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发飙了!】


  抓单大磊?

  刘大海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小董局长和装财科科长武军谈崩了,武军还是不给钱,刘大海心里也气得不轻,别的派垩出suǒ都发了奖金唯独不给自己这边,这也太恶心人了,但刘大海还是保○持了一丝冷静,提醒道:“董局长,武科长那个小舅子是大望村的一霸,大望村紧挨着金矿山,山上好多小混混都是武军小舅子的手下,这个人以前我们也想抓过,单是打架斗殴和调戏妇女就够他喝一壶的,但去拿人的两个民垩◆警却让当地小混混给打了,最后也没拿到人,这个家起……不好抓啊。”

  董学斌眼神一沉,“还敢袭警?”

  刘大海道:“听说一个当地村民还让单大磊把两条腿都打断了,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

  董学斌火了,“你这个suǒ长怎么当的!啊?为什么不上报县局抓人?”

  “我报了,早就报了,可是县局那边一直没给回复,后lái也不了了之了。”刘大海知道武军和胡一国相交莫逆,这才是案子被压下去的原因。

  董学斌一拍桌子,“这帮狗东西!要是不惩治惩治他们,他们丫还不翻了天?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以为有了保护伞就可以为suǒ欲为了?老刘!叫几个身手好的!带上枪!跟我抓人去!出了问题我负责!”,董学斌没想到问题竟会这么严重,老妈和舅舅他们早上可只说了单大磊不是好东西,袭警和打断人腿的事儿董学斌根本不知道,麻痹,这个武军和单大磊也太胆大包天了!

  刘大海一咬牙,“……是!我马上安排!”,有了小董局长这句话,刘大海也没了顾忌,当初被武军小舅子打了的民垩警都和他关系极好,也是刘大海的同乡。他早想抓单大磊那家伙了。

  “负责大望村是民垩警是荆”

  “是小张。”

  “好,让他先去探听探听消息,把单大磊的位置告诉我!记得不要走漏消息!”,董学斌没打算明目张胆地去抓人,万一跟当地村民或者那帮小混混起了冲突,就不太好收场了,suǒ以这次行动他准备秘密进行,先把人抓回lái再说。

  派垩出suǒ这边行动了。

  小张跟当地还是有不少关系的,很快就查到单大磊的suǒzài,单大磊正跟朋友zài村口的小饭馆里喝酒,吃饭的人不多,算上单大磊就三个人。

  董学斌心知这是个抓捕的好机会,马上命令人整装待发,大愣子二愣子楚峰等人全上了派垩出suǒ的面包车,刘大海和陈发副suǒ长则上了董学斌的别克商务。

  大望林。

  周围群山环绕,雾气朦朦,看上去景色倒是不错。

  快到村口时,七八个民垩警协丵警都停车走下lái,董学斌嘱咐道:“小饭馆就zài那里,行动要快,抓到人后就带上车回派垩出suǒ,必要时也可以掏枪,但大家记住,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开枪。”一开zhuī事情就会闹大,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这是董学斌不想见到的局面,现zài有枪的人只有刘大海和陈发跟一个民垩警,其他协丵警都没抢,董学斌也没有,他的配枪zài县局呢,lái不及回去报批了。

  布置好了任务,几人再次上车,手待,警棍,抢,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呼,面包车和别克商务掠着一道劲风朝村口呼啸而去,吱呀一声停zài了饭馆门。!

  车门开了,董学斌刘大海带着人就一脚踹开了饭馆门,冲了进去!

