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狼来了!】


  然而,董学斌越想脚踏实地的做事,偏偏越遇到阻碍

  这天,董学斌跟县局办公室里翻着从惠田乡派出suǒ拿来的卷宗,还有许多是民警楚峰提供的,这里面的案子大都是今年惠田乡没有破获或者最后不了了之的案件,比如乡里一间棋牌室的聚众赌博和打人事件,比如谁家的狗咬了人却连医药费也没有赔,比如谁家的孩子酒后驾车把乡亲的庄家给撵了,都是些算不上刑事案件的纠纷,林林总总几十件。董学斌心里明白,这些案子之suǒ以没有结果,倒也不全是派出suǒ不尽责,主要是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了,乡领导的关系,县领导的关系,县公安局的关系,很多时候领导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情,或者这是哪哪领导的朋友亲戚,案子当然没法查下去。●

  把卷宗扔到桌上,董学斌头疼地捏捏眉心,他也想六亲不认地把案子查个底掉,给老百姓讨一个说法,但国内讲究的就是关系,讲究的就是规则,你要是谁的面子也不买,肯定会被排斥在圈子外面,连官儿丢了也说▲★不定。

  铃铃铃,手机响了。

  董学斌接起来一看,是老妈栾晓萍的电话。

  “小斌,你忙着呢吧?妈就说两句话,跟咱们家关系还行的老庆子家的二儿子让人放狗咬了,报了警派出suǒ也没○管。”栾晓萍本是不想给儿子添乱的,但却还是挨不过老街坊的人情,“腿都给咬破了,血肉模糊,我看着都揪心的慌,你看是不是……也不要他怎么样,但医药费和造成的损失怎么也得赔点钱吧?”

  董学斌苦笑道:“妈,我知道了,再说吧。”

  “怎么再说?你不是局长吗?这么点儿事儿还管不了?”

  “里面的东西您不懂,这样,我帮您问问行了吧?”这个案子董学斌刚刚看完,知道狗的主人是县公安局装备财wù科刘副科长的亲戚,suǒ以刘大海他们处理起来自然不会像普通民事纠纷一样。

  关系,关系,还是关系,董学斌有点烦了。

  这帮家伙,处理轻了吃亏的是老百姓,处理狠了上面领导不干,真他妈恶心人

  铃铃铃,电话又响了,这回是办公室的电话。

  刘大海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在那头,“董局长,我就不明白了,县局承诺的奖金为什么还不到位?工资让咱们自己解决,电脑让咱们自己解决,办公设备让咱们自己解决,现在连早都承诺下来的奖金也让咱们解决?派出suǒ的财政都被掏空了,咱们上哪儿解决去?打了装财科的电话他们推来推去的找借口这他妈什么意思啊?再这么下去,我这个suǒ长也没法干了底下人情绪很大啊”

  董学斌眉头一蹙,“什么奖金?”

  “是去年县公安局下的一个激励制度,表现优秀的,罚款金额多的,有贡献的,不管是正式民警还是协警都能受到现金奖励,每回都是局里拨款,年初的时候县局财政紧张,奖金就一直没下来,拖了一个多月了,可现在,别的派出suǒ都领了奖金,怎么就咱们惠田乡的人到不了位?”

  “装财科那边怎么说?”

  “他们说奖金还没统计出来,让咱们自己解决,您说这叫什么事?别的派出suǒ都统计出来了,就咱们派出suǒ统计不出来?”

  “老刘,你先别激动,我记得那批炸药款不是刚收上来吗?奖金的事儿不能耽误,先拿那笔款子填一下。”

  刘大海道:“您上次说了,局长办公会没批咱们的设备申请,但那些东西又耽误不得,suǒ以都是咱们派出suǒ垫资上去的,现在真没钱了,连警车我都不让他们开了,为啥?油钱出不起了啊”他说的有些夸张,但现在惠田乡派出suǒ的财政情况确实比较艰难,可偏偏,县局就是不给拨款

  董学斌眉头一沉,“你别管了,我这边催催他们。”

  刘大海道:“董局长,我今天真不是冲您啊,我也是被装财科那帮人气的,咱们suǒ里的大愣子二愣子俩双胞胎协警您知道吧?他们春节的时候立了功,大愣子还为此负了伤,按理说这笔奖金早该到了,他们还有个妹妹在念大学,生活费和学费都是俩兄弟省吃俭用出来的,要是奖金再到不了,俩兄弟的妹妹这个月也过不下去了啊”

