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外省学习交流的名额!】


  中午休息。

  董学斌刚出办公shì想要去食堂吃饭,就听到了一个消息——今年去外省学习交流的日子提前到了二月初,这次shì去江浙省,名额好像有十个人。其实学习交流shí么的都shì扯淡,说白了就shì打着交流经验的名头去旅游了,这shì城西分局每年都会组织的,由于国安部门的特殊,这边没法像其他机关那样打着出国考察的名义去国外,所以只能在国内的各省转悠转悠。

  “常姐。”董学斌叫来了常娟,“往年的名额都怎么分配的?有综合办的事儿嘛?”

  常娟想了想,道:“好像没有过,能去的都shì有级别的领导,要不然就shì当年对分局有重大贡献表现突出的人,还要不就shì……”声音小了点,“……有背景有关系的也会安排进名额,呃,董主任,今年不用说肯定有您了。”论到对分局的贡献,谁有小董主任多?论到背景,小董主任也和领导关系极好,论到级别,小董主任也shì副科级了,所以常娟觉得今年一定会给董学斌留出个名额的。

  董学斌也shì这么想的,但考虑到刚刚跟严磊吵了架,心里又没了底。

  饭后。

  董学斌很自觉地来到了徐燕副局长的办公shì,“徐局长,我来承认错误了。”

  办公桌后面的徐燕头也不抬,“你有错?你能有shí么错啊”

  董学斌见领导好像生气了,咳嗽了一声,讪笑道:“徐局,事情shì这样的,刚才严秘书叫我们综合办新调来的一个小姑娘办事,也没说shí么时候要用,就直接给了小王一份文件让她打,结果五分钟以后他就来了,看见文件没打完,嘿,他就开始跟综合办里大喊大叫,把我们那小科员都给骂哭了,您说说,这shì在骂谁啊?这shì再变着法的骂我,徐局长,我就不明白了,咱们综合处的人shí么时候轮到他严秘书教训了?”

  徐燕一抬眼皮,“你这shì承认错误来了?”

  “……呃,这件事我也有错,我承认我当时不应该那么冲动。”

  放下手里的笔,徐燕好气地看看他,“你啊你,上次跟严秘书起冲突的事儿我就说过你,你怎么就不知道低调一点,你副科级别刚解决,现在就给我闹了这么一出,你那臭脾气能不能给我改一改?啊?”

  董学斌苦苦一笑,腆着脸上去给徐燕倒了杯水,“领导,您批评的对。”

  徐燕敲敲桌子,“跟严秘书处好关系就那么难?就算心里有疙瘩,面子上也得过得去啊。”也就shì小董,换了别的人徐燕才不会说这么多呢。

  闻言,董学斌shì真冤枉了,“徐局长,我不shì给自己辩解啊,事实shì我真想跟严秘书面子上过得去,您看今天早上,一上班他就跟个领导似的对我发号施令,那个语气啊,我都没发形容,可我怎么样了?我忍了,但他上我办公shì大吵大闹地教训我的人,而且还shì他没有把任务交代清楚,您说说,这让我怎么忍?shì他不给我面子,shì他不想跟我面子上过得去”

  徐燕哼了一声,“你总有说道儿”

  董学斌shì徐燕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帮她干了那么多漂亮事儿,给综合处争了那么多脸,徐燕自然shì很信任他的,而严磊呢?来分局时间不长,shí么事情也没干,shí么成绩也没有,还几次三番地和小董起了冲突,不管事情谁对谁错,徐燕心里已经对严磊有了看法,小董shì不成熟,遇事就头脑发热爱冲动,但人家有真本事,有了困难就能上,可你严磊有shí么?本事没有?稳重没有?成熟也没有?谁心里都有个偏向,经过这件事,徐燕也认为严磊有点太浮躁了,这没当过秘书的人就shì不行,全要像你这么做秘书,那领导还不都让你给得罪光了?你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你背后的领导还怎么开展工作?

  但徐燕还shì■得敲打董学斌,“别总说人家,怎么严秘书跟别人都没事,就跟你不行啊?你也从自己身上找找问题”

  “……您教训的shì。”

  最近的党委会上,徐燕派系彻底倒向了甄安国,站队到了甄局长这边,◇说起来这还要对亏了小董,shì那次撤字事件让徐燕和甄安国的关系迅速拉近了。正因如此,徐燕才不愿意看到小董和严磊有shí么不愉快,一个shì她的亲信,一个shì甄局长的亲信,如果俩人闹得太大,两头领导脸上也不好看,而今天的事情,明显就有点大了,大庭广众下拍着桌子对吵,这成何体统?

  “以后做事之前先给我想一想影响,别脑子一热就shí么也不管了,要shì因为这个给你个处分,我看你上哪哭去”徐燕一伸胳膊,端起他倒的茶喝了一口,“回去好好反省去吧。”

  董学斌有点不放心,“徐局长,甄局长那边会不会对我有看法吧?”

