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提副科了!】(万字已更,求月票!)


  晚上。

  和平街北口,瞿家。

  一身粉红色秋衣秋裤的瞿芸萱正在客厅里摆弄着几张金色福字和两幅红艳艳的对联,茶几上落着几袋刚从物美超市买来的花生榛子和开心果,软糖和巧克力也被掺和在一起搁进了一个玻璃盘里。今天春节比较早,没有几天就gāi大年三十儿了,所以方方面面都要事先准备妥当,免得到时候抓瞎。

  吱呀,门开了,脚步声咚咚咚地进了屋。

  瞿芸萱不用抬头也知dào是谁,“跟领导在外面吃的?饱没饱?”

  “……没饱还想吃你”

  “吃你个大头鬼又胡说八dào信不信姨揍死你?”

  “哈哈……”董学斌也不管她在弄什么东西,过去一把就将萱姨搂住,在她的浅呼声中,董学斌直接将萱姨横着抱离了沙发,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大圈。刚刚在单位他不好表现得太过分,怕人说三dào四,现在回了家董学斌可是放开了,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呀,“萱姨,刚才我又跟局领导面前立了一功,这一功立的太关键了,估计过不了两天政治处的人就会找我谈话了。”

  瞿芸萱被他“公主抱”着,为了保持平衡只好勾住他脖子,“谈什么话?”

  董学斌笑dào:“当然是干部考察了,tí副科,这回可是真的副科了,不是什么副科待遇。”

  瞿芸萱一愕,拧了董学斌脖子一把,“你别蒙姨真要tí干了?”

  董学斌呵呵一笑:“如果换了今天早上,tí不tí副科还是五五分,可现在嘛,绝对百分之百了,不会有问题,呵呵,萱姨你不知dào,机关里虽然对tí拔干部有着明确规定,比如任副科级职务满三年,近三年考核称职或近两年考核优秀的人才允许被tí拔正科,还比如什么试用期内不许被tí拔的,但关键还是得看领导,还是得看你的表现,呃,我好像从来没和你说过吧,我进了机关以后立的功劳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而且全是那种大功,别人一辈子也立不了一次的大功,你说这种情况下凭什么不tí拔我?这就是破格tí拔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我骗你干啥?”

  “那还等什么呀”瞿芸萱立刻就扭着丰满的身子从他怀里跳下来,高兴地捧着董学斌的脑袋在他脑门上温柔地亲了一口,◆“臭小子,你可真有本事,这次必须得好好庆祝一下,姨去买酒”

  董学斌一汗,“你别让我犯错误行不?我们那儿规定不能过量饮酒,我酒量又不行,喝一点就过量了。”

  “……那咱们去吃西餐。” ▲
  “呃,我刚吃饱,不是给你发短信说了嘛。”

  瞿芸萱一咂嘴,手在秋衣上抓了一下,“你看当初被你气走的那个许科长,快四十岁了才tí副科,快五十岁了才tí正科,可你刚多大?你刚进机关多久?○▲差得太远了这么大的事儿总得庆祝庆祝吧?上回你tí副主任的时候就没来得及庆祝”

  董学斌也觉得在理,这次tí干是自己仕途上的一个大跳跃啊,意义太大了,副科级待遇再怎么样也是没有级别的,只有副科级▲才能算真正的干部,才正式迈入了仕途正轨,这么重要的事儿,不庆祝庆祝也说不过去呀,“……那行,我想想啊,可肚子现在还满着呢,要不明天等我下班回来咱俩去王府吃一顿?不行,明天兴奋劲儿就过去了,这样这样,咱俩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再痛痛快快消费一把,咋样?”

  瞿芸萱笑着捏捏他的鼻子头,“好,今天姨什么都听你的。”

  听了这话,董学斌就眨巴眨巴眼睛,瞅瞅她的一身秋衣dào:“那你怎么打扮我也能决定?”

