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救火员登场!】(10000字求月票!)


  接到徐燕de电话后,董学斌差点骂娘

  蒋局长怒火中烧?甄局长简处长没招儿le让我去救火?我去你个二大爷你们一个是分局一把手一个是部门一把手你们都没办法我tā妈能有什么办法?蒋局长那是□谁?那是市局de头头是掌握着京城所有国安分局人事话语权de大领导这不是让我往火堆里冲吗?这不是让我送死去吗?说到底是六处打le蒋局长de亲戚怎么跟我扯上关系le?我招谁惹谁le啊

  “徐局长”董学斌急le,真急le,“这不是六处惹出de麻烦吗?”

  徐燕道:“接待领导,解决纠纷,这就是综合办de工作职责,是你de工作范围”

  董学斌晕le一下,“可……可我去le也没辙啊”

  徐燕拿着电话又走远le一些,没让自己声音被旁边de甄安国严磊tā们听见,“能者多劳,你就别谦虚le,你de工作能力我比谁都清楚,简处长tā们也清楚,这是领导们对你de信任,别人求还求不来呢,好le,甄局长都点le你de名,快来吧,别磨磨唧唧dele,只要这件事你办得漂亮,你提干de事情,我两周之内给你弄好”徐燕也觉得小董有点冤,心里有些不落忍,所以才许letā个好处。

  董学斌见事不可逆,只好苦着脸道:“那……那我这就过去。”

  “嗯,带上两个科员,快到饭点儿le,待会儿可能要陪蒋局长吃饭。”

  挂le电话,听到可能两周之内要被提干de董学斌那是一点高兴de意■思都没有,高兴?高兴个屁啊tā当然知道事情如果办妥自己de副科问题肯定可以解决,但问题是……tā妈办不妥啊,怎么办妥?不让蒋局长追究城西分局领导de责任le?让蒋局长消气?打消tā对城西分局不好de看☆法?这tā妈可能吗?自己去le说几句客道话蒋局长就不生气le?就不追究责任le?这不是扯淡嘛我要是真有这么大面子,我至于现在还跟国安机关里窝着吗?我早进中央le

  带着气de董学斌出le办公室。

  常娟媚媚一笑,“董主任,下班le?”

  “下什么班啊。”董学斌郁闷地看看tā们,“常娟,手里事情放一放,跟我出去办事,攀伟,你也别忙le,跟李庆主任那儿找辆车,就说有紧急任务,甄局长交代de任务。”董学斌清楚这事儿如果办不好肯定得吃罪领导,所以tā还是很注意保护跟tā关系较近de谭丽梅和孙壮de,只让郭攀伟和常娟跟着。

  郭攀伟一听就知道le是什么事儿,赶紧去找车le。

  常娟也没有太多担忧,小声儿笑道:“董主任,是不是蒋局长那边局领导搞不定,要请您救火le?”

  董学斌心说你还笑得出来,我都快郁闷死le,“……嗯。”

  常娟拍马屁道:“您一出马肯定没问题。”

  谭丽梅也笑嘻嘻道:“是啊董主任,从您来分局de三个月,哪有您解决不lede难题?”

  综合办de几人已经对小董主任有一种盲目de信任le,毕竟丫干le太多不可思议de事儿。

  董学斌都懒得说话le,你们这也太乐观le吧?也不想想万一事情没成我这个副主任还能坐踏实吗?副科de提拔估计也不知何年何月le,晕le都,怎么摊上这么个恶心事儿啊?甄局长简处长也◇是你们解决不le就解决不le吧叫我去干嘛?你们还真当我有什么困难都能上呐?

  不多久,郭攀伟开着一辆lǎo款捷达车停在le主楼门口。

  董学斌心不在焉地走过去上车,郭攀伟很有眼力,见小◇董主任一过来,tā抢先le常娟一步下车把后门拉开le,并用手抵住车框上面,做出一个“小心别碰到脑袋”de动作,让董学斌上车,然后关上车门才进le驾驶室,常娟则坐在le秘书坐de副驾驶上。

  “董主任,去哪儿?”

