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市委书记的让座!】(求月票)


  下午,甄局长不放人,xiǎo董垂任调动黄了的事儿就一下子传开了。

  听到这一消息的徐燕第一时间就给甄安国打去了电话,“局长,xiǎo董的事儿……”,”

  “老徐。”甄安国和徐燕在前一次的党委会上越走越近,私底下的称呼也改了,“wǒ就知道你得给xiǎo董说话”不过都让人追赌债追到单位来了,这个影响太不好了,wǒ明白可能是有心人使的xiǎo手段陷害xiǎo董,但这件事xiǎo■董也逃不了责任,他啊,太年轻了,太冲动了,现在下去基层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wǒ的意思走过些日子等有了缺,给xiǎo董个实职副科提上去,下基层还走过几年再说吧。”,徐燕皱皱眉,“xiǎo董为分局的贡☆献咱们都有目共睹,这样是不是……”

  甄安国道:“,实职副升都快给他了,京里有几个刚进机关四个月就提副科领导职务的?他应该知足了,老徐”这事儿不用说了”对了,wǒ上午去市里开会,主要是城东分局的那起事故,你也听说了,周日的时候食堂因为年久失修塌了一xiǎo半,顶子都砸下来了,幸亏是周日”幸亏不是饭点,不然肯定得有人受伤,咱们国安的房子都比较老,大几十年了”安全是个问题啊”市里对这事儿很关注,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下来人视察,老徐,这事儿你盯一盯。”

  “好。”,徐燕也不好在说什么”心里一叹气”挂了电话。

  咚咚咚”董学斌下一刻就敲门进来了,他一脸怨气道:“,徐局,甄局长他……”,”

  徐燕压压手示意他坐下”“wǒ刚跟甄局长通过电话,事情wǒ知道了,局长那边似乎不会让你走了”wǒ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加上程政委这回也是一个意见,你,唉,要不然等有缺的时候,wǒ尽量给你☆调整个好位置,这种机会虽然比不上下基层,但也是挺难得的。”徐燕也明白甄安国和程海梅给xiǎo董的补偿可能有些不够。

  董学斌忍着火道:“徐局”这话wǒ也就跟您说,为了这个调动wǒ托了不少关系,☆欠了不少人情”得罪了不少人”现在甄局长却……不说wǒ自己”wǒ没法和给wǒ办事的人交代啊,人家费了半天劲儿现在却黄了”这让人家怎么看wǒ?”给谢老得罪了,这对董学斌来说已经是当头一棒了”如果下基层的事儿再落实不了”那自己这么多天的辛苦,浪费了那么多次珍贵的B,岂不是……

  徐燕理解甄安国的想法,她当然也不想董学斌调走,可这事对xiǎo董确实不太公平,立了这么多功”救了这么多火,到了到了人家好不容易活动来一个下基层的名额,还是县局副局长,你却给人家拿住不让人家走了,这实在有点叫人家心,但现在,一把手二把手都定了调子,徐燕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xiǎo董,wǒ恐怕也帮不了你。”,

  从徐燕办公室走出来,董学斌马上就打了谢慧兰的电话,“喂,谢姐,wǒ们局长还是不放人,wǒ都快服了,这也人……”,“xiǎo董,你先别急,再想想办法,好不姐”,董学斌捂着话筒在一个没人的角落道:“能想■的wǒ都想了,能说的也都说了,但就因为wǒ立功太多,wǒ们局长还想wǒliú下给他继续救火,说什么也没用”他是压根没想放wǒ下去。”要早知道立功还能立出一身骚来”董学斌还救个屁火啊。

  “……○dewǒdōuxiǎngle,néngshuōdeyědōushuōle,dànjiùyīnwéiwǒlìgōngtàiduō,wǒmenjúzhǎngháixiǎngwǒliúxiàgěitājìxùjiùhuǒ,shuōshímeyěméiyòng”tāshìyāgēnméixiǎngfàngwǒxiàqù。”yàozǎozhīdàolìgōngháinénglìchūyīshēnsāolái”dǒngxuébīnháijiùgèpìhuǒā。

  “……这样吧”wǒ再找人帮你问问,好吧?”

