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谢姐啥意思?】


  大年初三。

  礼花弹怦怦的轰鸣将董学斌吵醒了,他揉着黑乎乎的眼眶从床上坐起来,无精打采地下床洗漱,等吃过早饭后,董学斌苦笑地在客厅里拍着脑门,又在想着昨晚的丢人一幕。与xiè慧lán的关系怕是到此为止了,救命恩人又咋样,自己拿她丝袜干了那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再好的脾气也得生气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想了一上午,董学斌终于想出了答案,怎么办?没办法等着xiè姐找自己算账吧

  中午十一点出头的时候,董学斌就准备下楼买点炮竹玩玩,释放一下郁闷的情绪,可刚等他拿起包来准备出门,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董学斌面色顿时一愕,然后脸就苦了下来,是xiè慧lán的电话,昨天碍于面子她可能没法当面揭穿自己,现在这是要秋后算账了?要问自己丝袜的事儿了?可,可自己怎么说呀?

  接不接?接不接?

  犹豫了几秒钟,董学斌还是接了电话,小心翼翼道:“喂,xiè姐?”

  “小董啊,现在有没有空?wǒ的车停在你家小区门口了,一起吃个饭,好吧?”

  董学斌心中咯噔了一声,这是要当面要wǒ算账了?

  “……小董?在听吗?”

  “啊,在在,那个,您不是还发烧呢吗?”

  “睡了一大觉,现在已经没事了,那wǒ在门口等着你,好不好?”

  “呃,好,wǒ马上下楼,马上下楼。”

  挂了电话,董学斌都快疯□了,xiè姐别是带着人来的吧?可那自己也得去啊。抓着头发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圈,董学斌终于一咬牙,心说一句爱咋咋地吧,拿起包就下了楼,往小区门口走。董学斌已经决定了,拿中央领导的贴身衣物那啥,这事儿恶劣到已经能算政治事件了啊,xiè姐想骂就骂,想打就打,自己绝对不还手也不还嘴,让xiè慧lán把气出干净吧,毕竟自己太理亏了。

  小区外。

  辅路上停着一辆黑色奥迪A6L,xiè慧lán坐在驾驶座上,好像就她一个人。

  事到临头,董学斌这个心虚啊,脚步频率一下又慢了,艰难地往那边挪着步。

  看挡风玻璃下面的几个通行证,这辆奥迪应该是xiè慧lán单位的配车,党政机关公务车改革了,有的地方严令机关公务车要在18万以下、1,8L排量以下的双重限制,不过中宣部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也按照这个规格办?几辆中高档的配车是肯定得有的,那是领导的面子。当然,这也有可能是xiè慧lán的私车,但概率不大,因为京城这种政治中心最需要的就是韬光养晦,是要低调的,即使你有这个经济实力,买私车也必须注意影响,别说xiè慧lán这个级别了,就是京城机关里一些正处级副厅级的官员,骑自行车上下班的也大有人在,没有人想在这个上面栽跟头。

  几十秒钟后,xiè慧lán似乎从车里看到了董学斌,按下了车窗玻璃,“脚怎么了?”

  董学斌很想告诉她自己得了一种无法走路的怪病,能不能让自己回家,但看看xiè慧lán,董学斌暗道一声该来的还是huì来,咬咬后槽牙,立刻加快了步伐,“没事没事,脚腕子有点抽筋了,可能是昨晚受了风。”想了想,他绕了一个圈到了另一边,一犹豫,拉开车门进到了副驾驶座上,然后就一脸愧疚地半低着头,不说话了。

  来吧,骂wǒ吧,问wǒ丝袜的事儿吧

  董学斌做好了迎接xiè慧lán质问的心理准备。

  “……小董,把安全带系上啊。”

  董学斌没有系,而是稍稍侧头看向她,“xiè……xiè处长,请您批评wǒ吧。”临时改了口,他不敢再叫xiè姐了。

  xiè慧lán瞅瞅他,“……批评你什么?”

  董学斌尴尬极了,“◎wǒ昨天……昨天是……唉哟……wǒ是真……”

  谁知,xiè慧lán竟呵呵笑了,“你昨天救了wǒ的命,还前前后后地照顾wǒ,wǒxièxiè你还来不及呢,批评你干嘛?小董,你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嗯?”声儿一顿,xiè慧lán眯眼一笑,捋捋鬓角的发丝道:“还有,怎么又叫xiè处长了?xiè姐听着多顺耳,对不对?”