  “宣武医院。”

  董学斌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de,这次这么大de乌龙事件,tā真不认为自己能解决dele,但必要de工作还是得做de,否则是会给甄局长和徐燕留下不好印象de。于是董学斌就跟常娟打听le一下蒋局长de事情。据常娟说,蒋局长这人没什么不良嗜好,不抽烟也不喝酒,唯一爱好就是养养花草、收集收集书法字画,挺有雅致de一个领导。可是,越是这种淡定祥和de人,发起脾气来越是不可收拾,难办啊

  铃铃铃,铃铃铃,董学斌IPHONE4响le,拿出来一看,是个不认识de号码。

  “……喂?”

  “喂,董主任吗?我是严磊。”

  董学斌眼角一跳,怎么是这丫de,“是你呀,什么事啊?”

  严磊被电话那头董学斌de态度弄得有些痛恨,但碍于领导还在旁边,tā只能咬着牙忍耐道:“你不用来宣武医院le,直接去医院斜对面胡同里de一家康德酒楼,领导们会去那里吃饭。”董学斌才是明白为啥是严磊给自己打电话,徐局长不管跟自己关系多好那也是领导,打一个电话跟你说明事情叫你过来已经可以le,再打第二个电话……就有点太掉价le,所以才让严磊办这个事儿。

  “知道le”董学斌就挂掉le手机,“攀伟,去康德酒楼,快点开”

  “哎”郭攀伟一打方向盘,“您坐稳。”

  康德酒楼。

  这地方可能是蒋局长选de,酒楼有三层,谈不上大体磅礴,但装潢却别有一番雅致de格调。董学斌de车到门口时,蒋局长和甄局长tā们de车还没到,董学斌就借着这个工夫赶紧进里面跟前台订le一个最好de包间,旋即和郭攀伟常娟站在酒楼门口眼巴巴地望着宣武医院de方向。

  几分钟后,几辆车陆续停在le门口。

  董学斌和郭攀伟仨人立刻上去拉车门,借此,董学斌第一次见到le蒋局长de真容,不,应该说是怒容才对,tāde旁边坐着一个岁数跟董学斌差不多大de青年,眼角上着药,手背上也贴着一块小纱布,好在伤得倒是不重。等俩人下车后,董学斌就恭恭敬敬道:“蒋局长,包间订好le,是在……”

  蒋局长猜到tā是城西分局de人le,连看都不看tā一眼,带着侄子就往里走。

  董学斌丢人呀,回头看看甄局长徐燕等人,灰溜溜过去跟领导打招呼,“甄局长,徐局长,简处长……”

  甄局长点点头,“走吧。”跟着蒋局长快步进★le酒楼。

  徐燕拍拍董学斌de肩膀,“给我争争脸。”

  那六处副处长急忙悄声道:“董主任,这次可全看你dele,一定得救le这把火,改天lǎo哥请你吃饭。”

  董学斌差点没恨○死tā,谁跟你lǎo哥lǎo弟de我tā妈怎么救啊

  紧跟在甄局长身后de严磊回头瞥le眼董学斌,tā倒想看看姓董de能有多大本事,为什么几个领导都这么信任tā?完全莫名其妙啊tā董学斌凭什么?

  酒楼大厅,蒋局长可能对这里很熟悉,tā走过服务台时便说le句,“叫你们lǎo板把‘静’间开开。”然后就熟门熟路地上le楼梯,到三层,向右一拐,踩着红地毯顺着走廊走到尽头de一间xiě着“静”字de包间。tā侄子给tā开le门,接着蒋局长侄子就板着脸看le下跟在后面de甄局长简处长等人,转身进包房。

  静字包间一般是不对外开放de,但酒楼服务员知道这人可能认识lǎo板,就没敢拦着,特意找le个新来de漂亮服务员去里面招呼客人,她则去办公室找lǎo板le。

  包间内一片幽静,无论餐桌餐椅餐盘餐柜,颜色花纹都透着一股静谧de味道,墙上有一幅装裱得很华贵de书法,框子镶着金边,木框似乎也是lǎo红木,内里悬着四个龙飞凤舞de毛笔字——宁静致远。整体布局让人看着很舒服,感觉心情一下就平静……呃,一下就也没平静,平静什么呀平静

  那青年无缘无故让人抓le,tā能平静吗?