  “那麻烦你了。”

  不多时”京城市***政治部王主任的电话就打到了甄安国办公室。

  “甄局长,你们分局董学斌同志的调动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不放人?不就是一个综合办的副主任吗?”

  一听是王主任,甄安国心里就不舒服了,这个董学斌的背景还真不xiǎo啊”这是找人来压wǒ了?甄安国蹙着眉道:,“王主任,xiǎo董这个同志还是太年轻了,现在让他下去基层,wǒ认为还不是时候。”,王主任道:“,这不是你要考虑的问题!”

  甄安国眉毛一跳,“中午的时候,追赌债的人都堵到wǒ们分局门。管董学斌要钱来了,现在全分局和外面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这个时候怎么能随便提拔?这是不负责任!”他又找了这个借口。

  王主任的嗓音带着些怒气,“,甄局长!这摆明了是有人搞鬼!这点xiǎo手段你都看不出来吗?啊?要信任咱们的同志啊!怎么能听风就是雨?要是一有干部提拔”随便找两个人跟机关门口胡乱喊一喊,难道wǒ们就得取消调令让纪委介入调查?那还要wǒ们政治部干什么!董学斌同志wǒ们已经慎重的考察过了!他的副科不也是你们城西分局报上来的吗?难道几个xiǎo混混的话比wǒ们政治部的人说话还有力度?比起党来!你宁愿相信些不知道哪儿来的混混?”最后这话说得很重,王主任显然也动了怒。

  甄安国脸色一板,“王主任,照党章赋予的职责,维护党的章程和其它党内法规,监督、检查各级党组织及党员干部遵守党纪,这就是纪委的工作职能,wǒ认为wǒ的做法没有任何错误,有了问题就要调查,wǒ要对城西分局的所有人负责”wǒ要对老百姓负责,董学斌的事必须查清楚!”

  等那头的王主任摔下电话,安国才脸一沉,对董学斌找人给自只赦压的事儿极为不满,他当然不会让纪委介入调查”因为他明白董学斌冲动归冲动,但也不可能会被人追赌债追到单位来”○甄安国要的只是这个借口,只要能拿住董学斌的调动就够了。

  几分钟后,谢慧兰的电话反馈到了董学斌这边。

  一听甄安国又拿赌博说事儿,还想调查自己董学斌气得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上次和严磊的□zhēnānguóyàodezhīshìzhègèjièkǒu,zhīyàonéngnázhùdǒngxuébīndediàodòngjiùgòule。

  jǐfènzhōnghòu,xièhuìlándediànhuàfǎnkuìdàoledǒngxuébīnzhèbiān。

  yītīngzhēnānguóyòunádǔbóshuōshìér,háixiǎngdiàocházìjǐdǒngxuébīnqìdéchàdiǎnbǎshǒujīshuāizàidìshàng,shàngcìhéyánlěide▲冲突就让董学斌跟甄安国之间出现了些裂缝,现在这个裂缝无限扩大,已经彻底碎开了!好啊,你不但想拿住wǒ的调动,这还是想把wǒ给弄死啊!甄安国!wǒ招你惹你了!wǒ帮你躲过了市局的两次发难!你丫就这么对w◎chōngtūjiùràngdǒngxuébīngēnzhēnānguózhījiānchūxiànlexiēlièféng,xiànzàizhègèlièféngwúxiànkuòdà,yǐjīngchèdǐsuìkāile!hǎoā,nǐbúdànxiǎngnázhùwǒdediàodòng,zhèháishìxiǎngbǎwǒgěinòngsǐā!zhēnānguó!wǒzhāonǐrěnǐle!wǒbāngnǐduǒguòleshìjúdeliǎngcìfānán!nǐyājiùzhèmeduìw☆ǒ!wǒ就落了这么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阴着脸回到综合办,谭丽梅常娟他们都刷的一下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董主任!”

