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原来钱还可以这么要啊!】


  第89章【原来钱还可以这么要啊!】

  大望村,小饭馆门口。

  第三波围攻董学斌的六七个人里,转眼间就让董学斌撂倒了两个,加上之前的三个人,短短两三分钟内,董学斌已是迅雷bú及□掩耳地废掉了五个人,而且下手极狠,都是那种一两个月内别想下地走路的伤,董学斌自己却一点伤也没受,对方几人连他的衣服角都没碰到一下。

  被打断了双腿的单大兵声嘶力竭地叫唤着,左一下右一下地在地上★打滚,疼得他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着,“给我上啊弄死他”

  小混混们群情激愤,挥wǔ着棍子等工具再次冲上去

  董学斌有点累了,但还勉强能撑住,从那次在国安党校培训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地锻炼起身体了。见一下又来了五个人,董学斌赶快往斜侧方一跑,尽量让自己只面对一人,呼,为的那个混混的小刀子已是朝自己袭来,旁侧,第二个人的棍子也举过了头顶,董学斌急忙一闪,将将躲过了刀子,却被棍子打到了脖子,◎脑子顿时晕了一下,紧接着,手臂传来撕裂的疼痛,低头一kàn,小臂上竟插了把尖尖的匕

  小混混见得了手,bú禁哈哈一笑

  董学斌已经暴了,Banetbsp;……

  画面骤变,为的☆小混混正举着刀子砍过来

  董学斌眼疾手快地抡起铁棍,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落刀路径,先下手为强显然是最好的办法,他就攻向了混混的下路,谁知,本应该一刀砍来的混混反应极快,并没有继续砍人,而是急急后退一步,等董学斌棒子落空后,他才是冷笑着冲上来一刀扎在董学斌的肩膀上,噗,血都喷出来了

  这种情况刚刚也bú是没生过,因为董学斌的动作变化,导致对方的动作也生了改变,跟Banetbsp;**Banetbsp;……

  时间又回到了小混混拿到砍过来的画面了

  这一回,董学斌没再攻击甚至连躲都没躲,眼kàn着刀子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突然眼一厉,大喝一声便kàn准时机单手去抓小混混拿刀的手,bú巧,并没有抓住,刀子还是砍到了董学斌肩膀上,董学斌疼得险些失去知觉,又叫了一声Back两秒钟,旋即,再次抓向小混混的手腕,连续三次,终于让他逮住了,董学斌捏着那人的腕子大吼着一用力,直接将刀□子反扎了回去,刀尖噗嗤一下没入了小混混另一侧的大臂上,生生扎透了,带着血的刀尖从大臂的另一边挤了出来

  第六个人也失去了战斗力

  这时,另个举着棍子的人红了眼睛,怒吼着拿木棍打在了董学■斌后背

  董学斌身子一颤,咬牙喊道:“Banetbsp;……

  这些天的训练起到了效果,董学斌连迟疑都没有,回退时间后就一脚踹在了拿刀扎了的小混混身上,把他踹倒在地后,顺势将刀子从他手臂上拔出来,也没回头,迅即就是往地下一蹲,呼,棍子呼啸着在头顶掠过一道风,董学斌握刀的手微微一紧,一回头,狠狠就朝下面扎下去,噗,一下将刀捅进了身后那混混的鞋子里,扎进他的脚面

  “啊”

  第七个人也惨呼着躺下来

  董学斌喘了口气,一手拿着那挂满了血肉的铁棍,一手拿着血淋淋的刀子,阴着脸kànkàn余下的那帮混混,“连刀子也敢动?行啊,你们的罪名又多了一条,谋杀,接着来,我倒想kànkàn有几个bú怕死的”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人都被董学斌的大神威给震住了

  小混混们你kànkàn我我kànkàn你,有的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再也没人敢上去送死了。在他们的视角上kàn,董学斌简直是犹如天神下凡,一棍子一个,一刀一个,还bú到五分钟就彻底废了他们整整七个人,这身手已经远远bú能用一个好字来形容了,照这么kàn,再多上几个人也没用啊

  最惊讶的要属惠田乡派出所的民警协警了,早上,大家是眼kàn着二愣子和小董局长过招的啊,那时的小董局长哪儿有这么凶猛?靠,原来人家小董局长是让着二愣子的啊,人家这是他**深藏bú露

  kàn着倒在血泊☆的七个混混,旁边kàn热闹的村民相视无语,都略带着畏惧刷地一下kàn向了董学斌,这就是县公安局新来的副局长?一个人干了七个?我草这他**也太能打了吧?

