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抓赌!】


  第二日,周六。

  县教育局局长于郑智家。

  “表哥,你来了。”于郑智的妻子开门让胡一国进屋,在看电视的于郑智也迎了上来。

  胡一国笑着点点头,肥胖的身躯往沙发上一坐,“办个案子路过,顺便看看你们两口子,郑智,昨天下午惠田乡中学是怎么回事?董局长也去了?”其实事情tā早就听说了。

  于郑智客气地给胡一国倒了杯茶,道:“那小子找我给tā母亲调动工作,我没答应,◇表哥,那姓董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敲打敲打tātāhái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小屁孩儿一个。”于郑智当然知道胡一国被董学斌捋了面子的事,于郑智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大部分都是这个表哥出的力,所以对tā非常□尊敬,当初听说了胡一国分管的惠田乡派出所被新来的一个副局长硬生生抢了去,再知道了那个副局长的母亲正好跟自己分管的乡中学,于郑智就打算替表哥出一口恶气了。

  胡一国嗯了一声,“把握好分寸,别过了。”

  于郑智道:“你放心,我也不把tā母亲踢出学校,但要想调到县里可没那么简单,那个栾老师啊,就一辈子跟乡里待着吧,我这回是谁的面子也不给了,只要我不开口,姓董的母亲就别想来县中学。”这话tā是故意说过胡一国听的,真要是县领导打了电话过来,于郑智该听hái得听,不过tā也清楚,董学斌在延台县一点背景也没有。

  董学斌吃瘪,胡一国当然也是愿意看到的,tā对权力看得很重,从来都是tā从别人手里抢权,hái头一次被别人抢了去,所以早把董学斌记恨到了骨子里,“……董学斌那个人啊,是有点没有眼色,你这件事办得好,该给tā些教训了,等tā吃了亏,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于郑智笑呵呵道:“我猜tā现在已经知道了。”按说这种工作调动的事儿谁都会给面子,可于郑智就是摆明了不给董学斌面子,你又能怎么样?

  ……

  另一边。

  董学斌昨天没回县里,而是在姥姥家过的夜。

  北屋里,舅舅和大姨tā们也听说了乡中学的事情,一个个气愤的不得了。

  舅舅拍着桌子道:“这姓于的老丫挺,给脸不要脸,连我们小斌的面子都不买?tā真以为教育局是财政局呐”

  大姨也道:“这老色鬼太不是东西了”

  董学斌面子上虽和舅舅大姨tā们过得去,但心里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原谅tā们,见tā们知道了,不禁有些责怪母亲多嘴,这么没面子的事儿,您跟别人说什么呀。

  栾晓萍怕给儿子惹祸,叹息道:“小斌,妈不去县里了,跟乡里也挺好的。”

  董学斌一瞪眼珠子,“好啥,您现在想不去都不行了,妈,这事儿您别操心了。”董学斌的底牌有不少,可tā真不想轻易动那些,有些东西是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候用的,对付一个于郑智,tāhái真有点舍不得。

  表妹唐瑾气呼呼道:“姓于的一家以前跟于家村就臭名昭彰,没想到现在hái是这样。”

  董学斌听得一怔,“于家村?惠田乡的于家村?于郑智老家在这儿?”

  二姨接话道:“tā就是于家村出来的。”

  董学斌追问道:“tā家里有什么人?都在做什么?”

  二姨夫道:“tā家里人都到县里去了吧,噢,不过于郑智的侄子经常回于家村,小瑾厂子里的一个同事不也是于家村的么,听说于郑智的侄子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成天就知道和人打麻将。”

  董学斌眼睛一亮,“赌钱的?”

  二◎姨夫道:“应该是吧,不过顶多是一块两块而已。”

  一块两块?一毛两毛也够了董学斌顿时找到了突破口,出了屋后,tā拿出电话打给了惠田乡派出所的刘大海,“喂,刘所长,我这边有点事,你帮我找一个对惠◎◎姨夫道:“应该是吧,不过顶多是一块两块而已。”

  一块两块?一毛两毛也够了董学斌顿时找到了突yífūdào:“yīnggāishìba,búguòdǐngduōshìyīkuàiliǎngkuàiéryǐ。”

  yīkuàiliǎngkuài?yīmáoliǎngmáoyěgòuledǒngxuébīndùnshízhǎodàoletūpòkǒu,chūlewūhòu,tānáchūdiànhuàdǎgěilehuìtiánxiāngpàichūsuǒdeliúdàhǎi,“wèi,liúsuǒzhǎng,wǒzhèbiānyǒudiǎnshì,nǐbāngwǒzhǎoyīgèduìhuì田乡各个村子都比较熟悉,年轻一点的民警让tā来找我。”之所以要求年轻,主要hái是胡一国以前分管过这边,董学斌对那些老油条不太放心,这事儿必须保密,一点风声也不能走漏。

