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开公司!】


  傍晚。

  董学斌捂着夹克领口哼着小曲儿兴奋地回到le和平街北口,他刚从瀚海拍卖行出来,之所以回来de这么晚,是因为那个叫什么魏楠de家伙中午就刷卡付钱将那条金珍珠项链给拿走le,按照规矩,拍卖公司一般是会在一周左右de时间之内将款打到董学斌de账户上,但董学斌想给xuān姨惊喜实在等不及le,就跟瀚海那边磨le一下午,最后对方终于将一百三十二万元打进le董学斌de存折。

  瞿家。

  瞿母和瞿芸xuān正在往桌上端菜。

  进屋de董学斌呵呵笑道:“xuān姨,阿姨,我又来蹭饭le。”

  “小斌nǐ来得正好,嘿,几天不见nǐ人又精神le啊,是不是谈对象le?”瞿母道。

  董学斌偷偷瞥le眼瞿芸xuān,咳咳一声,“没有,我这条件谁看得上我呀?”

  瞿芸xuān把三双筷子码放整齐,闻言,侧头伸手打le董学斌脑袋瓜子一把,好气道:“●除le这句话nǐ不会说别dele?nǐ条件怎么le?工资虽然不高,但nǐ现在可是副科级待遇,nǐ才多年轻呢,喏,昨天姨跟同事吃散伙饭de时候,还有个跟姨关系不错de大姐问nǐde家庭情况呢,说想把她外◆甥女介绍给nǐ。”

  瞿母一乐,“好事儿啊,芸xuānnǐ帮小斌张罗张罗。”

  瞿芸xuān笑笑,“看小斌de意思le,他要说行我就帮忙介绍一下。”

  “咳咳,还是算le,不急呢。”董学斌fānfān白眼,心说xuān姨nǐ可真够能装de。

  吃饭de时候,瞿母一个劲儿地给董学斌夹菜,“小斌,报社de事儿阿姨听说le,nǐ看nǐ,当初芸xuānde命就是nǐ救de,现在又帮她这个帮她那个,要是没有nǐ,这回我女儿可就吃le大亏le,唉,阿姨谢谢nǐle,来来,吃菜吃菜。”瞿母就爱说漂亮话,叽里呱啦地猛夸le董学斌几句后,她突然问le一句,“小斌,阿姨听说nǐ还认识中宣部de大领导?”

  董学斌咽下这口饭,道:“认识是认识,不太熟。”

  瞿母看看他,放下筷子道:“那nǐ看看能不能托她给nǐxuān姨找份工作?”

  “妈”瞿芸xuān皱le下眉,“小斌帮le我太多le,不能再麻烦他le。”

  董学斌苦笑着摸摸鼻子,“这个,应该是没问题de,xuān姨nǐ要是真想在媒体这块干,那我就帮nǐ问问,不过,nǐ不是一直想开个公司当经理吗?”

  一听董学斌肯帮忙,瞿母笑容更浓le,“来,吃块阿姨炖de红烧肉,呵呵,别听nǐxuān姨de,就她那点本事还当什么经理啊,谁要她?最近一个月股市不是大跌le吗?她这些年赚de那点钱也全套进去le,没有个一年半载估计解不le套,一分钱没有还开什么公司?连租个摊儿干点小买卖de钱都不够。”

  董学斌愣愣,“啊?钱赔股市里le?怎么没和我说过?”

  瞿芸xuān苦笑道:“也没多少钱。”

  “哎呦,nǐ要手头不富裕de话先从我这儿拿点?”积蓄没le,工作没le,现在xuān姨de经济状况肯定很紧张。

  瞿芸xuān白他一眼,“得le吧,nǐ工资也不高,姨这儿还过得下去。”

  “噢,那就行。”

  董学斌注意到,xuān姨白天可能洗澡le,此时de装扮跟早上时de不一样,白绵绵de针织毛衣很有居家de味道,黑灰色de紧身裤严丝合缝地贴住她de下半身,很多部位de形状和轮廓都清晰可见。董学斌还是头一次见xuān姨穿紧身裤,别有一番风情,让他忍不住食指大动,上面拖着饭碗吭哧吭哧地吃,下面却将鞋子脱掉,偷偷摸摸地用脚趾头和脚心在xuān姨小腿上蹭着。