  断了腿的单大兵疼在地上叫道:“上啊一起●上啊”

  小混混有点退缩了,董学斌这么狠的公安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瞧了眼地上兄弟们的惨状,谁也bú想步他们的后尘。

  董学斌冷冷道:“刘所长陈所长带队抓人”

  刘大海和陈这才反应过来,震惊地相视一kàn,赶快带着民警们下了车

  小混混们一瞅,也bú听单大兵的命令了,大家一哄而散地全跑了

  董学斌也没真打算现在就把所有人都抓了,他们才七八个人,人手bú够,所以就没再追,这事儿得等他回去以后再说。其实董学斌此刻也累得bú轻,没有什么战斗力了。kànkàn地上,董学斌叫来了楚峰嘱咐了他几句让他叫救护车把人送医院,要死了人可就麻烦了,接着,董学斌扔下刀子和棍子,缓步走到单大兵身前。

  单大兵龇牙咧嘴地捂着腿,狠狠瞪着董学斌。

  董学斌冷笑道:“你bú是本事大吗?你bú是袭警吗?来啊,你再袭警一个我kànkàn”

  单大兵bú言声,他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

  董学斌踢踢他的腿,“别以为有武军和胡一国护着你就没事了,我kàn他们这次还怎么救你大愣子二愣子把单大兵拷上抬走带回派出所”

  大愣子敬畏地瞅瞅董学斌,和弟弟一起上去拿人了

  见识到了之前的一幕,派出所的众人kàn董学斌的眼神也都变了,谁也没想到一个非警校大学毕业生,竟能有这么好的身手,小董局长可是才二十四岁都bú到啊,即使从出生的那天就开始练习搏击,那■也bú会夸张到能一个人打七个人呀,而且那都bú是一bān人,而是七个身经百战的小混混,这事儿透着股bú可思议

  回程的车上。

  刘大海苦笑道:“董局长,我今天可算长见识了,我kàn要是☆说起战斗力来,咱们延台县恐怕没人再比你厉害了。”

  陈也笑道:“董局,改天您可得教我两招。”

  董学斌摆摆手,“呵呵,别捧我了,今天是运气好而已,嗯,民警们受伤情况如何?”

  ■刘大海叹叹气,“很多都被玻璃片划伤了,还有几个挨了小混混的棍子,bú过好在都没伤到骨头,应该没大碍。”

  董学斌道:“回去后让受伤的同志尽快处理伤口,伤重的马上送医院,大家今天都辛苦了,等这事▲儿完了,参与这次行动的都些奖金。”

  刘大海语气一顿,“单大磊和单大兵的案子该怎么处理?”

  “哼,回去以后就好好审审,这些年他们欺负老百姓的债也是该还回来的时候了,严惩bú贷。”可一想到要是重大刑事案件单大兵他们就会转到县局了,bú归派出所管,县局那边胡一国和武军要是做什么手脚,兴许俩人的罪名还说bú准了呢,于是董学斌道:“老刘,尽快找证据,先把单大磊他们的罪名收集齐了,然后一块交给局里。”这样的话,也bú怕县局那边有人搞猫腻了。

  回到派出所,董学斌就亲自督促审讯了。

  单大磊和单大兵却死bú承认,连袭警的事情都说是刚刚喝了酒,生了什么他bú知道。

  董学斌清楚,这俩人是还惦记着胡一国和武军会把他们捞出去呢。

  铃铃铃,铃铃铃,董学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kàn来显,竟是局长梁成鹏的电话,“喂,梁局长。”

  梁成鹏的语气有些愤怒,“大望村的事你怎么搞的?你打了当地老百姓?”

  董学斌皱皱眉,心知是有人跟梁局长那儿告了自己的恶状,就道:“我正要和您汇报这事儿呢,梁局,我bú知道谁跟您说了什么,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单大磊这些年跟大望村胡作非为,案子很多,我这次是带人去抓他的,结果他弟弟单大兵和二十几个矿山上的小混混把警车围了,bú但打伤了我们的民警,还把警车给砸了,这些人可bú是老百姓。”

  梁成鹏道:“为什么bú跟他们交涉一下?”

  董学斌道:“已经交涉过了,可那帮人死活就要我们放人,还放下话说bú交人的话就弄死我们,也鸣枪示警了,但这帮人一点也bú怕,对了梁局长,因为抓了的人是装财科武科长的小舅子,我还特意给武科长去了电话,让他bú要徇私枉法,让他好好把他们家人劝走,但武科长很敷衍啊,他给单大兵打过电话后,那帮小混混bú但没有走,反而比之前更嚣张了,我是闹bú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顿了顿,梁成鹏似乎在消化着董学斌的汇报,“你的工作方法太过激了,我听说伤了七个人,其两三个都被打断了腿,还有几个脸都被花了,这在当地影响很bú好啊,老百姓的意见都反映到我这里了”梁成鹏也就是随便听人说了一耳朵,bú太了解详情,听董学斌一解释,语气就缓和了几分。

  董学斌有点bú高兴了,“老百姓有意见?我怎么bú知道?单大兵单大磊一家人跟村里欺压百姓,无恶bú作,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我这里的报案记录就bú下十来件,其还有民警被打伤的案子,还有村民被单大磊打断腿的案子,当时我们把单大磊俩兄弟抓住,临走前bú少村民还鼓掌叫好呢,说我们抓的好,说我们打的对,我就bú明白了,老百姓怎么又有意见了?●这是哪里的老百姓?武科长家的老百姓吗?”

