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还债!】


  周六。

  县公安局家属楼。

  在乡里忙活了几天,董学斌已shì筋疲力尽了,昨晚回到县城就倒头大睡,铃铃铃,铃铃铃,耳边传来手机铃声,董学斌yī撩软绵绵的被窝把脑袋露出来,困呼呼地眯眼yī看表,早晨八点yī刻,于shì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来,摸起电话接听道:“妈,我今天休息,你过不过来?”

  栾晓萍语气焦急道:“那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妈说”

  董学斌yī呃,“……什么事?”

  “你们办案的时候差点让yī帮小混混打了,伤没伤着?”

  “嗨,这也叫这事儿呀,没伤着,那边也已经解决了,案子给了县局重案组处理,大望村的老百姓yī听说单大磊单大兵被抓了,好多当初不敢报案的人又报了案,证据也齐了,那俩东西估计这些年shì别想出来了,妈,您就放yī百个心吧,就他们几个小混混还伤不到我。”

  “大家都说你yī个人打了十几个?shì不shì真的■?”

  “谁说的,就打了六七个而已。”

  儿子的战斗力她再清楚不过,栾晓萍纳闷道:“你啥时候这么能打了?”

  “咳咳,那个,我跟国安党校时练了搏击,对付这点儿人还shì没问题的★■?”

  “谁说的,就打了六七个而已。”

  儿子的战斗力她再清楚不过,栾晓萍纳闷道:“你啥时候这么能打了?”

  ?”

  “shuíshuōde,jiùdǎleliùqīgèéryǐ。”

  érzǐdezhàndòulìtāzàiqīngchǔbúguò,luánxiǎopíngnàmèndào:“nǐsháshíhòuzhèmenéngdǎle?”

  “kéké,nàgè,wǒgēnguóāndǎngxiàoshíliànlebójī,duìfùzhèdiǎnérrénháishìméiwèntíde。”

  栾晓萍将信将疑,练了yī星期搏击就出成果了?这也太快了啊

  挂了电话后,董学斌穿好衣服刷牙洗脸,末了想煮两个鸡蛋当早点,可却发现冰xiāng里什么都没了,只好冲了包速溶咖啡凑合☆着喝,里面有糖,全当充饥了。董学斌这半年来已经习惯了瞿芸萱的照料,自己也变得懒了许多,加上有时候下班回家确实太累,董学斌也没心情自己做饭,更没心思收拾屋子,瞧瞧,家里现在都成什么样儿了,太乱了。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董学斌走过qùyī开门,“哟,秦局长啊,快请进。”

  副局长秦勇笑呵呵地侧身进屋,“我shì不请自来,呵呵,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请坐吧,我给你倒杯茶。”拿茶叶罐的时候,才发现茶叶没了,董学斌不禁苦笑地摇着茶叶罐看了秦勇yī眼,“秦局长,白开水行吗?”

  秦勇没让董学斌倒水,抓起暖壶道:“什么都行,我自己来吧。”

  董学斌走过qù把茶几上撕掉的咖啡袋和橘子皮等垃圾拾掇了拾掇,“让你见笑了啊,家里有点乱。”

  秦勇笑道:“yī个过日子都这样,董老弟没想雇个保姆?”

  董学斌摆摆手,“先凑合着吧,不行的话再说。”

  聊了会儿闲天,秦勇才说到了这事,“shì这样,昨天夜里梁局长母亲犯病了,现在跟县人民医院住院呢。”

  董学斌yī愣,“什么病?”

  秦勇道:“我夜里qù看了,shì脑血栓,刚抢救过来,不过老太太毕竟七八十岁了,后续还shì不容乐观啊。”说了yī会儿梁局长母亲的病情,秦勇yī起身,“今天加班,我该回县局了。”

  董学斌明白秦勇就shì特意来告诉自己yī声的,yī把手的母亲住院,董学斌要shì不qù探探病怎么也说不过qù,所以等秦勇yī走,董学斌便拿着包下楼买了些水果和营养品,打车qù了县人民医院。

  这里shì延台县最好的医院了,不过从外面yī看,却很shì差强人意,别说跟京城的那些三甲医院比了,就shì董学斌家不远的那个社区门诊部,看上qù都比这里强yī些,基层的医疗环境果然和yī线城市没法比。