  瞿芸xuān脸蛋一烫,也没看董学斌,什么事儿也没有似de继续吃饭。

  瞿母未能发觉什么,还在絮絮叨叨着,“现在北口这边de几个孩子就小斌有出息le,下午我出去跟邻居聊天大家还都谈许科长那件事呢,唉,再看我们芸xuān,是越来越不行le,大学毕业跟人合伙开公司,结果倒闭le,现在呢?工作没le,积蓄也赔le,照这么下去我啥时候能抱上孙子?小斌,nǐ也劝劝nǐxuān姨,开什么公司啊,一点都不现实,踏踏实实找个对象不是挺好吗?怎就那么……唉……”

  董学斌尴尬一笑,“行,我劝她。”脚丫子一抬,往xuān姨大腿上伸去。

  瞿芸xuān不自然地扭扭身子,手微微一放,下到桌子底下将小斌顶在她两腿间de脚用力按住,“谁也别劝我le,公司什么de我不想le还不成?其实我当初也没说必须要跟人合伙开公司,只是个强烈de希望,既然现在这样le,呵,我想开也开不成le啊,入股de钱都没有,谁愿意跟我合伙?”

  董学斌脚腕子被xuān姨捏住le,但脚趾头还能动,就上上下下在她紧身裤上挠着。

  瞿母显然不知道他俩在桌子底下de勾当,一听,嘴角就笑开le,“这就对le,这就对le,赶紧找对象,赶紧让妈抱孙子”

  瞿芸xuān呼吸有些乱,垂着眼皮道:“先把……工作de事弄好再说,不用小斌帮忙,我自己找吧。”

  瞿母撇撇嘴,“还是公家de地方踏实,nǐ自已找能去哪儿?私企?外企?”

  “您就别管le。”瞿芸xuān紧紧并拢着双腿,在底下推着董学斌de脚,“这事儿我自己办。”

  “咦,nǐ脸怎么红le?”瞿母皱皱眉:○“发烧le?过来我看看。”

  “……没事,吃得有点热le。”

  董学斌就不敢再胡闹le,赶快把脚从她俩腿中间抽回来,穿上鞋子,然后一边扒拉着最后一口饭一边**着那软乎乎de味道,紧身裤◆不错嘛,软软绵绵弹力十足,碰上去de感觉好像是直接碰到lexuān姨de小肉儿,没有什么隔阂感。

  吃过饭,瞿芸xuān道:“妈,nǐ早点回去吧,碗我刷。”

  瞿母一嗯,“那工作上de事儿nǐ自己抓紧,小斌,阿姨走le,有空去阿姨家坐坐。”

  “行,那您慢点。”

  董学斌和瞿芸xuān走到门厅那里打开门,送着瞿母到le楼道,等她一下楼,瞿芸xuān就快速关上门,凶巴巴地给le董学斌手臂几巴掌,“小色胚就会没大没小就会跟姨动手动脚我母亲在那儿nǐ还敢弄我nǐ……我看nǐ是真找揍le”啪啪啪,“看nǐ以后还敢不敢看nǐ以后还敢不敢”

  弄nǐ?

  董学斌“弄”这个字眼激起le**,“xuānxuān,现在弄nǐ行不?”

  “说什么呢”瞿芸xuān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没羞没臊今天不行”

  董学斌哪儿答应呀,向前一步就把xuān姨de两只手都按到le门上。

  瞿芸xuān背靠着门,也没有退路le,顿时气得跟什么似de,“nǐ个小混蛋别闹姨还没刷碗……哎呦别摸那儿啊……不行不行……现在天还亮着呢,等天黑le,至少得等天黑le……啊……白天不行……别脱别脱……nǐ……nǐ别……哎哟喂,nǐ想气死姨是不是……nǐ……去屋里做,去屋里……跟这儿外面人能听见”

  董学斌把嘴从她脖子上拿下来,眨眨眼,拦腰横身抱起le她。

  瞿芸xuān不得已地勾住他de脖子,满面红晕地瞪着他,“昨天就不应该答应nǐ,姨早知道nǐ做过姨一次后就会没完没lele我……我怎么摊上nǐ这么个臭东西死鬼小流氓小混球小白眼狼”

  董学斌抱着她快步进le小屋,将她往床上一扔,“汗,我有那么坏吗?”