  蒋局长亲戚让人揍le,tā能平静吗?

  六处副处长快被撤职le,tā能平静吗?

  甄局长要被追究责任le,tā能平静吗?

  董学斌也不平静,tā还不知道怎么完成领导交代de任务呢

  小服务员看出le谁是这桌上地位最高de,就把先把菜谱放到le坐在首席蒋局长桌前,蒋局长把菜谱一推,看着侄子道:“小宇,想吃什么自己点,你伤没好之前别吃发物。”

  青年一嗯,就开始点菜。

  等菜点完le,茶水也上le,甄局长就带头举起le杯子,放低身段道:“小宇,这次de事情是个误会,也是我们de失责,我代表分局党委向你正式道歉,伤le你de那两个警员我们回去后会严肃处理de,一定给你和家属一个交代。”徐燕和董学斌等人一见甄局长都这么说le,tā们也赶紧举起茶杯故意做出一个低姿态。当然,严磊、常娟和郭攀伟是没有敬茶de,tā们仨压根就没有上席,只是在旁边站着给领导们端茶倒水。

  分局局长敬茶,小宇就算心里有气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就和tā们喝le一口。可等甄局长和众人再给蒋局长敬茶时,蒋局长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手连杯子都没碰。大家都看出来le,小宇那边没什么,毕竟伤不重,现在关键还是蒋局长de态度。

  气氛陷入尴尬,好久都没人说话。

  直到甄局长简处长等人又一次硬着头皮去敬茶时,蒋局长才轻轻拍le拍餐桌,“别整这些个没用de,光处罚两个打人警员就完le?啊?你们仔细反思过没有?这次de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这次de责任究竟是谁de?”

  “蒋局长……”甄安国等人心中一凉,这是要追究自己这边领导de责任le?

  “我在国安搞le大半辈子工作,怎么到le到le,自己de亲戚还让自己人给抓le?给打le?啊?你们告诉我这叫什么事儿?叫什么事儿?”

  咚咚咚,小服务员敲门进来le,把菜盘放到餐桌上。

  有外人在场,蒋局长就没再喝斥tā们,端起杯子喝le口茶,余光突然注意到le墙上de那幅书法,只见tā本蹙着de眉头就是骤然一拧,蹙得更紧le,“服务员把字撤掉”

  撤字?什么意思?董学斌和甄安国徐燕等人皆是一呆。

  小服务员一愣,她来de时间不长,但也知道这幅字是lǎo板很喜欢很宝贝de,撤le?小服务员哪里敢呀,她碰都不敢碰,“先生,这就是个装饰,这……”见蒋局长瞪le眼睛,小服务员忙道:“我们lǎo板出去办事le,马上就回来,要不然等tā回来您跟tā说?我真做不le主。”

  甄安国徐燕几人一看那幅字就明白le,大家谈不上懂,但也能看出那书法很一般,没落款,没其tā东西,好像外面小摊儿上买de一样,确实上不le大台面,蒋局长一直是喜欢书画收藏de,对这个颇有研究,肯定是这幅字xiěde太差入不le蒋局长de眼,加上蒋局长正愤怒于侄子被打de事情呢,就更没■心情在吃饭de时候看着一幅糟糕透顶de书法le,而且一幅普通书法却装裱得这么奢华,也太没品位le。

  想到这里,严磊就瞪眼上去le,对着小服务员道:“让你撤你就撤快点拿走”

  小服务员◇被tā们几个人de不讲道理弄得有些气闷,“这字不是挺好吗?”

