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小董主任讨说法!】


  第148章【xiǎo董主任讨说法!】

  分局大院里。

  大门口附近是局领导,食堂附近是科员们,在场少说也有大几十人了,完成了任务的董学斌被这么多口子人紧巴巴的盯着,纵然已是经过了大风大浪起起伏伏,但还是难免有些不zì在,董学斌咳嗽了咳嗽,觉得zì己的风头是一次比一次出的大啊,唉,咋又他**立功了呢,这事儿闹的

  铃铃铃,寂静的大院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甄安国收回落在董学斌身上的目光,接起电话道:“喂,蒋局长。”

  “……办得好”没说什么别的,蒋局长就挂了线。

  甄安国有点哭笑不得,办得好,二十分钟前还在批评zì己的蒋局长居然说办得好,不过他也理解蒋局长为何这么说,肯定是刚从分局出去的几个太子党给他们家属打电话了,而且他们一定没告城西分局的恶状,所以这一消息立刻反馈到了蒋局长那里,蒋局长也知道城西分局这次是占理的,现在事情摆平了,又没有惹出乱子,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句“办得好”。

  甄安国颇为感慨地收起电话,是啊,办得好,办得漂亮啊

  徐燕欣慰地看看董学斌,xiǎo董这回又给她争脸了

  庞斌和程海梅等人则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xiǎo董主任又是xiǎo董主任好像城西分局离了他就运转不了似的大家都活了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物什么没见过?可偏偏就是xiǎo董主任这种神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谁都不明白,怎么人◆家xiǎo董就那么他**有本事?

  “好了。”甄安国道:“大家先吃饭吧。”

  怎么又让这丫立功了那么多有背景的官二代都能摆平?他用了什么手段?董学斌那丫也有背景?旁边的严磊恨得牙痒痒,但他现在最担xīn的却是徐燕说给xiǎo董的那个交代,这话好像把zì己给扯上了

  一进食堂,郭攀伟常娟谭丽梅等人就朝董学斌围了上来。

  郭攀伟佩服得不行,“您没来时那帮学生还叫嚣得不行呢,可您一进屋,再看看那几个学生,嘿,立马老实了。”

  常娟道:“董主任,您太厉害了。”

  董学斌xīn里很受用,但周围那么多人呢,他就挥挥手,“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都吃饭去。”昨天丢了大面子,今天的董学斌可算又扬眉吐气了,一边吃饭他一边考虑起该怎么给zì己讨个说法了,他可不能再看着严磊那孙子骑在zì己头上拉屎了,他得把昨天丢了的面子找回来

  饭后,董学斌直接来到了徐燕的◎办公室。

  “徐局长,我来找您请示了,严磊那事儿……”

  徐燕没接他的话,反而是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用开玩笑的语气道:“xiǎo董,能把那帮孩子给拿得服服帖帖的,我看你背景也不xiǎo★bàngōngshì。

  “xújúzhǎng,wǒláizhǎonínqǐngshìle,yánlěinàshìér……”

  xúyànméijiētādehuà,fǎnérshìkànzhetādeyǎnjīngxiàolexiào,yòngkāiwánxiàodeyǔqìdào:“xiǎodǒng,néngbǎnàbāngháizǐgěinádéfúfútiētiēde,wǒkànnǐbèijǐngyěbúxiǎo哦,呵呵。”

  董学斌苦苦一笑,“您别踩呼我了,我能有啥背景啊。”

  “是吗?”徐燕也没多问,“……今天这把火救得好,借着这事儿,你干脆直接去和甄局长把与严秘书的事儿说清楚,看看甄局长怎么……”之前在大院里,徐燕本来打算直接和甄安国说的,但想想还是不妥,这事儿还是得让xiǎo董去澄清,“如果甄局长的态度……你再来找我”xiǎo董这次又给分局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居功至伟,要是甄安国再不一碗水端平,再一意孤行地偏向严秘书,那不用说,徐燕肯定第一个不干

  把考察名额给严磊的事儿确实将徐燕和董学斌都恶xīn到了。

  噢,有了困难就得我徐燕的人上,有了好处就得你甄安国的人得?凭什么人家xiǎo董为分局做了那么多贡献,难道比不上你那刚来分局才几天屁事儿也没干的严秘书?难道xiǎo董这种功臣还不该得一个考察名额?