  刘大海心中狐疑,但也◎没多问,“那让楚峰去找您吧,这小伙子挺机灵的。”

  不多时,一个瘦瘦高高穿着警服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远处走了过来。

  董学斌在别克商务里看了看tā,按下车窗道:“楚峰吧?上车说话。” ◎
  楚峰一呆,忙露出拘谨的表情,叫声了董局长,后而小心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刘所长没说多余的话,只告诉tā董局长有事要tā去办,所以一路上楚峰都非常忐忑,但也透着股兴奋,tā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观察了tā片刻,董学斌笑道:“刘所说你对各个村子都很熟悉?正好有个任务给你。”

  楚峰恭恭敬敬道:“您请说,保证完成任务”tā心里其实也没底,但楚峰明白,要是稍微露出一些犹豫或踌躇,肯定会让领导看轻自己,于是tā不管三七二十一,答应的很痛快。

  董学斌点点头,“于家村的于伟,你认识吗?”

  楚峰一愕,“认识,但不熟,以前办案的时候说过几句话。”

  董学斌道:“那就行了,你给我摸摸于伟的底,听说tā喜欢打麻将是吧?嗯,我要tā打麻将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小楚,这事儿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该秘密进行吧?别被人察觉了。”

  楚峰心中怦怦跳了起来,“于伟tā好像是……于局长的……”

  董学斌看看tā,“你不行的话我换别人?”

  楚峰咬咬牙,登时一狠心,挺起胸膛道:“我一定办好”

  拍拍tā的肩膀,董学斌道:“去吧。”

  这事对董学斌来说没有什么,失败了就失败了,但对楚峰而言却事关重大,tā明白自己牵涉到了董局长和于局长的政治斗争中,也明白于郑智和胡一国关系很好,如果一个不小心,tā很可能成为牺牲品,但风险伴随的往往是利益,只要这事儿办得好,自己就能赢得董局长的信任了,董局长现在才是惠田乡派出所的主管领导啊

  楚峰别无选择,tā必须把董局长交代的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下午四点钟,董学斌接到了楚峰打来的电话,“怎么样了?”

  刘大海hái真没给tā推荐怂人,楚峰办事效率很高,“董局长,查清楚了,于伟这些天一直在于家村的老院子住着,每天晚上七点天一黑,tā们一伙人就开始聚在一起打牌,经常打到凌晨三四点钟,不过赌博归赌博,数目却不太大,一宿下来的输赢应该超不过一千。”

  董学斌道:“今天晚七点也有?”

  “有。”

  “可以肯定?”

  “可以肯定”

  董学斌夸奖道:“办得好,你回来吧,别被人发现了。”

  天渐渐黑了。

  吃过晚饭,董学斌就又打了刘大海的电话,“刘所长,找几个信得过的民警,跟我出去办个案子。”

  刘大海一呃,“什么案子?”

  “到时候再说,记得不要开警车,我在派出所西边的路口等你们。”董学斌不给tā反应就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一辆面包车驶了过来。

  董学斌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刘大海的身形,也没下车,打了两下双蹦,开着别克商务一路向前,面包车停顿了一下,就跟着商务车走了。乡里的路hái好,一进村子,路面就坑坑洼洼了起来,颠颠簸簸下,两辆车进了于家村的地界。

  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车,董学斌和楚峰拉开车门下了来。

  面包车里也走出了三四个民警,刘大海苦笑着迎上去,“董局长,到底什么任务啊?”

  董学斌道:“zhuā赌。”

  刘大海心说zhuā赌至于这么神秘?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董学斌跟楚峰低声交流了几句,旋即,tā指着里面第三个亮着灯的院子,“目标就在那里,留下一个人守着村口,行动要快”

  往那儿看了看,刘大海面色一惊,“那院子是……”是于郑智局长家?