  董学斌正愁没机会跟蒋局长搭上话呢,一看这个情况,哪能让严磊抢先啊,tā一个箭步就上去le,“这字还好?别说我们蒋局长是行家le,连我都de看得出这字歪七扭八,还宁静致远?这字有一点宁静de意思吗?你看那下笔,歪到哪儿去le,再看那四个字de上面,都没对齐。”董学斌借机捧le一下蒋局长,“别以为没人识货,我们蒋局长就是研究这个de,蒋局说不好那就肯定是不好,拿走吧,扔别de包间去,别跟这儿碍眼。”

  徐燕和六处副处长微微点头,小董主任反应还挺快,如果能借此缓和一下气氛,这事儿或许还有转机。

  小服务员道:“要不……要不等我们lǎo板回来吧,您几位先将就一下。”

  蒋局长不知怎么de,突然怒le,“没听见我de话吗?”

  甄安国也很生气,心说这服务员新来de吧?怎么那么没眼色?

  严磊一看蒋局长火le,就立刻伸手过去要把字摘下来。

  董学斌多精啊,这种在领导面前表现de机会tā怎么能让给别人,抢先一步伸出手,直接将字摘到手里,然后出门就给扔到le走廊里,重新回到包间后,董学斌见蒋局长依旧怒火三丈de模样,便顺着tā说道:“蒋局长,您消消气,字我给扔外面le,确实是xiě得太差le,也不知tā们lǎo板怎么想de非要挂这里,这不是影响食欲吗?”

  没有得到表现机会de严磊冷冷瞥le一眼董学斌,暗道这丫下手还挺快

  董学斌也觉得自己办de很漂亮,大家这么同仇敌忾地一喊,和蒋局长间de僵硬气氛肯定得到le缓和,再说话就容易le。甄安国和徐燕简处长几人也是这么想de,可看看蒋局长de脸色……咦,不但没有好转,怎么好像更怒le?连甄安国这个搞过刑侦de人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幅字而已,就算xiěde再不好,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难道蒋局长对书法de热爱已经到le令人发指de地步?容不得人xiě不好?

  几人正在纳闷。

  就在这时,包间门开le,一个中年人抱着那幅字焦急地进le屋,看样子是酒楼delǎo板。

  董学斌一看就烦le,“我说你们什么意思呀?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啊?怎么又把字给拿回来le?成心恶心人是不是?成心不让我们吃饭是不是?”

  “够le”蒋局长居然碰地一声拍le桌子

  酒楼lǎo板从没见过蒋局长这般表情,顿时被吓住le,以为蒋局长是在对自己把字挂在包间de事情发难,慌忙口不择言道:“蒋局长,您de字本来是放在我办公室de,可那儿正好赶上装修,我怕弄脏le字才拿到包间来de,我,我这就拿回去,这就拿回去”

  什么?你说什么?

  城西分局所有人全都倒吸le一口冷气

  您de字?这字是蒋局长xiěde?是蒋局长送你de?我靠不是吧?真是蒋局长xiěde?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

  董学斌脸都绿le,我草,不带这么玩人de啊,怎么字成le蒋局长xiědele?那tā干嘛让人把tā自己de字拿走?我去董学斌和甄安国等人这才琢磨过来,肯定是蒋局长不喜欢tāde字被人评头论足,所以一开始就不让那lǎo板挂在公众场合,于是这回一看字在包间里呢,蒋局长当然生气le,当然要让对方把字撤le,当然一听到董学斌把字批得一无是处就怒然拍le桌子

  闯大祸le

  董学斌一头撞墙de心思都有le,刚才自己可说le那字恶心难看歪七扭八啊这不是当众在骂蒋局长吗?这不是当众在响亮亮地打蒋局长de脸吗?还是那种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来来回回地打脸打de太狠◎le

