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给老妈调动工作!】


  第二天大早。

  董学斌捏着阵痛不已的nǎo袋进了县公安局大院,都是昨晚那顿酒闹腾的,早起一睁眼nǎo人就疼得不行,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就沏了杯茶眯眼喝了几口,想着分管工作xià来的第一天自己该干点什么,等热茶喝完,董学斌最后也决定了,既然自己成了惠田乡派出所新主管领导,自己怎么也得去那边视察视察,方便今后开展工作。

  董学斌拿起桌上的电话给县局办公室打了一个,“喂,我董学斌。”

  那tóu的胡思莲恭敬笑道:“董局长,您有什么吩咐。”

  “局里有几辆车?”

  “哦,不算刑侦大队和交警大队那边,局领导一共四辆配车,都是警车,还有两辆民用牌照的公车。”○延台县公安局不是每个领导都有配车的,其中三辆警车是局长政委和常务副局长的专车,别人不能动也没人会动,剩xià的一辆警车和两辆公车才是其他局领导外出办公或者办私事时能用的,车源看起来比较紧,其实不然,像●□秦勇那种分管了交警巡警的领导,xià面大队也肯定会有车给他,纪委那tóu也有车,工会主席也同样,zhī有像董学斌或者其他zhī分管的一个派出所的领导才没这个待遇。

  董学斌道:“给我准备辆车,●我要xià惠田乡办点事儿。”

  胡思莲道:“好,两辆公车还在,一辆别克商务一辆帕萨特,您看……”

  “别克商务吧。”第一次xià乡视察,还是这种七人座的商务车有气势。

  “司机的话,我给您安排一个?”

  董学斌知道自己这个级别是不可能配司机的,他跟县局又没有其他分管部门,胡思莲大概是要从巡警大队或者办公室临时抓一个人来吧,想想,董学斌还是算了,“不用了,同志们都很辛苦,我自己开车xià去,胡主任,麻烦你了啊。”

  不多久,胡思莲亲自把钥匙送到了董学斌办公室,并带董学斌xià楼去了停车场,董学斌感觉得出县局上xià对自己态度上的变化,他对现在的氛围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辆别克商务还是新款GL8,2.4排量的,估计县局才配没多久。

  董学斌上了车略微感受了一xià,嗯,宽敞舒适,商务氛围很浓,不错。董学斌的车本还是老爸住院以前,他高中毕业的时候学的呢,除了在驾校摸过几把,那之后董学斌就没碰过车子,花了五分钟简单熟悉了xià,董学斌才勉强把车开出了县局大院,然后越开越顺手,越开越熟练。

  第一次开车出门的董学斌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开公车和自己买车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买车的话,你有钱就行了,这辆别克商务满打满算也就三十万,一般富裕一点的家庭都买得起,可公车的话,就不是随便谁都能开的了,这是权利的象征,这是地位的体现,多少钱也买不来。

  惠田乡派出所。

  董学斌把车停在派出所那栋三层办公楼前,所长刘大海就接到了消息,匆忙和指导员李三苗、副所长陈发出来迎接,要是以前没给董学斌分工的时候,根本用不着这个阵势,但派出所现在改朝换代了,这个姿态就是必须要做的了,谁都知道小董局长刚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把常务副局长胡一国给烧了,这得多大的本事?这得多大的胆子?刘大海他们都怕小董局长的第二把火烧在他们身上,所以表现得异常拘谨。

  刘大海心里还嘀咕呢,董局长怎么来之前不通知一xià?自己这边可一点准备也没有。

  董学斌一看派出所所有人几乎都出来了,不禁摇tóu笑笑,“别搞这套形式主义,领导留xià,其他人都回去工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点tóu,心说看来刘大海还是很知趣的。

  刘大海犹豫着摆摆手,一众民警才是散了。

  “我代表派出所全体,欢迎董局长来视察工作。”刘大海伸出双手和董学斌握了握,腰板也微微垂着,别看他们在场所有人的年纪都比董学斌大,但人家的职务在那儿摆着,刘大海还是很自然地做出了一副xià属的样子。

  指导员李三苗掐着笑脸也和董学斌恭敬地握了手,接着是副所长陈发。

  因为县里有明文规定,编制在10人以xià的派出所不设置副所长,编制在11到20人的派出所设一个副所长,所以惠田乡派出所zhī有一个副所长,这三人也就是派出所的领导班子了。

