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黄了!】


  周一。

  经过周末的风风雨雨,董学斌还是抱着兴垩奋的心情来上班了,不为别的,就为要下基层当副局长了。

  虽然谢慧兰那边正在帮自己活动,具体还没定下来,但也**不离十了,估计这两天就会有准信儿。所以最近跟单位里董学斌要做的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安安稳稳地把这段过渡期混过去,绝不能在调动前犯任何错误。

  “董主任早。”

  “董主任,早上好。”

  “董主任,听说您要高升了?”,一个跟董学斌关系还凑hé的财务处的科员低声道。

  紧接着,又一个纪委的rén也凑了上来,“……董主任,您要动了?”

  委学斌有点汗,“我也不清楚,呃,你们从哪儿知道的?”,

  “嗨,大家都这么说呢,传您要调进公安系统,真有这回事?”

  董学斌心说这机关里真是什么事儿也瞒不住,谢慧兰那边的活动估计惊动了不少rén,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传出去的吧。不过□董学斌一开始也没打算瞒住所有rén,于是乎,他就hé含糊糊地回答了几句,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呢。

  要是换做别的rén调动,即使是综hé处的副处长,恐怕也惊动不了这么多rén,但要调走的是小董主任◆,还是要从国安直接掉进公安那种热门系统,这就不一样了,所以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分局上下几乎都知道小董主任要高升的事儿了,一时间,大家错愕的错愕惋惜的惋惜,不舍的不舍,议论什么的都有。

  瞧rén家小董主任就是有本事啊,国安掉公安,这么大的跨越rén家一步就完成了,而且还不是平调,好像是要调去副科的领导职务这可不是一般rén能办到的,没有一点背景的话,谁会帮你这么折腾?唉,可惜啊,小董主任这么一走,多灾多难的城西分局以后可咋办?再出了问题可没rén能救火了!

  综hé办里,谭丽梅常娟等rén也听说了这事儿。

  王欣眼睛都红了,“董主任,您真要走啊?”,好不容易碰见个这么好的领导她真是舍不得。

  谭丽梅也同样如此,但小董主任高升,她不可能说不想他走的话,“董主任恭喜您。”

  常娟媚笑道:“您的上升速度恐怕要破纪录了。”,

  董学斌心中高兴摆手笑道:“还没定,不要这么说呢,大家工作吧。”

  郭攀wěi满脸堆笑地也恭喜着董学斌,等小董主任一进小办公室,郭攀wěi也前后脚地跟了进去殷勤地给董学斌倒茶倒水。对于小董主任要调走一事,郭攀wěi是非常震惊的,他知道小董主任有能耐,可怎么也没想到他能耐竟有这么大,不但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就破格提拔到了副科甚至还跳出了国安系统,要去公安部门任职领导职务,平常背景的rén可办不到这种事那得是有天大背景才▲行啊。

  董学斌知道郭攀wěi今天为何这么热情,他是惦记上自己屁股底下的职务子。

  上午董学斌既不积极也不怠慢地帮领导们送发着文件。

  等去到徐燕办公室时,徐燕突然叫住了他,“◆hángā。

  dǒngxuébīnzhīdàoguōpānwěijīntiānwéihézhèmerèqíng,tāshìdiànjìshàngzìjǐpìgǔdǐxiàdezhíwùzǐ。

  shàngwǔdǒngxuébīnjìbújījíyěbúdàimàndìbānglǐngdǎomensòngfāzhewénjiàn。

  děngqùdàoxúyànbàngōngshìshí,xúyàntūránjiàozhùletā,“小董,坐下咱俩说说话。”

  董学斌就知道徐燕显然也听说了,尴尬地咳嗽一声,也不知gāi说什么好,这事儿自己没跟徐燕打招呼,确实挺不地道的,“徐局长,咳咳,我这个……”,

  徐燕看看他,▲“要调走了?”

  董学斌道:“,应gāi是,但具体还没定,我就一直没跟您说过……”他是不敢说,万一徐燕不让自己走,董学斌可怎么办?继续让谢慧兰帮着活动?那样可就把徐燕给得罪狠了,徐燕是董学斌进☆☆机关以后对他帮助最大的领导,董学斌跟她关系很近,当然不想跟她有什么隔阂。

  徐燕苦笑了一声,“还以为你提了副科后会老实一些呢”你啊,你一点也闲不住。”

  董学斌讪讪一笑。

  “○是要下基层吧?那边的环境跟京里不一样,你方方面面前得注意,尤其是你那个臭脾气,必须收敛收敛。”徐燕自然也舍不得董学斌走,这么贴心的下属,这么个有困难就能上的下属,以后还上哪儿找去?但舍不得归舍不得,她还是打心眼里为董学斌高兴的,“公安比国安的视野开阔些,你去了也好,对你今后的发展很有好处,尤其是基层那种地方”以你小董的本事,做出些成绩应gāi不难,好好干吧,别给我丢脸!”

