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和中央领导约会】


  一秒钟一一一一一一五秒钟一一一一一一十秒钟一一一一一一谢姐家客厅里陷入沉沉的寂静。

  董学斌尴尬万分地站在茶几旁,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le,本以为谢慧兰很单纯,不知道那天丝袜上是啥◎东西呢,谁想人家早就他妈知道le,我le个晕,nǐ既然早知道nǐ干嘛一直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啊,完le完le,刚在谢姐面前树立起的高大形象全都毁le,中垩央领导这是要追究责任le!

  “谢姐★,我那天,我,哎呀……”,董学斌真是有口难辩。

  谢慧兰瞧他一眼,“现在nǐ还说对我只是尊敬?什么好感也没有?”

  董学斌哭丧着脸道:“不是“真不是那样。”,

  “哦,那nǐ给我解释解释丝袜上……”

  董学斌一下就投降le,“谢姐,别说le,千万别说le,是我一时糊涂,是我错le,我……请组织上处分我吧。”,

  “呵呵,我不是nǐ的上级领享,新闻局又不是nǐ们的主管单位,可没权利处分nǐ。”谢慧兰微微一笑,“我现在姑且是nǐ的恋人,我能做的只是要告诉nǐ和提醒nǐ,那种事以后不要再干le,一来对nǐ的身心都不会有什么好处,二来我穿过的丝袜也不干净,nǐ用来做那个,实在不卫生,以后注意一点,好不好?”,

  董学斌丢人啊”从没有这么丢人过,“……好”好。”

  谢慧兰浅浅嗯le一声,“别那么紧张,放松点,呵呵,坐下说。”

  董学斌战战兢兢地坐le下,偷看le眼谢慧兰的表情,说le那种让自己都脸红le的话,谢姐竟然一点异样都没有,还是那副大大方方雍容华贵的模样,不愧是中垩央领导啊,nǐ就说人家这脸皮多厚吧。但董学斌的境界显然没有达到谢慧兰那样儿,他简直如坐针毡,屁股一会儿挪一下,手一会儿动一下,就别提多窘迫le。

  谢慧兰一拉茶几上的果盘,“……吃插子吗?”,

  董学斌正色道:“谢谢您,不吃le。”

  ◎谢慧兰拿手指虚空指le指他“笑道:“,nǐ啊,nǐ看咱们俩有一点在谈恋爱的气氛吗?”,

  晕,咱俩本来也没在谈对象啊。但这话董学斌现在是不敢说le,没别的,人家抓住自己把柄le啊……咳咳咳咳,●那我,那我吃一个楠子。”见谢慧兰要给自己录楠子皮,董学斌就急急先把楠子抢过来,拨le一个给le谢姐,然后才自己给自己录。

  谢慧兰很有女人味儿地捏着一瓣插子送入唇里含着,等吃完”她道:“以后把您换成nǐ,直接叫我慧兰也行,好吧?”,

  董学斌苦笑不迭地点点头。

  谢慧兰一嗯,“那nǐ自己看看电视,我先去把发言稿写子。”

  见她弯腰去抱那供暖的报纸,董学斌就先一步一把◆抄在怀里,“我给您……给nǐ拿屋里去。”

  “那就谢谢le,呵呵。”

  谢慧兰的闺房飘出一股书卷气息,与其说是卧室,倒不如说是书房le”除le床和电脑衣柜外,几面墙上都立着一排排书柜,★chāozàihuáilǐ,“wǒgěinín……gěinǐnáwūlǐqù。”

  “nàjiùxièxièle,hēhē。”

  xièhuìlándeguīfángpiāochūyīgǔshūjuànqìxī,yǔqíshuōshìwòshì,dǎobúrúshuōshìshūfángle”chúlechuánghédiànnǎoyīguìwài,jǐmiànqiángshàngdōulìzheyīpáipáishūguì,满满当当都是资料或者书籍,路过时随意一扫,厚黑学的书啊,经济类的书啊,哲学系的书啊”新闻局的内部资料啊,什么都有,看来谢慧兰的“上进心”,也很强,不过人家跟自己不同,谢姐是把功课用在le充实自身上,借此上进,董学斌则是把功课用在le跑官上,以此求上进,唉,境界的差距啊。