  神内住院部。

  梁母shì住在yī个单人病房的,梁成鹏和他爱人也都在。

  yī进qù,董学斌就道:“梁局长,大姐,老人家怎么样了?”按照年纪来讲,董学斌都应该叫梁成鹏叔叔了,不过在职务上,两人的差距并不算太大,所以干脆用大姐俩字来称呼梁成鹏的爱人了。

  梁成鹏可能yī夜没睡,眼圈有点黑,“老太太暂时没事了,谢谢你了。”

  梁局长爱人起身从旁边搬了把椅子给董学斌。

  聊天中得知,院方虽说梁局长母亲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老人家却总shì头疼头晕,有时候心慌心悸,用了脑血栓的药也效果不大,医生的建议shì好好调养yī阵,或者qù京城找yī家权威医院看看。

  董学斌建议道:“要不带老人家qù京里查yī查?”

  梁局长爱人叹气道:“我也这么想的,不过yī来yī回,怕老太太身体受不了。”

  梁成鹏疲惫道:“先治疗几天看看情况吧,要shì还没好转再qù京城。”

  这种探病shì不适宜多待的,不久,董学斌就告辞离开了。他shì从西门下楼的,下qù后正好shì急诊病房,里面yī排排紧挨着的床,不少仪器在滴答滴答的响。随意地扫了yī眼,董学斌正想迈步出qù,突然怔了yī下,目光又快速看向了急诊的临时病床,他居然在角落的yī个床位上瞧见了那对儿在商业街上遇见的漂亮母女,记得母亲叫虞měi霞,女儿好像叫虞茜茜。

  她们怎么来医院了?病了?

  董学斌犹豫了犹豫,慢步走进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shì虞měi霞,yī脸苍白,不时虚弱的咳嗽几声。这两天她yī直在yī个小超市干活,搬东西,收银,扫除,小超市里的大部分工作几乎都shì她在做,可能shì太累了,加上从丈夫死后她就没怎么吃过顿正经饭,结果昨天晚上刚yī回小旅馆,虞měi霞就晕倒在了走廊上。

  趴在母亲的腿上,虞茜茜此时正在呜呜的哭。

  虞měi霞右手打着点滴,左手摸摸女儿的脑袋,“别哭了,咳咳咳,娘没事,没事。”

  这时,换药的护士走了上来,略有些嫉妒地瞅了瞅母女俩那绝měi的脸蛋,将两袋液体挂在输液架上,“还有两瓶药,qù交yī下钱。”

  虞měi霞想也不想地急忙道:“我不输液了,已经好了。”

  护士皱眉道:“你这shì病毒性感冒,还发着高烧,不输液的话怎么好?”

  虞měi霞倔强道:“夜里不shì输过液了么,真不打了,来,茜茜,扶娘下床,咱们出院。”

  虞茜茜哭声更大了,死死抓着母亲的衣服,“娘,您听大夫的吧,呜呜……”

  虞měi霞叹叹气,“已经花了好几百了,咱们没钱了。”

  “咱们有,您怀里不shì还有三千呢么,呜呜,娘,您输液吧”

  虞měi霞将女儿抱住,眼睛也红了,“傻孩子,那shì给你上学的钱,不能动,娘真的没事了,咳咳咳。”

  虞茜茜哭道:“我不上学了,我就要您赶快好起来,呜呜,我不上学了。”

  董学斌脚步yī定,心中有些发酸,母爱真shì伟大,当初自己父亲qù世的时候,老妈可不也shì像虞měi霞这般,每次吃饭都把最有营养的菜夹给自己,而老妈则饥yī顿饱yī顿,有时候连饭都舍不得吃,省下来的钱除了还债就shì给自己买些好吃的,唉,那几年的日子,现在想想心都扎得慌。

  董学斌再yī次被这对儿母女打动了,走上qù道:“有病怎么能不看?”

  虞měi霞yī呆,“……董,董局长,您怎么在这里?”

  虞茜茜也抹着眼泪怯生生地叫了声董局长。

  董学斌摸出钱包来,拿了yī千块钱塞给了虞茜茜,摸摸她的脑袋道:“给你母亲把输液的钱交了吧,不够再来管我要。”

  虞měi霞慌忙道:“董局长,这怎么使得,茜茜,快把钱还给董局长。”

  虞茜茜没说话,咬咬牙,yī路小跑着拿着护士给她的缴费单交钱qù了。

  董学◇斌看看虞měi霞,“你啊,净让孩子担心,你自己身体都弄不好,茜茜怎么踏踏实实上学?”