  董学斌怔怔,没料徐燕会说这种话,略略有点感动,“徐局长,我,我过……”,

  徐燕明白他在想什么,笑道:“说实话,我也不想你调走,不过对你来说这个调动确实很有意义,你觉得我会耽误你的前途吗?”,

  董学斌感激道:“谢谢徐局“一直以来给您惹了不少麻烦,您的教诲我都记在心里了。”

  徐燕笑了笑,“是真记住了才好,我的话啊,你向来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

  “咳咳,没有。”

  “好了。”徐燕翻开手头的文件看了看,“你认为综hé办里谁适hé接你的班?”

  董学斌一迟疑”“,……这个,我的事儿还说不好呢”嗯”不过郭攀wěi不错,资历够,能力够,八面玲珑。”董学斌不是不想推谭丽梅或其他rén上去,但一来是性别,二来是资历,这当道坎儿就把她们都卡住了,自己就算帮忙也没任何办法,想来想去也只有郭攀wěi了。

  徐燕点点头,“嗯,你回去工作吧,别因为要调走工作上就不认真了啊,呵呵。”

  “您放心,我肯定守好最后一班岗。”

  回到综hé办后”董学斌将郭攀wěi叫到了小办公室,“攀wěi坐下吧,坐。”

  郭攀wěi没明白什么事儿,小心坐在董学斌对面。

  董学斌笑看看他,“攀wěi,你也快三十岁了吧?你是综hé办的老rén,这些年为综hé办出了不少力,操了不少心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了,嗯,徐局长那边刚才问了我“我把你给她提了一下,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我这边的工作可能会让你来接班。

  “啊?”,郭攀wěi愣住了,转即就激动道:“谢谢董主任栽培,谢谢董主任!”,

  董学斌摆摆手”“,最近好好表现表教……”,想起徐燕的话他就照猫画虎地搬了过来,“别给我丢脸。”,

  郭攀wěi从很久以前就惦记上综hé办副主任的职务了,可是争来争去也没有他的事儿,他以为小董主任走之前肯定会提拔跟他关系很好的谭丽梅或者孙壮呢谁想董学斌竟推荐了自己当副主任这让郭攀wěi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小董主任跟徐局长关系极好,徐局长不可能不买小董主任的面子,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副主任……基本已经定了!

  中午之前,董学斌又走了几个关系不错的领导那里甄安国甄局长去市里开会了,没在办公室,纪委书垩记宋守杰、综hé办主任李庆等rén倒是都在,大家都对小董主任勉励的一番,肯定了他的工作成绩并嘱咐他在其他岗位也要发扬啥啥啥精神,反正都是些官面儿话。

  吃过午饭,忙了一上午的董学斌回到办公室所有事情都搞定了,就差等调令下来了。

  然而意外来的总是那么突然!

  大约十二点二十的时候,哐当,谭丽梅连门都没敲就急哄哄地推开了董学斌小办公室的门,“董主任!不好了!”,

  喜学斌瞅瞅她,“怎么了?”靠,不是分局又起火了吧?

  谭丽梅指着外面急道:“,大院门口有rén再喊您的名字,他说……说……”,”

  “喊我?”,董学斌一愣,“喊我干嘛?”

  “您……您还走出去听听吧。”

  董学斌心中咯噔了一声,快步跟着谭丽梅出了去,扫眼一看,好家伙,综hé办的rén都在走廊里往外看着,旁边还有几个政治处的rén也望着窗外,一见董学斌,众rén均低声窃窃私语着。董学斌预感不妙,飞快看向外面,这里离得太远也看不清什么,只知道栅栏门外似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rén正指着分局主楼大声嚷嚷着!

 ★ “董学斌!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别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你欠我的赌债什么时候还?啊?二十五万四!一分钱也不能少!今天之前你必须给我!董学斌!姓董的!你给我滚出来还钱!愿赌服输!快点给我◆★ “董学斌!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别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你欠我的赌债什么时候还?啊?二十五万四!一分钱也不能少!今天之前你必须给我!董学 “dǒngxuébīn!nǐgěiwǒchūlái!wǒzhīdàonǐzàizhèlǐshàngbān!biéyǐwéiduǒqǐláiwǒjiùzhǎobúdàonǐle!nǐqiànwǒdedǔzhàishímeshíhòuhái?ā?èrshíwǔwànsì!yīfènqiányěbúnéngshǎo!jīntiānzhīqiánnǐbìxūgěiwǒ!dǒngxuébīn!xìngdǒngde!nǐgěiwǒgǔnchūláiháiqián!yuàndǔfúshū!kuàidiǎngěiwǒ出来!”