  “董主任您调动的事儿……”

  大家都为xiǎ▲☆ǒ!wǒ就落了这么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阴着脸回到综合办,谭丽梅常娟他们都刷的一下放下了ǒ!wǒjiùluòlezhèmegèchīlìbútǎohǎodexiàchǎng!?

  yīnzheliǎnhuídàozōnghébàn,tánlìméichángjuāntāmendōushuādeyīxiàfàngxiàleshǒutóudegōngzuò。

  “dǒngzhǔrèn!”

  “dǒngzhǔrènníndiàodòngdeshìér……”

  dàjiādōuwéixiǎo董主任叫屈,这人有本事看来也不行啊。

  最愤怒的要属郭攀伟了”xiǎo董主任不升官,自己也没法坐上副主任了!

  董学斌现在是连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了”挥挥手让他们工作。

  这时▲,后面传来脚步声,是严磊严秘书拿着份文件进来了,他让谭丽梅将文件复印五份,旋即看向董学斌笑道:“董主任恭喜高升了,听说你是要下基层?还是副局长?”

  董学斌脸色一变”综合办的几人也都齐刷刷地黑☆了脸。

  严磊显然是故意的,看看董学斌他假装惊讶道:“咦怎么了这是?调动没成?”

  董学斌眼睛一眯,“你再给wǒ说一遍?”

  严磊知道董学斌脾气上来就不管不顾了”所以也没再说话”呵呵笑笑,转身走了明显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严磊当然是希望萎学斌调走的”以后也能眼不见心静,但此时见董学斌如此怒然的表情,严磊又乐了”活该谁让你那么能救火的,谁让你有什么困难都能上的”现在老实了吧?

  xiǎo办公室里董学斌抄起一个杯子就咔嚓一声摔地上子!

  不得不说,董学斌现在的脾气比前眸子稍好了一些换做以前的他”肯定拍着桌子要和甄安国理论一番,甚至可能刚刚听了严磊的话就一脚踹过去了,但考虑到影响”董学斌终究是忍了下来”忍是忍了,但火气憋在胸口却愈演愈烈,调动泡汤了?自己的辛苦白费了?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没有了!连谢姐都没辙了,自己还有什么招儿?

  就算现在分局再起一把火,董学斌救了也没有用,他算看出来了,自己的火救得越多”甄安国那老东西就越不能放自己走!

  麻痹!怎么碰上这么个忘恩负义的领导!!

  帮你忙的时候你一口一口xiǎo老乡叫得这个亲,现在wǒ要高升了,你却跟wǒ背后打黑枪?什么东西啊!

  铃铃铃,铃铃铃,桌上电话响了。

  董学斌呼了两口气,一把抓起电话,“喂!综合办!”

  听xiǎo董口气很冲”徐燕就苦笑了一声”也没责怪他,“xiǎo董”刚接到通知”明天有市委的人下来视察,主要是城东分局食堂倒塌的波及,你叫上几个人去布置一下,横幅也好”卫生也好,wǒ可都交给你负责了,别出问题,对了,市领导中午可能在这边用餐,伙食也让他们准备好”别太奢侈,也别太寒酸,明白wǒ的意思吗?”,光”

  董学斌可没心思干工作,打电话给郭攀伟他们指派了任务,让他们去做。

  下班回家后,董学斌扔下包就进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倒在床上就睡觉了。然而心中装着那么多憋屈事儿,他又怎么睡得着”跟床上翻来覆去地骂着脏话,一会儿拍一下床板,一会儿锤一下枕头的”直到凌晨才是入睡。

  次日清早,董学斌起晚了,一□看表都已经快十点了,手机在外屋包里放着,里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大都是李庆主任和综合办的电话。董学斌一拍脑门,赶快收拾了收拾就出门赶去了单位。

  董学斌到城西分局的时候,大大的红色横幅已然拉了起来”是欢迎市委领导的。

  甄安国程海梅徐燕等一众领导都站在大院里望着门。”见xiǎo董主任这个时间才到,甄安国脸色微沉,心说这个xiǎo董也太没有大局观了”市委领导视察这么大的事情,你身为综合办的二把手居然毫不理会”还把情绪带到了工作上!又想起xiǎo董找人给自己施压的事儿”甄安国就喝斥道:“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马上给wǒ去布置会议室!”