  董学斌清楚,装财科是胡一国的分管部门,几次都拿了拨款,这分明是在给自己难堪

  烦心事一件接一件,董学斌心情很不好,拿起电话就打了装财科刘副科长的电话,“我董学斌,我们惠田乡派出suǒ民警协警的奖金什么时候能到?别的派出suǒ几天前可就发下来了”

  刘副科长早料到小董局长会打电话来了,也事先准备好了推辞,“董局长,不是我不给你们划钱,是王科长分管的统计工作还没做好,要不然你问问他?”他一下推给了另一个装财科的王副科长。

  董学斌眼睛一眯,“你这是跟我打太极啊?”

  刘副科长笑道:“我可不敢,是真的没统计出来呢。”

  撂下电话,董学斌又拨了王副科长那边的线,几人似乎商量好了,王副科长推托道:“董局长,我们正在加紧统计,请再耐心等几天吧。”

  “几天?”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尽快催催下面人。”

  这个suǒ谓的几天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呢,董学斌都懒得和他废话了,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掉电话,拨了装财科一把手武军的办公室,“武科长,你们装财科的办事效率真高啊,现在还会搞拖欠工资奖金这一套了?”

  那头的武军笑了一下,“是为了奖金的事情啊,噢,前两天财wù那边电脑出了点问题,现在正在加紧统计,董局长,惠田乡派出suǒ的经济状况是各个乡镇里比较好的了,不会连这么点钱也拿不出来吧?你让他们先自行解决,等这边完了事我就把钱打过去,还请董局长理解一下啊,特殊情况嘛。”

  董学斌反倒笑了,“还是咱们装财科的领导有水平,打太极的打太极,打官腔的打官腔,真是咱们基层机关的楷模啊。”

  他早闻得小董局长嘴上功夫了得,果然名不虚传啊,武军笑容一冷,“我们也有困难,大家相互体谅吧。”

  董学斌哐当一下撂下了电话

  麻痹还真是什么人都敢在我头上拉屎了?电脑设备的钱也就算了,可县局许诺的奖金是应该百分之一百按时给的,这也拖着不给?这个装财科跟着胡一国的脚步跟得倒是真紧也太他妈没有大局观了董学斌没有再给其他人打电话,更没有报告给梁成鹏,先不说梁局长会不会给他解决这件事,自己要是一有什么事就上报领导解决,显然会让梁局长和县局领导看轻的,会以为自己没能力,没手腕,suǒ以这件事必须得靠董学斌自己

  看看桌上那堆案件的卷宗,董学斌眼神一凝。

  让我们自行解◎决?行这是你们自己说的啊

  董学斌看看表,把卷宗一夹,提着包就到了县局办公室,推门jìn了胡思莲的屋子。

  胡思莲一愣,赶快放下手头的事情站起来,“董局长,您找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怎么◇还亲自来了。”

  董学斌道:“胡姐,别克商wù还在吗?”

  “在是在,不过装财科的人昨天就说要用车,已经跟办公室打好招呼了。”

  董学斌点点头,“把钥匙给我吧。”

  胡思莲为难地苦苦一笑,“董局长,这个……不太好吧?”

  装财科的人不给董学斌面子,董学斌当然也不会给他们面子,一伸手道:“他们要问起来,你让他们来找我,对了,我这两天可能都会在惠田乡办公,车子过几天再还回来,没问题吧?”胡思莲能说有问题吗?只好把车钥匙给了他,也第一次见识到了董学斌强硬的一面。

  惠田乡。

  别克车刚一jìn派出suǒ,董学斌就注意到了警员们郁闷的情绪,交头接耳地抱怨着什么。

  “既然奖金到不了,为什么当初许那个诺这不是坑人吗?”

  “你家情况还好一些,我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我看啊,咱们的钱是全让装财科那帮人给吞了”

  “嘘,那好像是董局长的车,别说了别说了。”

  见小董局长从车上下来,大家纷纷打招呼,董学斌微微点头,忽然从几个人里发现了两个又黑又壮的协警,岁数在三十岁左右,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大概就是刘大海说的那个双胞胎兄弟了,董学斌便道:“你们是大愣子二愣子?”

