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二百七十万了!】(求月票!)


  第149章【二百七十万了!】(求月票!)

  六天后。

  江浙省临安市。

  这次来江浙省考察交流带队的是徐燕副局长,随行的还有副局长赵进喜,财务处的一个副处长,六处一个去年立过功的老警yuán,政治处的一个科长和科yuán小高等等,算上董学斌,不多不少正好十人。下了飞机,徐燕就带着众人去到了shì先订好的酒店,分配好房间将行李放下,然后就宣布自由活动了。这次“考察”为期三天,除了要象征性地去一次临安的国安部门,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不过如果夜不归宿的话,需要提前跟带队领导打报告请假。

  酒店,3026房。

  奢华的装潢,淡雅的气息,金光闪闪的布局,一看就不是个便宜地方。

  董学斌和政治处的小高分配到了一个房间,他毕竟还不是徐燕赵进喜那个级别,所以上面没有给他单独配房,不过徐燕对董学斌还是很偏向的,特意把这间面积最大的小套间给小董留了出来。

  小高赞叹地上下望望房间,“董主任,我是沾了您的光了。”

  董学斌将行李往床边一扔,“呵呵,待会ér你准备去哪ér活动?临安有啥旅游景点吗?”

  “哎呦,这边能玩的地方☆太多了,有山有水有河流啊,董主任,我在飞机上特意研究过旅游手册,这个,您要是没什么不方便,咳咳,我下午跟着您吧?”别的机关考察都能带家属,不过国安的没法带,这个旅游就显得有些单调了,自己一个人玩什么劲▲ér?所以小高想跟着小董主任一起,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小董主任搞好关系。

  董学斌苦笑了一笑,“抱歉了啊,我还有点shìér。”

  小高急忙摆手,“没shì没shì,您忙您的。”

  等了会ér,小高就打了六处那老警yuán的电话,然后好像还约了人,几个人一起走了。

  董学斌见屋里就剩自己了,身上的领导架子顿时一收,哼哼着小调ér溜溜达达地到浴室冲了个澡,吹干头发后,他悠闲地往自己那张软乎乎的大床上一躺,摸出手机打了瞿芸萱的电话,“喂,小萱萱,我到临安了。”

  “……没大没小,叫姨”

  “哎呀,你至于嘛你,对了,你在哪呢?”

  “刚飞到上海,正跟一朋友请教做生意的shìér呢。”

  “汗,这都多少天了?咋还没想好做什么买卖?不用太纠结,找你喜欢的行业做就行了,只要你高兴,赚钱赔钱都无所谓的shìér,管它那个呢”

  “那怎么行,这钱都是你一分一分辛苦挣来的,姨可不能给你糟践了,得好好研究。”

  “呃,那你研究的咋样了?”

  电话那头的瞿芸萱顿了顿,“……是这样,你听姨说看可行不可行啊,呵呵,姨是这么想的,你个小东西既然那么能捡漏,今天一个钱币明天一串珍珠项链后天一个官窑小碗的,也很会看赌石,那咱们是不是在古玩收藏这个方向发展发展?现在收藏品市场这么热,赚钱的机会应该很多,姨这两天也正在补习古玩知识呢。”

  董学斌眼睛一亮,自己的BAC确实在古玩行当里能发挥很大作用,赌石也好,捡漏也好,开这种生意的话,应该是稳赚不赔的,“……好主意那开什么?古玩店?”

  “要开古玩店只能很小规模,你就琢磨吧,要做石头生意的话,一块好点的田黄石印章都得上百万,要是瓷器书画生意,不说官窑和名家书法了,普普通通的大几十万都拿不下来,咱们就两百万,不够吧?”

  董学斌一想也是,“你是不是有想法了?”

  “嗯,你觉得拍卖行怎么样?”

  董学斌微微一怔,“那个当然好了,不过投资更多吧?”

  “投资多是一定的,但不一定比开一家高档古玩店还多,你算吧,那些藏品拍卖行是不花钱买下来的,他们只是签一个合同,然后就把你的东西给留下了,上了拍之后,即便是流拍或者拍价很低,拍卖会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还能从中抽取提成,当然,拍卖行的花费也很大,比如初期怎么形成规模,怎么让别人把拍品送到咱们这里,还有广告花费,酒店会场租赁,请专家,雇yuán工,等等等等,但总的来说还是可行的。”

  “两百万够了?”

  “肯定还是不够,我来上海就是想跟朋友打听一下的,以前姨跟报社广告部的时候认识了不少人,这人有个亲戚就是做古玩生意的,很了解这个行当,姨简单跟他交流了一下,他说要是有将近三百万或者三百万往上的话,跟一个二线城市开一家小拍卖公司还是没问题的。”

  “那咱们钱不够啊?”