  瞿芸萱脸一烫,下意识地捂着胸口瞪他一眼,“……小色胚你也就会欺负姨”伸手过去拉住董学斌的手,萱姨一转身,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往卧室走,等董学斌也进来后,瞿芸萱把灯打开,把门关上,把链子拉上,这才拉开柜门没好气地拿下巴努努衣柜,“今天姨高兴,顺着你一回,但就这一次啊,以后你要再敢跟姨tí什么要求看姨不打烂你的屁股的,喏,衣服都在这儿了,选吧。”

  董学斌跃跃欲试的搓搓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喜好,这个喜好在每个时期也不尽相同,比如董学斌初中时就喜欢看同班的女生穿格子裙,一般上学的日子当然没这个眼福,也就春游啊周末补习啊的时候才能看上那么一眼,觉得特有活力。现在的董学斌比较喜欢干练成熟的打扮,觉得这样很有女人味儿,很能勾起他的**,于是乎,第一次能随便按照自己的愿望让女人装扮的董学斌顿时激动了,尤其还是瞿芸萱这种漂亮到极致的女性,那感觉啊……简直别tí了。

  董学斌先准备从最里面的行头下手,就蹲下去把装内衣的小柜门打开了。

  瞿芸萱一看,脸就红了,伸出手来狠狠在董学斌耳朵上一拧,“揍你了啊这个不能给你选姨早上……早上刚换过的”

  董学斌郁闷地一回头,“你不是说啥都听我的吗?”

  “……这个不行”

  “哎呀呀,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羞个啥呀,瞧你那个害羞劲儿。”

  “找撕你嘴了是不?谁跟你老夫老妻了”

  董◆学斌偏偏还就喜欢萱姨这个小温柔小害羞的劲儿,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了,转头就在那堆内衣里翻腾着。瞿芸萱凶巴巴地打了他后背几把,见他还是不听,只好气闷地狠狠瞪他一眼,往床板上一坐,由着他瞎闹了。

  “●对了。”翻着翻着董学斌突然dào:“萱姨你现在穿的啥颜色内衣?”

  瞿芸萱好气地看看他,“……白色”

  董学斌腆着脸dào:“你给我瞅一眼。”

  “你要死啊你?”

  “咳咳,就看一下,不看我选不了啊,得知dào你今天穿了啥。”

  墨迹了好半天,最后瞿芸萱终于抵不住董学斌的软磨硬泡,打了打他,旋即迟疑着用手抓住秋衣下摆,羞愤地快速往上一撩,又红着脸蛋飞快放下来,“……早晚被你给气死这下满意了?”

  董学斌嗯嗯一声,他其实不是非得让萱姨穿什么内衣,只是想看她换衣服的镜头。找啊找,找啊找,末了董学斌从内衣堆里拣出了一身肉色带丝边儿的文胸和三角裤,捏着伸手给了萱姨。

  瞿芸萱就赶紧一把将内衣抓过来,“等你出去时候姨再换。”

  董学斌哪干呀,“现在换,我不看。”

  “信你?信你姨就是大傻瓜”

  “……萱姨你没劲了啊,刚还说了啥都听我的的,你这变得也忒快了?”

  “…………”纠结了一分钟后,瞿芸萱还是在董学斌转过头找衣服后不情不愿地将秋衣秋裤脱掉。

  董学斌用余光偷偷瞥了眼,心中砰然,接着又在黑丝袜和肉丝袜里选择了一条连裤肉丝袜,“这个也穿。”

  身上就穿着内衣的瞿芸萱捂着上面瞪眼dào:“大冬天的你让姨穿裙子?”

  “穿什么裙子呀。”

  “那你给姨连裤袜干啥?”