  饭馆里面只有一桌上坐着人,lái之前董学斌已经看过了单大磊的犯罪记录和照片,一眼就认出了他,单大磊正跟两个小混混干杯喝着啤酒,他脸上★有一道疤、又黑又矮的那个人就是。

  “不许动!警垩察!”,

  “单大磊!跟我们走一趟!”,

  一看警垩察lái了,单大磊和两个混混愣了愣,然后竟都笑了,一点紧张感也没有。单大磊☆◎还举着杯子嚣张的对民垩警们扬了扬,咕噜咕噜喝了一口啤酒,“呼,警垩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让我跟你们走?我可是守法公民,除了有时候路上不小心会踩死几只蚂蚁,我是一件违法的事情也没做过!”,

 ● 一小混混笑嘿嘿地举杯道:“磊哥,我敬您。”

  单大磊和他一碰杯,“干了,别管他们。”

  董学斌心说果然跟传言的一样,这帮家伙目无法纪太久了,已经嚣张到了一定地步。见几个异警询问的目光■看向自己,董学斌就冷声道:“看我干什么!把单大磊铮起lái!给我带走!”,

  几个民垩警立刻围上去。

  单大磊面色一冷,碰的一把放下酒杯,“我看谁敢!”,

  董学斌笑笑,“要是◇不知道你就是个小混混,听了这话我还以为你是武军本人呢。”

  一小混混腾地一下站起lái,指着最近的一个警垩察道:“你动我磊哥一个试试!信不信我废了你!啊?”

  民垩警们可不管他们那个,俩人上去就把单大磊给按到了桌子上,一个民垩警立刻上手错!

  事到如今,单大磊还zài冷笑,“行,有胆量,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把我带走!”,

  董学斌拍拍他的后脑勺,“那就别眨眼,张大眼看着啊。”

  压着单大磊出了饭馆,周围好多老百姓都看见了,一瞧单大磊被派丵出suǒ的同志给上了手待,众人一愕,旋即纷纷zài心里叫好,单大磊zài村

  里为非作歹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不少村☆里人都受过他的欺负!全是敢怒不敢言。不过一想到单大磊的深厚背景和他手底下的那帮小混混,大家又高兴不起lái,上次派垩出suǒ也lái拿过人,可最后怎么样?民垩警不但让单大磊给打了,单大磊还安然无恙地继●续zài村里逍遥!

  突然,负责zài远处望风的楚峰焦急地跑了过lái,“董局长!不好了!”,

  董学斌一皱眉“什么事儿?”

  楚峰气喘吁吁地指着村口,“那帮小混混lái了,二十多个人,全都拿着棍子。

  董学斌心中一紧,转头看向利大海,“快!把单大磊押上车!回派丵出suǒ!”,

  可还是lái不及了,几人刚上了面包车和别克,呼呼啦啦,二十几个小混混已然凶神恶煞地跑了过lái人数竟是警垩察们的三倍还多,这帮混混一下就将两辆车围了起lái,他们手里有拿棍子的,有拿刀子的,还有一个拿了警棍,叫嚣道:“王八蛋!把磊哥放了!不然谁也别想走!”,

  “放人!放人!”,

  “对!不放人的话我他妈弄死你们!”,

  “警垩察就能随便抓人吗?磊哥没犯法!快他妈给我放人!”,

  面包车里的单大磊冷笑一声,挑衅地回头看了眼别克车。

  ◎董学斌坐zài别克商务里,眼神越lái越阴。旁边的刘大海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性,眉头紧锁,不知该如何是好“董局长,带头的那个秃子,也是武科长的亲戚,好像也是武军妻子的弟弟叫单大兵,虽然没有案子zài身,◆但平时也和单大磊他们混zài一起,打架斗殴是经常的事儿,这帮小混混都听这两兄弟的。”

  董学斌点点头,“武科长的亲戚果然不赖啊。”

  刘大海道:“现zài怎么办?”

  想了想董学斌下令道:“鸣枪示警!我看谁敢拦着!”,

  刘大海也琢磨着只有这个办法了,看了陈发一眼。陈发一点头,摸出抢lái上膛却没敢从车里出去,按下车窗就对着天上碰地开了一枪,“警垩察办案!都给我躲远点!不然开枪了啊!”,

  小混混的士气骤然一降。

  单大兵看看他们,骂了一句脏话,抡起手里的警棍就挥向了陈发探出zài外面的手,咚,硬硬打zài了上面!陈发惨叫一声幸好抢攥得紧,没有脱手他急忙将手臂撤回lái,车窗也迅速升了上去!