  董学斌这次来就是熟悉情况来的,打发走了李三苗和陈发,董学斌zhī让刘大海带着他在派出所的各个办公地点走了一圈,末了,董学斌也拒绝了刘大海要召开派出所全体会议的提议。他是分管的惠田乡派出所,但派出所一把手毕竟是刘大海,董学斌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多干涉派出所具体事务,他zhī要抓好大方向,做好指挥就行了。

  中午,刘大海他们在乡招待所准备了一桌菜。

  这个董学斌倒是没拒绝,来视察一次,不跟这边吃饭也说不过去,当然,在董学斌的命令xià,谁也没敢喝酒。吃过饭,董学斌就在刘大海和派出所一众人的挥手目送xià离开了,开着车在乡里转悠着,摸清了这边的路况。

  xià午四点,董学斌总算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对这边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回县城吗?算了,来都来了,看看老妈去

  惠田乡中学。

  外面是一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教学楼建在了一大片黄土地上,春风一扫,尘土飞扬,整个学校弥漫着烟尘,操场的篮球框也掉了,单杠双杠等体育设施也闲置在那里,猛地一看,教学环境非常差劲,京城最差的一所民办学校估计也比这里强上好几倍。看到这里,董学斌感慨的叹了口气,这就是基层啊,老妈跟这边工作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不行,要不然给老妈调到县中学去得了。

  别克商务进了校园,传达室的人也没拦着,甚至连出来看一眼都没有。

  一拉手刹,董学斌xià车朝着教学楼走去,跟一个路过的老师打听了一xià二年级语文老师办公室在哪。

  二楼一间办公室,栾晓萍正和教语文的年级组长周梅说话。

  周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别看年纪大了,却还是风韵犹存的,她笑着把几袋香菇和干木耳往栾晓萍手里塞,“栾老师,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爱人回老家拿回了这么多东西,我们一家也吃不完,你快收着。”

  栾晓萍很不好意思道:“太多了,要不……我拿一半?”

  周梅笑道:“都拿着,都拿着。”

  周围几个语文老师见年级组长对栾晓萍这么客气,也都见怪不怪,谁叫人家儿子当了延台县公安局副局长了呢,水涨船高,现在连教导主任和校长他们见了栾晓萍都会客客气气地笑着叫一声栾老师,更别说其他人了。

  栾晓萍也明白大家都是冲着自己儿子的面子,心中升起些小骄傲,儿子真给自己长脸啊。

  这时,门开了,董学斌走了进来。

  栾晓萍怔怔,“……小斌?你怎么来了?”

  周梅眨眨眼,赶快伸手握过去,笑道:“是董局长吧?您好您好。”

  栾晓萍介绍道:“这是我们年级组组长周梅,你叫周阿姨吧。”说完,栾晓萍才发觉不妥。

  周梅也是慌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叫我老周就行了。”

  董学斌笑笑,和她握握手,“周阿姨,我妈在学校这些年多亏你照顾了。”

  听他叫阿姨,周梅心中一阵舒坦,“应该的,应该的。”简单聊了一会儿,周梅便笑呵呵地看向栾晓萍,“栾老师,反正你待会儿也没课了,跟你儿子回去吧。”她看出董局长是来接母亲的了。

  栾晓萍道:“于局长待会儿不是要开全体教师会吗?我这……”

  周梅道:“不碍得,你走你的,我帮你请假。”

  出了办公室,董学斌就问于局长是谁。

  栾晓萍道:“是延台县教育局局长于郑智,前两天学校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伤了四五个人,影响挺不好的,不少家长都告到了教育局,于局长这次是来开会传达指示的,现在好像正跟学校里视察情况呢,你来的时候没看见?”

  董学斌哦了一声,“看见有几辆车,没看到人,嗯,于郑智这人怎么样?”

  栾晓萍一愣,“……你问这个干什么?”

  “妈,这边的工作环境太差了,暴土扬沙的,对你身体也不好,我想着您要是同意,就跟教育局那边打声招呼,给您调到县里的学校工作。”董学斌要是跟文化局当副局长,自己的面子人家没准不买,但公安局是什么地方?恐怕都不用董学斌自己开口,教育局那边也会适当照顾自己老妈的。

  “到县里?”栾晓萍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他们乡里有几个老师不想到县里去教书?不但工资能提上去,教学环境也好啊,更何况自己儿子也在县城,栾晓萍当然想跟儿子离得近一些,“小斌,会不会太麻烦了?”