  声音一顿,瞿芸萱道:“但也差不了多少,我那个朋友可能有心跟咱们合作,如果你决定要开拍卖公司了,我就跟他沟通沟通?”

  董学斌皱皱眉,“萱姨,不要了吧。”

  “怎◎么了?”

  “开拍卖公司我没意见,挺好,挺有前途的,不够跟人合作就算了,我就想公司是咱们两个人的,不想有别人掺和。”是的,董学斌不想让别人入股,麻烦shì太多,股份也不好分配,他以后还会源源不●断的挣钱往公司里注资呢,多个人咋弄?

  “呵呵,那姨听你的,行了不?”

  “嗯嗯。”

  “那这两百万……开个小古玩店算了?”

  董学斌琢磨了琢磨,从床上翻了个身,用胳膊肘压在枕头上道:“这样吧,咱们就开拍卖公司了,不是钱不够吗?没关系,我现在正好跟临安,昌化鸡血石啊,田黄石啊,这里都有产,我下午去赌石,争取把开拍卖行的钱赚出来,再有个大几十万、一百万的就足够了吧?”

  “赌石风险太大,不好。”

  “萱姨你就别管了,没把握的shìér我也不干啊,就这么着吧。”

  挂了手机,董学斌跟床头一滚,翻身下了床,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个包来,董学斌这次可不◇单单是旅游散心来了,好不容易又来了江浙省一趟,怎么也得弄点钱回去啊,所以shì先就准备了十万现金在包里,不过因为是跟同shì领导一起来的,怕影响不好,董学斌也没敢带钱太多,不够的话到时候再让萱姨汇过来□dāndānshìlǚyóusànxīnláile,hǎobúróngyìyòuláilejiāngzhèshěngyītàng,zěnmeyědénòngdiǎnqiánhuíqùā,suǒyǐshìxiānjiùzhǔnbèileshíwànxiànjīnzàibāolǐ,búguòyīnwéishìgēntóngshìlǐngdǎoyīqǐláide,pàyǐngxiǎngbúhǎo,dǒngxuébīnyěméigǎndàiqiántàiduō,búgòudehuàdàoshíhòuzàiràngxuānyíhuìguòlái

  BAC这些天积攒了十二次,嗯,够用了。

  出了酒店,董学斌走在市中心的大街上,边走边跟人打听哪有赌石的地方。不过临安虽然是鸡血石的产地,可却好像并不怎么卖鸡血石原石,走了好多路,问了好多人,末了,才有一个老头给董学斌说了个地址。

  这是一家有年头的店面了,那个鸡血石专卖的灯箱早被风吹日晒地弄褪了色。

  董学斌跟门口左右看看,旋即迈步进了这间二十几平米的小店。柜台里摆着不少鸡血石印章,鲜艳如血,妖艳异常。旁边货架上展示着七八块鸡血石雕件,还有田黄印章,田黄摆件,唯独没看到鸡血石原石。

  “老板。”董学斌随便指了指柜台里的一方鸡血印章,“这个怎么卖?”

  老板是个中年人,眼睛很小,“这印章血量在百分之七十了,算大红袍,至少要八十万。”

  董学斌一哦,“那这个呢。”

  “这个血量少点,十五万吧。”

  鸡血石价格跟大小和★血量有关,个头大,重量足,地子好,鸡血面积多,那价钱就贵,鸡血石里最好的一种就是大红袍了,血量如果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极品大红袍,卖个几百万都不是问题,在这方面,鸡血石可比水晶贵重多了。

  略◆微了解一下行情后,董学斌就道:“老板,您这ér能赌石吗?”

  老板看看他,沉默了一会ér,才道:“鸡血石原石按规定是不许直接销售的,不过你要真想赌的话,嗯,你跟我来吧。”老板一回头,叫了个人过来,然后一直向里面走,带着董学斌来到了后院。刚一进去,就听到店后院传出吱啦吱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切料子,顺着声音往角落一看,嘿,人还真不少。

  董学斌精神一振,可算找到了。

  那边,▲大约有六七个人围着,其中一个中年人拿着切料机正给一块鸡血石毛料开窗。鸡血石原石并不像水晶原石那么滑溜柔顺,而是毛毛糙糙坑坑洼洼的,且大部分形状很不规则。

  “见血吧见血吧”

  “应该没○问题血能渗进去”

  “快了再来一点”

  董学斌走过去扯着脖子看热闹,这块在切的原石有十几斤了,表面的一个角上有不少鲜艳的鸡血,想来这石头应该不便宜。要是表面鸡血能够延伸进石头里,渗透得越狠石头价值越高,要是鸡血就表面的一层,切割机一擦就掉了,那就基本一文不值了,因为没有鸡血的石头已经不能叫鸡血石了,只能叫叶腊石。

