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炸矿!】


  下午五点不到。

  拿着七十万支票的董学斌立刻去了银行将支票入账,支票没什么问题,密码也对。从工商银行走出来,人生地不熟的董学斌随便跟路边找了个饭馆,将肚子填饱后,他美滋滋地打了个饱嗝,一摸手机,拨了瞿芸萱的号码,嘟,嘟,嘟,只听那头喂了一声,董学斌就呵呵笑道:“萱姨,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又赚了七十万,赌鸡血石赚来的,嗯,现在开拍卖公司的钱够了吧?”

  “…………”

 ■ “萱姨?”

  “………………”

  “萱萱,你倒是说话呀?”

  “你让姨说什么?姨现在啥也不想说了”

  “呵呵,我还等着你夸我两句呢。”董学斌这次的战果还是比较丰厚的,●只用掉了两次BAC就赚够了钱,现在身上还有十分钟的BAC时间呢,“钱现在到位了,等明天我给你银行卡上划过去吧,至于拍卖公司在哪儿开,怎么注册,怎么请人,这些就你琢磨吧,我只负责提供资金,咋样?”
●   “……小斌,你老实跟姨说,你看古玩的眼力dōu是跟谁学的?”

  “咳咳,我以前不是就跟古玩城打工嘛,我领悟力比较强罢了。”

  “可人家专家不比你领悟力强?不比你眼力好?我怎么从没○听说哪个文物专家能像你这么挣钱的?你那哪是挣钱啊你那是抢银行不对抢银行恐怕也没你来钱快赌石那么大风险,可到你这儿,七十万就轻轻松松进账了?这才几个小时?以前的几个捡漏也是,怎么感觉你比那些文物专家还专家?臭东西,你这转变的实在太突然了,姨dōu……姨dōu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董学斌笑道:“有钱还不好,高兴不?”

  “你挣了大钱,姨当然高兴了。”

  “萱姨,那你夸我两句,◇叫我声好听的,就那个称呼。”他指的是老公哥哥之类的。

  “去死再胡说八道信不信姨揍你?”

  “呃,我为咱家贡献了这么大的力,你总得褒奖褒奖我吧?”

  “贫嘴,谁跟你咱家呀,呵呵●。”瞿芸萱的心情应该极好,电话里面传来她温婉柔和的笑声,“臭小子,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咱们还开啥公司?你天天去赌石天天去捡漏不就行了,要是照你这两天的速度,钱还不跟流水一样往存折里进?”

  董学斌一汗,心说我BAC不能全用在这上面啊,“那个,公司还是得开的,钱滚钱钱生钱嘛,再说我也不是每次dōu能捡漏,这些天是运气不错。”这话倒是不假,要是运气差一点,今天这块大红袍鸡血石也不是自己的了,“等咱们拍卖公司建起来,我再捡漏的时候就能把东西放咱们拍卖行卖了,多好。”

  “嗯。”一声淡淡的嗯,让董学斌听出了萱姨心中的向往,“……现在钱够了,那姨就开始准备注册公司和考察位置、请专家的一些事了,估计要准备两个月,或许时间更长,那两百七十万放在存折里也暂时派不上用场,你干脆拿去干点别的吧,捡漏也好怎么样也好,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太不划算。”

  董学斌眨眼一考虑,“也行,那我想想还有什么钱生钱的招儿。”聊了几句别的,董学斌就道:“萱姨,我挂线了,晚上局领导还得布置明天的交流任务呢。”

  “……你在临安呆几天?”

  “三天,怎么了?”

  “……那姨明天坐飞机去找你。”

  “呃,你想我了?”

  “信不信姨撕你嘴?揍你还来不及呢谁想你了”

  “不想我?那你不去筹划拍卖行的事儿怎么非要到临安找我?”董学斌知道萱姨脸皮薄,也没好意思再说,暖☆暖一笑道:“呵呵,你不想我就不想吧,反正我是想你了,那到时候电话联系,我等着你。”

  “……嗯。”

  收起手机,董学斌打了车往酒店赶去,一路上dōu在考虑着那两百七十万该怎么处理。随便◇买个股票做个长线?不好,万一跌了呢,近期股市可是大跳水啊,萱姨好几年的积蓄dōu套进去了。那去拿它买银行的理财产品?短期几个月的也比银行利息高不少,可是为了这点利息也不值当的啊?算了,捣那个麻烦呢踏踏实实放银行里挺好活期利息就活期利息吧

  回到酒店,小高已经回来了,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看样子玩的挺尽兴。

  “董主任,您玩的怎么样?”