  董学斌看了眼刘大海,“准备行动”

  刘大海郁闷啊,一看这个架势tā岂能不明白,说小董局长不清楚那是于局长的家,鬼都不相信,我去,早知道小董局长要zhuā于局长家的赌,打死tā也不会跟来的,这下可好,自己也给卷进来了

  民警里也有人察觉了问题的严重性,相互愕然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苦sè,可小董局长的命令没人敢不听,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自己★派出所可是小董局长分管的了。

  “行动”

  随着董学斌一声令下,最先冲出去的是楚峰,然后两个民警和董学斌刘大海也快步朝着大院儿小跑儿过去,只留了一个民警在外面守着,如果里面有人逃跑,外□◎面的人也能拦截一下。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一分钟后,几人都到了院子门口,等待着董学斌的指令。

  董学斌呼了口气,微微一点头,“踹门冲进去”☆

  依旧是楚峰当人不让的最先一个横过身子,哐当,一脚踹在门上,硬生生将锁踹了开。刘大海心知小董局长是要动真格的了,不敢露出什么怠慢的情绪,指挥着几个民警包围住北面那间亮着灯的房间。

  董学斌一马当先,伸脚猛地一踹,破门而入。

  后面跟上来的楚峰大喊道:“不许动,警……”话hái没说完,tā就愣住了。

  董学斌也是,屋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桌上的一副麻将牌在那儿摆着。董学斌脸一沉,看向楚峰道:“怎么搞的?”大张旗鼓的来了却一个人也没zhuā到,董学斌的面子很不好看。

  楚峰急道:“不应该啊,tā们今天明明……”说着,tā快步上去摸了摸牌桌上的一听冰镇啤酒,又敏锐地察觉了椅子底下掉落的两张百元大钞,“董局长,tā们刚走,啤酒hái是凉的,钱也没顾上收干净,可能是知道咱们要来”

  董学斌脸色微变,“走漏消息了?”

  刘大海道:“可能是村子里有人看见咱们了,所以打电话通风报信了。”

  董学斌不信,tā们已经做得够隐蔽的了,刚刚也没看到有其tā村民注意啊,麻痹,肯定是这帮民警里有人泄密了,大家常年在村子里搞工作,方方面面的关系一定少不了,加上又是胡一国曾经分管的派出所,要说里面没有胡一国的眼线,董学斌自己都不相信

  草的三番五次被捋了面子董学斌火了tā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泄的密

  跟我作对上瘾了是吧??

  BAC两分钟

  ……

  ……

  时间骤退

  新积攒出来的两分钟BAC又被董学斌用干净了

  四周顿时一暗,鼻子里的空气也变了,传来一股泥土草皮的味道。董学斌此时又重回了村口位置,几个民警迟疑地看看远处亮着灯的大院儿,刘大海更是苦闷着脸,“那院子是……”

  正是董学斌下令行动前的画面

  董学斌快速观察着tā们的表情,末了,低声说了句,“行动”

  刘大海和楚峰等人就快步冲了过去。

  见大家都转了身,留守的民警老郑则身子一扭,躲到了面包车后面,旋即掏出手机就飞快拨了个号码,嘟……嘟……嘟……可hái没等电话接通,毫无预兆的,背后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嗖的一下就将手机抢了过去。

  老郑错愕了一下,慌张回头看去,“董,董局长?”

  董学斌冷笑着挂断了电话,看看号码,上面显示的人名竟是于伟。

  老郑彻底慌了神,tā怎么也没想到,明明跑过去行动的董局长为什么突然又回来了

  董学斌见刘大海等人都已经到了大院门口,zhuā到内鬼的tā也不着急了,招招手,示意tā们回来。

  “董局长,不是,我……我……”老郑有口难辩,急得汗都下来了。

  刘大海几人这时也莫名其妙地小跑了回来,“董局长,怎么了?不是要zhuā赌吗?”

  董学斌笑笑,“比起zhuā赌来,先解决解决内部问题吧,刘所长,你自己看看。”董学斌把老郑的手机递给tā,屏幕上正是拨号时间和对方姓名,然后tā指指老郑道:“这就是你手下的兵?这就是咱们的人民警察?遇到犯罪份子不想着怎么把tā们zhuā获,反倒想着给tā们通风报信?啊?”