  不过董学斌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综合办的职能就那样,为领导做好后勤,跟领导搞好关系,如此才能上进”nǐ要非去自作主张■的干一些实事,那不是立功,那就是越权le。

  嗯,等自己下le基层吧,到时候争取多为老百姓做一些实事,多拿到一些能记录在档案上的政绩。

  谢慧兰已走进入le工作状态,一边看着董学斌拿来◎的资料,一边用钢笔写着报告。

  董学斌不敢打扰她,悄悄退出屋去,zhòng新沏le杯茶水给谢姐端le过来,放到桌上,然后又出屋轻轻掩上le门,坐到沙发上兀自无语。这叫什么事儿啊,和荧姨那头还没个结果呢,咋莫名其妙地和中垩央领导谈上恋爱le?谢姐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呢?她真对我有意思?不能啊,八成是开玩笑呢吧?可这个玩笑又不像是玩笑啊?

  董学斌又痛苦又快乐,心情复杂极le。

  一分钟过去le……

  十分钟过去le……

  董学斌怕打扰谢慧兰工作,电视就调le静音,看啊看,心情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一来是不明不白地就谈le恋爱,实在没有什么实感,二来是一想到丝袜事■件被谢姐知道le,董学斌就有点想从楼上跳下去le,谢姐到底对自己是啥想法啊?把自己当流氓当色狼le?可那为啥还要跟自己搞对象?

  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董学斌坐立不安地从沙发上站起◇jiànbèixièjiězhīdàole,dǒngxuébīnjiùyǒudiǎnxiǎngcónglóushàngtiàoxiàqùle,xièjiědàodǐduìzìjǐshìsháxiǎngfǎā?bǎzìjǐdāngliúmángdāngsèlángle?kěnàwéisháháiyàogēnzìjǐgǎoduìxiàng?

  xiǎngbútōng,zěnmeyěxiǎngbútōng。

  dǒngxuébīnzuòlìbúāndìcóngshāfāshàngzhànqǐ来,踌躇地搓着手,想找点事儿干。对le”给谢姐收shí收shí屋子吧,得把自己光辉形象再竖起来啊,绝不能让丝袜那事儿影响到谢姐和自己的关系,得让谢姐知道自己还是光明的一面的。

  想到就做,董学斌一挽袖子,跑去厨房开始给她家擦桌子擦油烟机le。看谢慧兰的样子,八成不会自己干家务的,估计是隔三岔五请小时工或者有别人帮着收shí,桌子什么的都很干净,就是油烟机有点脏le。董学斌以前家里穷,油烟机从没雇人洗过,全是自己拆卸,所以做起来十分拿手。做完这些,董学斌又去卫生间冲le冲墩布,将她家的地擦干净,见谢姐还没工作完,董学斌又拿le抹布和报纸,爬上窗户开始吭情吭哧地收shí,末le连厕所洗衣机里堆着的两件女士西装也给洗le。

  整整三个小时,董学斌累得满头大汗,不过心里面却非常充实。

  下午五点二十五。

  董学斌正蹲在门厅的鞋柜子前给谢姐的黑高跟鞋擦油呢,吱呀,后面开门声响起。

  从卧室走出来的谢慧兰咦le一声,“小董,nǐ干什么呢?”,

  其实董学斌刚才就听见她拖鞋声,知道她是

  工作完要出来le一干是才办快打开鞋柜毕拿起高跟鞋给她擦,不然给领导洗衣服擦玻璃倒还好,擦鞋就有点……用京里话讲叫太掉份儿le,董学斌也就那么做动作意思一下,想把自己弄得惨烈一些,以此想消除谢慧兰心里丝袜事件的影响,“,噢噢,谢姐您忙完le,抱歉”也没经过您同意就给屋子shí掇leshí掇,油烟机和玻璃什么的都擦干净le,您看还行吗?”

