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过年了!】(求月票!)


  过年了。

  今天是除夕,京里人习惯叫大年三十儿。

  外面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震耳欲聋,满大街都洋溢着春节的喜气。董学斌的心情也跟过年了似的,自从昨天知道自己的副科任命下来以后,他睡觉恨不得都是乐着的,那叫一个高兴啊。在自家门口贴了一幅红彤彤的对联,正了正门上的福字,董学斌转头回了屋,洗洗手后开始在客厅里和面包韭菜馅儿饺子。

  唯一遗憾的是,今年的春节hái是这么冷清。

  萱姨hái没结婚,过年自然得回她父母那边,好像是去爷爷奶奶家过,因为家子比较大的原因,萱姨昨天早上jiù过去准备饭了,估计得过完年再回来。老妈正在来京的路上,车hái没到,所以董学斌一只能个人吭哧吭哧地揉着面。

  铃铃铃,手机响了,董学斌看号码不认识,jiù接起来喂了一声。

  “小董主任,我老严啊,哈哈,给你拜年了,祝你步步高升”

  董学斌一愣,“……过年好过年▲好。”

  老严说了几句jiù挂了,董学斌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可不比以前了,不但有人给拜年,hái得给领导拜年啊,国安家属院不是随便进的,自己刚破格提拔了副科,说闲话的肯定不少,更不可能大大咧咧地☆拿着dōng西去那边了,这里的情况跟其他机关倒有些不同,于是想了想,董学斌赶紧拿起电话给甄安国和徐燕等一众领导拜年。

  “徐局长,小董给您拜年了,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关怀和照顾,今后的一年里我一定继续紧跟领导的脚步,您往dōng走我jiù往dōng走,您往北走我jiù往北走……”

  “甄局长过年好,祝您工作顺利节节高升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最后,连谢慧兰那里也打了电话,没有任何意外,谢慧兰的电话是所有领导中最难打的一个,给徐局长是打了两次通的,给甄局长是打了四次,可谢慧兰呢?十八次足足打了十八次都是正在通话中,第十九次那边才传来谢慧兰很有磁力的嗓音,你jiù说得有多少人给她拜年吧,而且现在这个时间hái不是电话拜年的最高峰。

  等给领导拜完年,董学斌继续擀饺子皮。

  铃铃铃,电话响了。

  是谭丽梅打来的,“嘻嘻,董主任过年好,衷心祝福您年年圆满如意。”

  董学斌笑道:“谢谢了,也祝你和孙壮同志幸福美满。”自己人,说话jiù比较随意了。

  “谢谢董主任的祝福,咦,我听您那边怎么很安静啊?jiù您一个人?”

  董学斌苦笑道:“小谭,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呵呵,我妈快到了,今年hái是我们娘俩过,这不,我一个大老爷们吭哧吭哧地包饺子呢。”

  “哎呦,那怎么行啊,那我和桩子过去帮您”

  “得了吧,心意我领了。”

  “我们家晚上才聚餐呢,现在真没事,您那儿要是没什么不方便我可真jiù过去了啊?咳咳,其实我和桩子是有事想求您呢,本打算大年初一过去的。”

  董学斌一听,也jiù没拒绝,“那行,过来吃饭吧。”

  刚放下电话,叮咚,叮咚,门铃轻飘飘的响了。

  董学斌以为是老妈到了,jiù走过去开门。

  谁知门外站得竟是郭攀伟,拿着两大包dōng西的他满脸笑容道:“董主任过年好,给您拿了点dōng西,这个,我jiù不进去了,您忙您的,您忙您的。”按理说给领导拜年一般都是初一初二初三了,但郭攀伟知道小董主任家的情况,家里肯定没多少亲戚过年,于是他jiù想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董学斌呵呵一笑,“来jiù来吧,hái拿什么dōng西啊,快进吧。”

  郭攀伟犹豫地看看里面,“这个……合适吗?”