  虞měi霞眼中雾气yī凝,掉下了两地眼泪,“谢谢您。”

  董学斌笑道:“大姐,你比我大那么多岁,★◇斌看看虞měi霞,“你啊,净让孩子担心,你自己身体都弄不好,茜茜怎么踏踏实实上学?”

  虞měi霞眼中雾气yī凝,掉下了两地眼bīnkànkànyúměixiá,“nǐā,jìngràngháizǐdānxīn,nǐzìjǐshēntǐdōunòngbúhǎo,qiànqiànzěnmetàtàshíshíshàngxué?”

  yúměixiáyǎnzhōngwùqìyīníng,diàoxiàleliǎngdìyǎnlèi,“xièxiènín。”

  dǒngxuébīnxiàodào:“dàjiě,nǐbǐwǒdànàmeduōsuì,就别您您您的了,听着别扭,好不好?”yī欠身,董学斌伸手扶着她躺下,“你现在shì病人,赶紧躺下休息,病毒性感冒来得快qù的也快,多调养调养就能好了,你啊,有病还自己硬撑着,我走的时候怎么和你说的?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虞měi霞抽抽鼻子,“我怕给您添麻烦。”其实她shì不敢打,董学斌的官儿在她看来实在太大了。

  董学斌叹了口气,“我爸几年前就shì生病qù世的,当时我跟我母亲的情况,和你跟茜茜差不多,家里没了主心骨,还欠了yī屁股债,可老话怎么说的?日子还得过,你也别着急,yī切都会过qù的。”

  虞měi霞这才明白董局长为什么三番五次地帮她们娘俩,“您真shì好人◎。”

  董学斌呵呵yī笑,“这俩字我可不敢当。”

  不多久,虞茜茜拿着单子回来了,护士这才给虞měi霞换药。

  董学斌看看手表,“中午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们买回来,多补充补充营养◎。”

  虞měi霞受宠若惊地赶快摆手,“不用不用,让……让茜茜qù吧。”

  董学斌看向虞茜茜,“让你们qù你们也不舍得花钱,跟哥哥说,想吃什么。”

  虞茜茜瞅瞅母亲,旋即小心翼翼道:“我想让我娘喝鸡汤,听说那个shì补身子的,我,我吃馒头就行了。”

  董学斌感慨地摸摸她的小脑袋,“真shì好孩子,行了,你陪着你母亲吧,哥哥qù买菜。”

  虞měi霞感激道:“◆董局长,真shì麻烦您了。”

  董学斌不以为意地挥挥手,跟护士那里问了问虞měi霞的病情后,他就出门qù了附近的饭馆。鸡汤人家没有这道菜,不过董学斌多给了点钱,老板还shì吩咐后厨qù做了,等■鸡汤炖好,董学斌也跟这里简单吃过了饭,又要了几道菜和米饭后,他就打包回了医院,将菜给了虞měi霞母女俩。

  虞茜茜咽咽吐沫,似乎很久没吃到肉了,顿时yī通狼吞虎咽。

  见状,虞měi霞红了眼睛,觉得自己真对不起女儿,半年了,连顿饱饭都没让女儿吃上过。

  董学斌给她盛了碗鸡汤,“大夫说你的病最好不要多喝鸡汤,不过喝点也没事,你们娘俩现在缺的就shì营养,来。”

  虞měi霞连忙道谢,端起碗,yī口口喝着。

  董学斌怕不够,买的菜比较多,最后有两道菜都剩下了yī点,米饭也有半盒没吃完。见得如此,虞茜茜很自然地就将那些剩菜餐盒盖上,放到了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准备留下晚上吃。董学斌却不由分说地把剩菜扔掉了,见虞měi霞和虞茜茜都露出舍不得的表情,董学斌道:“这里没冰xiāng,医院环境又不干净,别吃坏了肚子。”

  虞茜茜眼巴巴地看着垃圾桶里的剩菜,“没事的,我和我娘吃过很多也没肚子疼。”

  董学斌看向虞měi霞,眉头yī皱。

  虞měi霞yī搂女儿,眼泪又掉了下来,“有时候没钱了,我们俩就qù饭馆那边要yī点别人的剩菜。”

  董学斌叹了yī声,母女俩的日子比起自己当初可苦了很多,至少自己和老妈还有饭吃。怎么办?这么下qù母女俩早晚得出事,帮她们yī把吗?可虞měi霞娘俩似乎欠了yī百万,自己就shì想拿暂时也拿不出来啊。

  正想着呢,yī个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病床前。

  中年人看看虞měi霞虞茜茜,“qù你们旅馆找你,听说你让急救车拉走了,怎么了?”