  对le

  还有挽回de余地

  一瞬间,董学斌精神大振,BACBACBAC

  这些天总共积攒le四次BAC,董学斌一下用掉le三次

  ……

  ……●

  时光倒退

  场景连续骤变le三次

  入眼de第一件东西是个茶杯,上面冒着热腾腾de气,董学斌眼神左右飞快一扫,想确定自己倒退在le哪个时间段,不行de话tā还可以再后退一次,只见徐燕甄安国简处长等人全都和自己一样半低着头,看着面前de茶杯或者桌布餐盘,耳边是蒋局长愤愤de叱呵声,“我在国安搞le大半辈子工作,怎么到le到le,自己de亲戚还让自己人给抓le?给打le?啊?你们告诉我这叫什么事儿?叫什么事儿?”

  时间退de刚好还给自己留le一点富裕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进来de是那个送菜de小服务员,“……您de松人玉米好le。”

  蒋局长喘le口气收住声,捧起茶杯喝le口水,然后眼神突然落到墙上,眉头猛地一蹙,“服务员把字撤掉”

  甄安国徐燕六处副处长等人皆是一怔。

  小服务员呃le一声,一脸为难道:“先生,这就是个装饰,这……我们lǎo板出去办事le,马上就回来,要不然等tā回来您跟tā说?我真做不le主。”

  一听蒋局长有令,严磊就上去le,“让你撤你就撤快点拿走”

  小服务员有些气闷,“这字不是挺好吗?”

  严磊沉着脸道:“没看我们蒋局长不喜欢吗?赶紧撤le”因为董学斌在这个时侯没有再插话,所以这个时间点跟上个时间点de话语和场面已经不同le。

  “要不您几位先将就一下,我们lǎo板……”

  蒋局长盯着小服务员de眼睛道:“没听见我de话吗?马上撤掉你们lǎo板要是有意见让tā来找我”

  小服务员都郁闷死le,心说这帮人太不讲理le,这不是欺负人嘛?一幅字还碍着你们吃饭啦?

  蒋局长见她还是不动,转头就看向le城西分局de几人,“撤字”

  甄安国、徐燕、简处长等人也看出这字确实不咋样le,一点艺术气息都没有,甄安国就对着严磊使le个眼色。严磊巴不得在蒋局长面前表现表现呢,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抬手就要摘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快被人遗忘lede小董主任终于说话le,而且一说就是句石破天惊de话,“……蒋局长,这字不能撤”

  什么?

  谁也没料到小董主任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甄安国愣le,简处长愣le,严磊愣le,小宇愣le,蒋局长也愣le

  不能撤?小董主任说这字不能撤?常娟和郭攀伟愕然地对视一眼。

  蒋局长愣过之后就登时冒le火,不能撤?我de命令你不执行?你是领导我是领导啊

  徐燕脸色一变道:“小董说什么呢”

  董学斌抬手一揉眉毛挡住le蒋局长那边de目光,◇然后急急对徐燕等人使眼色,但谁也没理会。

  六处副处长早就傻眼le,tā是盼着小董来救火de,怎么你不但不救火,反而还火上浇油来le?蒋局长都厌烦到看着这幅字就吃不le饭de地步le你说这字得□xiěde得有多差?可你居然不让撤?你什么意思?成心不让蒋局长吃好饭?成心拿这字恶心蒋局长?六处副处长忙大声道:“小董,注意场合,别乱说话”

  严磊同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de耳朵,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le?tā要干什么?

  可是更让大家错愕de还在后面

  董学斌竟指指那副字道:“蒋局长,我能不能替这幅画求个情?从我进包间第一眼看到这幅字,那种感觉简直没法形容,太好le,宁静致远,平稳静谧心态,不为杂念所左右,静思反省,才能实现更远de目标,不但有深意,而且看书**底……绝对是出自名家之手”

  城西分局de各位全瞪le下眼睛,小董主任说啥?这字好?好个屁啊好明明就是幅再普通不过de毛笔字le一点韵味和内涵都没有这种字也算好?

  蒋局长怔怔。

  甄安国一看蒋局长都气傻le,心里这个怒啊,不禁侧头瞄le一眼徐燕,徐燕啊徐燕,这就是你吹捧到天上de救火队员?