  大愣子没想到小董局长竟能认识自己,不禁受宠若惊赶紧点头。

  二愣子也憨厚地挠挠头,傻笑了一下。

  董学斌看了眼俩人那破破烂烂的鞋子,就知道刘大海没说瞎话,他俩家里条件应该非常差,“听说你俩妹妹在读大学?呵呵,在什么地方?成绩怎么样?”

  大愣子有些骄傲道:“在汾州市,我妹子学习特别好。”这儿可不比京城,一○家里能出一个大学生是非常不简单的事儿。不过一想到妹妹的生活费,大愣子一张脸又苦了下来,“董局长,那……那奖金到底什么时候能下来?我妹子已经没钱了,再不给她寄钱,她连饭都吃不上了。”

  董学斌没★回答他,而是看看大愣子裹着纱布的右手,“这伤是年初时受的?”

  二愣子道:“我哥制服了一个抢劫犯,被那人拿刀子伤到的,当时要不是我哥反应快,差点连命都没了,刘suǒ长跟县局申请了两千块的奖金给我哥,可……可到现在也……”他们俩之suǒ以这么拼命,为的就是妹妹,可谁想钱却迟迟到不了。

  董学斌拍拍他俩的肩膀,“放心,我来就是解决这事儿的。”

  五分钟后,董学斌找到了刘大海,“老刘,你辛苦一下,马上通知suǒ有民警和协警过来开会,还有放假在家的人也叫回来”

  刘大海不明suǒ以道:“这是……”

  董学斌也没解释,“我在会议室等着,有重要任wù。”

  ☆说会议室,其实就是一件比较大的办公室改的,董学斌叫了民警楚峰一起jìn了里面,找了个桌子,摊开那堆卷宗跟楚峰问着案件的具体情况。楚峰暗暗激动,知道是自己上次的表现赢得了董局长的信任,也没敢隐瞒,把他知◎道的情况全说了。

  不多时,警员们陆陆续续jìn了会议室,刘大海,指导员李三苗,副suǒ长陈发也都到了。

  办公室不太大,椅子都不够,好多协警只能站着。

  董学斌也用不着话筒了,看看正疑惑不解有什么大案的众人,董学斌大声道:“我知道大家都关心这两个月的奖金,是啊,我们的民警协警在第一线出生入死,睡得比别人晚,干得比别人累,还时不时要加班加点,要随时承担生命危险,能补偿给大家的也只有奖金了,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已经跟装财科的领导沟通过了,他们那边出了点问题,统计工作正重新来过,暂时是发不了奖金了”

  一上来就是这么段丧气的话,有人已经愤怒了。

  “他们成心的”

  “对为什么别的派出suǒ都能拿到钱就咱们拿不到”

  刘大海无语地看看董学斌,心说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嘛,就拍了拍桌子,“静一静”

  指导员李三苗也道:“局里面有困难,大家要谅解”

  后面站着的大愣子怒然道:“可谁谅解我们啊”

  见群情激奋,董学斌很满意,他心里也憋着一股火呢,就压压手道:“大家听我说,装财科的领导让咱们先自行解决,可咱们派出suǒ的财政状况大家也都知道,我想问问大家,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底下谁也没言声,他们能有啥办法啊。董学斌目光环扫一周,“……没人有办法的话,我有办法”

  刘大海和李三苗等人全都一愣。

  董学斌将一个刚刚整理出来的卷宗拍在桌子上,“装财科的领导既然让咱们自行解决,那咱们就自行解决,现在我开始给大家布置任wù,只要完成了这些,我不但保证大家的奖金能够第一时间发下来,而且奖金数额只会比你们原来的多,不会比原来的少至少每人多加五百块钱的奖励”

  啥?不但能拿到奖金?还有额外奖励?

  不少人情绪顿时高涨起来,“董局长您说什么任wù吧保证完成”

  好多老警员和刘大海等领导却没那么单纯,这么好的事儿?别是让他们跟国际贩毒组织火拼吧?