  “还行吧,你们上哪儿转悠去了?”

  “嗨,就去天目山那边走了走,也没怎么玩。”小高想起了什么,“对了董主任,刚刚上面通知说明天早上八点要去临安的国安部门交流经验,领导让咱们早点起,说不许迟到不许请假,等去过了那边再让自由活动。▲”

  “好,我知道了。”

  铃铃铃,电话响了,是徐燕打来的。

  “喂,小董,到我房间来一下。”

  答应了一声,董学斌赶快出了门,国安这次订的房间大dōu是一个楼层的,董▲学斌走到尽头一拐弯,然后就轻轻敲了敲左手边门。吱呀,徐燕将门打了开,等董学斌进去后,她却没关门,反而还将门敞开得很大。董学斌知道,徐局长是怕有人看到自己单独来她房间说闲话,所以敞着门避嫌。身在机关,fāngfāng面面dōu得注意,即使董学斌和徐燕相差了二十多岁。

  “徐局长,您找我?”

  “坐吧,坐下说。”

  董学斌也没客气,大大fāngfāng地坐到椅子上。

  徐燕往床上一坐,笑道:“也没别的事儿,我儿子听说我要来江浙,非要我给他带回点礼物去,也没说要什么,呵呵,我是不知道该给他买什么好了,小董,我儿子也比你小不了太多岁,你帮我参谋参谋?”徐燕离婚了,儿子听说是跟着父亲,每个月才来徐燕家住上一两天。

  董学斌唉哟了一嗓子,“您儿子还在上学?这我可说不好,他平时喜欢什么?”

  徐燕想了想,无奈一笑道:“他就爱玩电脑,打游戏,上网聊天,唉,现在的孩子啊。”

  董学斌一哦,建议道:“要不给他买台笔记本电脑?现在苹果的那款11寸极致轻薄本不是挺火的吗?特别轻,特别薄,就是配置一般般,但平常的游戏也够用了,您儿子要是追求时尚喜欢游戏的话,那款苹果MacBook-Air肯定适合他,64G硬盘的大概不到一万块钱左右吧?”

  徐燕轻轻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笔记本电脑呢,行,就买这个,不过型号……什么MA什么?64G?”徐燕哪里懂英文啊,于是就道:“小董,等明天去交流完经验,你干脆陪我买一趟去吧,电脑这fāng面你比我懂。”

  董学斌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第二天早晨。

  徐燕带队来到了临安国安局参观交流,大家也dōu知道是形式上的,走走过场而已,所以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出去后,徐燕再次宣布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然后就和董学斌一起到了附近的商场去买那台苹果的极致轻薄本,别说,64G的还真有货,调试了一下机器后,徐燕就很痛快地结了帐。

  看看表,刚上午十点半。

  徐燕就道:“小董,今天打算去哪玩的?大明山?天目山?”

  “我也没想好呢。”

  徐燕呵呵一笑,“那跟我坐车去一趟昌化?那边的矿山也是道不错的风景呢,我以前来过一回,但当时时间紧没顾得上上山,这次可不想错过喽。”

  董学斌本来是不想去的,萱姨的飞机估计下午就该到了,去了昌化怕赶不回来,但徐燕的话董学斌又不想拒绝,毕竟人家帮过自己很多次的,略一迟疑,董学斌就道:“行,那我就当您的保镖,呵呵,我也正想看看鸡血石是怎么开采的呢。”

  昌化县。

  玉岩山下的国石村因为盛产鸡血石,村民家家户户几乎dōu盖着四层小楼,很富裕。

  街面,巷子里,鸡血石店铺鳞次节比,摆摊的小贩也比比皆是。

  刚到这边的徐燕就很感兴趣地带着董学斌走了几家鸡血石店铺,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别说,这里的好石头可真不少,像一fāng血量极高的大红袍印章,人家店主开口就要一百五十万,还有个两米多宽的鸡血石摆件,底下价格竟写着一千万,估计是人家的镇店之宝了。走走看看了一圈,徐燕和董学斌dōu大开了眼界。