  “nǐ说呢?”瞿芸xuān把被扒到膝盖de紧身裤快速往上提le提,“除le欺负姨nǐ还会干啥?nǐ就是个小坏蛋坏de都流▲油le”虽然是在骂董学斌,但这话从xuān姨这个温柔到骨子里de女人嘴里说出来,那荡漾de风情跟夸他没什么两样,可爱de很。

  “那我就坏le”董学斌三下两下地脱掉衣服扑上le床,“nǐ怎么着○

  瞿芸xuān气呼呼地瞪瞪他,沉吟le几秒钟后,还是不情不愿地慢慢抓住毛衣下摆往上褪,“把灯关le,把窗帘挂上。”等她脱得差不多le,瞿芸xuān趴在床上一欠身,扯着胳膊拉开床头柜最底下de柜门,从里面取出一盒东西来,嗖地一下丢给董学斌,也没看他de眼睛,“戴上这个。”

  董学斌迷茫地抓过满是英文de小长盒,“这是啥?”

  瞿芸xuān脸蛋红le红,“……姨也不知道。”

  “晕,不知道nǐ给我?什么玩意儿啊就让我戴?”董学斌fān开盒子反面一看,呃,这才恍然大悟,是传说中de避孕套啊,“汗,nǐ白天去成人保健店买de?”

  瞿芸xuān可能是想起le○什么,羞愤地一打他,“还说呢就因为nǐ个小坏蛋姨今天丢人丢大发lenǐ是没看见那店员看姨de眼神简直……”

  董学斌失笑道:“是nǐ心里有鬼,所以才觉得人家看nǐ眼神不对。”

  “nǐ☆才有鬼还不是nǐ个小东西害de”

  “行行行,赖我,赖我还不成?”董学斌打开盒子将两排连在一起de套子揪出来,撕掉一个拆开,毫无头绪地左看看右看看,“咳咳,xuān姨,那个啥,咳咳咳,这个咋弄啊?nǐ会用吗?”

  “……姨怎么会用?找揍”

  “我也不会啊,呃,瞅瞅说明书吧,nǐ稍等一下。”

  五分钟过去le……

  十分钟过去le……

  研究le好半天,废掉le两个杜蕾丝,董学斌才是学会le戴法,见脱得差不多lede瞿芸xuān靠着床头看着自己,董学斌认为自己被小看le,这叫一个丢人呀,“他说明书写de不好,太模糊,我这个……”见xuān姨白le自己一眼,董学斌郁闷啊,干脆也不解释le,一下就扑到le她肉呼呼de身上,开始反反复复地折腾起来。

  不知过le多久。

  天黑le,月光被窗帘遮住le大部分,卧室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喘息声渐渐平稳,不多时,黑暗里传出瞿芸xuān疲惫沙哑de嗓音,“现在做le,晚上就不许le,姨快给nǐ弄散架le,听话哦。”

  “呼,晚上再说晚上吧。”

  啪,董学斌胳膊被打●○le一巴掌,“别没完没le,姨还没答应跟nǐ谈对象呢,现在这样叫什么事儿啊?”声儿一顿,董学斌感觉到自己de腰人从后面抱住le,“……要是让nǐ母亲和我母亲知道咱俩成这样le,家里还不乱le套?”

  董学斌摸住lexuān姨搂着自己de手,“是nǐ老往坏de方面想,乱什么套?这不是挺好de嘛,我妈巴不得有nǐ这么个贤惠漂亮de儿媳妇呢,nǐ母亲不是也挺中意我de吗?我看这事儿**不离十。”☆

  “我妈她是……”xuān姨不说le。

  董学斌明白她要说什么,瞿母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不说这个le,xuānxuān,问nǐ个事儿。”

  “……叫姨”

  “xuā★n姨,问nǐ个事儿。”

  “说。”

  “nǐ真不想开公司le?”

  “……不想le。”

  “真de?”

  “…………真de。”

  董学斌笑le一下,“我还说给nǐ个惊喜送nǐ点东西呢,得,这下用不上le。”

  “惊喜?什么惊喜?”

  “算le算le,当我没说。”

  董学斌肚子上被人一掐,“没nǐ这样de啊,快说什么惊喜”

  “那nǐ叫我声老公哥哥我就告诉nǐ。”

  “nǐnǐ个小混蛋羞人不?不叫绝对不叫”

  “不叫就算le。”

  一分钟后,“……哥哥俩字不行,要不然,姨就叫前面两个字?”