  董学斌可不是故意迟到的见甄安国不但拿了自己的调动,还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录了自己的面子,董学斌火气就是一涌,已经把甄安国给恨上了,咬着后槽牙踱步回了综合办。

  徐燕也有点责怪xiǎo董”但让她皱眉的是甄安国的态度,谁都是人谁都有脾气,你拿了xiǎo董的调动已经对人家xiǎo董很不公平了,这种时候就应该给他点甜头,和颜悦色一些,毕竟是你甄安国想要依靠xiǎo董的救火能力,可你怎么反倒还厉声厉色了?xiǎo董走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啊!徐燕明显感觉出甄安国对xiǎo董有意见了”可能是那次严磊和xiǎo董的事儿埋下的祸根,而且xiǎo董办许诵讨其他渠道跟甄安国叫板了,所以才引起了局长的不满吧?

  董学斌走去综合办的一路上,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异样的色彩。也是”前几天还恭喜自己升迁要自己请吃饭呢,现在却形势突变,调动一下被取消了,众人的眼神当然不会对。

  妈的!自己的脸算是丢光了!

  综合办里就浮丽梅和老严俩人在,董学斌一进屋就道:“都准备好了吗?”

  谭丽梅起身道:“董主任,都准备完了。”

  董学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今天哪些领导要来?”

  “好像是市委谢书垩记和底下的几个领导。”

  董学斌一锋,京城市委一把手?那不是谢慧兰的父亲吗?他怎么来视察了?要来也应该是市长副市长啊?转念一想又明白了,估计是谢书垩记要推行什么举措”可能还涉及到京城其他机关的“危房改建”问题,所以才亲自下来的吧,看来城东国安分局的房屋倒塌影响挺恶劣的”幸亏是没死人。

  董学斌看看表,“领导几点到?”

  谆丽梅道:“通知是十一点,可能还会更晚,上午谢书垩记一行人是去工☆商屋那边考察的”中午才来咱们这里。”

  董学斌一嗯,随后去会议室走了一圈,见郭攀伟和常娟都布置完毕了”他又下去食堂查看了一下伙食的准备。

  这时,食堂外面响起热烈的掌声,似乎是谢书垩记▲的车队到了。

  董学斌这个身份自然是不够出去迎接的”再说他也没这个心情”就站在食堂里面往外看了一眼,结果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下车的谢书垩记和他秘书。一身正装的谢国邦鼻子和上嘴唇跟谢慧兰很像”他神色威严,眼睛炯炯有神”表情不芶言笑,政治局委员的气魄一览无余。

  这就是谢书垩记啊!跟电视里看到的感觉不大一样!

  董学斌又扫了眼谢书垩记身后的一帮领导和迎上去的甄安国等人”便折身回了xiǎo食堂。自己虽然在和谢慧兰谈对象”但毕竟还没有得到其他人的承认,谢国邦应该不认识自己这个准女婿的,估计人家也没心思认识自己,差距太大了。

  “董主任。”六处郑副处长突然出现在了xiǎo食堂,看到董学斌后,他大步走上来,低声关切道:“调动的事儿上面不批?”,董学斌叹叹气,“甄异长不放人,wǒ也没办法。”,郑副处长拍拍他的肩膀,“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能打算什么,wǒ这辈子怕是都走不了了,踏踏实实跟国安干吧。,,“你还年轻,以后机会多着呢。”

  董学斌微微一摇头”他看得清楚,甄安国那老东西都快和自己撕破脸了”他许下的副科实职都不知道能不能兑现,更别提以后的机会了”错过了这次,恐怕自己一辈子都得在国安老老实实待着了。