  楚峰是唯一知道董局长要干什么的,无奈地苦笑着。

  董学斌清清嗓子,“任wù很简单,王明明的狗咬伤了人,老百姓已经反映到我这里了,找两个人,把他给我带回来孙大周上个月把乡亲的玉米地给踩了,还偷了许多玉米,找两个人,把他给我带回来郑小钟的喝醉酒把人家饭馆给砸了,还打伤了人,这个案子也拖了两个月了,找两个人,把他给我带回来还有乡里的那间棋牌室,老百姓已经不止一次举报过那里聚众赌博了,还发生过不少起斗殴事件,这个我亲自抓,大愣子二愣子楚峰,你们跟我去抓赌”

  一听这话,刘大海李三苗和好多民警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明明是谁?那是装财科刘副科长的亲戚孙大周是谁?那是装财科领导老战友的儿子郑小钟是谁?那是装财科王副科长的中学同学尤其是乡里那家棋牌室,开业的时候,装财科一把手武军可是特意来过的几个要拿的人全是有着公安局的背景suǒ以一直以来谁也没敢动他们没想到小董局长的任wù居然是他们

  小董局长这是……动怒了??

  刘大海赶忙道:“董局长,有些案子都已经过去了,是不是……”

  董学斌面无表情道:“过去了?老百姓的财产和人身遭受到了伤害和损失,而犯罪份子却依然逍遥法外,这叫什么过去了?给我抓人出了事我担着”董学斌看看底下的众人,“那次我们抓赌,老郑通风报信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吧?我不想再有这类事件发生,要是让我逮住谁通风报信决不轻饶”

  大愣子兴奋道:“董局长您放心,保证把人抓住”

  旁边还有人附和道:“我们也是一定把人抓回来”

  很多人心里都有一颗正义的心,这些关系户当初欺负了老百姓,大家却只能因为哪个领导一个说情电话而眼睁睁看着,火早憋在了心里,加上这次装财科的人故意拿住奖金不发,又激怒了很多人,这下,有了小董局长那句出了责任他担着的话,大家的怒火终于集中到了一点上,抓他娘的

  李三苗觉得不妥,看向刘大海道:“老刘”

  刘大海这时也想通了,不是他们想破坏规则的,实在是这帮装财科的人太可气,要自己这边办事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打过来,好嘛,现在连我们民警应该发的奖金却拿住不撒手了?哪儿有你们丫这么办事的是你们先不给我们面子的那我们为什么给你们丫面子?刘大海见有小董局长撑腰压阵,也豁出去了,“……听董局长指挥,抓”

  董学斌道:“老刘,你是一把手,还是你指挥分配任wù吧。”

  刘大海也没推辞,点名开始落实到人头。

  董学斌虽然是被逼的,但这又何尝不是个一箭双雕?他正愁没有正当的理由教训一下那些关系户替老百姓出出气呢等分配完任wù,董学斌道:“都知道自己负责哪个人了吧?我不管哪个领导来电话说情一律给我秉公办理今天必须把人带回来好了行动”

  刘大海走上来道:“董局长,我跟你一起去棋牌室。”

  “好。”董学斌带上楚峰和大愣子二愣子几个人就开车往北开。

  棋牌室里,大家正打麻将打得热火朝天。

  老板通过朋友托关系认识了县公安局装财科的科长武军,又递了不少钱,开张的那天武军特意来捧了场,自那以后就没有警察来查过这边,suǒ以棋牌室老板胆气也壮了,完全没想到警察会有上门抓赌的一天。这里跟京城的那堆棋牌室不同,并不是用积分制或者其他筹码代替的,而是真真正正的钞票,这一下就被抓◆了个正着

  看着几个警察蜂拥而入,老板有点懵,“警察同志,误会,误会。”

  董学斌冷笑着指指麻将桌,“钱都在桌上放着呢,误会个屁啊,你胆子可真不小,聚众赌博啊,小楚,没收赌资”

  楚峰一答应,立刻去收钱了。

  老板不明白派出suǒ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硬了,“我认识你们武科长,等我打个电话”

  董学斌看着他道:“你认识天王老子也没用聚众赌博的罪名你知道吗?听说还发生过几起打架斗殴事件?行啊,也太不把我们派出suǒ放在眼里了啊大愣子二愣子把店封了”看向店老板,“根据条例,罚款四万元”

  刘大海一愕,四万?狗屁的条例啊条例哪有规定罚这么多钱?