  现在,这个店的店yuán正用切割机在切鸡血的四周,想看看血到底有多厚。

  吱啦吱啦……吱啦吱啦……

  石头被一点点磨着……

  董学斌目测了一下,鸡血石还是比较软的石头,切料机齿轮压在上面挺容易就能切下去,如果自己一口气买下七八块鸡血石,然后跟那次赌水晶似的用最快速度让老板专门切有血的地方看看血深不深,应该是可行的。可转念一想,董学斌就摇头放弃了这个方案,据自己的了解,鸡血石不是那种很能赌的石头,它不像翡翠赌石跟和田赌玉,为什么临安这种鸡血石产地也没几个赌鸡血石的?就因为它的赌性不大,一般有没有血外表就能看出来,血深不深也不会差的太多,也就是说,鸡血石赌石之所以不是很热,是因为它赌涨了也好赌输了也罢,石头价格浮动都不会太大。

  比如现在自己眼前的这块鸡血石原石,买的时候那人可能花了二十几万,但如果血量擦涨了地子擦涨了,这原石的价值立刻能上到三十万,如果擦跌了血量或者血的颜色没外表鲜艳了,原石也能值十**万,很少有出现翡翠赌石那种一夜暴富或者一夜倾家荡产的案例,当然也不是没有,有,但概率极小极小。

  所以,如果董学斌还用当初赌水晶的方法去一个个的碰运气,显然是浪费BAC,就算赌涨了,也赚不了几万块钱,更何况自己身上只有十万,也一口气买不下那么多石头,买一块BAC一块的话,中间的交易时间仍然是在浪费。

  怎么办?

  “诶开出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

  “一般般吧,血量跟外表看的差不多,没涨也没跌。”

  大家都没什么意外,鸡血石赌石就这样,赚不了大钱,但也赔不了大钱。

  “再给我拿一块对就那个了”刚才买石头的那人很不甘心,又花八万块买了块小的。

  吱啦吱啦……吱啦吱啦……店yuán继续给他解石。

  董学斌边看边沉思,想着到底该怎么拿BAC在鸡血石上赚够几十万,好尽快将拍卖公司开起来。嗯,既然那回赌水晶时的方法不管用的话,自己只能等别人把鸡血石完完全全的开出来以后再说了,若血量很大,地子很好,那自己就BAC买过来,不过唯一的问题是,石头不是自己买的话自己就没法控制时间了,人家擦石的时候都是很小心翼翼的,一块石头有的要二十多分钟才能解出来,自己只有十二分钟的BAC,退也来不及啊。

  没办法,董学斌只能耐心等待,见机行shì。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赌石的人已经换了三四波,鸡血石已经开出了十六七块,但那些原石都大同小异,最好的一块是一中年妇人买的,花了五万块,后来开出的原石价值十万,翻了一倍,最差的一块就是现在还跟后院解石的这人,他刚花了十一万买了块毛料,结果血擦掉了不少,最后只值5万了,其他的十几块原石全不涨不跌,浮动超不过几万元。

  看看表,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

  董学斌早都不耐烦了,唉,来的时候想的挺容易,可谁知好一点的鸡血竟这么难出,都等了一下午了怎么还不见块极品点的?一想到即便是真有好的极品鸡血出现,自己再BAC可能也来不及了,身上钱又不多,唉唉,看这块解完就回去吃饭吧,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shìér啊。

  吱啦吱啦,吱啦吱啦……

  店yuán现在解的是一块个头不算很大的原石,切割机一点点在有鸡血的周围擦着,希望能把鸡血的面积扩大一些,只有这样才算擦涨,可擦着擦着,侧面的原石居然还没变色,依旧是灰灰黑黑的杂质叶腊石

  “唉哟血没进去”

  “呵,这可不好喽。”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紧紧盯着原石,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今天他**倒霉啊连续两块了”看着那鸡血石已经基本废了,就表面那一点点可怜的血,小胡子男人就转头道:“这石头有人要吗?后面那部分还没擦,赌性还有,我刚才八万块钱买的,现在就卖三万,谁买谁拿走”

  “你还是自己开吧。”

  “呵呵,侧面都没血了,谁会要啊。”

  “卖几千差不多了。”

  大家都不傻,原石有血的那头已经垮了,谁还会买它?

