

  虞美霞bú听,拿着笤帚仔仔细细地打扫起客厅,要是bú给董局长做点什么,她心里实在bú舒服。董学斌一瞧,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就bú再管虞美霞了,而是抢过了虞茜茜手里的抹布,播了个动画片的频道让她看。虞茜茜抢了几下没抢过董学斌,拗bú过他,只好眼巴巴地看向了液晶电视,结果,她越看越起劲儿,越看越有意思,清澈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好像以前很少接触过电视这种东西。

  bú久,虞美霞bú但把客厅扫干净了,还用墩布擦了一遍。

  董学斌道:“虞大姐,歇一会儿吧,谢谢了。”

  虞美霞却没有休息的意思,踌躇地看了眼紧关着的卧室门,“我把您两个卧室也扫一扫吧,那个,您,您爱人在屋里吗?”

  董学斌笑了一下,“我还没结婚,一个人过日子。”

  虞美霞愣了愣,“……那您每天的晚饭?”

  董学斌道:“有时候自己做,有时候出去吃。”

  虞美霞也bú知想到了什么,低头一沉吟,忽然怯懦地看向董学斌,张张嘴欲言又止,末了鼓足勇气道:“董局长,我,我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本事,但做做饭干干家务活还是能行的,您,您要是bú嫌弃,反正我现在也没工作,要bú然我……我给您当保姆吧,保证让您mǎn意。

  董学斌微微一怔,保姆?

  虞美霞赶快道:“我可以每天早晨过来给您弄早餐,叠被子,您走以后我给您收拾屋子洗衣服,中午您要是回家吃饭,我就买好菜给您做,晚上也是,嗯,工资的话,您按照一千……bú,八百给我就行了,但我bú要钱,我就是想早点把您的二十一万还上,薪水从这些钱里减就行,您看,您看……”

  董学斌呵呵一笑道:“都说bú用还了,一个月八百,那你干一辈子才能还清啊。”

  虞美霞咬咬嘴唇,“那我就给您干一辈子。”这话有点歧义,听得董学斌老脸一热,干你一辈子?虞美霞见董学斌这个表情,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脸腾地一hóng,“bú是bú是,那我……我就给您干一辈子保姆。”

  董学斌咳嗽了一声,其实他也有点心动了,自从来了延台县,瞿芸萱bú在身边,老妈也bú经常来,没人洗衣服没人给做饭,生活上确实有些bú方便,昨天秦勇建议他雇个保姆,董学斌也生出了这种心思,但自己的位置比较特殊,总bú能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就来吧,自己秘密bú少,董学斌也bú放心啊,现在看来,虞美霞倒是个bú错的人选,虽然人比较柔弱了一些,动bú动就掉眼泪,可人品还是可以的,真要说起虞美霞的缺点,恐怕就是长相太美了,兴许会引起什么风言风语。

  虞美霞瞅瞅他,“您要是嫌我笨手笨脚,就当我没说,我……”

  “那倒bú是。”董学斌琢磨了片刻,心说风言风语就风言风语吧,自己已经太高调了,想低调也低调bú下来了,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其实你bú说我也正想雇个保姆呢,我工作有时候太忙,实在顾bú上家里,你既然有这个心思,我也bú能亏待你,嗯,这样吧,月薪咱们按照三千来算,其中一千每个月自动给你扣掉,算是你往那二十一万里还的钱,然后剩下的两千算你的工资。”

  虞美霞赶快道:“bú行bú行,太多了,人家保姆都是一千的。”

  董学斌道:“别人雇保姆的工资标准能和我一样吗?”

  虞美霞一想也是,人家可是公安局的大领导,“可是,董局长,我知道您是想帮我,但三千还是太多了。”

  董学斌笑着一摇头,“你可别以为这钱好拿,这儿是公安局的家属院,你说话也好,做事也罢,方方面面都得注意,尤其是有人来家里的时候,你要是说错话,我可bú会跟你客气啊。”

  虞美霞叹叹气,“谢谢您。”

  董学斌问:“你们娘俩现在住哪儿?”

  “……旅馆的房子已经退了,还……还bú知道。”

  董学斌点点头,一指旁边的卧室,“那你跟茜茜住这屋吧。”

  “那怎么使得。”虞美霞眼眶都hóng了,心知董局长又是在帮她们,“我们在附近租个房子就行了。”

  董学斌道:“得了吧,你们两个女人,住外面我bú放心,再说现在的保姆bú都是管吃管住嘛,我这边也bú能例外啊,住下吧,回头你们把屋子自己收拾收拾,有什么行李也都搬进去,就这么定了。”

  短短两天时间,对虞美霞和虞茜茜来说简直是前一个地狱后一个天堂,虞美霞怎么也没想到,董局长bú但帮她们还了欠款,还给了自己工作,甚至连住处都给了自己娘俩,那么高的月薪足够虞美霞她们在县城生活的了,又bú用交房租,还管吃管住,这简直……虞美霞抽抽鼻子,又要哭。

  董学斌无奈道:“虞大姐,您也三十多suì了,咋动bú动就哭鼻子啊,别这样行bú?”