  董学斌的行事风格非常强硬,因为他知道了基层的工作方式,你越是跟人家讲规矩讲原则,人家越不把你当回事儿,越不配合,suǒ以董学斌干脆入乡随俗,一改往日跟国安综合办的工作作风,变得强横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压得住这帮关系户

  老板一听四万这个数字也是懵了,他是小本生意,也就是收收台位费,几个月也赚不了四万啊,敷衍了几句后,马上去后面打了武军的电话,将事情跟他说了声。武军一听也顿时恼火起来,一个电话打给了刘大海

  刘大海看看来电显示,苦笑了一下,没有接。

  董学斌一扭身往电话上面看了眼,随即对着老板呵呵笑道:“武科长来说情了是吧?行,武科长的面子当然得给,罚款金额五万”我上门找你◇武军要钱的时候你推推挡挡的,现在想要我给你面子?滚蛋去吧

  老板一愕,怎么不但没降,反倒又涨了一万?

  董学斌这次一来是收拾收拾这帮目无王法的家伙,二来就是要钱的,装财科不是让他们自行★◇武军要钱的时候你推推挡挡的,现在想要我给你面子?滚蛋去吧

  老板一愕,怎么不但没降,反倒又涨了一万?

  董学斌这次一来wǔjun1yàoqiándeshíhòunǐtuītuīdǎngdǎngde,xiànzàixiǎngyàowǒgěinǐmiànzǐ?gǔndànqùba

  lǎobǎnyīè,zěnmebúdànméijiàng,fǎndǎoyòuzhǎngleyīwàn?

  dǒngxuébīnzhècìyīláishìshōushíshōushízhèbāngmùwúwángfǎdejiāhuǒ,èrláijiùshìyàoqiánde,zhuāngcáikēbúshìràngtāmenzìháng解决困难嘛,suǒ以这钱当然不能少要,“拒交罚款是吧?好,大愣子,把赌具没收,拖回派出suǒ”

  大愣子心中也很是痛快,“是,董局长”

  老板这才明白,合着眼前这位就是那新来的副局长啊,而且人家是动了真格的了,老板慌忙道:“别别,我认罚,我认罚。”他不能不认栽,这些自动洗牌的麻将桌可是花了他不少钱的,他损失不起

  回到派出suǒ,有人已经回来了。

  那民警报告道:“董局长,放狗咬人的王明明带回来了。”

  董学斌赞许地拍拍他的肩膀,“做得好,带我去”

  一jìn小黑屋,王明明正瞧着二郎腿抽着烟,笑呵呵地和一个民警打哈哈,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董学斌一看就恼了,上去两步一脚踹在椅子上

  王明明屁股下面的椅子一晃荡,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摔了个大马趴

  董学斌盯着他道:“给我放严肃点当派出suǒ是什么地方?啊?交代你的问题”☆

  王明明怒道:“你还敢打人?信不信我告到你们县公安局”

  铃铃铃,董学斌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装财科的刘副科长,王明明的那个亲戚,就接起电话一听,“喂,刘科长啊,有事吗?”

  ◇刘副科长压着火气道:“董局长,王明明的纠纷不是已经私了了吗?为什么抓人”

  两三个小时前这家伙还跟自己打太极呢,董学斌是个很记仇的人,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道:“王明明?王明明是谁啊?刘科长,我只分管惠田乡派出suǒ的联络工作,具体事wù不归我管,你问别人吧。”

  “董局长你们……”

  董学斌二话不说地挂掉了电话,看着愣神儿的王明明道:“放狗咬人,连医药费也不赔给人家,你◎可真够目无王法的啊。”董学斌一句话就给案子定了调子,“罚款五千今天之内交齐”

  王明明气道:“五千?凭什么打一针狂犬育苗才多少钱”

  董学斌笑着点点头,侧身对楚峰道:“给我查查王明明,□我要他从出生的那一天到现在的suǒ有犯罪记录,没有?没有就去他村里查村里查不到就去邻村查只要有人举报他有犯罪情况数罪并罚”

  王明明傻眼了,照这么查下去,就算自己没问题也得查出问题来啊

  楚峰领命就要出去。

  王明明急急道:“别我交罚款我交”

  董学斌嗯了一声,“小楚,罚款里的一半金额拿给受害者做医药费和精神补偿费,剩下的再上交派出suǒ。”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