  “合适,家里jiù我一人,我妈等会儿才来呢,屋里坐吧。”

  “哎那我jiù打扰了。”

  ……

  楼外。

  老妈栾晓萍风尘仆仆地进了小区,看着家家户户窗户上高挂的大红灯笼,看着几个小孩儿嘻嘻笑笑地点着炮竹,栾晓萍泛起一丝会心的笑容,自打儿子进了机关后的这几个月她都没顾上回家,现在终于能看到儿子了,心里当然开心。不过,担心也是有的。栾晓萍知道自己性子比较弱,一有什么事情jiù忍不zhù爱掉眼泪儿,儿子懂事,所以很多烦心事都不跟自己讲,怕自己惦记他,唉,也不知道学斌跟机关里干的怎么样了,总说挺好挺好的,不知是真的好hái是假的好。

  “哟,这不是栾姐吗?”一个老邻居打招呼道:“过年好啊。”

  栾晓萍对她笑笑,“过年好,孩子怎么样了?大学毕业了吧?”

  那人道:“是毕业了,找了份工作,工资不高凑合干着吧,比不上你家小斌啊。”

  栾晓萍心里很受用,但嘴上hái是道:“我们家学斌□工资也没多少,他一小科员,三千块钱都是多的了,jiù是逢年过节能发点dōng西啥的。”

  邻居大姐咦了一声,“不对啊,你们家小斌不是升官了吗?”

  栾晓萍一愣,好笑道:“他升什么官?他▲公务员试用期hái没过呢。”

  大姐道:“可我听大家都这么说啊?噢,可能是搞错了吧,呵呵,那小斌也有本事啊,那个鼻孔朝天的许科长都被他给搞走了,房子都托给中介租出去了,现在zhù的是一家跟路北卖衣服的两口子。”栾晓萍又是一怔,许科长?那个zhù她家楼上的大官儿?小斌给搞走了?什么意思?小斌怎么搞走人家?可没等她问什么,邻居大姐jiù道:“亲戚来了,我出去门口接人去,有空串门啊。”

  揣着一肚子狐疑,栾晓萍走进了一单元楼道,咚,碰,炮竹声震得她耳膜直颤。

  咔嚓咔嚓,栾晓萍拿钥匙开了门,“学斌,妈到了。”

  “妈,怎么这么晚?堵车了?”

  “车晚点了。” □
  “您是阿姨吧?阿姨好,给您拜年了。”

  让栾晓萍意外的是,屋里坐着两个人,除了自己好几个月不见的儿子,hái一个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的,表情没什么棱角,一看jiù像跟机关里工作的。栾晓■○萍脱下大衣挂在一旁,进屋道:“你是学斌的同事吧?你也过年好。”她不明白儿子单位同事为什么今天来串门了,一看那人桌上连个杯子都没有,栾晓萍jiù责怪地看了眼儿子,“同事来家了,咋也不知道给人家倒茶啊。”◇说话jiù要过去倒水。

  董学斌苦笑道:“他也是刚进屋。”

  郭攀伟忙站起来道:“阿姨您别忙了,我自己来,自己来。”

  郭攀伟抢着拿起电热水壶,不但给栾晓萍倒了水,也给董学斌满上了。

  栾晓萍见状一怔,心说这人也太客气了,你们都一个办公室的科员,干嘛hái给我儿子倒水?你岁数也比我儿子大了不少啊,接过茶杯道了谢,栾晓萍看看他,“……这个,怎么称呼你?”

  郭攀伟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恭敬道:“郭攀伟,阿姨您叫我小郭jiù行。”

  “哦,你也是综合办的?”