  “小董,走,上山。”

  “好嘞,您小心点脚底下。”

  顺着山坡刚往玉岩山上走了一小段,自己两人就被两个村民拦住了,“这里外人不能随便进。”

  徐燕笑道:“老xiāng,我们就上山看看矿坑。”

  老xiāng摇头指指一个牌子,“……这是危险区域。”

  董学斌一看,就摸出工作证来露出警徽,“政府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随便看看而已。”人家应该是怕外人偷鸡血石原石或者田黄石原石。

  老xiāng一瞧,和另个人对视一眼,“那好吧,我给你们带路。”政府人员,大家还是信任的。

  董学斌和徐燕便踩着坑坑洼洼的山路跟了上去,走啊走,走啊走。

  翻过用石块垒成的阶梯,矿场就在眼前了。不过入眼的景象真是有些触目惊心,右手边,整座的山峰被挖了掉,另外一个个山峰也被剥去了一大半,显然是采矿炸掉的。据两个村民说,矿场前面那片碎石场,原先也是一座★山峰,因为被挖了很多矿洞变得象个马蜂窝似的,随时会发生危险,所以用炸药炸平了。

  矿场外围拦着几道铁丝网,上面挂着一个蓝牌子——危险区域,禁止入内。

  但老xiāng还是带着董学斌俩人◆进去了,“我们的矿就在前面。”

  徐燕好奇道:“你们的矿?”

  “是啊,山上很多矿dōu是我们附近几个村子的人花钱承包下来的,大家合资,家家户户dōu出点钱,嗯,现在外地人是不会批给采矿权的,只能由我们当地人转让才行。”怪不得村里人dōu这么有钱呢。

  蓦然,碰咚几声巨响传来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这是炸矿呢?”

  “不是,炸矿不是这种声音。”老xiāng顺着声音的fāng向看去,“是村子里的几个孩子放炮竹呢。”他就转头对旁边那村民道:“你去让孩子们离远点放炮,怎么跑矿山上来了,太危险”算起来现在还是过年呢,这边可没有京城燃放烟花炮竹期限的限制,想怎么放怎么放。

  不一会儿,老xiāng已是带董学斌俩人来到他们的矿场。这是一个一人高的小山洞,里面黑糊糊的,不时传出叮叮当当吱吱啦啦的声响,深处好像有人在挖矿,矿洞内散发着一种机油的味道,地下全是乱丢的工具。

  老xiāng道:“里面危险,待会儿还要炸药爆眼,你们要想看矿里面什么样子,看那个吧。”他指了指离这个矿不远的一个矿坑,就在旁侧十几米外,“走,我带你们进。”那个矿口和这个差不多,但唯一不同的是,那矿好像才挖了不到十米,站在外面dōu几乎dōu能看到尽头了。

  徐燕问道:“这矿是废的?”

  老xiāng解释道:“差不多,是我们村老叶子他们去年底包下的,不过挖了好几个月,连点鸡血的颜色dōu没见到,算是赔大了,这个矿应该离鸡血的主脉很远,再往里挖估计也不会见鸡血石,所以老叶子他们干脆停工了。”

  董学斌诧异道:“还有挖不出鸡血石的时候?”

  老xiāng道:“不是哪里dōu有鸡血石的,得看运气,像这种废矿这边也不少,嗯,其实也不能说是废矿,里面还是有可能出鸡血石的,只是几率不大,承包这些矿的人一直在找买家,如果有合适的,他们就转让了。”

  打着手电进了这个废矿坑,董学斌左右张望,突然,被堆在最里头的一堆东西吓了一跳,“怎么还有炸药?”最内侧的墙体边上,满满当当的堆了不少炸药,就这些,dōu足够把一个小山头炸平了,数量极大。董学斌忙护着徐燕退后。

  老xiāng宽慰道:“别怕,炸药dōu是经过处理的,明火点不着,必须用雷管引爆,我们附近的几个矿离炸药管理的地fāng比较远,所以每天早上干脆就把当天的炸药dōu放在这个矿里,没有引爆器和雷管,你扔个烟头进去也没关系,所以非常安全。”