  虞茜茜有些害怕,顿时缩到了母亲怀里。虞měi霞柔柔弱弱道:“shì感冒。”

  中年人点点头,口气生硬道:“不shì大病就好,钱筹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还钱?”

  虞měi霞道:“我正在打工,再宽限我们些日子行吗?”

  中年人不耐烦道:“你打工能挣多少钱?那shìyī百万,你干yī辈子活儿也还不清啊,虞měi霞,我告诉你啊,你要shì不着急的话,利息可每天都在长,再过yī年可就不shìyī百万的事儿了,那时就shì两百万三百万了,你还得起吗?听我的,我给你找yī份工作,在yī家夜总会,工资很高,这样也够你还钱了。”

  虞měi霞慌张道:“我,我不qù。”她知道那shì什么地方。

  中年人道:“你不qù?那就让你女儿qù”

  虞茜茜害怕地哭了起来,“娘,娘……”

  虞měi霞紧搂住女儿,“我女儿也不qù我,我会挣钱还你的”

  董学斌yī听还不明白?看看中年人,“你就shì债主?”

  中年人yī愣,还以为这小伙子shì旁边那床的家属呢,“你谁啊?”看着有点眼熟啊。

  董学斌笑道:“虞大姐丈夫管你借钱的时候,你加了利息?呵呵,这sh○ì放高利贷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shì虞měi霞亲戚?”中年人正shì虞měi霞丈夫公司的老板,当初他之所以借钱给虞měi霞丈夫,就shì知道他有个漂亮老婆和孩子,对她们也shì垂涎已◆久,想着如果还不起欠款的话,可以拿虞měi霞俩人抵债,不过后来中年人生意上出了点问题,也没这个心思了,他现在想要的就shì钱。

  董学斌笑了,“我们县公安局正在抓非法放高利贷的呢,你说这跟我有关系吗?你这shì往枪口上撞啊。”

  闻言,虞měi霞眼睛就亮了,求助地看向董学斌,“董局长,我丈夫当初只跟他借了四十万,剩下的都shì利息。”

  董学斌道:“哟,才半年就翻到yī百万了?行,够判几年的了。”

  中年人微微yī愕,董局长?难道shì那个最近传得沸沸扬扬……yī个打七个的董局长?我靠中年人才认出董学斌来,他道shì那么眼熟呢,最开始董学斌上任的时候,中年人可shì特意上县公安局网站看过董学斌的照片啊中年人登时拘谨了起来,这种人可不shì他能惹得起的,苦着脸道:“董局,我可没放高利贷,shì虞měi霞丈夫借钱时同意的利息,我们有协议。”

  董学斌道:“非法协议在法律上不会承认的,这你难道都不知道?怎么着?你还想让虞大姐qù夜总会上班?我倒想听听,你让虞大姐干什么qù?啊?”

  中年人擦汗道:“就shì……跑跑堂,跑跑堂。”

  董学斌yī摆手,“行了,明人不说暗话,虞大姐丈夫当初跟你借了多少钱?”

  “……四十万。”

  “抛出她们还了的钱,现在还欠多少?”

  中年人苦苦yī笑,“还有二十yī万。”他也看出○来了,董局长shì有心帮虞měi霞母女俩,于shì咬咬后槽牙,道:“董局长,您的面子我不敢不给,可shì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嗯,我也不要她们的利息了,还剩二十yī万,只要她们能还上,我就把欠条扯了。”●láile,dǒngjúzhǎngshìyǒuxīnbāngyúměixiámǔnǚliǎng,yúshìyǎoyǎohòucáoyá,dào:“dǒngjúzhǎng,níndemiànzǐwǒbúgǎnbúgěi,kěshìqiànzhàiháiqiántiānjīngdìyìā,èn,wǒyěbúyàotāmendelìxīle,háishèngèrshíyīwàn,zhīyàotāmennéngháishàng,wǒjiùbǎqiàntiáochěle。”小董局长上任以来的强横作风他也shì有所耳闻,不得已,只好退了yī步。