  闻言,董学斌脸一下就沉了!

  中年rén嗓门极大,喊得全单位的rén都听见了,大家纷纷扒着窗户错愕地看下去,小董主任还赌博?欠了rén家二十多万?

  董学斌呼地一把就拿起了手机,拨了六处的电话,“找两个rén把外面嚷嚷的那rén锋起来!我倒要看看是谁陷害我!”,从身材上看,董学斌根本就不认识那中年rén,他既然叫得出自己的名字,既然找得到自己单位,肯定是受了什么rén的指使,魏楠?郭顺杰?周国安?严磊?董学斌得罪过的rén也就这四个,除了他们不会有别rén了!麻痹!想着低调想着不惹事!再没有一两天自己就gāi调走了!可他妈麻烦总是一件接一件!

  六处负责接线的rén道:“董主任,我们已经派rén去了。”

  董学斌道:“好,别让他跑子!”,

  不过一见两个穿警服的rén从飞快跑进大院,那中年rén登时一个激灵,撒丫子就跑。

  六处两个警员追子出去,可五分钟后却无功而返,没抓到rén!

  董学斌气得火冒三丈,rén跑了,自己这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董学斌马上对回来的俩警员道:“你俩受累在传达室等一会儿,如果那rén再回来,一定把他抓住。”

  六处俩警员知道小董主任跟六处领导关系很好,就道:“您放心!”

  明眼rén也都看出来了,事发的第一时间小董主任就要抓rén问话,那本是应gāi要不到债就不回去的中年rén却撒腿跑了事情透着股蹊跷,显然有rén陷害小董主任的几率是极大的,而且现在正值小董主任要工作调动的关键时期,这个可能就更大了,看来是有什么rén想破坏小董主任的升迁啊。

  谭丽梅一脸气愤道:“董主任,这是有rén诬陷您!”

  郭攀wěi怒道:“手段太卑鄙了,不过一般rén也不会信。”

  以前城西分局也不是没发生过类似事丵件是一个财务处的领导跟外面有了情rén,结果被那情rén的丈夫知道了,就找到城西分局来大喊大叫要讨说法,最后是六处出面把rén控制住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只是那个财务处的领导后来被调了一个虚职,直到退休以后也没有再动地方。

  董学斌强自冷静了一下,这件事应gāi影响不到自己,毕竟疑点太多光凭一个rén毫无证据地瞎嚷嚷就能终结自己的仕途?哪有那么简单!可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手法这么痞气,应gāi不是在机关里工作的rén,对,魏楠的可能性最大丵!麻丵痹的!这个王八蛋!要是找到证据!看我弄不死你的!

  摆手让综hé办的科员们继续工作董学斌回了自己办公室。

  甄局长中午开会回来了自己是不是应gāi跟他解释解释?徐燕那边似乎也要说啊,可想想还是不行,这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对,等抓到那个中年rén再说到时候手锋一上,不信他不说实话,那样自己也能解释清楚了。

  可等啊等,等啊等,中年rén却没再回来。

  董学斌反而等来了一个电话谢慧兰的电话。

  “喂,小董,你是不是得罪过你们单位的领导?”,

  董学斌表情一愕“没有吧“怎么了?”

  “没有?那为什么你们分局一☆把手二把手都不同意你调走?”

  董学斌瞳孔中浮现起一抹急躁“谢姐,您也知道我给分局处理了不少困难救了不少火,得罪领导谈不上,反倒可能是领导太信任我了,所以才不想让我走,还有刚刚,有rén在我们●单位门口喊我,说我欠了他赌债,可根本就没赌博过,那rén我也不认识,我猜是魏楠huā钱雇的rén来陷害我的!”,

  “……还有这事儿?”,

  “是

  就二十分钟前发生的。,

  谢慧兰道:“小董,路我已经给你打通了,任命书也随时可以下来,但你们单位一把手要是死活不放你,我也没有办法,你知道这事儿不是老爷子亲自开口的,我父亲那边地……我的面子有限,只能帮你疏通开关系,但其他的事情……”,……”

  董学斌急了,“甄局长不放rén我就走不了了?”,

  “可以这么说,一把手如果死压着你,谁想掉你走也没有用,毕竟你的关系现在在城西分局,小董,你尽快做一做上面的工作,只要你们局长点了头,你的任命过两天就到,对了,千万别拖得太久,否则我这边也……好不好?”

  挂了电话”董学斌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妈的!怎么什么恶心事儿都让我给赶上了?

  甄局长不放rén?我为分局做了那么多贡献!出了那么多力!好嘛!现在我要升官了!要前程似锦了!你却不让我走了?非让我留在分局继续给你救火?继续给你屁股?有你丫这么办事儿的吗!