  “哦,这样啊。”董学斌这才放心。

  徐燕显然是知道的,一点担心也没有。

  废矿里的石壁却是“干干净净”的,连一丝一毫的鸡血也看不到。董学斌伸手在上面摸了摸,心说承包这矿的那个老叶子可真够倒霉的,估计一包就是一年,承包价怎么也得几百万吧?这就打了水漂了?开矿包矿的风险看来比赌鸡血石大多了啊

  看了一会儿,老xiāng才带着徐燕董学斌出了废矿。

  “呵呵,今天长知识了。”徐燕跟老xiāng道:“谢谢你了啊,这么忙还带我们参观了一遍。”

  老xiāng憨厚一笑,“没关系。”

 ◎ 满足了好奇心的徐燕道:“小董,下山吧。”

  “好。”

  徐燕和董学斌往山下走,老xiāng则回了他自己的矿。

  可就在这时,董学斌眼角忽然看到了几个不大点儿的小孩嘻嘻哈哈地蹲◆在矿区附近点炮竹,碰的一声响动传来,是个二踢脚,可他们几个却是斜着点的,二踢脚的后一响并没有直上直下地飞向天空,而是愣愣地朝那个放炸药的矿洞冲去

  下一刻

  轰隆

  山摇地动

  董学斌耳膜差点给震裂了,一下就傻眼了,“怎么了?”

  矿山上的所有人也别惊动了,“炸药炸了是炸药”

  “怎么搞的?谁把雷管点了?”

  “有没有人受伤?”

  山○上一下乱了套,众人齐齐放在手里的工具往声音的fāng向跑,那刚给董学斌带路的老xiāng也在其中

  董学斌愕然地看向徐燕,心有余悸道:“不是说明火点不着炸药吗?”

  徐燕脸色也有点变了☆,不难怪,几分钟之前徐燕几人可还在那个废矿里呢,差点被炸死,“……明火很难点着,但据我了解,鞭炮的作用好像是可以和雷管等同的,虽然很难,但鞭炮应该也能引爆炸药的。”

  董学斌险些破口大骂,真他妈够险的这帮小孩儿胡闹啊

  “走去看看”徐燕带着董学斌就往那个废矿边走。

  废矿前围了不少人,但没一个敢进去的,生怕炸药再次爆炸。

  “是那帮孩子”

  “鞭炮也能点炸药?草早知道我就把他们轰下去了哪还让他们放炮啊”

  “是啊,太危险了,幸亏没人受伤”

  小孩们早被吓傻了,一个个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有的还呜呜哭上了。

  这时,董学斌和徐燕走到了人群后面,只见最前面的那个刚给董学斌带路的老xiāng拿着探照灯往矿洞里照了照,“……里面应该没人,我刚和两个政府的同志从里面出来,好像没人再进去了,呼,真……啊……这是……”老xiāng的声音突然惊得不得了,呆呆地望着矿洞,有点傻了。

  “怎么了?”旁边有人也朝里面望望,然后也懵了

  董学斌狐疑了一下,也眨巴着眼睛看了进去,我靠我靠我靠

  血血血

  里面全是血

  当然不是人血而是鸡血石的血

  因为炸药太多,这个不算很深的矿洞最里头已被炸开了花,连矿洞顶dōu几乎消掉了一大半,碎石撒了一地,碎沫飘散在周围,按理说这幅画面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好奇怪,但让所有人dōu惊住的是,那些被炸开的碎石头,很大一部分dōu带了鸡血是鸡血石原石正儿八经的鸡血石原石

  老xiāng叫道:“这哪是什么废矿啊这矿比我那里还好上几倍”

  “哟老叶子这回损失大了”

  “完了,这么好的鸡血石全糟践了”

  董学斌刚才对鸡血石开矿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并不是把炸药一堆一炸就能将鸡血石开出来的,必须先用钻头将鸡血石或者矿石周围钻眼儿,然后填上炸药引爆,这样才能保证石头被完整的炸下来,不然鸡血石可是比翡翠田黄dōu软的石头,像现在这种直接不开眼儿就上炸药的情况,石头就碎了,就没价值了,一块十斤重的鸡血石可能价值十万块,但一堆十斤重的鸡血石碎渣碎沫,显然连一千块钱dōu值不了。

  大家惋惜不已,如果没有这次爆炸按照正常开采的话……这得出多少好石头啊

  现在……什么也没了

  看到这里,董学斌脑子呼地一热,机会赚钱的机会■又来了

  BACBACBAC

  ……

  ……

  画面骤变瞬间回退到了三分钟之前

  “呵呵,今天长知识了,谢谢你了啊,这么忙还带我们参观了一遍。”

  “没●关系。”

  “小董,下山吧。”

  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董学斌就猛然朝不远处冲去,身后的徐燕和老xiāngdōu愣了一下,没明白他要干什么。五步……十步……十五步董学斌到了,见一个小男孩已经拿着檀香要点燃地上用石头压住的二踢脚,董学斌一个箭步,呼地一脚将二踢脚踢飞了很多,“干什么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fāng吗?点着了炸药怎么办?啊?”