  董学斌顿时愣住,“可是wǒ……”

  xiè慧lán奇怪地●看他一眼,浅笑道:“怎么?出什么事了跟wǒ说说?”

  听了xiè慧lán的话,看了xiè慧lán的态度,董学斌懵了一下,接着就是又惊又喜,难道xiè慧lán真以为昨天丝袜上那玩意儿是口痰呢?不可能啊,痰哪是那个样子的,而且她昨天的表情也……不用问,xiè慧lán肯定是知道的,百分之一百是知道的,但现在却又好像装的什么都不知道似的,wǒ去,xiè姐这是啥意思?不追究了?董学斌就赶紧道:“呃,没什么,什么事也没有。”

  “……真没事?”

  董学斌非常肯定道:“没事”

  xiè慧lán笑着嗯了一声,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没事就好,那咱们去吃饭,就王府饭店吧,好不好?”

  董学斌就说了声好,既然xiè姐都没有提昨天的旖旎,自己又何必再提?而且看xiè慧lán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因为丝袜那件事疏远了自己,虽然搞不懂xiè慧lán这个中央领导心里是什么想法,但……哈哈,至少逃过一劫了啊,嗯嗯,嗯嗯,瞧瞧人家,中央领导就是中央领导,气度多大?

  汗,不过这好像不是气度大不大的问题呀?

  奥迪向王府饭店开去。

  今天的xiè慧lán穿了一身黑色女士小西装,西装订做的很瘦,属于半休闲式样的。

  董学斌把安全带系上,余光快速瞥了xiè慧lán那黑色高跟鞋一眼,瞅见了她脚面上的肉丝袜,又快速撤回目光,心里怦怦乱跳。发生了的事情毕竟是发生了,纵然xiè慧lán表现得再随意,董学斌一想到她此时脑子里没准还在想丝袜上那点东西,脸上就又红又烫,董学斌也不好意思再往xiè慧lán那边看了,眼神在车厢内飘飘忽忽着,那个小模样,比起昨天来还要拘谨了好几倍。

  没办法,把柄被人抓在手里了啊

  “……呵呵,找什么呢?”xiè慧lán侧头看他一眼,唇角一直挂着笑。

  “没没。”董学斌就胡乱一指车窗下面那一堆通行证,有▲市委的,有中宣部的,有中央其他部委的,甚至还有好多家属院的,“……咳咳,看这个呢。”

  “噢,呵呵,经常那边去办事,所以通行证多了点。”

  办事?你宣传部的上京城市委大院办什么事?上财☆政部办什么事?董学斌心里奇怪,但也不好多问。

  半小时后。

  就在这个让董学斌尴尬得要死的气氛下,车子开进了王府饭店停车场。

  王府饭店是京城昨早的几家五星级酒店之一,拥有七个小型多功能厅和各种huì议室。商务中心可提供多种语言翻译服务和昼夜秘书服务,餐饮设施有西式棕榈咖啡厅、意式罗马厅、德式巴伐利亚厅,中式越秀厅和潮江春厅,池畔酒吧、幻境酒廊等,服务就更多了,什么儿童看护、旅游服务、前台贵重物品保险柜、擦鞋服务、大巴或轿车租赁服务、外币兑换、ATM取款机、送餐服务、洗衣服务、叫醒服务、医疗支持,等等等等。

  车一停,心里有鬼的董学斌就急忙想下车给xiè慧lán开车门,希望能表现一把。

  偏偏,从远处快步跑过来的门童还是工作人员啊却没有给他表现的机huì,那小年轻看了眼奥迪车的车号,踱步上来就给xiè慧lán开了门,一脸恭敬。后面还跟着的一青年手里拿◎着个小本子,对着对讲机快速说着什么。董学斌还以为这是正常服务,没当回事儿,跟着xiè慧lán一起下了车,可这时旁边又有一辆车停下了,那俩工作人员却没有给他们开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下论到◆董学斌无语了,咋回事?特殊服务?能来王府饭店的大都非富即贵,就算xiè慧lán经常来这边,就算xiè慧lán是中央领导,你们也不至于这样吧?

  xiè慧lán却好像习惯了,“……小董,咱们进去。”

  “哎”董学斌快步跟上,特意慢了xiè慧lán半个身位。

  xiè慧lán一看,就招手笑道:“又那么拘谨,你也不是wǒ秘书,跟wǒ并排走好不好?”