  看到甄局长de眼神,徐燕脸都气白le,可下一秒钟,她就又收到le董学斌三下急急de眨眼,和刚才一样,好像在暗示什么。徐燕一愣,看看董学斌,就想到le小董主任应该不是那么不成熟de人啊,里面莫非有什么猫腻?徐燕心里还是信任小董de,到嘴边上de喝斥又一下咽le回去。定定神儿,趁着大家de注意力都很散,徐燕就悄悄压低声音对旁边de甄安国道:“甄局长,既然咱们是叫小董来救火de,我看……这里还是交给小董吧。”

  甄安国诧异地看le眼徐燕,交给tā?交给tā还不乱套le?这叫救火吗?这叫点火

  徐燕苦苦一笑,“我相信小董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de。”

  甄安国皱皱眉,没想到在这种情形下,徐燕居然还这么信任董学斌。

  严磊却没有收到董学斌de暗示,tā瞪着董学斌道:“蒋局长是行家,你不懂不要乱说”

  “严秘书,是你不懂”董学斌借机恶心letā一下,依然我行我素道:“蒋局长,这幅字虽然没有落款,但我敢肯定它一定是哪位大师de作品,而且是书法界一流de大师,您看那个笔锋,多么潇洒,您看那个顿挫,多么飘逸,这简直……简直就没法用语言形容le,太好le,太妙le,太有意境le,这么一幅大师级de作品,这么一幅让人惊艳de字,我觉得我作为一个热爱书法de人,应该给予它最大de尊重和敬意,嗯,所以我才斗胆冒犯de,请您见谅。”其实董学斌懂个狗屁de书◎法啊,你现在给tā根毛笔tā都拿不稳,那什么书法爱好者de名头更是扯淡

  严磊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姓董de这丫疯le绝对疯le

  闻言,蒋局长沉着脸看着董学斌de眼睛,“书法大师?”

  董学斌答道:“我个人以为是田大师de作品”

  蒋局长失笑一声,也看不出是冷笑还是什么。

  常娟都快急死le,小董主任你都说什么呐快别说le没看蒋局长都这个表情le吗?

  郭攀伟也急急忙忙给董学斌打眼色,tā不明白今天董主任是怎么le?也没喝酒啊?怎么就逮住这个破字破画夸起来没完le?这有tā妈什么意义呀而且这字要是好看也行偏偏这字xiěde不太好

  这时,包间de门开le,进来de是酒楼delǎo板

  lǎo板一看屋里气氛如此诡异,愣le一下,“蒋局长您来le?还需要点什么吗?我给您送来。”tā还不知道蒋局长要撤字de事情呢。

  董学斌一看tā,立刻急哄哄地一把抓住lelǎo板de手,“您是这儿delǎo板吧?”

  lǎo板一呃,“我是。”

  “哎呦喂,你可来le。”董学斌飞快对着tā指指墙上de字,“这幅字到底是哪位名家大师de笔墨?是不是田大师de?”

  lǎo板懵le懵,余光扫le下蒋局长那边,苦笑道:“不是。”

  董学斌一脸不信地瞥瞥tā,“我说lǎo板,这你就不对le啊,是田大师de就是田大师de,你瞒着我们干嘛呀,我们又不偷你de字,大家一起学习探讨嘛,你这样就没有意思le啊。”

  lǎo板道:“真不是,是我跟……一位贵人那儿求来de。”

  董学斌又是一哎呦,“不是田大师?不能啊不应该de”顿le顿,董学斌神采飞扬道:“lǎo板,我对这幅字可是喜欢de要死le,能不能把字让我请回家去?多少钱你开个价”

  “哟,这个可让不le,如果不是我办公室装修,这幅字我也不会放在包间le,我还准备挂在办公室里学习参悟呢。”

  董学斌砸le一下嘴巴,“对对对,这么好de字说钱就俗le,不是钱能衡量de啊,那……那lǎo板,您受累能不能给我也求一幅来?”

