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叫小董主任来吧!】


  当天下午。

  甄安国还在考虑董学斌的事情,犹豫着要不要卖徐燕yī个面子。

  铃铃铃,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甄安国拿起来yī听,对面那头就杀过来yī个愤怒的声音,把★甄安国都给听愣了,“城西分局又是你们城西分局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我想听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yī旁的严磊都听见了电话里的吼声,脸色yī变,这谁啊?敢跟甄局长吼?

  甄安国细细yī品,顿时听出了是谁,脸上yī正道:“蒋局长,出什么事了?”

  严磊吓了yī跳,蒋局长?难道是那个蒋局长?这是怎么了?蒋局长的电话怎么直接打到甄局长办公室了?

  五分钟后。

  董学斌正在自己的小办公室焦急等待着副科消息呢,他觉得甄安国应该不会不同意,但心里也实在没底,自己这个副科徐燕已经许诺下了,八成是没问题的,但关键是yī个时间啊,yī周之内提副科也是这个,yī年两年提副科也是这个,可其中却是天壤之别,董学斌当然想yī周……不,最好今天就能提,所以他才患得患失地干着急。

  敲门声响起,谭丽梅突然进了来,“斌子主任。”

  董学斌哑然失笑yī声:“行了,又没外人,别那么不伦不类的称呼,叫斌子就行。”

  谭丽梅干脆道:“斌子,局里可能出事了,我刚听说甄局长突然召集了徐局长和六处处长等几个领导去开紧急会议了,好像出了什么大事,气氛挺紧张的。”紧急会议,这在城西分局可是不常见到的,除非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

  董学斌yī愣,“什么情况?”自己刚还在上面办事呢,怎么没听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刚听了yī耳朵就赶紧跟你汇报来了。”

  董学斌皱皱眉,“这样,你让攀伟去打听打听,回来告诉我。”正值董学斌的提干关键期,上面的动态总要把握yī下。

  “是。”谭丽梅领了任务出去了。

  郭攀伟跟分局人脉不少,办事效率☆很高,不yī会儿就快步进了董学斌的办公室,“董主任,问清楚了,开紧急会议是因为六处抓错人了”

  综合办、政治处、财务处、纪委等等部门都是属于行政部门,只参与内务工作,并不处理外边的yīxì列有□☆很高,不yī会儿就快步进了董学斌的办公室,“董主任,问清楚了,开紧急会议是因为六处抓错人了”

hěngāo,búyīhuìérjiùkuàibùjìnledǒngxuébīndebàngōngshì,“dǒngzhǔrèn,wènqīngchǔle,kāijǐnjíhuìyìshìyīnwéiliùchùzhuācuòrénle”

  zōnghébàn、zhèngzhìchù、cáiwùchù、jìwěiděngděngbùméndōushìshǔyúhángzhèngbùmén,zhīcānyǔnèiwùgōngzuò,bìngbúchùlǐwàibiāndeyīxìlièyǒu威胁于国家安全的案件,负责处理这些事件的部门,在分局中只有六处yī个,当然,真正yī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大案子也不归六处管,那是市局和更高yī级国安机关的事情,六处处理的案件相对要小得多,比如你天天拿着◎照相机在区政府外面的大楼里偷拍区政府,比如你跟外面发表yī些什么反动言论,看上去和公安部门的职权略有交叉,但实际上这就是六处的工作。

  董学斌眨眨眼睛,没太明白,“说细点儿,到底怎么回事。” ▲
  郭攀伟喘了口气道:“我也是刚听人说的,您知道前阵子网络上有yī伙人在散播地震谣言吧?上午六处接到消息,好像有人跟yī个咖啡厅看到yī个男人用笔记本电脑散播地震消息,然后六处就过去抓了人,对方可能有些反抗,跟六处国安警员发生了点肢体上的接触,伤到了嫌疑人,可yī调查他的电脑时才发现,QQ聊天记录上确实有张图片,跟前阵子散播地震的谣言的图片差不多,背景字体都很像,但文字内容却不是那个,文字只是个什么看到这个图片的人必须转发100人,不然就怎么样怎么样——是恶作剧的图片”

  抓错人了?毕竟国安机关靠的是情报人员提供的消息,非正规渠道获得,所以消息的真实度和准确性当然无法与公安机关和检察院那边用正常程序获得的消息准确性高,董学斌也知道,六处没少抓错人过,但抓错了就放了呗,打了人就把医药费给人家赔了呗,甄局长至于这么紧张?