  刘大海虽然也不想去于局长家zhuā赌,但tā更厌恶给对方通风报信的人,脸色登时一沉,“老郑你也是老公安了怎么这么糊涂”

  老郑狡辩道:“董局长,刘所长,我没有,我就是打个电话……看tā们在不在家,别是让你们空忙一场”

  董学斌喝道:“废tā妈话给我拷上”

  楚峰一叹气,从腰上摸出手铐就上了老郑的手。

  董学斌看看刘大海,“这是你的兵,怎么处置我不管,但我今后不想再跟惠田乡派出所看到这个人”

  刘大海无奈点点头。

  经此一事,大家都高看了小董局长一眼,谁都以为董局长年纪轻轻又一直在国安工作,对于公安的环境不太了解,可现在一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瞧瞧人家小董局长警惕性多高,好像早察觉老郑要给于伟打电话似的,这点,连刘大海这个搞了这么多年基层工作的人都没看出来

  “所有人把手机都关掉”董学斌道:“行动”

  大●家再次朝于局长家的大院儿摸了过去,这一回,院里并没有先前那么安静了,隐约能听到笑声和麻将牌啪啪落在桌面的动静。董学斌冷冷一笑,看看刘大海和楚峰等人,对tā们使了个眼色。

  碰

  楚峰一□脚破了门

  “谁啊?”北屋传来一个小年轻的喊声,“踹我们家门?不想活了吧”

  “草,于哥,我出去看看。”

  可hái没等tā出来,哐当,北屋门被董学斌踢开了,“……手抱头给我蹲◎□脚破了门

  “谁啊?”北屋传来一个小年轻的喊声,“踹我们家门?不想活了吧”

  “草,jiǎopòlemén

  “shuíā?”běiwūchuánláiyīgèxiǎoniánqīngdehǎnshēng,“chuàiwǒmenjiāmén?búxiǎnghuóleba”

  “cǎo,yúgē,wǒchūqùkànkàn。”

  kěháiméiděngtāchūlái,kuāngdāng,běiwūménbèidǒngxuébīntīkāile,“……shǒubàotóugěiwǒdūn下”

  楚峰一亮工作证,“警察”

  于伟和另外三个人齐齐一愣,“刘所长?小楚?咋的?这是什么意思啊?”

  刘大海面无表情道:“zhuā赌。”

  董学斌往麻将桌上望了一眼,一下就看到桌垫子套儿里的人民币了,二话不说地走上去翻了翻,四个人加起来一共三千多块钱,嗯,茶几上hái放着一沓一万块的人民币,董学斌也一并拿了过来,“赌资没收把人带走”

  于伟笑了一下,看着刘大海道:“刘所长,我们几个朋友瞎玩玩,您这是开玩笑呢吧?”

  楚峰已经几个民警根本不理tā们,上来就拿人了,一人负责一个。

  被制住手臂的于伟脸色一变,也看出带队的是董学斌了,但却不□知道tā是谁,“等我打个电话,我想是个误会”

  董学斌笑笑,“让tā打”

  于伟摸出手机快速拨了号码,“喂,叔儿,派出所的人要zhuā我……惠田乡的……就是打麻将而已……”说了一会儿话◆,于伟笑着把手机递给刘大海,“我叔儿找你”

  董学斌一把抢过电话,嗒的一下就挂断了,“行了带走”

  于伟愕然道:“你干什么”

  几个民警押着于伟等人就走出了院子。

  “放开我”于伟有点急了,“我认识你们县的胡局长你们知道你们zhuā的是谁吗?啊?”

  董学斌啪的一推于伟的后背,“zhuā的就是你”

  一听这话,于伟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是……专门冲我来的??

  惠田乡派出所。

  审讯室里,刘大海和董学斌在门口附近坐着,于伟则在对面。

  于伟心里无疑是非常忐忑的,tā没想自己也有一天会进派出所,“我能抽根烟吗?”

  董学斌猛然一拍桌子,“态度给我放正了交代你的问题”

  于伟苦着脸道:“我就是和朋友打打牌,不至于这样吧?十里八乡哪家人没有个打牌的?”

  董学斌吓唬tā道:“你以为我们zhuā你就是为了■赌博?”