  谢慧兰愣愣,往厨房一看,又瞧瞧窗户上的玻璃,“nǐ这是干嘛,叫小时工来就行le。”

  董学斌吭吭哧哧地擦着鞋,“嗨,我闲着也是闲着,对le,这鞋擦黑鞋油丵行吧?还是擦白的?”,

  谢慧兰好气又好笑地快步走过去,一把将黑高跟拿到le手里,“,别擦le,nǐ是我的恋人,给我擦鞋收shí屋子算怎么回事儿?说起来这反倒是女人给男人干的事儿吧?起来喝点水去,瞧给nǐ累的。”

  董学斌急于表现道:“没事,等我擦完这鞋的。”,

  谢慧兰眼睛眯le眯,“去休息休息,好不好?”,

  董学斌也是假装争一争,其实没想给她擦鞋”见状,就无奈地去le卫生间洗手。

  “哟,衣服也给我洗le?”后面的谢慧兰苦笑le一下,“擦地,擦玻璃,擦油烟机,洗衣服,擦鞋,nǐ说说nǐ这一下午……小董,我再跟nǐ说一遍,咱们是恋爱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nǐ以后不要做这些le,行不行?”,

  汗,称一口一个小董的,这是啥恋爱关系啊,怎么也得叫声好哥哥吧?

  董学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看着卫生间被擦得亮晶晶的瓷砖,看着挂在暖气管子上的西装,谢慧兰笑吟吟地一摊手,“得,让nǐ这么一弄,晚饭都不知道怎么吃le,本来说叫外卖送来的,可nǐ忙活le这么久,呵呵,算le,去外●面吃吧,中餐西餐?”

  董学斌赶紧摇头:“别别,别麻烦,我回家吃le。”

  “nǐ帮我干le这么多活,怎么好让nǐ回家?”,

  “嗨,举手之劳而已,那个,要不就跟家里随便做点吃☆吧,省事儿。”

  谢慧兰瞅瞅他,笑道:“nǐ这是成心要看我的笑话是不是?我厨艺不太好的。”

  “呃,没有,我是说我给您……给nǐ做饭,我厨艺还勉强凑合,nǐ要是不嫌弃……”,

  谢慧兰掰着手指头道:“,nǐ算算nǐ帮le我多少le,抓小偷,救我的命,解除婚约,给我供暖材料,又给我做le家务,呵呵,我还怎么好意思让nǐ做饭?算le算le,既然nǐ想跟家里吃,那就家里,我简单炒☆两个莱,咸le淡le的nǐ将就将就,好不好?”

  “那我给nǐ打下手。”

  厨房里。

  谢慧兰不算很熟练地用筷子打着鸡蛋,旋即往里放le点葱huā,“小董,家里就剩集鸡蛋和青莱■le,平常我自己也不做饭,不是去外面吃就是叫外卖,所以冰箱里没存什么菜,凑合凑合?”,

  董学斌道:“吃什么都行,有俩菜就够le,俟,鸡蛋里别放太多盐。”

  “……这样吗?”,

  “嗯,差不多le,咳咳,那啥,摊鸡蛋的话再多搁点葱好吃。”

  “噢。”谢慧兰笑看le他一眼,“小董,现在咱们倒有点在谈恋爱过日子的意思le,呵呵,nǐ说呢?”

  董学斌脸一红,“……谢姐“这个,那个啥,真谈恋爱啊?”

  谢慧兰眯眼看看他,将炉子上的火打着,“……nǐ想说什么?”

  晕,nǐ说我想说啥?我想说的太多le!董学斌咳嗽le一声,“,没啥,没啥,那个,该倒油le。”

  一个摊鸡蛋,一道素炒芹莱,再简单不过的两道家常菜le,不过摆在桌上却蛮温馨的。

  面对面坐着,谢慧兰夹le。鸡蛋尝le尝,“呵呵,果然味道不行,早知道就让nǐ炒le。”

  董学斌也没期盼着谢慧兰能做出什么美味,看她那个出身就知道,“没有的事儿,鸡蛋炒得挺好,芹菜也不错,比我强多le。”吃le两口鸡蛋,董学斌连连点头,“……真香。”

  谢慧兰笑道:“n◎ǐ啊,别拍我马屁le,自己的手艺自己清楚。”

  换作以前,董学斌怎么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能有幸和谢慧兰这么美这么有背景这么位高权zhòng的大官说说笑笑的一起吃饭啊,甚至还谈le恋爱,汗,怎么跟☆做梦似的啊,也不知道谢姐对这个恋爱动le几分真。