  董学斌现在想想也还气不打一处来,答应了一声,转身上楼讨公道了

  分局上下现在都在传xiǎo董主任刚刚的光辉事迹,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事情没有结束,外部的矛盾解决了,现在该论到内部矛盾了,毕竟xiǎo董主任和严秘书的冲突已经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严秘书能在大院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xiǎo董主任拿架子不来,而xiǎo董主任却说严秘书居xīn不良,这事儿……总得分个对错出来吧?而且这好像也影响到了徐局长和甄局长间的关系,所以听说xiǎo董主任上楼找◇甄局长了,大家也对此十分关注,想看看这次的交锋到底是怎么个结果。

  甄局长办公室。

  吃过饭的甄安国坐在办公椅上掐着眉xīn想事情,他刚刚又问过严磊一次,让他把昨天和xiǎo董在综合办的冲突详细说一遍,严磊还是说他只是说了说综合办的科员,结果董学斌就大发雷霆地把他骂了。一听这个,甄安国就想不明白了,既然事情是xiǎo董的全责,为什么徐燕会是那个态度?如果是zì己政敌也罢了,可徐燕偏偏是zì己的盟友啊。甄安国不想zì己想歪了,但又不由得他不往歪处想,莫非xiǎo董和徐燕俩人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徐燕才……

  拿起电话,甄安国就再想找人打听一下昨天的事情。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甄安国就撂下了电话,“……请进。”

  董学斌推门而入,“甄局长,我想向您汇报点儿情况。”

  甄安国呵呵笑笑,“行啊,坐下汇报。”此时的甄安国没有再像昨天似的给他甩脸色了,功臣当然要有功臣的待遇,再者,刚刚几个太子党对董学斌那般客气的样子,让甄安国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xiǎo董是有本事,但却绝不是无缘无故的有本事,人家能一桩桩一件件地将谁也解决不了的难题解决掉,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今天的这个原因……显然有点耐人寻味了。xiǎo董也有背景?还是那种能把中央领导都压住的背景?

  甄安国笑脸呵呵,可董学斌xīn里还对他有气呢,也不坐下,道:“我这人快言快语,要是有什么说错的地方,甄局长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甄安国感受到了xiǎo董的怨气,也没生气,“呵呵,行,你说我听。”

  董学斌组织了一下语言,先标榜了下zì己,“甄局长,不是我zì己跟您这儿吹嘘,我来国安的这几个月时间里,我为咱们分局做了多少事情,解决了多少困难,您和大家应该都看在眼里,我……好吧,就算我没有功劳,我也有点苦劳吧?”

  甄安国被他逗乐了,“你要是没功劳,那谁还有功劳?”

  董学斌今儿个是豁出去了,“可既然您也说我有功劳,为什么去江浙省旅……考察的名额没有我?”

  “我的xiǎo老乡啊,你还好意思来问我?”甄安国用轻松的语调把气氛调合得很舒适,“你那个臭脾气,动不动就跟zì己的同志拍桌子瞪眼,动不动就张嘴骂人,你就是功劳再大,也得注意到影响啊?你在综合办一言不合就把xiǎo严给骂出去了,你想过影响没有?这种情况下还怎么批你去考察?嗯?”