  董学斌越想越火,但一想起徐燕的嘱咐,他就压了压火,想找甄局长谈一谈。

  异长办公室。

  咚咚咚,听到敲门声,甄安国就说了声请进。

  董学斌进了屋,“甄局长。”

  一看是小董,前一秒还笑呵呵的甄☆安国立即板起脸,皱眉道:“小董,国安的规矩你应gāi知道,你还赌博?”

  董学斌一咬牙,耐着性子道:“门口那事儿我发誓我压根就不知情,甄局长,我是什么rén您应gāi清楚,我一公务员,怎么可能◎◇去赌博?我连那rén是谁都不认识,这事儿是有rén陷害我的!”,

  甄安国道:“我不管是不是确有其事,但你都让rén闹到单位来了,就是你工作上的不到位!”,

  “可我根来……”,
  “不用解释了!”,

  董学斌好不容易压下的火又上来了,“甄局长,我工作调动就是因为这事儿……”

  甄安国看看他“小董,你还年轻,还需要磨练,现在是你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磨练的时候,下基层还太早了,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你看看今天的事……在国安门口大喊大叫影响太恶劣了,你让分局其他rén怎么想?啊?你让老百姓们怎么想?你啊,还是在分局里踏踏实实磨磨性子,等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提拔你,小董◆,不要急,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董学斌呼了口气,“我觉得在基层更能缎炼rén。”

  甄安国道:“如果照你现在这个不成熟的样子下去肯定会摔跟头的,还是那种一摔就再也起不来的跟头,我就是◎从基层上来的,那里的情况我比你了解小董我是为了你考虑!”,

  董学斌怒了,一口一个为了我考虑,一口一个为了我着想,你要真为了我弄想为什么拿住了我的调动?你知道我为了这事儿huā了多大力气得罪了多少rén吗?啊?我还没下去呢你怎么知道我不行?你丫就是为了你自己着想!根本不是为了我!

  “小董,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我和政委沟通过,她也是这个意思。

  一把手二把手都不放rén,即便是蒋局长开口要rén,这个调动也没办法生效!换了一般rén的调动,一把手不可能会这么死拿着不放不可能会宁愿得罪rén也要把rén留下,谁不知道成rén之美这句话?但小董主任不一样,他对城西分局的重要性实在太大了。

  甄安国这回是铁了心了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分局门口那事儿是有rén故意陷害董学斌的?但甄安国也恰好不想让董学斌走,于是就借着这件事用强硬的态度阻止了董学斌的调动。没办法甄安国也是对小董又爱又恨,虽然因为小董和严磊的事儿最后闹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但rén家小董确实是有真本事,这么优秀的rén才,怎么能让他走?他也设身处地地为董学斌考虑过,就像他说的那样,基层可不比京城,小董的那个不知忍辱的臭脾气要是下去当了副局长,保准得惹出麻烦。

  但一想到自己这么做可能会让小董心里有想法,甄安国就道:,“等等吧,等咱们机关里有hé适的位置以后,你的副科实职我也帮你解决,等过几年把你性子磨稳了,再考虑下基层的事儿。”他不是没有私心,自己初来咋到,城西分局就出了这么多麻烦,以后想来也不会少,如果小董主任真走了,到时候上哪再找第二个小董主任去?所以很少许诺的甄安国才许了小董的提拔,他觉得自己给他的甜头已经很够了,才进机关几个月就上到副科实职?甄安国要顶的压力也很大!

  可对董学斌来说,这个显然差远了!

  副科实职?

  国安分局的副科实职能和基层的副科实职比吗?差了十万八千里!

  几年以后再下基层?那时自己也不可能直接提正科啊!最多还是个副科实职!明明能一步到位的,你却让我等几年?让我白白在城西分局浪费几年?我都快二十四岁了,起步本来就比别rén晚些,我哪有那么多年可以耽误的!

  董学斌都快气糊涂了,不甘心地跟甄局长争取了几句。

  但甄安国的态度很明确嗮——就是不放rén!

  麻痹!

  太恶心rén了!!

  恶心到姥姥家了!!

  我累死累活地为分局鞍前马后,政绩拿了不少,可最后就是这么个下场?

  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rén在单位门口喊了些毫无根据的话,我就要被压着升不了官?就因为我立功太□多,就因为我功劳太大,你丫用我用顺手了,就不管我的前程了?还想我继续留在这儿给你擦屁股救火?我还擦丵你大爷啊擦!凭什么啊?我他妈立功还立错了啊?没有这么欺负rén的吧!没有你这么自私的吧!?

 ◆ 【好久没求推荐票了!大家顺手把票砸一砸吧!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