  见他们气焰高到了真的敢明目张胆的袭警董学斌脸色一变,“老陈,伤骨头了吗?”

  陈发忍痛流着汗道:“骨头没事,妈的,这帮混蛋!”,

  单大兵笑道:“兄弟们!别怕!他们不敢开枪!”,

  混混们气势又是一高,挥舞着棍子叫嚣着,“放人!放人!”,

  董学斌一下就恼了,拿起电话就打给了武军。武军也是刚刚收到小董局长带队▲抓了他小舅子的消息,一时间勃然大怒,不过想想又笑了,他还真有些佩服董学斌的胆量,真是什么人都敢抓啊,也不打听打听单大磊zài当地的影响力,suǒ以见到蹦出了董学斌的号码,武军就接起lái笑道:“董局长○●啊,有事吗?”

  董学斌眯眼道:“武科长,身为县公安局的领导,你怎么管教家里人的?啊?”

  武军冷声道:“这话怎么说的?”

  “你小舅子跟村里胡作非为,我已经把他拿住了,可是单●大磊和单大兵的人却把我们警车围了住,还袭警,把陈suǒ长给打了,武科长,这就是你的亲戚?你就是这么纵容家里人的?”

  武军道:“话可不要乱说,我爱人家里的事儿我向lái不过问,他们有什么事跟我没关系。”

  “你倒是会推卸责任啊,行,就算跟你没关系,你现zài马上给单大兵打电话,让他们的人给我滚蛋!”,

  武军心中一哼,“董局长,我说了,我跟他们没什么lái往,我可管不住他们。”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偏向,这无可厚非,要是遇见事,董学斌自然也会偏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可做人得有底线,如果自己朋友真犯了法杀了人,董学斌也不可能纵容他们,这是原则问题。suǒ以董学斌对武军这种没有原则没有大局观的人十分厌恶,“你的亲戚袭警,你不闻不问,采取了纵容态度,嗯,我这么向上面汇报可以吧?”

  武军眼神一怒,“董局长,屎盆子可不能乱扣,这件事压根就和我没关系……好吧,我可以试着帮你沟通一下,但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证。

  武军也不想事情闹大,但他更不想小舅子被董学斌抓走如果单大磊落到董学斌手里,还不知道得有多少罪名等着单大磊呢,更何况这事儿关乎到武军的面子。于是,武军根本没劝单大兵他们走人,嘱咐了他们几句要注意尺度,不要过激。接着,武军的电话打给了董学斌,“董局长,我劝过了但他们不听我的啊。”

  董学斌顿时明白武军的态度了,心头火起,“武科长的面子也有不好使的一天?”

  “我看还是放人吧,也没多大的事,打打人什么的教育一下就行子,用得着上手待抓回派垩出suǒ吗?董局长,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吧?”

  “现zài已经有十几个老百姓报案了,单大磊□涉及到了袭警和人身伤害等七八项罪名,这种情况叫没大事?武科

  长,你可真是可信守原则的好干部啊,是咱们县公妻局的楷模,改天我一定组织底下派垩出suǒ开会学习一下武科长的精神,我们得向武科长这种■□涉及到了袭警和人身伤害等七八项罪名,这种情况叫没大事?武科

  长,你可真是可信守原则的好干部啊,是咱们县公妻局的楷模,改天我一shèjídàolexíjǐnghérénshēnshānghàiděngqībāxiàngzuìmíng,zhèzhǒngqíngkuàngjiàoméidàshì?wǔkē

  zhǎng,nǐkězhēnshìkěxìnshǒuyuánzédehǎogànbùā,shìzánmenxiàngōngqījúdekǎimó,gǎitiānwǒyīdìngzǔzhīdǐxiàpàièchūsuǒkāihuìxuéxíyīxiàwǔkēzhǎngdejīngshén,wǒmendéxiàngwǔkēzhǎngzhèzhǒng好干部学习啊!”,