  徐燕道:“你现在倒想起这个了?当初干嘛去了?甄局长秘书两次都让☆你甩了脸色,你说人家能没看法吗?”

  与此同时。

  严磊也在甄安国的办公shì。

  “甄局长,综合办太不配合了,再这么下去我的工作都没法做了。”

  甄安国看看他,“……◇出shí么事了?”他初来咋到,又身居高位,消息自然没有徐燕灵通。

  严磊知道甄安国不爱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他今天shì真被气炸了,“还shì那个董主任,shì,我承认他有能力,工作成绩很突出,但不能因为一点成绩就翘尾巴啊?上次我给您拿东西,叫了董主任一起去,可他shì连您的面子都不买,根本就不搭理我,还有刚刚这次,我让综合办的人给您打一份文件,他们办事效率太低,半天了也没把文件打好,我就说了那个科员几句,谁知道董学斌一下就冲出来了,扯着膀子跟我要死要活的,说shí么他们综合办的工作效率就shì这样,说shí么我没资格批评他的人,简直莫名其妙”

  甄安国听得皱皱眉。

★  严磊道:“甄局长,您shí么时候见我发过脾气啊?可那董学斌实在太过分了,有了点成绩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

  “……事情真shì这样?”

  “真的,好多人都看见了。”

  这就★shì秘书,成事或许不足,但败事显然有余。

  甄安国shì个挺英明的领导,但再英明的人也会有私心,也会有偏向,加上严磊所说的与实际情况不太相符,shì他刻意修饰过的,所以甄安国听了他的话后,第一反应就shì这小董确实过分了。小严跟了他好几年了,工作能力先不说,但甄安国还真没见他跟谁发过火,想来肯定shì小董说话太过了点,这才让小严忍不住了。

  这个小董啊,还shì太年轻了

  甄安国摇了摇头,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抛开其他的不谈,他对小董的工作能力还shì很看重的,不然他也不会支持徐燕拍板提了董学斌的副科,严磊说的这件事并没有怎么影响到甄安国对董学斌的欣赏,谁没有个优缺点啊○?年轻?那就敲打敲打,把他的棱角磨没了。甄安国知道董学斌shì个才从校园走进社会的年轻人,肯定没吃过shí么亏,所以才太冲动太不考虑后果,玉不琢不成器啊,想着想着,心中已shì有了决定。

  …●○?年轻?那就敲打敲打,把他的棱角磨没了。甄安国知道董学斌shì个才从校园走进社会的年轻人,肯定没吃过shí么亏,所以才太冲动太不考虑后?niánqīng?nàjiùqiāodǎqiāodǎ,bǎtādeléngjiǎomóméile。zhēnānguózhīdàodǒngxuébīnshìgècáicóngxiàoyuánzǒujìnshèhuìdeniánqīngrén,kěndìngméichīguòshímekuī,suǒyǐcáitàichōngdòngtàibúkǎolǜhòuguǒ,yùbúzhuóbúchéngqìā,xiǎngzhexiǎngzhe,xīnzhōngyǐshìyǒulejuédìng。

  …

  董学斌怕给甄安国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从徐燕办公shì出来后就奔着甄局长这儿来了。

  咚咚咚,董学斌敲敲门。

  “……进来。”

  一进屋,董学斌就哭丧着脸道:“甄局长,我来承认错误了。”

  严磊也在,正跟甄安国后面整理文件呢,见到董学斌,他心中冷笑一声。

  甄安国这回没让董学斌坐,也没跟他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就低头写着shí么东西。

  董学斌知道,徐燕在自己进办公shì时写东西,那shì她没把自己当外人,可甄局长这一出,那shì明显在敲打自己了。董学斌心头大怒,冷冷地望向了后面的严磊,不用问,肯定shì这王八蛋跟甄局长面前告状了,而且还shì添油加醋地告了黑状,绝对没有将事实全跟甄局长说,不然董学斌曾经给甄安国解过围,帮了他大忙,他不可能对自己这个态度

  姓严的咱俩没完

  董学斌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等。

◇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甄安国才抬起头,“小董啊,shí么事?”

  严磊在一边看董学斌的笑话。

  董学斌咬咬牙,“甄局长,刚才和严秘书的事儿shì我的责任,我不该那么冲动。”他不知道严磊○◇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甄安国才抬起头,“小董啊,shí么事?”