  董学斌一听火更大了,“那为什么严磊就能去?甄局长,您认为这事儿就是我一个人的错?严磊在我的综合办那么大喊大叫的训斥我的科员,王欣,一个刚调来我们综合办没几个xiǎo时的xiǎo姑娘,都被严磊给骂哭了,可严磊不但没觉得什么,反而在人家哭了以后还继续骂,还继续骂给我听?我就纳了闷了,那种情况下我站出来有什么不对难道我缩在办公室里乖乖听着严秘书指桑骂槐那才叫对?”

  听了董学斌的话,甄安国脸色一变,“怎么回事儿?”

  董学斌道:“甄局长,严磊可能没跟您说实话,那我就把事情原委跟您说一遍,我以我的党性保证,我的话不掺一丝假,您之后也可以找其他人核对,嗯,昨天严秘书要给您打文档,进了综合办就把一份文件给了王欣,也没说什么时候要,就说让她快点打,可五分钟以后严秘书就回来了,一看王欣没打完文档,劈头盖脸地就开始教训起她,那声音大得外面都能听见了,后来王欣被骂哭了,我这才出来跟严秘书拍了桌子,我承认这事儿我冲动了,但当时那种情况,严秘书纯粹是骂给我听的,您让我怎么忍?我要是忍了,我以后还怎么领导我手下的那帮科员?”

  甄安国脸一下就沉了,“他真在你办公室喊了?”

  “您可以问问我们综合办旁边的办公室,他们的人都听见了”

  碰甄安国当时就拍了桌子,“……胡闹”

  看了看甄局长,董学斌又道:“还有刚才那事儿,我正跟厕所蹲着呢,严秘书进来就要让我跟他出去,说领导找我,让我别磨磨蹭蹭的,那口气嚣张得不行,好像我是他孙子一样,然后我也急了,我说我上着大号呢怎么跟你走啊,结果您猜严秘书说什么?他说连甄局长都请不动你啊,然后严秘书就走了,我是一句说我不过去的话都没有,可他怎么跟您说的?他说我架子大不过去?那种情况我怎么过去?我不得擦屁股啊我不得提裤子啊甄局长,你给评评理,有他这么陷害我的吗?”

  甄安国颤抖着嘴唇喘着气,末了,他抓起电话拨了号码,“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董学斌知道他是在给严磊打,“……甄局长,那我回去了?”

  “你先回去,xiǎo董,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事情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等董学斌一走,甄安国就气冲冲地又打了几个电话询问昨天和今天的两件事,末了,他险些把电话摔在桌上,果真像xiǎo董说的那样,严磊昨天在综合办闹得很凶

  咚咚咚,严磊忐忑不安的敲门进来了。

  碰甄安国一脸冷然拍了桌子,“看你给我搞出的这叫什么事儿你昨天去综合办干什么了?啊?还告诉我就是说了说那个科员?就说了说……别的办公室都能听到你的喊声了?就说了说……能把人家xiǎo同志都给说哭了?”

  严磊脑门慢慢开始流汗,“甄局长,我,我也不是特别大声。”

  “现在还不跟我说实话来之前我怎么嘱咐你的?啊?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掺杂个人情绪在里面可你是怎么做的?你既不是xiǎo董的领导,又不是综合办上级领导,你在人家的办公室这么折腾,人家xiǎo董作为领导脸上能好看吗?xīn里能舒服吗?xiǎo董处理事情是有点过激了,但无因就无果,这事儿的根源在你身上好啊你xiǎo严,还跟我玩上文字游戏了?把zì己的责任粗略带过,把xiǎo董的责任无限放大,你可真行啊”

  “甄局长,我……”

  严磊跟了甄安国好几年了,甄安国对他也是极其信任的,否则不会带着他一起下来,可这件事却让甄安国非常不满,“什么也不用说了给我出去”

  严磊xīn都凉了,看着甄安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灰溜溜地出了办公室。他明白,甄局长以后再也不可能对zì己像原来那般信任了。

  甄安国这次确实动了火气,他现在才明白结症在哪儿,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徐燕是那个态度了,这件事压根就不是xiǎo董的全责,一大部分在严磊身上,可zì己却以为是xiǎo董的过失,继而拿考察名额敲打了他,又没架住严磊的哀求,勉强同意了他的考察名额,结果这一下就出问题了,怪不得徐燕xīn里有想法呢,怪不得xiǎo董xīn里有怨气呢,这件事从一开始甄安国就没搞清楚状况,偏听偏信了严磊的话

  可徐燕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跟zì己说?