  几个小孩儿被吓住了。

  董学斌板着脸道:“赶紧回家去,别在这儿放鞭炮了”

  老xiāng也从后面走过来,“不是让你们下山了吗?快回家”他倒没认为鞭炮能引爆炸药。

  见几个小孩儿往山下走了,董学斌心中松了一口气。
◇   “小董,咱们也走吧。”徐燕笑道。

  董学斌回头望了眼那个谁dōu以为是废矿的矿洞,然后就跟着徐燕下山了,山脚下,当徐燕想要坐车回去的时候,董学斌却说一会儿有个朋友要过来,徐燕笑着点点头,★◇   “小董,咱们也走吧。”徐燕笑道。

  董学斌回头望了眼那个谁dōu以为是废矿的矿洞,然后   “xiǎodǒng,zánmenyězǒuba。”xúyànxiàodào。

  dǒngxuébīnhuítóuwàngleyǎnnàgèshuídōuyǐwéishìfèikuàngdekuàngdòng,ránhòujiùgēnzhexúyànxiàshānle,shānjiǎoxià,dāngxúyànxiǎngyàozuòchēhuíqùdeshíhòu,dǒngxuébīnquèshuōyīhuìéryǒugèpéngyǒuyàoguòlái,xúyànxiàozhediǎndiǎntóu,说那你们玩你们的,就自己一个人坐上了车,好像是去大明山那个fāng向了。

  等徐燕一走,董学斌立刻拿出手机拨了瞿芸萱的电话,“萱姨,在哪呢?”

  “刚下飞机,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姨去哪儿▲找你?”

  “你来昌化国石村吧,快点。”

  “着什么急?”

  “当然着急了,有要紧事,快快,我在山脚下等你”

  中午了。

  一身呢子大衣的瞿芸萱风尘púpú地赶◎◆到了玉岩山脚,几天不见,萱姨好像又漂亮了许多,一看到董学斌,她就气呼呼地打了他脑门一下子,“催催催催命啊你一个电话还不够你打了仨姨不得坐车?飞也没有那么快啊”

  董学斌一把拉住她的手,“我这不●是着急嘛,走,咱俩上山,有赚大钱的机会了”

  瞿芸萱微微一怔,“……详细说说。”

  “我看上了一个矿,你出面把它包下来,我保证那矿肯定赚钱。”

  “你怎么知道的?”

  “哎呀,我会看嘛,你相信我就对了。”

  “可咱们还得开公司呢?你包了矿,拍卖行怎么办?”

  董学斌想了想,“跟那矿主谈谈再说吧,看看能不能就包一两个月,正好你去准备拍卖行的事儿,等矿赚了钱,咱们开一家大点的拍卖公司dōu够了。”那些炸药炸开的地fāng虽然全是鸡血石,但再往里面到底还有没有鸡血,董学斌就不清楚了,也没准就炸开的那里有,后面又没了,所以包两个月比较保险。

  西山矿区。

  董学斌拉着萱姨来到了那个废矿口前,带她进去转了一圈。

  瞿芸萱无语地看看这里,“你说的就这个矿?不是dōu停采了吗?”

  “诶,你们谁啊?”后面突然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嗓音,然后手电筒的光线就打在了董学斌和瞿芸萱的脸上,“来我矿里干嘛?这边放着炸药呢,dōu是危险物品,赶紧出去。”中年人大约四十多岁,脸很黑,八成就是老xiāng嘴里的那个叫“老叶子”的人了。

  “你的矿?”董学斌看看他,“这个矿你能做主?”

  老叶子皱皱眉,“干什么?”