  虞美霞用袖口抹抹眼睛,柔柔点点脑袋,一转身,将女儿溺爱地抱在怀里,“茜茜,咱们以后再也bú用睡大街上了,快,给董局长磕头。”虞茜茜就hóng着眼睛又要和母亲一起给董学斌下跪。

  董学斌瞪瞪她俩,“别搞这一套”

  虞美霞一迟疑,就没敢再跪。

  董学斌脸色这才一缓,招手把虞茜茜叫了过来,拍拍旁边的空地让她坐下,“你也上初中了,是大姑娘了,别什么都听你母亲的,以后叫我哥哥就可以了,还有,你要想看电视想玩电脑,都随你的便,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一样,你母亲要bú让你碰电视,你偷偷跟我说,我批评她,知道bú?”

  虞茜茜怯怯一点头,“谢谢哥哥。”

  董学斌把遥控器递给她,“行了,自己看动画片吧。”一起身,“虞大姐,你来下。”

  虞美霞就忐忑地跟着他进了主卧室。

  董学斌走到一个抽屉里翻了翻,末了摸出一个钥匙递给她,“这是家里的备用钥匙,到时候给茜茜也配一把,别弄丢了就行了,嗯,还有……”从另个抽屉里拿出一沓钱来,“这是五千,是咱们这个月的伙食费和其他开销,买菜也好买其他东西也罢就都交给你了,我以后可bú操心了,嗯,别怕花钱,这钱花完了的话你再管我要。”

  虞美霞犹豫着接过钱,“一个月吃bú了五千的,这太多了,我看有两千就……”

  董学斌往她丰mǎn的身子上瞄了一眼,“我知道光吃饭用bú了,剩下的两三千,你现在去商场给自己和孩子买几身衣服鞋子,还有些什么牙刷牙膏的日常用品也买一下,我这边没你们娘俩用的东西。”

  虞美霞低头瞅瞅自己脏兮兮的鞋子和衣服,两抹酡hóng浮上脸颊,没有拒绝董学斌的好意,把钱收了起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确实bú像话,作为领导的保姆,她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bú是干家务也bú是做饭,而是先bú能给领导丢脸,bú能损了董局长的面子,这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儿。

  铃铃铃,董学斌手机响了。

  是办公室主任胡思莲打来的,告诉董学斌说有个案子,要在指挥中心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案情。挂了线,董学斌对着虞美霞道:“行了,你去买衣服吧,我得回县局一趟,中午应该回来吃饭。”

  虞美霞小媳妇似的送着董学斌到了外面,“您路上小心。”

  一小时……

  两小时……

  县局里讨论的是一起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这种案子bú归董学斌分管的,所以只是参加了讨论而已,会议一散,董学斌就把局领导的指示精神转达给了惠田乡派出所,让他们做好防范工作,查一查有没有这个犯罪团伙的线索,旋即收拾东西,董学斌打车回了县局家属院。

  钥匙捅进门里,咔嚓一声开了。

  刚一进屋,一股洗发水的香味就从卫生间那边扑了过来,董学斌侧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浴室里洗澡,沙发上平平整整的摞着几件女人的衣服,想来是虞美霞刚买回来的,bú过董学斌却没有看到衣服的包装,再伸手过去摸了摸几件衣服的面料,董学斌bú禁摇了摇头,这个虞美霞啊,就知道她舍bú得花钱,这堆衣服肯定bú是跟商场买的,估摸是哪个摆地摊的地方淘换回来的吧。

  点了支烟,董学斌就翘起二郎腿跟沙发上看着新闻。

  这时,浴室里传出母女俩的说话声。

  “娘,这个小瓶子是什么呀?真黏糊。”

  “好像是固定头发的东西吧,上面写着叫啫喱膏☆
  diǎnlezhīyān,dǒngxuébīnjiùqiàoqǐèrlángtuǐgēnshāfāshàngkànzhexīnwén。

  zhèshí,yùshìlǐchuánchūmǔnǚliǎngdeshuōhuàshēng。

  “niáng,zhègèxiǎopíngzǐshìshímeya?zhēnniánhú。”

  “hǎoxiàngshìgùdìngtóufādedōngxība,shàngmiànxiězhejiàozēlígāo,城里人可能都用这个梳头发。”

  “您用过吗?”

  “娘也没用过,咱们家穷,没有闲钱买这个,茜茜,放下吧,娘再给你搓搓背,洗的干干净净的,咱们bú能给董局长丢脸。”过了会儿,喷头冲水的声音渐渐停了,“好了,真干净,来,穿新衣服吧。”

  “娘,这衣服真漂亮,我,我要是弄脏了怎么办啊。”

  “脏了娘给你洗,来,手举高高,娘给你穿。”

  “我,我还没穿小背心呢。”

  “噢,娘给忘了,在沙发上,等娘给你拿。”

  紧接着,厕所门咔嚓一声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董学斌条件反射地朝那头看了一眸子,下一刻,鼻子一热,心底的小火苗顿时就燃烧了起来。从卫生间走出来的虞美霞居然没穿秋裤,头发湿漉漉的她只是上身套了件粉色的秋衣,秋衣的下摆处,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套在那里,除此之外身上就没别的衣服了,两条肉呼呼的丰腴大腿直接暴露在了董学斌眼前。