  董学斌道:“不麻烦,这点面子人家不会不给我。”

  栾晓萍欣慰地拍拍儿子的手,“……那妈听你的。”

  “对了,还没说于郑智这人怎么样呢。”正好教育局局长在,董学斌打算直接找他。

  母子俩走到了操场,闻言,栾晓萍小心翼翼地左右一看,悄声道:“于局长这人口碑非常不好,他……他……经常‘欺负’xià面学校的老师。”声儿一顿,栾晓萍叹气道:“刚才你见到的那个年级组长周梅,就让姓于的给糟蹋过,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那回于局长来乡里请吃饭,叫了周梅去陪酒,后来周老师喝醉了,结果就被姓于的给带走糟蹋了……反正底xià人都说于局长不是个好东西。”

  董学斌皱皱眉tóu,“还有这事儿?”

  栾晓萍道:“妈也是听人说的,真的假的我也不清楚,但当时周老师两天都没来学校,后来就被任命了年级组组长,工资提了一级,小斌,你们公安局管不管这种事啊?还是纪委管?”

  董学斌道:“要是有人报案,属于刑事案件的就归我们管,周老师报案了吗?”

  栾晓萍摇tóu道:“不知道,唉,民不与○官斗,于局长那么大的官,又管着学校这边,再说周梅一个成了家的女人,这种事她想来也不敢往外说,有什么委屈也得往肚子里咽啊。”栾晓萍同情心很重,这两天周梅和她走的非常近,她也把周梅当了朋友。

  董●学斌道:“妈,这事儿没准也是有人捕风捉影造谣的,别谁的话都信。”

  栾晓萍瞪了儿子一眼,“妈不止听一个人这么说过,什么造谣啊”

  董学斌苦笑一声,他的正义感也很强,这次xià基层,董学●斌就是准备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几件实事的,不过那也不能听风就是雨啊,没有证据,没人报案,这事儿连立案的资格都不够,更何况官场的复杂是老妈永远也无法了解的,谁能保证这不是于郑智的政敌造的谣?所以对于郑智的◎事情,董学斌是将信将疑的。

  “妈,上车吧,咱俩先去吃饭。”

  “咦,你买车了?”

  “不是,单位的车,我刚进机关半年都不到,现在买车太显眼了。”

  正要拉开车门让老妈上去,身后的教学楼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你是学校老师?”

  栾晓萍回tóu一看,忙道:“是,于局长。”

  于局长板着脸道:“我不是让全校教师xià午五点整去礼堂开会,不许缺席吗?你怎么回事?啊?”

  栾晓萍语塞着没说话。

  他就是于郑智?董学斌回身看过去,那是一个将近五十岁谢了顶的中年人,或许是董学斌太敏感了,看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于郑智的眼神是落在董学斌母亲臀部上的,在从xià往上地打量着栾晓萍,这个视线让董学斌相当不舒服,看来老妈说的没准是真的,这老东西不是什么好鸟啊。

  见状,董学斌也没动地方,站在原地道:“原来是于局长啊,我来接我母亲有点◆事。”

  于郑智旁边的乡中学校长赶快低声道:“是董局长。”

  于郑智一愣,看了董学斌一眼,点点tóu,“县公安局董局长?久仰大名了,你母亲在乡中学工作?哦,既然有事你们就先走吧,不用开★会了。”他也没笑,也没说客气话,说罢就继续跟校长讨论着什么。

  这话让董学斌非常不爽,纵然于郑智这个正科级领导比董学斌级别高,可俩人却不同属一个部门,根本没有上xià级关系,而且论起政治地位来,教育局可差了公安局好几条街,可于郑智在知道自己是公安局副局长后还用那种发号施令的口气说话,还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就有问题了,明显是对董学斌的不尊重,当众甩他的脸色呢。

  董学斌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我隶属公安局,你主管教育局,轮得到你跟我面前耍领导威风么,什么东西,“噢,难得看见于局长一次,我那边再大的事情也得推了啊,我还找你有事呢。”

  于郑智看看表,“我五点要开会,xià次吧。”

  董学斌笑着走过去,“别啊,于局长可是大领导,见一次不容易噢。”

  校长和校领导都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纷纷闭嘴不语了。

  于郑智皱皱眉tóu,“我现在就要去开会,有什么事等我开完会再说。”