  “不行。”

  “nǐ……nǐ爱说不说,反正又是给姨买le什么化妆品之类dele吧?”沉默le一会儿,xuān姨道:“小斌,是化妆品吗?还是……香水?是香水吧?什么牌子de?”见他不言声,瞿芸xuān有点生气,啪啪打le他后背两下子,末le犹豫le许久,终于趴在董学斌耳朵边上咬le他耳朵一口,气呼呼道:“……老公老公哥哥好老公好哥哥亲哥哥大哥哥董哥哥小斌哥哥死东西这下nǐ满意le?”

  董学斌听得身子都快酥le,“嗯嗯嗯嗯嗯,小斌哥哥好听,以后就这么叫吧。”

  “nǐ怎么不去死?”让她管一个比她小很多de人叫哥哥,这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瞿芸xuān脸都快红透le,“快说,啥惊喜?要是又瞎花钱买le太贵de东西,姨可拿笤帚疙瘩揍nǐle啊”

  董学斌清清嗓子,从被俩人汗水打透lede湿乎乎de被窝里爬出来下床,穿上拖鞋一拉灯绳,将屋子里点亮,见xuān姨■匆忙去拿被子捂住身子,董学斌呵呵一笑,光着膀子抓起脱在椅子上de衣服,从里面取出一张存折来。这张工商银行de存折和钱包里那张银行卡是折卡一体de,几年前工商银行有这个业务,后来因为不安全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给取消le,现在有工商银行折卡一体de人倒不是很多。

  “存折?”瞿芸xuān登时一瞪眼珠子,许是年纪大de关系,她自尊心还是比较强de,“不是说姨有钱吗?过日子还是足够de不用nǐde钱”

  董学斌把存折递过去,“哎呀,我也没说借nǐ钱,nǐ先看看,先看看。”

  瞿芸xuān抓过存折来往床上一扔,“姨不要,也不看。”

  “nǐ就看一眼,就一眼。”董学斌fān开存折给她在眼前打开,得瑟道:“喏,喏。”

  瞿芸xuān瞅瞅他,低头往存折上面瞄le一眼,又是收回目光,“看完le,咋le?”话音刚落,瞿芸xuān自己就愣住le,不可思议地刷地一下又瞪着眼睛重新看le一遍,“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零?一百三十二万?”

  董学斌嗯le一声,眼巴巴地等着xuān姨赞叹自己几句,有多少人能在三个月时间赚够一百多万?没几个,所以董学斌挺有成就感de。

  谁想,瞿芸xuān非但没有夸他,反正脸色骤然沉le下去,指着董学斌de鼻子愤怒地喘着气,末le,xuān姨竟回手抓起枕头,没le命地往董学斌身上招呼,一下下地打着他,“nǐ个小混蛋nǐ进机关前姨怎么和nǐ说de?绝对不能收别人de钱nǐnǐnǐ怎么就不听姨de话啊一百多万?nǐ疯lenǐ我打死nǐ打死nǐ”

  董学斌哭笑不得地抬手挡着她,“xuān姨,xuān●xuān,nǐ听我说完”

  “nǐ还说什么说啊快去把钱还回去nǐ想坐牢啊nǐ”

  “我晕,这是我自己挣de钱,不是受贿来de。”董学斌无语地抓住xuān姨de手给她解释道:“nǐ也不想○xuān,nǐtīngwǒshuōwán”

  “nǐháishuōshímeshuōākuàiqùbǎqiánháihuíqùnǐxiǎngzuòláoānǐ”

  “wǒyūn,zhèshìwǒzìjǐzhèngdeqián,búshìshòuhuìláide。”dǒngxuébīnwúyǔdìzhuāzhùxuānyídeshǒugěitājiěshìdào:“nǐyěbúxiǎng想,我一综合办de副主任,权利就那么大一点,谁没事贿赂我这么多钱?人家有病啊?”见xuān姨怔怔,董学斌就道:“这钱正经路子来de,我炒过一次股票,捡漏过一次钱币,还有赌石啊,赌珍珠啊,喏,有张合同还在我口袋里呢,是我早上刚跟瀚海拍卖拍le一串金珍珠项链,那项链就值一百三十二万。”

  瞿芸xuān默然,“……真de?”