  梁成鹏被他给弄笑了,“你啊,脾气bú小啊。”

  董学斌道:“梁局,我也是气bú过,我承认我这次下手比较重,可当时的情况容bú得我手软,那是二◎☆十几个手持警棍和刀子的小混混,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就敢拿着刀上来砍我,拿着棍子打咱们的警察,我要是bú下狠手,他们能被吓走吗?在场的民警和村民都kàn见了,如果我动作慢一点的话,早被刀子捅死了”

 ▲ 梁成鹏停顿了一下,“……目无王法啊。”

  “是啊,我正在搜集证据,详细的报告书我马上给您写出来。”

  “嗯。”

  挂了电话后,梁成鹏就打电话将这件事弄了个清楚,果然像小董局长说的那样,这帮小混混简直无法无天,竟敢袭警砸警车,还跟董局长动了刀子。梁成鹏bú禁勃然大怒地拍了桌子,一个电话又打给了董学斌,“董局长,这件事你办的好,把单大磊和单大兵交给县局重案组,这种目无法纪的犯罪份子必须严惩”那种情况下小董局长还能保持冷静的没有命令开枪射击,把影响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这是梁成鹏说他办得好的原因。

  要是胡一国让他交人,董学斌肯定bú答应,可梁局长就bú一样了,“是。”

  梁成鹏关心道:“怎么样?你受没受伤?”

  “谢谢领导关系,我没伤。”

  这一次,梁成鹏又对董学斌刮目相kàn了一些,一个打七个,最后还一点伤也没受,这小董局长真是普通大学毕业的?当初真是在国安搞职工作的?成天跟件电脑打交道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能打??

  常务副局长办公室。

  武军这回有点怕了,“胡局长,现在该怎么办?”

  胡一国瞪着眼睛kàn着他,“闹出这么大的事你说怎么办?啊?”

  武军叹气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还特意跟单大兵说过要他注意分寸,bú要过激,可他没听”听说董学斌把单大兵的两条腿都打折了的时候,武军的肺都被气炸了,可再听得单大兵带人把警车砸了,打伤了民警,还跟小董局长动了刀子,武军脸就白了,心知这事儿没法收场了

  胡一国道:“你那两个小舅子是救bú了了,别白费力气了。”

  “可是……”
◎   “可是个屁你能保住自己就bú错了还管得着别人吗?”

  武军垂着头bú说话了,他之所以跟董学斌斗,全是为了自己派系的面子,可现在想一想,真是bú值当啊,小舅子让人打断了腿,而且还是白打了,○等待单大兵单大磊的还有牢狱之灾,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武军第一次觉了这个董学斌bú好对付,也有点后悔和他叫板了。

  回去后,武军叹息着打了电话给下面,让他们马上把惠田乡派出所警察们的奖金下去。

  几分钟后,梁成鹏就把武军叫到了办公室。

  梁成鹏指着他鼻子就骂道:“自己家人都管bú好你还想bú想干了?啊?”

  武军赶紧解释说这事儿和他没关系。

  但梁成鹏根本bú听,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叱喝,诚然,他bú希望底下的领导们一团和气,可梁局长更bú想kàn到他们斗得你死我活,这同样有损于他掌控局面的能力。这事儿梁成鹏kàn得很清楚,起因就是装财科拿住了惠田乡派出所的奖金,没有这件事,小董局长也bú敢大动干戈地大肆抓人,更出bú了后面的恶劣事件。

  敲打完了武军,梁成鹏又将胡一国叫了过来,“听说惠田乡派出所的财务状况很差?他们这次行动表现突出,bú用开办公会了,拨给他们三十万设备款。”三十万,上次给城关派出所的拨款也才是十五万啊

  胡一国为难道:“局里财政上也……”

  梁成鹏bú满地kànkàn他,“挤也给我挤出来”

  胡一国清楚梁局长这是在敲打自己,心恨得咬牙切齿。

  另一边,惠田乡派出所。

  董学斌正召集刘大海和李三苗陈等人开会,一来是商量一下单大磊两兄弟的案子和证据搜集情况,二来是准备配合县局重案组抓捕那些当地的小混混,好好整顿一下惠田乡的治安,杀鸡儆猴。这时,装财科将奖金打下来的事情就落实到了,紧接着还没过多久,又一笔三十万的设备款也审批了下来,明天就能到账

  听到这一消息,刘大海和李三苗等人都kàn向了董学斌,实在有点心服口服了。

  大家一直以为,要想跟局里要到钱或者多要一点钱,要bú就是走关系做好相关领导的工作,要bú就是哭穷装可怜,要bú就是一小时一个电话的催,催到人家bú耐烦了说bú准就会拨款了。然而小董局长偏偏却反其道行之,直接用强硬的手段抓了装财科那帮领导的亲戚朋友,bú但增加了破案率,bú但拿到了罚款,装财科那边现在bú是也得乖乖给了钱?

  这才头一次让刘大海李三苗等人知道,靠原来钱还可以这么要啊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