  想想也明白了,zì己刚来分局没几天,谁也不了解zì己,他们可能还以为zì己真是个不讲道理任人唯亲的一把手呢吧?所以看到zì己这么偏向严磊的情况后,才没有说出反对意见,怕惹恼了zì己还有一个原因是,zì己当时已经把考察名单定下了,说了也没有意义,反而觉得可能会招来zì己的反感吧?

  唉这个xiǎo严差点给我惹出大事来

  沉默了几分钟后,甄安国就打了徐燕的电话,他必须尽快消除掉徐燕xīn里的刺,这事儿确实是zì己考虑不周了,“喂,徐局长,在xiǎo严和xiǎo董事情的处理上,我昨天有一些疏忽了,这样吧,考察名额让xiǎo董把xiǎo严替下来,这个xiǎo严啊,实在太不像话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他处理的非常不好,我已经严厉批评过他了。”

  徐燕一听,就明白甄局长把情况了解清楚了,也进一步了解到了甄局长的为人,看来甄局长跟zì己想象的一样,是个讲道理且敢作敢当的人,徐燕想了想,提议道:“甄局长,xiǎo严突然下去会不会有些不好?我看啊,还是把我的名额让给xiǎo董吧。”徐燕是考虑到了一把手的面子,严磊如果被突然换掉考察名额,虽然微乎其微,但对一把手的威信总是一种影响,徐燕也不愿意因为一个秘书继而让zì己和甄局长闹得不愉快。

  甄安国暗暗点头,xīn说徐局长对zì己还是尊重的,“……呵呵,徐局长你可不许撂挑子,这次去江浙省我还想让你带队呢,xiǎo董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也就你能压得住他。”

  “他那个脾气是太冲了,赶明儿我说说他,呵呵。”

  “但xiǎo董的工作能力还是没的说的,遇见困难就能上,着起火来就能救,唉,我都有点想把xiǎo董调到我身边来了。”甄安国语气玩笑,但xīn里面还真有这个想法,不说xiǎo董的脾气,不说xiǎo董的政治智慧,单说他这份本事……放眼全京城所有机关也没有一个人能比的上他啊

  “甄局长,您可不能挖我的墙角啊。”

  “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舍不得。”

  徐燕也好,甄安国也罢,俩人都有xīn想消除掉对方xīn里的芥蒂,这样谈起话来当然就顺利多了,几个交流过去,他们都清楚,这件事并没有给他俩的关系带来什么根本上的影响,只是一点xiǎoxiǎo的摩擦,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俩人都是处级领导,不可能为了一点xiǎo误会就怀恨在xīn地记一辈子,这点肚量大家还是有的。

  下午上班之前,严磊被撤掉了江浙省考察名额并由董学斌接替的事情慢慢传开了

  有些人很错愕,想不通甄局长怎么会zì己打zì己的脸

  严磊就是其中最不敢置信的一个人

  但更多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笑了,却没有意外,是的,一点意外也没有想想xiǎo董主任的事迹吧当初那个副主任之位已经是郭顺杰和郭攀伟俩人的囊中之物,可最后的副主任是谁?是xiǎo董主任当初那个党校名额已经定好了给郭顺杰,可名额最后给了谁?还是给了xiǎo董主任那么现在xiǎo董主任抢了严磊的考察名额,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这种虎口拔牙的操蛋事儿,xiǎo董主任可不是第一次干了

  ……

  【求月票】

  ……

  [www.book.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