  虞美霞刚要走向沙发给女儿拿内衣,一瞧董学斌正在那抽烟,脸呼地一下就hóng透了,“董,董局长,您回来了,啊”她急忙羞愤地捂着下面,慌张往厕所里跑,从背后看去,两片肉臀摇摇晃晃地摆动着,旖旎极了。等卫生间关上门,里面才传出虞美霞羞赧的声音:“我,我bú知道您这么早就回来了,董局长,对bú起,没经过您同意就用了浴室。”

  董学斌也有点尴尬,“咳咳,没事,没事。”穿着衣服时还没看出来,这虞大姐的身材也bú错啊。

  再从厕所走出来后,虞美霞已是连外衣裤子都穿上了,她没敢看董学斌的眼睛,赶快走到沙发上把女儿的衣服拿起来,回到卫生间给虞茜茜换衣服。bú多久,母女俩手拉手走了出来,衣着打扮已焕然一新。虞□美霞穿了件黑色紧身裤和休闲衫,虞茜茜穿了套长长的连衣裙,一个丰mǎn一个消瘦,一个成熟一个青涩。

  董学斌都有点看呆了,bú仅仅是两人倾国倾城的脸蛋,还有那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那个视觉冲◇击呀,就别提了,“行,挺bú错的。”

  虞美霞小声儿道:“我,我去给您准备饭,菜都切好了。”

  她特意想在董局长面前表现一下,这顿饭很花了些心思,但可能是虞美霞太紧张了,太重视了,在炒菜的时候,一个油点冷bú丁溅到了她手上,虞美霞还没用惯这种煤气,顿时吓了一跳,倒菜的时候把盘子都脱手扔进了油锅里,她急急关掉火把盘子取出来,往厨房门口看了看,瞧得董局长没有注意,方是松了口气,暗骂自己真笨,这么点儿事都干bú好

  五分钟后,几盘菜被虞美霞端上了桌子。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见桌上只有一碗米饭,bú由道:“你们吃完了?”

  虞美霞拉着女儿站在旁边,“没有,等,等您先吃完我们再吃。”

  董学斌哑然失笑道:“赶紧盛饭坐下吃,快点,bú然菜都凉了。”先拿着筷子尝了一口,嗯,没有萱姨做得好,但厨艺也还行了,比自己强多了,“这菜bú错,嗯,这个也可以。”说完,忍bú住偷偷瞄了眼虞美霞的身子。

  见董局长很mǎn意,虞美霞终于露出笑容,盛了饭和女儿一起坐下吃。

  一边吃,董学斌一边随口问道:“以前家里也是你做饭吧?”

  虞美霞眼神一黯,道:“嗯,茜茜他爹天天都去赌博打牌,从来bú管家里的事儿。”

  董学斌也有点bú待见虞美霞死去的丈夫,有这么个漂亮媳妇和女儿还沉迷于赌博?欠了这么多债?这bú是有病吗董学斌要是能娶到谢慧兰或者瞿芸萱,他估计自己连应酬都没心思去了,肯定恨bú得一下班就回家看看老婆。

  饭后,董学斌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靠,掐了掐有点酸痛的脑袋,这些天他是累坏了。

  刷完碗的虞美霞从厨房里走出来,见状,她迟疑了迟疑,对着女儿道:“茜茜,你回屋学习去。”

  虞茜茜哦了一声,很听话地进了小卧室。

  虞美霞便咬咬牙,走上去坐在了董学斌身边,“董局长,您脑袋疼?我,我帮您揉揉吧。”

  董学斌有些bú好意思,“bú用了吧?”

  “我手艺还行的,要bú您试试?”

  “这个……”董学斌脑袋也确实bú舒服,“那好吧,麻烦你了啊。”

  虞美霞脸有点hóng,除了自己丈夫,她还从没给别的男人按摩过呢,就挽上了袖子抬起手,轻轻将手指头插进董学斌的头发里,慢慢按摩着。别说,她这两下还真挺舒坦,董学斌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嘴里嗯了一声。虞美霞见得如此,更是卖力气了,末了等捏完了脑袋,虞美霞犹豫片刻,抿抿嘴唇道:“我再给您……捏捏后背?”

  董学斌一嗯,“辛苦了。”

  “bú辛苦,应该的。”虞美霞将手落下来到董局长的肩膀和后背上,又给他捏起来,“您看这个力度……合适吗?”

  “可以再使劲一点。”

  “这样行吗?”

  “……嗯嗯,这样最好。”

  董学斌这个舒服啊,轻飘飘的感觉一**袭来,呼,看来雇虞美霞当保姆真是个正确的决断,做饭啊,洗衣服啊,收拾屋子啊,这些倒是都无所谓,关键是按摩,董学斌是最受bú了这个的,要是自己每天下班回家都能被虞美霞这么细心地服侍一遍,那董学斌就知足大发了,一般的保姆哪儿会给你异性按摩呀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