  郭攀伟看出了小董主任的疑惑,赶紧解释道:“可六处打的不是别人,是yī个跟咱们机关有牵扯的人。”

  “……什么背景?”

  郭攀伟低下了yī点头,压低声音道:“被打那人的父亲好像和京城国安市局局长是亲戚,具体什么亲戚我就不知道了,但他们都姓蒋,关xì应该很近。”

  董学斌yī愕,国安市局yī把手?蒋局长?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现在市局蒋局长好像大发雷霆了,非要咱们城西分局给他yī个解释,怎么国安的人反倒把国安的家属给抓了?”郭攀伟道:“所以甄局长才开了紧急会议,想商量这个事儿到底怎么解决,到底由谁承担责任,到底怎么平息蒋局长的怒火,您也知道咱们局上星期那件贪污受贿案,市局已经对咱们分局有看法了,现在又弄出这么个乌龙事件,这就是雪上加霜啊。”

  董学斌可算明白了,怪不得甄安国和其他领导那么大反应呢,这事儿确实挺严重的。换位思考yī下,如果是自己老妈被自己分局的人给抓了,给打了,自己还不得气疯了?太恶心人了怨不得人家蒋局长大发雷霆

  不多会儿,事情就在机关大院里热议开了。

  大家都无比感慨,城西分局今年怕是多灾多难的yī年喽,怎么yī波未平yī波又起啊。市局蒋局长可是掌管了市局党委会的,分局领导的任命调动他动动嘴皮子就能办妥,谁能承担得起蒋局长的怒火?这次怕是又要有人下台了。

  另yī边。

  局长办公室。

  甄安国连会议室都没工夫去了,直接把相关领导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开紧急会议。这事儿弄得甄安国非常被动,他接到蒋局长电话时还不明白情况呢,等被蒋局长那边劈头盖脸地训斥了yī顿后才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是甄安国上午签的那份六处递来的文件出的问题,不但抓错了人◆,还把市局yī把手的亲戚给打了。这就已经不是在打人了,这是在打脸啊,打市局yī把手的脸啊

  “伤得重不重?”甄局长来不及说什么废话了,直接奔主题。

  六处yī个副处长道:“不重,眼角有□点yū青,手腕上有些肿,没伤到骨头。”

  甄安国点点头,“打人的警员呢?”

  六处副处长叹了口气,“在我办公室。”

  严磊在甄局长后面站着,心里却在为甄局长叫冤,刚来分局几天啊就摊上这么个恶心事儿,太倒霉了。

  六处简处长今天穿了身很正式的国安警服,是个四十岁左右、很壮实的中年人,这个向来很少跟分局主楼露面的简处长显然是这次事件的责任人,见甄局长有要追究责任的意思,他马上开口道:“甄局长,情报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模模糊糊的,不可能每次都百分之百准确,出了这样的事情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我的人在这次事情的处理上是有yī些不妥,但是是对方先动手的,他……”

  甄安国听得不对味儿,打断道:“现在是商量该怎么解决问题,不是推卸责任,市局蒋局长正在去医院探望伤者的路上,没时间让咱们跟这里讨论了。”甄安国快言快语地看向徐燕和简处长,“这样吧,徐局长和简处长跟我yī起去医院,怎么处理相关人员咱们路上讨论。”

  紧急会议非常快,只用了四五分钟。

  然后几个领导就急忙坐上车往医院赶去,虽然伤者伤势不重,但必要的态度是必须得做出来的,因为这不是旁人的家属,而是蒋局长的家属

  走廊里站着的董学斌透过玻璃看到了领导们匆匆而去的样子,知道事情非常棘手,即使处理了打人的警员,谁知道蒋局长是个什么想法啊,会不会继续拿这个事情做文章?会不会抓住这事儿不放?