  那边,谢书垩记和陪行人员进了主楼”大约一个xiǎo时后才出来。

  已经是中午吃饭的点儿了,科员们都进了大食堂打饭,xiǎo食堂却空无一人”只liú着几张桌子,那是给谢书垩记和其他市领导准备的。

  甄安国xiǎo声儿地对旁边谢书垩记的秘书道:,“沈秘书,谢书垩记中午有安排吗?xiǎo食堂准备好了,你看……”,沈秘书走上去对谢书垩记说了几句。

  谢国邦还在左右看着分局大院的几间年久失修的房屋,闻言,略一迟疑,““去大食堂。”

  甄安国稍稍一怔,但也没什么意外,很多领导都注重亲民形象,跟大伙儿一块挤在一个食堂里,某方面的口碑自然会增加稍许,于是他转头看向自己秘书严磊,“赶快让综合办的人把大食堂腾出一个地方!谢书垩记要去那里用餐!”,严磊领命”xiǎo跑看到了xiǎo食堂。

  董学斌正和六处副处◇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见状,严磊眉头一板”“董主任!你倒是悠闲!赶紧的吧!谢书垩记和市领导马上要去大食堂用餐!甄局长让你们综合办赶快把桌子搬过去!”

  董学斌本来心中就憋着火呢,☆一听严磊又一张嘴就拿甄安国压人,董学斌就冷声道:“你哪只眼睛看见wǒ悠闲了?啊?wǒ不得盯着他们准备菜啊?”

  严磊指着他道:“wǒ没时间跟你磨嘴皮子!”,“你以为wǒ有时间跟你废话呐!”

  但董学斌也明白今天来视察的领导实在太大了,吕老都没办法与市委一把手比”所以挤搭了严磊几句后”他就快步到大食堂随便抓了几个人,大家赶忙将xiǎo食堂的两个大桌和椅子搬去了大食堂,在一个位置较好的地方放下”并疏散了周围正在吃饭的科员们,让众人略微往里挤一挤,尽量保持周围五米的安静。

  不多会儿”谢国邦进了食堂。

  好像是按了静音键”咋咋呼呼的大屋子里骤然鸦雀无声”大家都偷偷看着外面”要不就是埋头吃饭,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nbā板”厚重的嗓音回荡在食堂里,“城东分局的情况wǒ看了,你们这里虽然要稍好一点,但也不容乐观啊。”,他伸手一指上面,“看看,这是往里印雨的地方吧?年久失修加上屋顶进水”危险啊。”,甄安国道:“是啊,大几十年的老建筑了,wǒ们继续办法尽快整修n一VINP谢国邦微微点头“嗯,必须确保人员安全连安全都保证不了,还谈什么工作?安全才是大前提。” ◇
  甄安国和程海梅徐燕等人在后面恭敬地应着话。

  董学斌正在大桌上鼓捣茶水呢,谢书垩记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扫过,却没有一丝停liú,董学斌就知道人家八成不知道自己,既然这样,作为准女婿的他也●没必要上前打招呼了,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吧,况且自己和谢慧兰的恋爱本来就有点玩笑。

  在食堂里简单转了一圈,谢国邦才坐到了餐桌上,甄安国徐燕等人依次按顺序坐好,当然一些不是分局党委委员的领导就没资格跟谢书垩记同坐一桌了,几个市领导和李庆主任简处长他们都做到了第二个桌上。还站在那里的只有级别最低的董学斌和严磊了”噢,谢书垩记的秘书也没入座,在那儿倒茶呢。

  严磊好像有意识地想在谢书垩记面前表现表现,让谢书垩记记住他,就一道菜一道菜地给他们往上端,端过来以后还报一个菜名。董学斌现在对工作根本失去了热情”但见徐燕瞥了自己一眼,董学斌还是无奈去了后厨,把莱给谢书垩记他们端上来”不过却没有报菜名”他升官都被捏住了”哪儿有这个心情啊”纯粹是糊弄事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