  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让我巴巴在外面等你开会?你丫架子够大的啊董学斌恼了,见于郑智要走,他一把就搂住了于局长的肩膀,笑道:“于局长,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这不是还有十分钟呢嘛◇,走走,我跟你商量点事儿。”他想开会,董学斌偏偏不让他去。

  于郑智看看肩膀上的手,对董学斌的“热情”非常恶心,“有事就在这儿说吧。”

  董学斌也没和他撕破脸,“行,就是为了我母亲的事★儿,我在县城上班,我母亲在乡里,平时想见一面太难了,咱们做儿女的当然得以孝为先了,所以于局长,你看是不是给我母亲调到县里的学校,也不要什么重点中学,普通县中学就行了。”

  校长几人心说原来就是这事儿啊,这还用找于局长说吗,就算董局长不言声,估摸过几天教育局的人也会征求栾晓萍的意见,主动给她调到县里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于郑智居然道:“董局长,这事不好办啊。”

  董学斌眉毛一跳,“怎么不好办?”

  于郑智瞅瞅他,又看看他身后的栾晓萍,“栾老师教师职称还没考xià来,按照规定,是不够资格调到县里的,而且县里几个中学现在位置也满了,没办法安排啊,这件事先缓缓吧,等以○后再说。”

  校长和几个领导没料到于郑智竟然这么不给董局长面子。

  董学斌一听就火了,这种调动纯粹是你于郑智一句话的事儿,甚至连事儿都算不上,你丫居然跟我打官腔?见过不给面子的,可没见◆过你丫这么不给面子的这是当众打我的脸啊?旋即间,董学斌又捕捉到了一个细节,于郑智刚刚竟叫了老妈栾老师,还知道她没有拿xià职称,显然对栾晓萍非常了解,也就是说,于郑智先前是知道栾晓萍是董学斌母亲的,可他却还是故意叫住了栾晓萍,假装问她是不是这个学校的,还叱喝了栾晓萍一句,靠,于郑智是故意找茬的

  董学斌火就忍不住了,“于局长,你确定我母亲的工作真不好办?”

  于郑智不耐烦道:“以后◎再说,好了,我开会去了。”

  董学斌怒极反笑,“于局长,行,你这话我记住了,你也别忘了你今天的话。”拍拍于郑智的肩膀,董学斌挽着母亲转tóu就走了。

  于郑智心里一阵厌恶,心里骂了句毛◇都没长齐呢,还敢威胁我?

  校长和副校长面面相觑,他们也觉得于局长有点过分了,先不说于局长一开始的态度,就说栾晓萍的工作调动,放着这种顺水人情不做而去平白得罪人?于局这是要干嘛?

  一上车,栾晓萍就担忧道:“小斌,算了吧,去不了县里也没事,妈跟乡里也呆习惯了。”

  董学斌冷着脸道:“妈,您放心,这事儿我一定给您办妥。”开车出了乡中学,董学斌也没心情陪母亲吃饭了,将老妈送回了★家里后,董学斌就拿起手机拨通了秦勇副局长的电话,“喂,秦局长。”

  “……董老弟啊,有事?”

  听他叫这个称呼,董学斌就明白秦勇那边说话应该很方便,“是这样,我什么时候把教育局的于郑智☆给得罪了?”

  秦勇怔了怔,“教育局于局长?怎么回事?”

  董学斌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相信于郑智不会无缘无故地要给自己难堪,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里面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儿,所以才来问跟他关系不错的秦勇。

  听完,秦勇眉tóu一板,这件事于郑智确实办的太恶心了,董局长又不是想让他母亲担任什么领导职务,甚至连重点中学也没要,就想要个普通学校能跟他母亲离得近一点,这么简单■的要求居然都不给办?成心不让人家母子团聚?公报私仇的意味也太浓了一点吧?秦勇道:“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于局长跟咱们县局的胡一国局长,是远房亲戚。”

  草董学斌顿时就明白了自己惹了胡一国,于郑智■是在替亲戚报仇啊

  秦勇想了想,“董局长,不行的话,你母亲的调动我给你试试。”

  董学斌道:“秦哥,谢谢你了,这事儿我能搞定。”他不想欠秦勇人情了,而且秦勇也得罪过胡一国那老东西,他出面也不一定管用。

  麻痹的

  不给我母亲调动?

  这事儿我他妈还偏要办成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