  董学斌犹豫了犹豫,只得答应,很忐忑地跟xiè慧lán肩并了肩。

  这时,等俩人刚进了酒店大门,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就慢步迎了上来,笑呵呵地伸出手,“xiè女士大驾光临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看那个样子,好像是特意◆出来迎xiè慧lán的,刚才工作人员的那个电话估计就是打给了他。

  xiè慧lán笑眯眯地和他握握手,“赵经理,wǒ算什么大驾啊,您这是成心寒碜wǒ呢。”

  赵经理笑道:“呵呵,wǒ可◇不敢,越秀的包间还给您留着,今天是……”

  xiè慧lán摆摆手,“今天跟朋友吃个饭,不去那儿了,去……竹园吧。”

  “好,那wǒ马上安排。”打了个电话后,赵经理又和xiè慧lán客道了几句话,末了才招呼来了两个服务员,低声跟他们说了什么,最后告辞离开。两个服务生则恭恭敬敬地在前面带路。

  董学斌就是再傻也看的出王府饭店给xiè慧lán的待遇跟其他人明显不一样啊。wǒ去xiè姐真有那么大能量?车牌子一进饭店经理或者副经理就赶紧下来相迎了?估计他们城西区区委书记也没有这个待遇吧?

  竹园。

  这里并不是包间,也不是那种特别正式的场合,几个藤竹做的隔断七七八八地隔在了周围,椅子,桌子,全是藤蔓编织的,地上铺着一缕蜿蜿蜒蜒的石子路,尽头是汪碧绿的池水,很有番大自然的悠然气息。

  等几盘清淡口味的菜肴上齐,xiè慧lán就笑吟吟地一端高脚杯,“知道你们单位有规定,但这是红酒,应该过不了量的,呵呵,来,wǒ先敬你一杯,xièxiè你的挺身相救,xièxiè你的细心照料。”

  董学斌老脸一红,忙举杯讪笑道:“您别客气,wǒ应该的。”

  喝过酒,xiè慧lán就让着董学斌夹菜吃饭,嘴上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小话题。

  “小董,你过年怎么没和父母一起?”

  “wǒ妈在北河省呢,工作忙,就大年三十儿回来呆了两天。”

  “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wǒ妈跟乡下教书,是个语文老师,wǒ爸……去世了。”

  “……抱歉了。”

  直到现在,董学斌心里才彻底放松了下去,知道xiè慧lán这次不是要和自己算那丝袜事件的账的,而是想感xiè自己救了她。

  突然,董学斌从不远处的走廊上看到了一个中年人,很眼熟,好像跟电视上见过,想啊想,想啊想,对了,是京城市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冯学良,一个威风凛凛的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那边可能是有包间,他正迈步往走廊外走呢。

  副部级的高官董学斌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果然气势不凡啊

  正想着呢,对面的冯局长视线随意向这边一扫,结果愣了一下,然■后居然笑呵呵地一转头,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董学斌吓了一跳,wǒ靠,这是干嘛?

  “慧lán哈哈”在董学斌惊讶的注视下,冯学良慈眉善目地来到了自己两人的桌前,“怎么大过年的有空上王▲府来了?”

  xiè慧lán才是看到他,笑着站起来,不亢不卑地单手和他握握手,“今天是来陪朋友吃个饭,冯叔叔过年好啊,阿姨身体怎么样?”

  冯学良看看也站起身的董学斌,对他笑了笑,然后看向xiè慧lán道:“她啊,还是血压高的老毛病,让她控制饮食她也不听,这不,在包间里大鱼大肉地又吃上了,wǒ现在都懒得理她了,呵呵,行了,你们吃饭吧。”

  xiè慧lán笑道:“那等huì儿wǒ过去敬酒,您可留着点肚子哦。”

  “哈哈,wǒ还能让你给喝趴下喽?行,来吧”

  董学斌早看傻了,市委常委对wǒ笑了?真对wǒ笑了?晕xiè姐的面子太大了吧?

  董学斌知道xiè慧lán有背景,不然也不huì年纪轻轻就坐上中宣部底下的一个副处长,但那奥迪里的一堆通行证,王府的特殊待遇,市委常委的亲切笑脸,他现在才发现,这个xiè慧lán不仅仅是有背景,好像还是有天大的背景的

  ……

  【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