  “当然是真de,我骗谁也不敢骗nǐ呀。”

  瞿芸xuānfān开存折再看le几眼,“这钱一笔一笔de怎么回事,nǐ再跟姨仔细说一遍,快。”

  董学斌就含糊解释le一通,当然,所有de捡漏都归结为le运气。

  听完,瞿芸xuān倒吸le一口冷气,“nǐ可真行,nǐ可真行,一百三十多万啊,就这么挣来le?”说罢,瞿芸xuān也真心替他高兴,转怒为喜地拧le他鼻子头一下子,“小东西nǐ可真有本事行le行le,这下nǐ也不用再跟这边租房子le,赶紧买个两居室吧,租房总不是个事儿,嗯,一百三十万de话能跟四环外面买个小一点de两居室,什么时候去看房?姨帮nǐ参谋参谋?”

  董学斌笑le笑,拿起存折,轻轻塞进le瞿芸xuān手里。 ○
  xuān姨呆le呆,“……干啥?”

  “nǐ说干啥呀?”董学斌乐道:“给nǐ开公司de啊。”

  瞿芸xuān噗嗤一笑,横他一眼道:“别开玩笑,信不信姨真把存折拿走?”

  董学斌呃le一声,“我说正经de呢,这钱本来就是给nǐde,刚不是说要给nǐ个惊喜吗?喏,就这个。”

  “给姨de?”闻言,瞿芸xuān一怔,嗖地就把存折扔le回来,“姨可不能拿这个钱。”

  董学斌又把存折塞给她,“怎么不能拿?nǐ不是一直想开一家公司吗?一百三十万应该够le。”

  瞿芸xuān眼睛感动得有些红,但还是道:“姨要nǐde钱算怎么回事?不行”

  “哎呀呀,咱俩还分什么nǐ我啊,我都想好le,房子不急着买,等有le公司多赚点钱,一套房子还在话下?所以这钱……算咱俩一人一半吧,nǐ当法人代表注册公司,经营管理,一切事情都归nǐ,我就拿一半股份,在后面等着分红,这样成不?”

  “当然不成le,钱都是nǐde,怎么nǐ就一半股份?”

  “那我百分之六十。”

  瞿芸xuān想le很久,“……小斌,姨……姨谢谢nǐ,真de谢谢nǐ,姨是想开一家公司,做梦都想,但姨不能拿nǐde钱,如果nǐ真为le姨着想,又真打算开一家公司,那这样吧,用姨de名字做法人,但实际所有股份都是nǐde,姨只算帮nǐ打理公司,如果公司发展起来le,nǐ每年给姨开工资就行le,如果发展不起来……算le,还是算le吧,我对自己经商头脑没什么信心,nǐde钱我怕……”

  “是咱们de钱。”

  “是nǐde。”

  “是咱们de。◆”

  “……”

  董学斌道:“别想着赚le赔lede,只要nǐ高兴就行,公司也是,nǐ喜欢啥行业咱们就干啥行业,无所谓亏不亏de,别压力太大。”董学斌伸手搂住她,在xuān姨脑门上吻l◇e一口,“只要nǐ高兴,我也高兴。”

  瞿芸xuān眼眶有些潮湿,也慢慢拥住他,“为啥对姨这么好?”

  “喜欢nǐ呗。”

  “这是一百多万啊,nǐ就这么随便给le姨,干什么行业也不管?赔le赚le也不在乎?”

  “呵呵,我就在乎nǐ,既然nǐ想自己干事业de话,咱们就自己干。”

  瞿芸xuān搂他搂得更紧le,“谢谢,谢谢,这个惊喜实在太大le,我都……”

  董学斌道:“说真de,nǐ给我de惊喜才大呢,我是做梦都没想到也能有和nǐ上床de一天。”

  “三句话就没le正形”瞿芸xuān白他一眼,“姨正激动呢,nǐ咋突然冒出这么句低俗话?又●找揍le是不?”

  董学斌一汗,“上床低俗?”

  “低俗极le。”

  “呃,那说点不低俗de事情。”

  董学斌就和瞿芸xuān手拉手靠在床头上,手里拿着存折说说笑笑地展◆望着未来,还真像极le小儿口。最后,公司de事情瞿芸xuān决定谨慎地考察一番再抉择,比如做什么行业啊,在不在京城做啊,这些都没定好,股份方面也是,不管董学斌怎么说xuān姨都不要,后来实在没办法,董学斌也就不再提le,反正他俩现在已经不分彼此le,还分什么谁de股份谁de钱啊,小两口儿合起力来把公司越做越大才是正经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