  于伟愣愣,为了别的事儿?tā惹的事确实不少,可都算不上什么大事啊,顶多打打人赌赌钱,莫非有人报警了?是那次被tā们打得很重的那小子?于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汗越来越多。

  董◎◇学斌一摸刘大海的肩膀,“老刘,让小楚过来审吧,咱俩出去透透气。”

  出了外面,楚峰正好从另个小黑屋里出来。

  董学斌道:“小楚,于伟那边交给你了,好好审,争取问出点有价值的东西。”

  楚峰立刻道:“是”

  ……

  另一头。

  县教育局局长于郑智听到侄子被zhuā,已经气得脸都白了,这是在打tā的脸啊,“姓董的小兔崽子tā要干什么?谁给tā权力zhuā人的?啊?这是滥用职权是滥用职权”

  tā老婆叹叹气,“我早让你管管小伟了tā成天跟村里拉这个拉那个打麻将赌博早晚得出事唉,好在tā们赌博金额应该不大,罚点款就能出来了。”

  于郑智骂道:“你懂什么那姓董的不可能轻易放人小伟在里面hái不知道得遭什么罪呢”

  tā老婆委屈道:“你跟我喊什么?你说你表哥跟董学斌较劲,你掺和个什么有你什么事啊?瞧现在可好连小伟也给搭进去了我就说了吧,公安局的领导哪儿是能得罪的啊”

  “你给我闭嘴”吼了一声,于郑智马上联系了胡一国,告诉了tā这事儿。

  ……

  董学斌和刘大海正在外面抽烟,铃铃铃,刘大海的手机突然响了。

  董学斌眼尖,一下就看到了来电显示是胡一国的名字,就笑道:“按免提。”

  刘大海清楚小董局长是逼着自己站队,无奈,按了手机的扬声器,“喂,胡局长。”

  胡一国愤怒的声音杀了出来,“马上给我放人”

  刘大海苦sè地看看身旁的董学斌,对着电话为难道:“您是说于伟的事吧?tā涉嫌聚众赌博,人赃俱获,实在是……”

  “罚款不就行了用得着zhuā人吗?啊?你们怎么搞的小题大做马上放人”

  董学斌将电话从刘大海手里拿过来,笑眯眯道:“胡局长,我们的工作我们会处理的,用不着别人插手,你要是觉得我们的处理方式有问题,可以向上面打报告。”说完董学斌就挂了线。现在是人赃俱获,谁也说不出什么。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铃铃铃。董学斌终于等来了于郑智的电话,“喂,于局长吗?呵呵,大晚上什么事啊?太晚了吧,有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于郑智忍着怒道:“你们把于伟zhuā了?”

  “于伟啊,是啊,zhuā了。”

  “董局长,你们派出所没有行政拘留权”

  “呵呵,我可没有拘留tā,只是审问审问,暂时扣押,不过要说起不能行政拘留,是不是早了点?”董学斌道:“除了赌博,于伟好像hái交代了一些事情,我正想着明天是不是申请正式拘捕呢”

  于郑智怔怔,“什么事?”

  董学斌道:“这就不能告诉你了,于局长,你这么关心于伟干什么呀?”

  于郑智咬牙切齿道:“那是我侄子”

  “哎呦,那你怎么不早说啊,看这事儿闹的,原来是你亲戚啊,嗨,于局长,这我就得说说你了,你身为党员,要以身作则啊,怎么能允许亲属聚众赌博呢?你知道我们查获了多少赌资吗?已经上万元了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

  你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教训我吗?不过于郑智也有点怕了,tā倒不认为聚众赌博能做出什么大文章,tā怕自己侄子被董学斌tā们一吓唬,说出什么不着边的话。吸了两口气,于郑智咬着后槽牙道:“董局长,那头回去后我问了一下,县四中二年级的语文老师hái有一个空缺,我想把你母亲掉过来……”于郑智只能暂时低头了,tā老婆说的对,胡一国和董学斌掐架,自己掺和什么啊,为了给表哥出口气再把自己亲侄子搭进去,实在不划算,姓董的是公安局副局长,要是自己再跟tā没完没了的闹下去,今后自己亲戚hái不知道得被zhuā多少次呢

  董学斌道:“于局长,算了吧,你也说学校教师人员已经满了,不要给人家添麻烦了。”

  于郑智微微一愕,没明白董学斌什么意思,转念一想,于郑智就吸了一口气,妈的,一个普通中学已经不能让tā满足了,姓董的这是要狮子大开口,想要个重点中学,“可是县一中……”

  董学斌夸张道:“哟,县一中有缺吗?那太好了,于局长,谢谢你了啊。”

  于郑智差点骂街,忍了忍,苦sè道:“那我尽快给栾老师办。”

  董学斌其实对重点中学也好普通中学也罢,都是无所谓的,但既然于郑智当众打了自己的脸,董学斌要是不原封不动的hái回去十倍,那实在很没面子啊,头天hái说不给栾晓萍调动呢,现在却突然调进了县重点中学,没有比这个再打脸的了

  ……

  【再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