  “咱们先出去说吧,里面太黑了。”

  刚走到矿口,董学斌就碰见了那个带他来的老xiāng,老xiāng诧异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董学斌一哦,“问问这个矿的事儿,我有个朋友想包下来。”

  老xiāng愣愣,心说我不是dōu告诉你这矿是废矿了嘛,基本出不了鸡血石的,你怎么还要害你朋友?但老叶子在这儿,他也没有劝董学斌,点点头,一步一回头地走了。旁边几个村里人一听这俩外地人要包矿,也跟那老xiāng的反应一样,心里摇头,嘴上却什么也没说。那个破矿谁不知道啊,几个月了,连个鸡血的渣子dōu没见到,显然是偏离了主矿脉,不会再有出鸡血的希望了。

  老叶子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了,找包矿的找了半个月,终于碰见个愿意的了

  “小伙子,姑娘,来来,咱们坐下谈,坐下谈。”他搬了几个马扎过来,“你们想包矿?”

  董学斌道:“是的,但还得看价格怎么样了,嗯,您这里包了多长时间?一年?两年?”

  老叶子答道:“我申请了一年,现在还剩五个月到期,如果你们想包◇两年也没问题,等几个月后我再去审批。”

  瞿芸萱没言声,主要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呢,不明白小斌怎么突然想起包矿来了,那个矿有什么好?也没看到有鸡血啊?

  董学斌道:“其实我们就想包两个月,◇您看这个价格?”

  老叶子蹙蹙眉,“两个月?太短了吧?”人家包矿dōu是一年一年的,最差也是半年,很少有一个月两个月的,“你们要是包五个月的话,价钱可以算你们低一些,四百万吧,看怎么样?”

  董学斌摇摇头道:“不瞒你说,我们手头资金不是那么富裕,这样,两个月,一百五十万。”

  “不行,太少了。”

  “您这个矿我们之前也了解过,半年了,一点鸡血也没见到,这个价儿我dōu觉得高了呢。”

  “就算暂时没出鸡血,也不代表以后出不了?再说开出的叶腊石也能卖钱啊。”

  董学斌是铁了心了,“就俩月,成就成了。”

  这个矿是在太废了,老叶子知道,要是自己光靠着那点叶腊石,根本连成本也收不回来,还有工人的钱,运石料的钱,炸药的钱,机器的磨损,怎么dōu是赔,于是左思右想后,他猛地一拍大腿,“两个月就两个月,但价钱不能一百五十万,太低了。”好不容易逮住了冤大头,老叶子也就退了一步,“两个月两百万,这是底价了。”

  董学斌皱眉道:“好点的矿这个价钱也算了,可你这个……”

  老叶子道:“工人、机器和运输的费用我可以给你降一些,你是外地来的,在这边雇人也不fāng便,正好还用我原来的那些工人,你只要派个人来监工就行了,小伙子,我老叶子在这片山上还是有点信誉的,这点你放心。”

  董学斌看看瞿芸萱。

  瞿芸萱苦笑一声,“你决定吧,姨不懂。”

  “那好……”董学斌拍了板,“俩月两百万,什么时候签合同?”

  “我得先和村民们商量一下,不过应该没问题,嗯,晚上就能签。”

  结果dōu没到晚上,下午,老叶子就和一个村民火急火燎地来催董学斌签协议了,看来对fāng是真急于出手。等弄完了合同,商量好了机器租赁和工人薪水等事情,董学斌就跟萱姨离开了矿山。

  山下。

  董学斌道:“萱姨,你雇几个人盯着矿吧,咱们手里还剩七十万,工人的钱,炸药的钱,运输的钱,应该足够俩月开销了,等俩月以后,呵呵,你就等着开一家大点的拍卖行吧,绝对没问题。”

  瞿芸萱将信将疑,“这可是全部家当了,真要赌在这上面?姨看那矿好像有点……”

  “不能看表面,等过两天开出第一批鸡血石你就明白了”那些血淋淋的石头,董学斌可是亲眼见了的

  这下肯定发了

  ……

  【这章从昨天就开始写,我自己dōu不知道是怎么写完的,中途心脏犯了三次病,最后一次直接去阜外医院了,夜里才回来,大夫说精神压力不能太大,要放松,要休息,要保证睡眠,不然就是自己作死了。我现在也没缓过来劲儿呢,这些天我尽量多休息休息,实在坚持不了了,今天8000字,不求月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