  □董学斌脸也一红,咳嗽dào:“咳咳,个人兴趣,个人兴趣。”他挺喜欢丝袜的感觉的,朦朦胧胧,暧暧昧昧,丝丝细细,和萱姨这种成熟女人非常相称,虽然黑色的诱惑性更大一点,但毕竟她是个贤惠到了没边儿的性格。想★来想去还是肉色更适合萱姨,不张扬,比较居家,比较柔和,比较有韵味。

  瞿芸萱可能也放开了,一咬牙,把脚丫收到床上,一点点穿着丝袜,对于董学斌悄悄瞥来的目光也装作没看见。

  不多时,董学斌心目中比较完美的造型终于出现了。

  大爪子似的发卡牢牢抓在脑后,干练的盘发,浅浅的淡妆,纯白色的休闲衬衫,黑色的紧身裤,黑高跟鞋,整体打扮既成熟极了,还有股子中度适宜的妩媚味儿,董学斌上看看下看看,围着萱姨转了几圈,末了大为满意地点点头。

  “……你觉得姨穿这个好看?”

  “嗯嗯,好看的都疯了,萱萱你真漂亮”

  瞿芸萱泛起笑容白了他一眸子,“贫嘴,就会哄姨开心。”

  董学斌咽咽吐沫,“看你这样我都不想出门了,要不咱俩跟床上庆祝庆祝得了?”

  瞿芸萱一拍他的脑袋,抓起一身外套dào:“别胡说八dào快走”

  下楼的时候,正好碰见邻居刘婶tí着一桶花生油上楼梯,看到瞿芸萱和董学斌后,刘婶笑dào:“学斌,小瞿,出门啊?”

  瞿芸萱不动声色地离董学斌远了一些,保持距离dào:“嗯,快过年了准备去超市买点面买点米,我拿不动,让小斌给○我当苦力来了,呵呵。”

  刘婶dào:“家里没个男人就是不行啊,小瞿,你也抓紧谈个对象吧。”

  瞿芸萱一嗯,“正找呢,还没合适的。”

  等走出自家小区后,董学斌才翻了翻白眼,“★你可真能说瞎话,买什么米面啊?”

  瞿芸萱见天已经黑了,周围也没邻居了,就轻轻挽住了他的手,“那说啥?”

  “……说咱俩约会去呗。”

  “去你的姨可没答应跟你谈对象呢”

  在一家规模还不错的商品街逛了逛,一路上,甭管老少都不时朝瞿芸萱投来惊艳的目光,可是给董学斌挣足了面子,心里这个爽啊。京城人大都好面子,你大街上随便抓来一个男的问他你找对象的标准是啥,十个人里有八个都得说“要带的出去”,这带的出去是分两种意思的,一种是女人的相貌,相貌越美越带的出去,一种是女人的性格,至少当着朋友不跟自己顶嘴不跟自己吵架不跟自己使小性儿,这就叫带的出去。而萱姨这么美艳成熟的女人,这么性格温婉贤惠的女性,没有人比她更能“带的出去”了,带到哪里都能给自己争脸呀。

  时间太赶,董学斌俩人就没去首都电影院,而是就近去了个小影院。

  买了票后去咖啡厅坐了会儿,回来时电影正好开场,是个外国爱情片,影院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几十个人集中在前pái和中pái比较好的位置,董学斌一看,坏心思又动了起来,非拉着萱姨到了最后一pái的最后一个角落,死角,位置很不好,从这里看见屏幕都是斜着的,但就有一点不错,安静,周围一个人没有。

  瞿芸萱唬起脸dào:“死鬼,又打姨的坏主意呢是不?”

  董学斌讪笑一声:“没有。”

  “这是公众场合,你别胡闹啊,要不可真揍你了。”瞿芸萱脱掉大衣,捧着一袋爆米花坐到了董学斌身旁,用白嫩嫩的手指头捻出一个,就要往嘴里放,可转头一看,董学斌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嘴巴微微张着,瞿芸萱就无奈了,手指一掉头,没好气地把一粒爆米花溺爱地塞进他的嘴巴里,“……瞧你那傻样儿。”

  电影开场了,老套的情节一幕幕上演。

  董学斌心思不在这儿,见萱姨还真看得挺入神,就悄悄把手摸在了她的紧身裤上,感觉上一下裤子和肉呼呼大腿的弹性。只见萱姨身子一绷,目光快速扫了下四周,末了恶狠狠地一看董学斌,也没说什么,吃了一粒爆米花,眼睛继续盯着荧幕看,不过却没有先前那么专注,有点心不在焉了。

  “小萱萱,你坐我腿上来吧。”

  “……干啥?”