  晕常娟和郭攀伟似乎已经看到小董主任要被撤职处分le

  甄安国实在有些听不下去le,这都什么跟什么啊,tā看看徐燕,心说你现在还认为小董不是抽疯le?

  徐燕无奈叹le口气,tā也不▲明白小董这是演de哪一出,干嘛对这幅破le吧唧de字这么感兴趣?

  到le这个时候,城西分局de领导要是再没有人站出来说话,那问题可就大le,于是甄安国忙一脸歉意道:“蒋局长,实在抱歉,这小董◇是我们局里新进de公务员,不太会说话。”然后沉着面孔对董学斌道:“坐回来”

  六处副处长已经绝望le,小董主任这么一闹,蒋局长肯定被气疯le,自己de官算是保不住le,小董主任啊,你干嘛呢你

  简处长等人也全是一个想法,这下全完le谁能担得起蒋局长de震怒?

  严磊为甄局长担忧de同时也有点幸灾乐祸,这回董学斌完蛋le,什么田大师de字啊?这也就是随便一个书法爱好者能xiě出来de普通书法根本上不le台面蒋局长都看出来le,好嘛,你还非要和蒋局长叫板?你有病啊

  可两秒钟以后,让众人目瞪口呆de一幕出现le

  原本阴着脸de蒋局长居然颇为无奈地呵呵笑le起来,托着茶杯抿le抿水,“……谁说这个小董同志不会说话?呵呵呵,我看啊,tā比你们所有人都会说话”

  甄局长徐局长等人集体一愣,什么意思?

  蒋局长笑看le董学斌一眼,“小同志,你说你是书法爱好者?你说这幅字是田大师de?呵呵,你de眼力还是得多锻炼锻炼哦。”瞅瞅苦笑着de酒楼lǎo板一眼,蒋局长语出惊人道:“这哪是什么田大师de墨宝?这幅字是我几年前随便xiěde,lǎo郑当时看到le,非要请回去说什么学习研究,我还当tā扔le呢,没想到还给裱上le,呵呵。”

  这一下,不止甄安国和徐燕等人,连蒋局长de侄子小宇都傻眼le

  您xiěde?

  这字是您xiěde?

  众人以为自己听错le,可看到酒楼lǎo板和蒋局长de浅笑de表情后,就没有一个人说话le一刹那,大家呼地一下全都看向小董主任,完全没法形容tā们此刻de感受le,好像见le鬼似de

  徐燕倒吸一口冷气,现在才明白小董为什么给自己打眼色letā知道这字是蒋局长de在拐着弯de拍马屁

  董学斌假装不可思议道:“蒋局长,不会吧?真是您de字?”

  蒋局长呵呵一笑。

  酒楼lǎo板道:“蒋局长de字可不比田大师差多少。”

  “哪儿是差多少de问题啊”董学斌瞪着眼珠子道:“那简直是旗鼓相当le要是没人告诉我我都认不出来”

  严磊险些大骂,旗鼓相当个屁啊

  又有菜上桌le。

  蒋局长招招手,“行le行le,来,坐下吃饭吧。”

  董学斌却没坐,“蒋局长,我可不敢坐le,唉哟,您看我这张嘴,刚刚我是真以为那幅字是田大师或者其tā大师de笔墨呢,我对书法de热情特别高,田大师在我心中de地位那是太高le,所以才那么激动,才……蒋局长,我错le。”

  蒋局长摆摆手,“不碍得,坐吧。”被这事儿一打岔,侄子受伤de愤怒也消散le大半。

  董学斌就战战兢兢地坐le下。

  这幅字是蒋局长笔墨de事情只有酒楼lǎo板一个人知情,在蒋局长看来董学斌当然不可能会提前知道,所以真就把tā当成le一个刚大学毕业de书法狂热者,政治上还不成熟,对书法又那么热爱,于是为le保住书法de尊严才顶撞自己de吧?嗯,这个尊严保护de好啊这个顶撞顶de人舒坦啊把自己de字当成le田大师de墨宝?这可比一千一万句赞美都管用都好使,“小董啊,现在像你这么热爱书法de年轻人,真de是不多le。”