  严磊在一边看董学斌的笑话。  dàyuēguòlewǔliùfènzhōng,zhēnānguócáitáiqǐtóu,“xiǎodǒngā,shímeshì?”

  yánlěizàiyībiānkàndǒngxuébīndexiàohuà。

  dǒngxuébīnyǎoyǎoyá,“zhēnjúzhǎng,gāngcáihéyánmìshūdeshìérshìwǒdezérèn,wǒbúgāinàmechōngdòng。”tābúzhīdàoyánlěishì怎么和甄安国说的,但董学斌却没法解释,只能放低姿态承认错误,嗯,虽然他不认为刚才的事儿自己有shí么错。

  甄安国一嗯,“要我说,你们两个都有责任,都shì自己的同志,都shì为了工作,有shí么话不能好好说?”

  董学斌道:“您说的shì。”

  甄安国道:“行了,事情我知道了,回去工作吧。”

  见他如此,董学斌犹豫了好久,也就没说shí么,恭恭敬敬地开门出了去。他本以为甄安国这次敲打了自己事情就结束了,可董学斌万万没有想到,下午快下班时,一个让他震怒的消息传了回来

  去外省“学习交流”的名额定下来了,名单里没有董学斌。这一点董学斌没太多意外,毕竟自己和严磊刚犯了错,没有自己也很正常。但下一时间董学斌就听说了,名单里……竟然有严磊的名字

  我草你大爷

  董学斌一下就不干了,碰地一把拍了桌子,上楼就进了徐燕的办公shì。

  “徐局,甄局长这shìshí么意思?”董学斌瞪着眼珠子,话里直白的要命,“不让我去旅游我明白,那shì碍着和严磊的事儿在敲打我,可既然名额不给我,那凭shí么给严磊?上午的事儿难道shì我一个人的错?难道严磊指桑骂槐地骂我我还得做缩头乌龟跟办公shì里躲着不出来?这样才对?这样我才不算做错?严磊把我的人都给骂哭了打了我的脸削了我的面子他倒shí么错也没有了?徐局长,我也不shì非得要那个名额,我shì咽不下这口气,要不给,我和严磊都别给,凭shí么给了严磊不给我?”

  徐燕板着脸看看他,“……你先坐下。”

  董学斌也没客气,喘着气就坐在了沙发上,“徐局,您给评评理”

  要shì换一件事,董学斌一进门就吵吵闹闹,徐燕肯定要训斥他一顿,可现在她却没有,因为方才刚听到名单上有严磊名字的消息后,徐燕眉头就一下子拧了起来,这件事,她也觉得甄局长办的很不妥,有点太偏心了。徐燕◇知道严磊的名字肯定不shì甄安国主动要求加上去的,估计shì政委那里安排的名单,但甄局长最后点了头,显然也shì同意的,这就有问题了。

  严秘书和小董刚刚起了冲突,按理说shì应该各打五十大板◇○的,甚至在徐燕看来严秘书的过错还要大很多,应该占了七十的板子。可甄局长不但没打严磊的板子,反而给了赏,而小董那头却狠狠打了板子,这个敲打就太恶心人了,不怪人家小董受不了,也不怪人家小董冤枉,换了谁也一▲

  沉默了一会儿,徐燕想着甄局长应该不shì那么不明事理的人啊,怎么来了这么一招?

  “小董,严磊shì不shì和甄局长说了shí么?”

  董学斌咬牙切齿道:“肯定说了,而且肯定没把他在我办公shì大吼大叫弄哭我手下人的事情告诉甄局长,也肯定没把他因为shí么事儿才骂我手下的事儿说给甄局长,我一进门甄局长就晾了我五六分钟。”

  徐燕皱皱眉,这个严磊,怎么搞这一套东■西

  “徐局,我去找甄局长解释倒让甄局长听听shì谁对谁错”

  “你给我回来”徐燕叫住了他,“事情都定下了,你现在说有shí么用?这件事缓缓吧,以后再议”

  董学斌怒火滔滔道:▲“那就这么算了?徐局,这事儿有点太恶心了吧?不说别的,就说我对城西分局的贡献,我从来分局的这几个月里shìshí么表现,您应该看得最清楚,可我想问问了,他严磊做了shí么?他弄出了shí么成绩?有一个吗?一个也没有整天就会扯着虎皮瞎招摇可现在这叫shí么事儿?他去旅游了我没去?这服得了众吗?没有甄局长这么偏心的吧?”

  徐燕也shì这么想的,觉得甄局长有些偏听偏信了,但她却不能这么说,“你提副科shì甄局长拍了板的,你还想怎么样?”

  董学斌shìshí么话都敢说了,“我的副科shì您给的,甄局长只shì顺带点了头,要没有您跟宋书记在党委会上的力争,我三年也上不了副科,别人我不知道,我就记着您的好”

  “胡说shí么”嘴上训斥他,徐燕心里还shì比较受用的,为了董学斌的事儿,她和宋守杰确实没少出力,“……不要shí么事都斤斤计较,你不shì去过江浙省的吗?”

◎  董学斌气道:“我自己去旅游跟组织上批准我去旅游的感觉当然不一样了?”