  宣武医院。

  甄安国等人的车进了医院停车场,几人刚yī下车准备进门诊,六处副处长眼尖,yī下就看见了远处开过来的蒋局长的车。甄安国等人也顾不得进医院了,赶快追着车迎上去。蒋局长的司机不知是不是得了指示,根本就没停车,擦着徐燕甄安国几人shǐ了过去,停在了远处的yī个空位上。

  甄安国那是yī点脾气也没有,心里苦苦yī笑,又向着那个方向快步走去。

  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了yī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但气势极足,正是市局yī把手蒋局长。很多人都知道蒋局长其实是个挺幽静的人,喜欢书法字画,喜欢养花养草,是个极注重修身养性的人,不轻易发脾气,但今天的蒋局长却是板着yī张脸,冷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甄安国,yī副火气正旺的样子。不怪蒋局长动怒,自己侄子遭了无妄之灾,不但被人打了,还是被自己国安的人打了,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放?

  “蒋局长。”甄安国在车上已经和其他几个领导商量好了,上来就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责,实在对不起,让您的家属受惊了,嗯,我保证回去以后yī定严惩相关责任人,尤其是跟您家属有肢体冲突的两个警员,必须严肃处理。”

  蒋局长盯着甄安国的眼睛道:“亡羊补牢,早干什么去了”

  甄安国道:“保证不会再有此类事件发生了。”

  蒋局长哼了yī声,没再说话,转头就往医院走。甄安国等人还想跟着yī起去看看伤者,顺★便缓和缓和关xì,谁知蒋局长却突然yī回头,“都跟这儿等着”甄安国简处长几人就停住了jiǎo步,目送着蒋局长和他司机进了医院。

  外面。

  徐燕忧虑重重道:“蒋局长很生气啊,恐怕……”◇

  大家都从蒋局长的态度上看出来了,这事儿恐怕不会善了,只是处理两个国安警员怕是分量不够啊,可城西分局的领导班子刚刚调整过两次,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要是真追究下来,蒋局长会拿谁开刀?带队副处长?简处长?分管副局长?那影响可就太大了,尤其是对甄安国的影响,上任没几天就得罪了市局yī把手,本还想着在国安xì统大展yī番手jiǎo的甄安国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唉,怎么就巧不巧地抓了蒋局◇长的亲戚呐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徐燕几个领导就在医院门口干巴巴地站着,yī步地方都没敢动。

  六处副处长无疑是最心急的yī个,他几乎是肯定要被追究责任的yī个人了,所以他搓○着手焦急思考了yī会儿,突然,脑子里蹦出了yī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在最近三个月已经跟城西分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如果他来的话……那……六处副处长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忙对徐燕道:“徐局长,小董主任还没下班呢吧?让他来吧。”

  徐燕皱皱眉。

  不常来分局主楼的简处长显然也听过小董主任的神奇事迹,yī怔过后,他也赞同道:“反正现在也没招儿了,让董主任试试吧,看能不能救了火。”

  旁边的严磊都听懵了,什么意思?叫他来干嘛?怎么几个领导好像都挺信任董学斌那家伙的?他不就是yī综合办主任吗?还是副的这个名字有什么资格在这么多领导嘴中提起?严磊被几个领导的话弄得有些震惊,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犯了yī个错误,这个董学斌……好像不是yī般的副主任啊?

  甄安国也不相信自己几个人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小董主任能给化解,但yī想到徐燕跟自己说过的小董的那些事迹,yī想到那句“有困难找小董”,甄安国就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试试就试试吧。

  徐燕是不想让董学斌来的,不是不相信他的能力,而是不想让他趟这趟浑水,这件事本来和综合处综合办就没多大关xì。但见到甄安国也对着自己点点头,徐燕就没办法了,苦笑着拿起手机走远了yī些,拨通了综合办的电话,“喂,小董,你现在来宣武医院yī趟……”

  ……

  【三更,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