  听le这话,郭攀伟和常娟险些晕倒在地

  小董主任热爱书法?我去tā热爱个屁啊

  蒋局长从没有跟小董主任接触过,当然一点也不le解tā。但郭攀伟和常娟可知道小董主任天天干什么,别说毛笔书法le,小董主任连用圆珠笔xiě字都很少,全是靠着电脑打字,而且郭攀伟知道,小董主任语文成绩可能不太好,每次tā手xiěde发言稿里错别字都特别多,是那种长期用电脑de提笔忘字,而且小董主任de字迹……实在是太难看le,比郭攀伟de字还要差

  这样de小董主任能tā妈热爱书法?

  你这不是扯淡吗tāxiě没xiě过毛笔字都是个问题

  郭攀伟敢肯定,小董主任肯定提前知道le这字是蒋局长de,不然tā不会做出这么出格de事情,也不会说tā自己热爱什么书法le但是……连甄局长那种搞过刑侦de人都没看出来,小董主任怎么知道字是蒋局长de?而且还能百分之一百de肯定?这不可能啊小董主任不是才第一次来这里de吗?

  郭攀伟想不明白,谁也想不明白。

  那边,董学斌觉得时●机成熟le,就趁热打铁地端起杯子,“蒋局长,我们分局给您家属添le这么大麻烦,我刚才又那么冒犯,这……这……我自罚三杯,自罚三杯”按说这里是轮不到董学斌单独罚杯de,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侄●子de事儿又被提到,蒋局长就皱le皱眉头,不多久,tā看向甄局长等人,没什么心情地摆摆手,“算le吧算le吧,以后必须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明白le吗?好le,吃饭吧”蒋局长de意思再明显不过le,这事儿到此为止,tā不会再继续向上追究责任人le

  解决le

  一个天大de难题就这么被解决le

  大家劫后余生de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呆呆地看向董学斌,好多人已经说不出话le

  谁能想到一幅随随便便挂在包厢里de破字竟然是蒋局长de啊?

  小董主任

  又tā妈是小董主任

  郭攀伟和常娟简直都快佩服死小董主任le,这事儿办de太漂亮le这事儿办de太牛Ble

  简处长用力锤le锤自己de脑门,自己一帮人又是道歉又是赔笑de唧唧喳喳le半天蒋局长也一点面子都没买,可人家小董主任潇潇洒洒地从城西分局赶到酒楼,进le包厢飘飘然地动le动嘴皮子,这才几分钟啊就把这事儿给搞定le?同样是人同样是两个肩膀扛一脑袋可人和人de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徐燕苦笑不跌地摇摇头,这个小董啊,总能干出一些不可思议de事儿

  逃过撤职危机de六处副处长又激动又无语,tā实在想不通……这小董主任怎么就tā妈那么大本事?

  城西分局delǎo人还好说,早都亲眼见过小董主任好几次神奇事迹le,多少有le些免疫力,但甄安国和严磊还是第一次目睹董学斌de神乎其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tā们真不相信一个综合办de小副主任竟还真能解决letā们谁也解决不lede难题而且到底是怎么解决de,大家偏偏还都不知道

  你要说小董主任是不知道那字是蒋局长de只是碰运气赶上de吧,可tā为什么在夸字de时候对城西分局这边眨le好几下眼睛?好像是打什么暗号?可你要说小董主任是提前知道那字是蒋局长de吧,那也说不通,怎么所有人都不知道,就你小董主任知道le?

  这事儿太邪门le

  但不明白归不明白,别人办不lede事情小董主任却一次又一次全都漂漂亮亮地办到le

  这是什么?

  这tā妈就是本事

  谁不服气也不行

  ……

  【万字大章,一口气更le,紧急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