  徐燕瞪他一眼,“shì学习交流shí么旅游旅游的”

  “对,学习交流,能得到这个机会的都shì组织上信任的好□同志,可一个shí么功劳也没有的人都能被组织上信任,那我这个干出了这么多成绩的人怎么偏偏就得不到信任呢?徐局长,这太让人寒心了啊”董学斌气大发了,甄安国这次的敲打实在太狠了,自己的面子全让他给扫光了,董学斌前几天还对甄局长很有好感呢,现在让严磊在里面一搅合,他shìshí么好感也没了

  铃铃铃,桌上电话响了,徐燕就一摆手,“……行了,这件事放一放,回去工作吧。”

  董学斌也明白一把手定了的名单shì没办法更改了,见徐燕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不好再跟她发牢骚,出了办公shì,气冲冲地下楼往综合办走。

  屋里的徐燕接起电话,“喂?”

  “徐局长……”声音shì门口传达shì大爷的,“有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向您汇报,咱们分局大院门口来了好几个学生,就跟门口堵着呢,好像在等shí么人,严重影响了咱们的人进进出出,我出去说了他们,让他们赶紧走,但几个学生不听,嘻嘻哈哈的根本不当一回事儿。”

  “……他们知道这shìshí么地方吗?”

  “好像不知道。”

  “你给李庆主任打电话,叫他去解决”

  挂了电话,徐燕手指头点着桌子想了想,末了还shì拨通了甄安国办公shì的号码,“喂,甄局长,关于外省学习考察名额的问题,我想跟您沟通一下。”

  甄安国道:“哦,怎么了?”

  徐燕一沉吟,“我觉得小董主任为分局做了那么多贡献,这样的有功之臣shì不shì应该加在去江浙省的名单上?不能让咱们的干部寒心啊甄局长,如果名额不太富裕也不好再调整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名额让给小董主任。”要shì别人的事儿,徐燕才懒得管,组织上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听呗,可这shì小董的事儿,徐燕就不得不上心了。

  电话那头的甄安国听得一怔,这个徐燕,对小董也太偏爱了吧?

  不过甄安国对小董也shì比较欣赏的,否则就不会这么敲打他了,无缘无故跟严磊拍桌子瞪眼的事情,甄安国就完全可以给董学斌一个处分了,“徐局长,最开始的一份名单上确实shì有小董名字的,但shì我想了想,还shì给划掉了,我知道小董很有能力,但这次有不少干部都要去江浙省考察,后勤工作上万一要有shí么事,总得有人去解决吧,能者多劳,我看小董还shì留下吧,有了火,他也能去救。”

  一听这话,徐燕眉头蹙得更紧了,越有功劳越不该给奖励?像严磊这种没本事的人反而要给奖励◆?能者多劳和论功行赏shì理应连在一起的怎么小董就偏偏只有能者多劳?

  甄局长继续道:“而且中午的事儿你也听说了,小董啊,还shì太年轻太冲动了,正好借着这个事儿让他磨磨心性,别以后动不动就跟◇自己的同志拍桌子。”这才shì甄局长的主要目的,他想借着这次敲打好好雕琢一下董学斌,让他吃一个小亏,长长记性,以后也好慢慢成熟起来。

  放下电话,徐燕脸蛋微微沉了下去,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小董不成熟,难道严磊就成熟了?他在小董主任的办公shì大喊大叫地批评小董的人,他就不冲动了?怎么到了到了,该去考察的没有去,不该去考察的反倒去了?别说董学斌了,现在徐燕听了都有点窝火了,他相信甄局长就算心里偏向严磊,也不会偏向的这么厉害,肯定shì严磊对他说了shí么不着边的话秘书shì领导的传声筒,你不把实际情况说清楚,反而为了自己的利益扭曲事实瞧弄的这乌烟瘴气的搞shí么啊

  ……

  董学斌气冲冲地下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看见严磊在和几个人说话。

  “严哥,给您道喜了。”

  “严哥,听说江浙省那边风景不错,我都没机会去过呢。”

  “严秘书,每年的外省交流名额可不shì谁都能去的。”

  严磊脸上很有光彩,微笑道:“shì领导厚爱了。”严磊女朋友的老家就在江浙省,其实这次甄局长考虑到他和董学斌冲突的影响,本来shì不打算让他去的,可见严磊苦着脸诉苦了几句,说shí么女朋友总抱怨他这个抱怨他那个,甄安国也于心不忍,还shì批了严磊的名额。

  这时,几人都看见了面色不善的小董主任。

  甄局长帮自己出了气,又挤掉了董学斌的考察名额,严磊的火也消散了大半,对着董学斌笑了笑。虽然shí么话也没说,但这一个笑容却足够侮辱人了

  麻了个痹的

  董学斌彻彻底底的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