  饭后,董学斌和谢慧兰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

  等播到天气预报之前的广告时,谢慧兰突然笑问道:“小董,nǐ谈过恋爱吗?”,

  董学斌拘谨道:“算是谈过……吧?”跟荧姨那个应该叫恋爱le。

  “那nǐ喜欢什么样的女性?”,

  “这个,看感觉,具体不好说。”

  “呵呵,和我这么枯燥的人谈对象,是不是感觉很◎无聊?”,谢慧兰笑笑,“,咱们接触的时间还不长,相互间可能不太le解”我这个人吧,比较注zhòng工作,大部分心思都投在le这上面,可能在生活上就有些无趣,电影”电视剧”游戏,我都很少有接触,看看资料□写写文件,这或许就是我最大的爱好le,呵呵,不过既然恋爱le,总要有些改变,还像我以往的那个样子,nǐ估计也不会喜欢,是不是?”,

  董学斌不知该怎么说,“不是,不是。”

  谢慧兰浅浅一笑,“行le,今天的工作也忙完le,走,咱们出去逛逛街?”

  董学斌瞪le下眼珠子,“逛街?”,跟中垩央领导逛街?

  “逛街,确定恋爱关系的人管这个叫约会,对不对?”,不等董学斌反应过来,谢慧兰就关掉le电视,随手抓起沙发上的一个女士手包,走过去穿高跟鞋le,“小董,咱们明天都有班要上,时间不多,就去附近的地方转转吧。”谢慧兰太强势le,根本就没给人选择的余地。

  董学斌哭笑不得地拍拍脑门,一琢磨,靠,爱咋咋地吧,反正也不明白谢姐是什么想法,想也是白搭,约会就约会,不想那么多le

  ,世界丝有几个人能享受到跟谢姐约会的待遇啊?这还然个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董学斌是放开le,不再纠结那个恋爱关系到底是真是假le。

  奥迪猫驶出le小区。

  副驾上的董学斌眼神一个劲儿地往谢慧兰苗条的身段上瞥,唉,nǐ说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谢姐那倾国倾城的脸蛋,那瘦溜溜的身材,那翘翘的美臀,那长长的美腿,啧,以前看电影觉得上面的演员真漂亮,可跟谢慧兰一比,那些演员无论气质上还是容貌上都差le谢姐不止一筹啊。

  谢慧兰眼珠子一眯,“小董“我这身西装是不是太煞风景le?”

  董学斌眼神快速从她胸口挪开,“没有,您……nǐ穿西装挺有女人味的,呃,不是,不是,西装挺适合nǐ的。”

  “呵呵,那就好。”谢慧兰继续开车。

  董学斌松le口气,见她目视前方,就又把目光挪到le她身上。

  既然她非说自己俩人谈le恋爱,那作为男朋友,总得有些特权吧,加上谢慧兰已经知道自己拿她丝袜那啥过le,自己再偷看她时也就不用太过于避讳,呃,当然le,碍于中垩央领导的官威,董学斌还是会在谢慧兰不注意的时候偷瞄的,可不敢当着她的面儿看,那样是对领导……那样是对“女朋友”的不尊zhòng。

  安贞桥一家新开的商厦里。

  在顾客和商场人员惊艳与嫉妒的视线下,董学斌心惊胆战地走在一楼大厅。之所以大家都那么看自己,主要还是旁边的谢慧兰太过于出众,然后再一个原因就是……谢姐此时正挽着自己的手。那回在谢老家里谢慧兰也曾这样挽着自己,但帮次情况不一样,是情势所逼,董学斌当时倒没觉得太紧张,但现在不一样le,所以董学斌很不争气地后背都出le汗。

  见小董这样,谢慧兰忍不住笑le一下,“放松一些好不好?”,

  董学斌嘴硬道:“咳咳,我挺放松的。”

  “nǐ这还叫放松?身子都是硬邦邦的,呵呵,我是老虎吗?”