  连董学斌这个外行都不屑一顾地撇撇嘴,心说这小胡子可真能叫价,三万?三千现在也没人要了。

  小胡子男人一瞪眼,对着店yuán道:“那我自己开不就是点钱嘛算什么”

  店yuán看看他,举起切割机慢慢在后面没有血的地方落了刀,吱啦吱啦,吱啦吱啦

  所有人都没当回shìér,大家选石头的选石头,聊闲天的聊闲天,想等着这块石头解完后看下一块。

  可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当店yuán重重几刀落下去后,突然“我x”地叫了一嗓子,这一嗓子把众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大家一看那块原石的切割面,不少人顿时也跟着叫了“我x”

  见血了

  居然见血了

  而且那娇艳欲滴的鲜红色,那厚厚重重的密集度,居然是鸡血石里最好的大红袍

  董学斌也愣住了,谁能想到这破毛料有血的那端没什么血,没血的那端反而切出血了啊从血量的面积上看,这块石头虽然不大,但如果把有血的地方整整齐齐地切出来,完全可以做一方印章了,一方鸡血大红袍印章

  小胡子男人乐得跟什么似的,哈哈大笑起来,发了几十万到手了

  这种血色和血量的石头在鸡血石原石里可不多见,当真是万里挑一的,谁赶上谁发财

  董学斌眼中一动,敏锐的捕捉到了机会,于是不再犹豫,BACBAC连喊了两次

  ……

  ……

  时间飞退

  瞬间回到了两分钟之前

  “今天他**倒霉啊连续两块了这石头有人要吗?后面那部分还没擦,赌性还有,我刚才八万块钱买的,现在就卖三万,谁买谁拿走”

  “你还是自己开吧。”

  “呵呵,侧面都没血了,谁会要啊。”

  “卖几千差不多了。”

  小胡子男人也对这块擦垮了●的石头抱任何希望了,就想着能收回些成本就收回来一些,可一看大家都不傻,没一个人肯要,小胡子男人心里就无奈苦笑,没人要,只能自己开了,于是他转头就要让店yuán解石。

  “稍等下。”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

  小胡子男人一回头,“怎么了?你想要?”

  话说的正是董学斌,“想要是想要,可你的价钱太不合理了,三万够我买一块新原石的,干嘛还要你这个?”

  小胡子男人一看董学斌就知道他不是个玩石头的人,肯定是外行,见他有心要买,心里一下就乐了,忙道:“行啊,你那开个价ér,多少钱要?”小胡子男人是真不想解这块石头了,他知道就算解开了也只值几千块而已,还不如卖掉算了。

  董学斌是懒得废话了,“一万吧。”

  不少看热闹的人怔了怔,心说这人是有病,一万块钱买它?你买块新料子好不好啊?

  小胡子男人暗暗一乐,嘴上却道:“不行,至少两万五。”

  董学斌笑了一下,“那算了。”

  “别啊”小胡子男人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还是按照董学斌的价格成交给了他。

  拿着董学斌从包里摸出的一万块钱,小胡子男人笑着数了数,心中非常满意,总算没赔的太厉害,收回来一些成本了。旁边围观的几个人看看董学斌,都微微摇头,不懂你就别瞎买,连市场行情都没了解清楚呢就学人家赌石?那你不赔钱谁赔钱啊?

  董学斌对着店yuán笑笑,“麻烦给开一下?”

  店yuán一点头,他当然也不认为这料子还能擦涨,就很随意地在后面没血的位置上下了刀。

  一刀……

  两刀……

  三刀……

  只是三刀,简简单单的三刀

  但三刀过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抹鲜艳的血色毫无征兆地蹦了出来

  突然太突然了谁也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看着那切割面上厚重的血色,大家呆呆的相互对视一眼,都是默然无语了

  这哪ér他**是破料子啊里面出来的是最上品的大红袍鸡血

  一瞬间,小胡子男人悔得肠子差点青了啪啪啪啪地给了他自己大腿**掌为什么要卖啊?我他**为什么要卖啊

  这就是赌石,总是充满了不可预料性。

  “小伙子,大红袍卖不卖?”店yuán第一个说话了,然后他就开始大声喊外面的老板。

  一个刚才赌过石的青年道:“我出四十万。”

  一中年人道:“……五十万卖不卖?卖的话我现在就给你签支票”

  “……五十五万给我吧”

  大红袍可是在拍卖会里都很少能见到的,大家纷纷出价。

  董学斌没有急着卖,耐心地听着。

  这时,店老板快步进了后院,“出了大红袍?哪呢?”一看地上那块切开一半的毛料,老板蹲下去左右摸了摸,赞叹地点点头,“好料子啊,小伙子,是你开出来的?行,运气可真不错,这样吧,我也不知道别人出到什么价格了,嗯,我这里有张七十万的支票,你看行不行?”

  一听七十万,就没人再争了。

  董学斌心中这个畅快啊,想了想,慢慢点了头。

  有了这七十万,自己的总资产已经达到了两百七十万了

  足够开一家小型拍卖公司了

  ……

  【今天已更一万一,求月票】

  ……

  [www.book.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