  虞měi霞yī听,欠债从yī百万变成了二十万,眼泪差点掉下来。

  董学斌点点头,这人还shì有点眼色的,于shìyī看虞měi霞,“虞大姐,我记得你不shì有个远房亲戚在京城开公司吗?找他借点钱不就行了?”虞měi霞懵了yī下,她哪有这种亲戚啊。没等她说话,董学斌就对中年人道:“把你名字和银行卡账户留下,钱下午就应该能到账了,最晚也shì明天。”

  中年人立刻写了账户。

  等他yī走,虞měi霞就道:“董局长,我,我没有当老板的亲戚,我……”

  董学斌没说话,出了急诊病房,走到县人■民医院大院里给瞿芸萱打了个电话,yī百万的话,董学斌拿出来实在有难度,毕竟拍卖公司刚刚起步,哪哪都需要钱,但二十yī万,董学斌就没那么心疼了,这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喂,萱姨,咱们账户里还有多少☆■民医院大院里给瞿芸萱打了个电话,yī百万的话,董学斌拿出来实在有难度,毕竟拍卖公司刚刚起步,哪哪都需mínyīyuàndàyuànlǐgěiqúyúnxuāndǎlegèdiànhuà,yībǎiwàndehuà,dǒngxuébīnnáchūláishízàiyǒunándù,bìjìngpāimàigōngsīgānggāngqǐbù,nǎnǎdōuxūyàoqián,dànèrshíyīwàn,dǒngxuébīnjiùméinàmexīnténgle,zhèdiǎnqiánduìtāláishuōgēnběnbúsuànshíme,“wèi,xuānyí,zánmenzhànghùlǐháiyǒuduōshǎo钱?”

  瞿芸萱道:“大部分都投进公司运营里了,还剩四十万不到吧,怎么了?”

  董学斌yī咳嗽,“这个,我想用点钱,二十yī万。”

  声儿yī顿,瞿芸萱连问都没问,“行,我马上给你打过qù。”

  “呃,你不问问我干啥?”

  “呵呵,你要钱肯定有你的用处,再说这钱本来也shì你的,姨只shì负责管理罢了。”

  “哎呀,都说了shì咱俩的钱,嗯,那我给你yī个账户号码和名字,你把钱打到那里就行了,你记yī下。”

  “你说吧。”等记好之后,瞿芸萱道:“跨省转账应该有延迟,下午六点之前应该能到。”

  等这边完了事儿,董学斌就挂掉手机回了急诊病房。

  虞měi霞急道:“短时间内我真没法凑出二十yī万来,要shì明天还不上……”

  董学斌拍拍她的肩膀,扶着她躺下,“虞大姐,我知道你没有当老板的亲戚,那话shì糊弄他的,二十yī万我已经帮你还上了,下午就能到你债主的账户,现在啊,你们俩什么债也不欠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虞měi霞愣住了,“您,您说真的?”

  “呵呵,我有必要骗你吗?”

  “可shì,可shì……”虞měi霞躲躲闪闪地看了眼董学斌,“我们不能要您的钱。”

  董学斌笑笑,“虞大姐,你别胡思乱想,我也没别的意思,看到你们啊,我就好像看到了好几年前的自己,我也shì从苦日子里爬出来的人,我帮你们也没有要你报恩啊什么的意思。”董学斌知道虞měi霞可能想歪了,他承认自己对母女俩确实有点非分之想,但那也shì爱měi之心人皆有之的正常现象,更多的还shì同情,董学斌shì真打心眼里想让这对儿母女少受yī些罪。

  虞měi霞没想到缠了她半年的债务就这么解决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董局长,我们……我们……”

  董学斌yī起身,“行了,好好养病,我回qù了。”

  可董学斌刚转身准备离开,噗通噗通,身后传来两声响,董学斌下意识地回头yī看,顿时yī声苦笑,又踱步走了回qù。

  虞měi霞拉着虞茜茜跪在地上,咚咚地给董学斌磕头。

  董学斌实在受不了这幅画面,赶快扶起她们,“别这样好不好?虞大姐,你还带着病呢,快起来。”

  跪着的虞měi霞哭道:“谢谢您,谢谢您”

  虞茜茜也shìyī把把擦着眼泪,泣不成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