  “是。”

  看他那个谨小慎微的样子,栾晓萍jiù有点无语了,心说我有这么可怕吗?乡中学的孩子们hái总说我长得温和呢,怎么我一来你jiù这么拘谨了?栾晓萍挨着沙发坐下,“别这么客气,到这儿了jiù跟到自己家一样,最近工作忙不忙?”她没话找话道。

  郭攀伟直着腰板道:“春节了,比平时忙一些。”

  栾晓萍一哦,“我们学斌跟单位表现怎么样?没挨领导的骂吧?他这孩子啊,有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

  郭攀伟一愕,“……挨骂?阿姨,谁敢骂董主任啊。”郭攀伟心说了,是有人敢骂董主任,周国安骂了,郭顺杰骂了,可结果俩人全被纪委请喝茶去了,这一去jiù再也没回来,自那以后,谁数落小董主任的时候心里面不先掂量掂量啊?

  这下轮到栾晓萍愕zhù了,“董主任?什么董主任?”

  郭攀伟啊了一声,“您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董学斌jiù笑呵呵地拍了拍老妈的手背,“妈,您一直跟乡里没回来,我jiù也没说,想着当面告诉您的,我早jiù提综合办副主任了,hái入了党,对了,昨天副科的任命也下来了,勉强算个干部了。”一直没说jiù是为了给老妈一个惊喜,看着老妈目瞪口呆的模样,董学斌很满足。

  “啥?”栾晓萍错愕道:“你提副科了?”

  郭攀伟忙扇呼道:“阿姨,从董主任进了机关以后,那干出的成绩简直多得数都数不过来,别人干不了的事儿董主任全能干,jiù没有董主任解决不了的困难,要我看,董主任别说提副科了,jiù是直接提正科……不对……直接提副处也没有人会说闲话,太正常了。”

  栾晓萍hái是没反应过来,成绩?自己儿子自己hái不知道吗?从小到大都笨手笨脚的,他能干出啥成绩?不惹出乱子来jiù不错了

  董学斌jiù笑道:“妈,待会儿hái有人来呢,包饺子吧,我包的不太好看。”

  “让我来让我来”郭攀伟自告奋勇地跑去卫生间洗手,等出来后他jiù将董学斌擀好的面皮儿和馅儿往厨房搬,“董主任,阿姨好久没回来了,不打扰您娘俩说话了,我去厨房包饺子。”

  董学斌阻止道:“攀伟,你别忙了,坐下待会儿。”

  “没事,我今天过来jiù是想看您这儿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我可能没您和阿姨包●的好看,但也勉强凑合了。”

  董学斌笑道:“你瞧你,大老远的过来一趟hái让你忙活了。”

  “应该的。”

  老妈栾晓萍一把抓zhù了儿子的手,“学斌,你真当官了?”

  □“当然了。”

  “你不是找个同事串通起来骗妈的吧?”

  “晕,我骗你干啥呀我。”

  栾晓萍hái是不信,怎么可能啊,儿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正想再让他把工作证拿出来给自己看看呢,门铃响了,栾晓萍离门比较近,到嘴边上的话又咽了回去,起身过去开门,门外站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又高又胖,女的小巧玲珑。

  “你们是?”

  谭丽梅一脸嬉笑道:“阿姨,您一定是董主任的母亲啦,▲您好,给您拜年啦。”

  一旁孙壮也憨憨道:“阿姨过年好。”

  又听到他们叫自己儿子董主任,栾晓萍现在jiù是不信也得信了,呆呆开门让他们进来。

  一进屋,谭丽梅和孙壮jiù把带○来的dōng西放到门厅过道,里面隐约能看见是几个红色的中国结和点儿水果,哦,好像hái有两条中华烟。栾晓萍一看jiù吓了一跳,他jiù算不抽烟也知道中华的价格,心说这得多少钱啊。然后谭丽梅jiù笑嘻嘻地对沙发上的董学斌道:“董主任,我来给您包饺子来啦。”

  董学斌笑了一下,“攀伟正跟厨房包呢。”

  谭丽梅哎呀了一声,“郭哥也在呢?那没有我表现的机会了啊?这怎么行呀,不成不成,我得找点儿事儿。”她伸着脖子左右找了找,末了大大方方地挽zhù了栾晓萍的手,“阿姨,我最近刚跟我母亲学了点按摩技术,我给您揉揉肩膀吧。”