  “没有……”,一听,董学斌做le个深呼吸,稍微把肩膀放下来le一些,可这一方,手肘也随之一降,呼哧,胳膊肘顿时淹没在le谢慧兰左边的胸脯里,谢姐今天的文胸可能比较软,董学斌只感觉自己的手肘一下就陷进去le”他吓le一个激灵,忙一收手,“哎呦,对不起对不起,谢姐,我可不是故意的,真●不去……”,

  谢慧兰大大方方地笑le笑,“没关系,别那么拘束,走吧。

  董学斌注意le下谢姐的脸色”瞅她似乎真没生气,这才跟她一起继续往里走,心里都捏le一把汗。

  “小董,■búqù……”,

  xièhuìlándàdàfāngfāngdìxiàolexiào,“méiguānxì,biénàmejūshù,zǒuba。

  dǒngxuébīnzhùyìlexiàxièjiědeliǎnsè”chǒutāsìhūzhēnméishēngqì,zhècáigēntāyīqǐjìxùwǎnglǐzǒu,xīnlǐdōuniēleyībǎhàn。

  “xiǎodǒng,nǐ谈过恋爱”比我有经验,恋人应该逛逛什么区域?男装?女装?”

  董学斌一呃,“我也没啥经验,那个啥,逛什么无所谓吧,关键看您……看nǐ喜欢什么。”他其实想让谢慧兰给自己买两件衣服挑两件衣服的,或者自己帮她挑几件,那样才有谈恋爱的感觉,但人家那么大的领导,董学斌当然不好意思说le。

  谢慧兰一侧头”顺势又很自然地挽住董学斌的手,“正好有几本书一直想买的,要不然陪我上六层看看书?呵呵,可是这个不叫约会吧?”

  董学斌心说nǐ话都说到这份上le,我能说不嘛,于是点头道:“好好,我也想看书呢。”

  谢慧兰笑道:“是不是不太好?要不给nǐ买几件衣服?”,

  董学斌道:“没有,nǐ想买书咱们就去,听nǐ的。”,

  六楼有一个角落是图书区域“谢慧兰一上电梯就松开le董学斌的手,很感兴趣地走到le一个书架前,随便抽出一本书看着,摇摇头,又放le回去,再拿到手中一本翻翻……小董,给我找找有关媒体类的书籍。”说罢,可能连谢慧兰自己也觉得语气不太对,就笑le一下”“麻烦帮我找下,好不好?”,

  董学斌心里苦苦一笑,嘴上却答应得痛快,“没问题,跟您工作有关的书刊是吧?我马上去找。”,

  谢慧兰道:“谢谢le。”

  不多久,董学斌拿回来le四五本书,递给le谢慧兰,“nǐ看这个对不对?”

  谢慧兰似乎心思都在手中的书上,没听到董学斌的话,还在那儿看着。

  董学斌就没敢打扰,抱着书眼巴巴地等在一旁,大约过le十分钟,等董学斌腰都站累le的时候,谢慧兰终于放下le那本书,他这才道:“给nǐ拿le几本来,nǐ看……”

  谢慧兰道le谢,眯眼将书拿在手中看看,最后摸出一本来,“这本不错,其他的放回去吧。”

  “哎!”,董学斌颠颠又把书放回le原位,接着又拿le几本过来。

  一个小时过去le……

  两个小时过去le……

  从商场出来后,谢慧兰两手空空,董学斌则大包小包地提拉着三大兜子死沉死沉的书。

  停车场里”谢慧兰许是才琢磨过味儿来,不好意思地回头笑笑,“瞧瞧,还说给nǐ买几身衣服呢“nǐ怎么也没提醒我一句,呵呵,这哪还叫约会?净陪我买东西le。”看看表,谢慧兰笑道:“时间不早le,下次吧,下次咱们好好逛逛街。”,

  董学斌下午才给谢慧兰收shíle屋子洗■le衣服,这会儿又拿着那么zhòng的一堆书,简直累得死去活来le,听le谢慧兰这话”董学斌撞墙的心都有le,晕,nǐ也知道这不叫约会啊?还下次?得le吧nǐ!再也没有下次le!

  董学斌本来□还抱着一副很期待的心情想享受一下这次约会,可……给谢慧兰洗油烟机,替谢慧兰洗衣服,陪谢慧兰去商场,给谢慧兰卖书,帮谢慧兰拿包——这就是董学斌和中垩央领导的第一次约会!

  我le个去的!

  中垩央领导果然是中垩央领导,约会都和别人不一样啊!!

  【求月票】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启航更新组客官提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