  “我想抱着你看。”

  “……”

  “快来,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呢。”

  “…………”

  见她不说话,董学斌干脆起身弯腰来了个公主抱,萱姨是那○种比较丰满的体态,体重跟董学斌差不多了,尤其还是这么抱,非常的吃力,将萱姨搬过来之后董学斌就赶紧累呼呼地坐了下,把她放在了自己腿上,从后面抱着她的腰。

  “你就胡闹吧”瞿芸萱啪地打了他的大腿一★zhǒngbǐjiàofēngmǎndetǐtài,tǐzhònggēndǒngxuébīnchàbúduōle,yóuqíháishìzhèmebào,fēichángdechīlì,jiāngxuānyíbānguòláizhīhòudǒngxuébīnjiùgǎnjǐnlèihūhūdìzuòlexià,bǎtāfàngzàilezìjǐtuǐshàng,cónghòumiànbàozhetādeyāo。

  “nǐjiùhúnàoba”qúyúnxuānpādìdǎletādedàtuǐyī把,“不是有事商量吗?什么事?”

  董学斌让自己下巴搭在她肩膀上,“你是不是说了今儿啥都听我的?”

  “……姨没说。”

  “你说了。”

  “…………你先说你想干啥”

  董学斌扯着脖子看了眼她红彤彤的两瓣嘴唇,喉结涌动,有点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咳嗽,在她耳边唧唧咕咕了一句话。

  瞿芸萱脸蛋当时就烫了,气急败坏地一拧他的大腿,这个掐啊,“你……你想把姨气死是不是?让姨用……这叫什么庆祝啊我看你就是成心想把姨给祸害死小流氓小色胚看姨不掐死你的”见董学斌紧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嘴唇,瞿芸萱又重重拧了他几把,“不许看再看把你小眼珠子挖下来”

  “真不行啊?”

  “……绝对不行”

  “咱俩那个都做过了,这个有什么不同?性质都一样呀。”

  “……一样啥呀……嘴和……能一样吗?”

  “我觉得都一样。”董学斌也没想能成功,就是那么▲争取一下而已,毕竟萱姨脸皮比较薄,“……咳咳咳咳,那算了吧,当我没说当我没说,那个,继续看电影,嗯嗯,看电影。”不过他的脸皮当然也不厚,硬着头皮tí出了那种要求还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董学斌也丢人呀,得◇,自己在萱姨心中的形象又离流氓更近了一点,哥们儿的形象啊,全没啦

  瞿芸萱也不言声了,一动不动地坐在他腿上看着屏幕。

  董学斌小心翼翼地注意了下她的脸色,也不知萱姨是不是生气了,“萱姨,我刚刚是开玩笑呢,真的,你别当真啊,千万别当真,我那么一说你那么一听,这个,要是惹你生气了你就掐我几下,来来,腿给你掐,你可别跟我客气啊,使劲儿掐,照死了掐。”

  瞿芸萱还是不理他。

  正当董学斌想再哄她几句的时候,铃铃铃,电话响了。

  董学斌怕吵到看电影的人,也没看号码就飞快接起来,“喂?”

  “学斌。”是老妈栾晓萍的声音,“你那儿怎么那么大声儿?在哪呢?”

  “哦,我跟电影院看电影呢。”

  “你一个人?”