  栾晓萍哪里受过这个待遇啊,急忙摆手:“不用不用。”

☆  “嘿嘿,我手艺保准您满意,阿姨,您jiù给我一个表现机会行不?”孙壮不怎么会说话,谭丽梅的嘴巴可甜,几句话jiù把栾晓萍哄到沙发上坐着了,旋即谭丽梅jiù跟个亲女儿似的开始给她捶背捏肩膀,一边捏h★ái一边夸道:“阿姨您皮肤真好,我们这些小年轻都比不上您。”

  栾晓萍笑道:“哪有,我快五十的人了,怎么和你比?”

  “唉哟,您都快五十了?不像不像,我看您hái以为四十岁呢。”
★   栾晓萍hái从没被人这么恭维过,脸上的笑容一下jiù多了,“姑娘,累了吧?你坐下喝点水,阿姨给你泡茶。”

  谭丽梅很卖力气,“不累,我hái没给您捶腿呢。”

  孙壮也没闲着,拿了○个笤帚开始给他家打扫卫生。

  董学斌不知道今儿个这俩是怎么了,这也太热情了?而且拜个年而已hái拿那么多dōng西?对了,电话里他们说有事求自己的。想到这里,董学斌jiù也没拦着他们,老妈辛苦了大半辈子,自己现在有点小权,也该让老妈享享福了。

  栾晓萍被谭丽梅捏背捏得很舒服,不止是身体上的舒服,心理上也一样,她现在才相信自己儿子真当领导了,瞧瞧,又有人给送dōng西,又有人给端茶倒水,又有人给包饺子,又有人给自己捏肩膀,又有人给扫地擦地,他们家什么时候享受过这个待遇啊?唉,儿子有出息了,儿子有本事了

  半个小时后。

  郭攀伟掐着笑从厨房走出来,“董主任,阿姨,饺子包好了。”

  栾晓萍忙有点歉意道:“可辛苦你了,快来坐下吃点水果。”低头看了眼给她捶腿的谭丽梅,栾晓萍赶紧扶她,“闺女,瞧给你累的,快别忙了,起来起来,阿姨给你们做饭去,中午都在这儿吃。” ★
  郭攀伟jiù道:“不了,您这儿要没别的活儿我jiù不打扰了。”

  谭丽梅看看郭攀伟,也道:“我们也回去了。”

  知道儿子升官了的栾晓萍可高兴得不得了,哪会放他们走,“马上ji▲
  guōpānwěijiùdào:“búle,nínzhèéryàoméibiédehuóérwǒjiùbúdǎrǎole。”

  tánlìméikànkànguōpānwěi,yědào:“wǒmenyěhuíqùle。”

  zhīdàoérzǐshēngguānledeluánxiǎopíngkěgāoxìngdébúdéle,nǎhuìfàngtāmenzǒu,“mǎshàngjiù该吃午饭了,都留下都留下,阿姨炒俩菜去。”

  郭攀伟和谭丽梅孙壮都看看董学斌,他们当然也想留下,这不是一顿饭的问题,而是一种态度,只有领导绝对信任的人才会被邀请跟家一起jiù餐呢,更何况是大年三十儿的中午饭了,能跟领导家人一起过年,那是种什么信任啊?

  董学斌一摆手,“要是家里有聚餐的jiù随便了,大过年的hái是家人重要,要是没什么事儿的jiù留下吃,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讲究。”说完这话,董学斌jiù有点得意洋洋了,嘿,哥们儿越来越有领导气派了啊。

  看着儿子举手投足间都是一副上位者的小模样,栾晓萍欣慰极了,也升起一股淡淡的骄傲。

  郭攀伟被董学斌那句都是自己人弄得有些飘,知道自己和小董主任原来的那点芥蒂已经消了,于是哪hái会走啊,“……那我帮阿姨洗菜。”

  谭丽梅也道:“我帮阿姨打下手。”

  孙壮嘴笨,“我……也帮阿姨打下手。”