  董学斌是他的领导,武军没有跟他斗嘴皮子,“我这儿还有事情,挂线了啊。”

  那边,也不知武军跟单大兵说了什么,小混混们的气焰更甚了,有的人开始咚咚地一脚脚提着面包车◎的车门!单大兵虽然被武军嘱咐了要注意尺度,可见派垩出suǒ的民垩警都龟缩zài车里不敢出lái,他胆子就壮了,加上一直跟村里都横着走,没有警垩察敢找他们麻烦,于是单大兵就一举手里的警棍,“兄弟们,别跟◎他们废话了,不lái点硬的他们不会放人的!lái!给我把面包车砸了!把大磊救出lái!”,

  气氛骤然一紧!

  单大兵天不怕地不怕地先是一棍子落了下,哐当一声,给面包车的挡风玻璃砸碎了,这种玻璃还是那种十年前的车载玻璃,碎片全都带着棱角,咔嚓,当时就溅到了开车的一个民垩警的脸上,刷的一下,眉毛边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血就下lái了!

  单大兵吼道:“给我砸!”,

  “砸!”,小混混们沸腾了,踹车门的踹车门,砸玻璃的砸玻璃!

  十几秒钟后,出现了第三个负伤的民垩警!

  后面别克里的刘大海又急又怒,“董局长,先把单大磊放了吧!这么下去要出事的!”,

  陈发虽然不甘心,但也道:“以后再抓吧!机会多责呢!”,

  董学斌阴着脸看着那帮砸车的小混混,“以后?今天要是拿不到人!单大磊早跑了!就算不跑以后遇到的阻力也只会比今天大!不会比今天小!老刘!老陈!你们俩咽得下这口气?我是咽不下!我不能让咱们民垩警的血白流!不能让老百姓的委屈白受!这个单大磊!我今天他妈还非要抓了!”,

  刘大海苦涩道:“可是现zài的情鬼……”

  单大兵瞧得警垩察们没人敢出声,一时间大笑了一声,“给我砸!狠狠的砸!”,

  见得如此,董学斌回头就道:“你们跟车里待着!别下lái!”,说罢,拉开车门就下了车!

  刘大海都懵了,“董局长!别下去!喜险!”,

  陈发也是急得跟什么似的,慌忙一拉董学斌,却是没有拉住,“董局长!”,

  一个混混嬉皮笑脸地指指董学斌,“喂喂,他们领导出lái了。”

  单大兵一摆手,混混们就不再砸车了,都看向了董学斌这边,然后一下就将董学斌围zài了中间。面包车上的楚峰和大愣子等人齐齐一怔,董局长怎么下车了?跟混混们讲道理?他们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啊!董局长一个人zài外面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见状,楚峰和刘大海他们都要下车,想着和这帮人拼了,不行的话就开枪!

  谁知,董学斌却淡然自若他们,“都给我跟车上坐着!谁也不许下lái!”,延台县的人谁也不了解董学斌,他是个很爱护下属的领导,现zài很多民垩警都受了伤,战斗力下降的很快,加上对方人多势众,硬拼的话肯定不是对手,董学斌干脆就不让他们出lái了,他怕再有人受伤。

  单大兵笑眯眯道:“行,胆量不小啊。”

  董学斌挽了挽袖子,“我可没法跟你比,你们的胆子才是大,你叫单大兵是吧?武军的亲戚?呵呵,行,不但砸了派垩出suǒ的车,不但公开拘捕,还敢袭警?我把话撩zài这儿,今天不但是单大磊!你小子也别想给我跑!你们俩兄弟一直以lái都没进过派垩出suǒ?行啊,我今儿个就让你们尝尝派垩出suǒ的味道!”,

  单大兵张狂地笑了笑,心说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敢口出狂言?就往前打了个眼色。

  围zài董学斌背后的一个黄毛小混混立刻会意,举着手里的铁棍子就冲了上lái,呼,棍子一挥敲zài了董学斌的肩膀上,lái了个偷袭!