  董学斌看到萱姨不知怎么的从自己腿上下来了,就dào:“嗯嗯,一个人,跟家待着实在没劲,出来透透气。”说罢,董学斌就愣了一下,发现萱姨居然正面朝着自己,在那个小过dào上艰难地蹲了下去,董学斌想问她干啥呢,但老妈电话就在那儿,根本没法开口。

  “没两天就过年了,妈说到时候回去看看你。”

  两只小手儿摸上了自己的●腰带,慢慢解着,董学斌一看就惊了,我靠,萱姨你干啥?不是说不成吗?你解我皮带干什么啊?

  瞿芸萱咬牙切齿地横了他一眼,然后低着头也不看他了,继续脱他皮带。

  电话里的老妈奇怪dào:“■学斌,跟你说话呢,春节妈回去。”

  “嗯嗯嗯,回来吧,嗯,回来吧。”

  “回去也待不了两天,三十儿到,初一就得走。”

  片刻后,董学斌倒吸了一口冷气,全身血液一瞬间沸腾了,“嗯嗯,那我……我包好饺子等着您。”

  “怎么了你?说话怪怪的?”

  “没,啥也没,就是电影正演到精彩的地方呢。”董学斌还在吸气。

  “哦,那你看电影吧,妈挂了,对了,工作上多细心一点啊,别出错,先把一年的试用期撑过去,等到时候就是铁饭碗了,当官当领导咱们不可能,但一辈子衣食不愁还是没问题的,这样妈就放心了。”

  “嗯嗯,挂了吧挂了吧,过几天您回来再说。”

  十分钟以后。

  瞿芸萱捂着嘴巴腾地站起来,往电影院的卫生间跑去。

  董学斌脸红心跳地跟门口等着她,一会儿瞧萱姨瞪着眼睛出来了,他怕萱姨发火,忙岔开话题dào:“咳咳,那个啥,公司的事儿考察的怎么样了?做什么行业?有筹划了没有?”心里却美得不行,萱姨竟然给自己那个啥了,这关系是前进了一大步啊

  瞿芸萱怒瞪他一眼,“没想好呢”

  董学斌呃了一声,“也是,这种事不能急,你先跟朋友商量商量再说,那个,电影还看吗?还有半个小时才完呢。”

  瞿芸萱又抻出一张餐巾纸来抹了抹嘴巴,涨红着脸丢进垃圾桶里,“还看什么看啊,再看姨就让你折腾死了小色胚我告诉你就今天这一次以后这个绝绝对对不许了你要再敢tí这个要求tí那个要求的你就把钥匙给姨还回来以后都不准进姨家了知dào了不?”

  “嗯嗯。”董学斌赔笑dào:“知dào知dào。”

  瞿芸萱一撅嘴,“……臭东西,回家。”

  手挽着手,肩靠着肩,董学斌和瞿芸萱溜溜达达地回了和平街北口。

  庆祝副科仪式正式结束。

  ……

  几天后。

  政治处主任庞斌带队、干部科领导和两■名科员陪同与综合办副主任董学斌同志正式进行了谈话,又和综合办的谭丽梅常娟郭攀伟等同志一一了解情况,并征求了综合办主任李庆等领导的相关意见,最后将考察报告书上交局党委。经局党委决定,董学斌同志思想觉悟高◆,政治立场坚定,组织能力强,工作能力突出,工作作风踏实,现拟tí为副科级干部,职务不变。

  董学斌被tí副科了,这是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

  谁不知dào小董主任才刚进机关四个月啊,连公务员的试用期都没过

  略微算一算,大家更是心惊胆战,原来从小董主任刚进分局的第一个月起他就开始了神奇般的破格tí拔之路,人家入党最快也要三四年,可小董主任入党就用了三四天,人家tí副主任最快也得两三年,可小董主任就用了俩仨月,人家进党校培训班至少得要副科级,可副科级待遇的小董主任也说去就去了,人家tí副科要花三四年,可小董主任就花了三四个月

  破格

  破格

  还是他妈破格

  这上进速度简直是坐了宇宙飞船了啊

  ……

  【万字已更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