  饺子是晚上吃的,中午jiù弄了几道家常菜。

  饭后,郭攀伟帮着栾晓萍把碗筷拾掇干净后jiù告辞回去了,这次栾晓萍没再拦着,知道大过年的谁都不闲,不过谭丽梅和孙壮却没走,等郭攀伟一出门,孙壮ji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要说什么,谭丽梅张张嘴,也啥都没说,干脆又跑到栾晓萍跟前给她捶背捏腿了,非常卖力气。

  栾晓萍再傻也看出来了,“闺女,你俩是不是找学斌有事啊?”

  谭丽梅尴尬地咳嗽一声,“嗯,我们……我们有事想求董主任,但不好意思开口,大过年的,本来jiù不应该谈这个的,这不是成心给领导添堵吗?”过年jiù是送礼,求人办事的话一般也不跟这个时候说,除非是急事。

  董学斌好笑道:“有事jiù说,啥时候变得扭扭捏捏的了。”

  谭丽梅看了孙壮一眼,给他使使眼色,孙壮脸有点红,憋了半天hái是没好意思开口,jiù又给谭丽梅使眼色。谭丽梅这个气呀,恨铁不成钢的瞪瞪他,随即对董学斌道:“董主任,我和孙壮不是因为谈恋爱所以要分开科室部门嘛,前一阵子人员紧,上面没给分配,可昨天李庆主任刚找了孙壮谈话,说他要被调到纪委去了。”

  董学斌眨眨眼,纪委?也不错嘛,至少比档案室强啊。

  谭丽梅看看董学斌的脸色,试探道:“您也知道纪委那边的工作……我怕……”

  董学斌笑道:“行了,你jiù直接说想去哪个部门吧。”

  栾晓萍跟一旁听着心◇惊,这话啥意思?想去哪个部门都能给他调?自己儿子这么有本事?

  孙壮终于道:“我觉得政治处的工作……嗯……那里要是可以的话……”政治处当然是分局里比较热的部门了,管干部考察干部的嘛,谁都想去,○不过也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董学斌想了想,“行,等过了年我帮你问问,问题应该不大。”他现在跟上面领导关系都不错,这点事儿hái是不在话下的。

  谭丽梅和孙壮一听,急忙道谢。

  等临走的时候,董学斌在过道里翻了翻他们拿来的dōng西,jiù道:“水果留下,中国结留下,烟拿回去吧。”

  谭丽梅赶紧道:“董主任,您帮了孙壮这么大一个忙,我们哪能……”

  董学斌摆摆手,“jiù这么点儿事儿不至于,我又不抽烟?大过年的拿回家给长辈吧,对了,你俩等等。”董学斌从一柜子里拿出一瓶茅台酒来,笑着放到孙壮手里,“人家送我的,我也不喝酒,你俩拿回去吧,全当帮我解决困难了。”◆没地位的时候在郁闷怎么没人给自己送礼,现在有了地位,董学斌又在郁闷这么多礼物怎么处理了。

  谭丽梅哭笑不得道:“董主任……”

  “别墨迹了,回家过年去吧。”

  栾晓萍心疼地看看◇□那瓶茅台,嘴上hái是道:“拿着吧,学斌不喝酒。”

  “那……那谢谢董主任了。”无奈,他们俩只好收下。

  等出了董学斌家的楼道,谭丽梅jiù看了眼桩子手里的茅台,感叹道:“咱们求斌子主○任办事儿,不但人家没收礼,反而hái拿了人家的dōng西,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孙壮道:“斌子人挺好的。”

  谭丽梅叹了口气道:“是啊,我jiù没见过这么好的领导,斌子主任对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jiù知道他对下属真是没的说,hái记得那回郭顺杰陷害斌子主任和我跟常姐的事儿吗?要不是斌子主任把我和常姐的责任全都给揽了过去,我俩肯定得遭殃,唉,上哪儿找这么好的领导去啊?”

  ……

  【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