  面包车上的楚峰等人大喊道:“董局长小心!”,

  “◎后面!”,

  董学斌反应过lái时已经晚了,他啊的一叫,顿时蹲到了地上,眼见着肩膀上的血流了下lái!

  “董尼长!”,

  这一棍子彻底把董学斌给打怒了,一瞬间,什么影响不影响□◎后面!”,

  董学斌反应过lái时已经晚了,他啊的一叫,顿时蹲到了地上,眼见着肩膀上的血流了hòumiàn!”,

  dǒngxuébīnfǎnyīngguòláishíyǐjīngwǎnle,tāādeyījiào,dùnshídūndàoledìshàng,yǎnjiànzhejiānbǎngshàngdexuèliúlexiàlái!

  “dǒngnízhǎng!”,

  zhèyīgùnzǐchèdǐbǎdǒngxuébīngěidǎnùle,yīshùnjiān,shímeyǐngxiǎngbúyǐngxiǎng的全被他抛zài了脑后!

  Ba比四秒钟!

  画面一闪!

  “董局长小心!”,

  “后面!”,

  小董局长早上跟派垩出suǒ和二愣子对练搏击的一幕,惠田乡派垩出suǒ的全体警员们都亲眼目睹了,大家都清楚小董局长的身体素质实zài很差,一点战斗力也没有,别说偷袭了,恐怕一对一的和任何一个小混混单挑,董局长怕也不是对手,suǒ以看到有人跟董局长背后抡起铁棍子,派丵出suǒ的众人全是急坏了,都想不通小董局长明明不会什么格斗技巧,为什么要孤身一人下车送死去?

  可下一时间,让suǒ有人都傻眼了的一幕出现了!

  黄毛的棍子已是抡过了头顶,呼地落了下●去,可董学斌居然连头也不回,好像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甚至知道棍子的具体落点似锋,微微一侧身,正好躲过了那一铁棍,与此同时,怒不可遏的董学斌一把抓住了那根势头稍缓的铁棍,一脚往黄毛跨上一踹!

  ○黄毛大叫着捂着下面,手上的棍子

  也松开了。

  董学斌冷着脸一甩铁棍,一点留手都没有,一下就把棍子抡到了黄毛的脸上!

  撕拉!

  黄毛左边的脸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了!血肉模糊!整个人也被打倒zài地!一动不动的晕死了过去!

  谁都没有想到小董局长也有这么强的战斗力,都有点懵了!

  董学斌不疾不徐地从兜口摸出一包烟,弹出一根点上抽了一口,“下个是谁?◇”

  单大兵见手下被打的这么惨,脸色顿时难看了起lái,“给我上!”,这次一下冲上去两个混混!

  楚峰和刘大海大愣子等人心知双拳难敌四手,都想下车去帮忙。

  然而董学斌却冷着眼▲看看车上的他们,“谁也不许下lái!”,

  刘大海急道:“可是……”

  两个拿着木头棍子的小混混说话间已是冲上lái了,其中一人的棍棒抡向了董学斌的大臂,董学斌拿铁棍一档,可这一下右侧的空当却露了出lái,lìng个小混混一下就得手了,木棍用力打zài了董学斌的腰上!

  麻痹!

  董学斌狠劲儿一涌,这些天他积攒了四分钟的Ba比,余下Bzài练习熟悉的过程中董学斌很快就察觉了一件事,如果赤手空拳的话,自己体力和力量都跟不上,打人的话很吃力,可当自己手上有了武器,情况一下就不一样了,武器加上BVCK的配合,自己的战斗力绝对能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值,suǒ以他才敢一个人下车!

  Baa两秒钟!

  时间回退的一瞬间,董学斌就做出了反应,铁棍挡住前面那人后,他一脚踢向旁侧!那个想趁虚而入的小混混正zài想抡木棍,却被董学斌一脚揣了个正着,董学斌目色一狠,收回手里的铁棍顺势一撩,咚的一身,狠狠打zài了那个被踹退的小混混的下巴上,血和碎牙顿时从他嘴巴里喷出lái,对方头一晕,倒zài地上晕迷不醒了!

  “老五!”,身后的混混愤怒了,抡起棍子虚打了一下,随即大步一踏,一举锤zài董学斌脸上!

  董学斌嘴里一腥,心中大骂一句!

  Ba比三秒钟!

  回过神lái的董学斌没有去躲那虚空抡lái的棍子,而是攥紧铁棍迎了上去,两只棍子zài空中一遇,咔嚓,小混混的木棍一下就断了,董学斌带着一丝狠色继续加力,铁棍呼啸而去,碰地打zài小混混的手臂上,对右手臂顿时扭曲了起lái,好像是被打断了,董学斌还不满足,拳头一冲打zài他脸上,小混混倒退着飞了出去,倒zài地上一声不吭地晕了!

  单大兵见董学斌仅仅几个照面儿就废了自己这边三个人,呆了呆,提着警棍就一脸恨然地踱步冲上去,“都下几个守着车!别让他们跑了!剩下的人跟我上!”,跟着单大兵一起动手的有大约六七个人,单大兵也看出董学斌不是善茬儿了,但这么多人一起上,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得趴下啊!

  董学斌陷入了苦战!

  人太多了,他连攻击都没办法,刚做出攻击的动作肯定会有其他一方给自己致命一击!胳膊,大腿,身上,脸上,短短几秒钟董学斌就受到了各个方位的攻击,差点被打晕了过去,尤其是单大兵的警棍,每一下都力量十足!

  董学斌怒火中烧,zài武军和胡一国这两个保护伞的照料下,这帮人显然已经疯了,膨胀到了一定地步,根本不会考虑什么影响,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明目张胆的袭警,要是继续纵容下去,还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呢!

  这帮王八蛋!

  董学斌心中一冷,怒火顿时烧了上lái!

  Baa三十秒!

  董学斌回到了围攻前的时间,见一个混混首当其冲地跑上lái,董学斌知道对方第一下会远距离地把手里的砖头扔向自己的肚子,见他手动了,就猛地一蹬腿躲开了砖头,并且斜着迎上去一挥铁棍,铁棍碰地落到对方的嘴上,嘴唇都被豁开了,那人啊啊叫着捂着嘴,倒地不起!

  下一刻,单大兵和lìng两个混混也到了!

  董学斌没法继续进攻,只能用B。k预测他们的动作,从一个个棍子底下躲避着攻击!

  Bak三秒钟!

  Baa两秒钟!

  Baa五秒钟!

  六次过后,狼狈不堪的董学斌终于捕捉到了机会,躲开■了一个抡过lái的棍子后,他已经冲出了几个混混的包围,旋即用尽全身的力气双手持着铁棍往左侧一甩,咚,一声闷响,单大磊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捂着手臂就飞了出去,董学斌哪里肯放过他,感觉左臂一痛,他就叫了声◇B两秒钟,退回lái的他猛然多开左面混混的棍子,上前一步就一铁棍抽zài单大兵的腿上,几乎听到了咔嚓的声响,他那条腿算是断了!

  单大兵吃痛地叫道:“给我弄死他!弄死他!”,

  哐当,董学斌背上被两个棍子击中了,他忍痛一喊,Bak三秒钟,随即侧身一闪,躲开了背后的偷袭,又是一铁棍打向了地上的单大兵,这一回董学斌瞄准的是他lìng一条腿,咔的一声,也给打断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