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拍卖会!】(7000字,求月票!)


  次日清晨。

  天朦朦亮de时候,董学斌从睡梦中幽幽转醒,他一边揉着眼珠子一边伸懒腰,呼,末了还张嘴大声打了个哈欠,可没等这个哈欠打到最高峰,啪,一直白嫩嫩de小手儿就按住了自己de嘴◆,又有只手做了个嘘声de手势。董学斌呃了一声,才想起自己是在瞿家,而瞿母正跟外屋沙发上睡觉呢,于是他赶紧竖着耳朵听听,一秒钟,两秒钟,见外面没动静方是放了心。

  “萱萱,你早醒了?”

 ☆,yòuyǒuzhīshǒuzuòlegèxūshēngdeshǒushì。dǒngxuébīneleyīshēng,cáixiǎngqǐzìjǐshìzàiqújiā,érqúmǔzhènggēnwàiwūshāfāshàngshuìjiàone,yúshìtāgǎnjǐnshùzheěrduǒtīngtīng,yīmiǎozhōng,liǎngmiǎozhōng,jiànwàimiànméidòngjìngfāngshìfànglexīn。

  “xuānxuān,nǐzǎoxǐngle?”

  “叫姨,没大没小de,嗯,醒一会儿了。”

  “咱俩都那个了,还叫什么姨啊。”

  “…………”

  此时de萱姨正拦腰搂着自己,散发de发丝垂在自己肩膀,连脑袋也是把他de胳膊挡当了枕头,很有股小鸟依人de感觉。董学斌察觉了萱姨微妙de心理变化,不禁hēhē一笑,内心深处爆发出一股成就感,满足极了,也伸手搂住了她光溜溜de身子,“你醒了以后也一直这么搂着我de?呃,你是不是嘴◆上不承认,其实心里一直特喜欢我呀?”

  “臭美,德行”瞿芸萱一听,立刻红着脸蛋推开他,“谁稀罕楼你啊”

  “小萱萱……”

  “叫姨”

  董学斌低声一咳嗽,“萱姨,现在考◆虑好了不?能当我女朋友了吧?”

  萱姨瞅瞅他,笑着一拧他de鼻子头,“……姨还得仔细想想。”

  “晕,都这样了还想?”董学斌郁闷地在她臀上一捏油。

  “揍你了啊不许乱摸”

  “唉,算了算了,仔细想就仔细想吧,依着你还不成?”

  瞿芸萱暖暖一笑,一刮他鼻子道:“嗯,想好了姨再给你答复,还睡不睡了?我妈应该还没醒呢,等她待会儿去厨房弄早点de时候你再偷偷溜走,现▲在不能出去呢,困了de话就再睡一会儿。”

  “不困。”董学斌把她软绵绵de火热身子搂住,“再做一次吧。”

  “不许闹还疼着呢”

  “应该没事儿了,快,再试试,疼de话再说。” ◇
  “你去死。”瞿芸萱掐着他de大腿好气道:“昨天就差点让我母亲听到,不行了,要弄de话晚上再弄。”

  “……真不行啊?”

  “绝对不行”

  董学斌心痒痒呀,尝过一次萱姨de味道就又想着尝第二次第三次了,但见萱姨死活不答应,他也不好勉强,强压了压欲火,董学斌只好上手祸害着萱姨热乎乎de身子,萱姨这回没拒绝自己,瞪瞪眼,也抬起手一缕一缕地摆弄着董学斌de头发,一会儿在手上绕个圈,一会儿拿头发捅捅他de耳朵眼。

  外面拖鞋声响起,咔咔,卧室门被人拧了,“锁什么门?醒了吗?”

  瞿芸萱赶忙道:“昨天累了,我再睡一会儿,早点是您弄还是我弄?”

  “你不是废话吗,你睡觉可不得我做饭啊?快起吧,白天看看去哪儿寻摸个工作。”说完,瞿母就去卫生间刷牙洗漱了。

  卧室里de瞿芸萱打开了她胸脯上捏着de手,“乖,去穿衣服。”

  董学斌恋恋不舍地把放在她身上de目光挪开,一件件地穿衣服,瞿芸萱则显得很不好意思,咳嗽了咳嗽后她才爬出被窝,光着身子下床找到内衣和秋衣,在董学斌de注视下尴尬地往身上穿,不时还恶狠狠地瞪董学斌一眼,等她穿好了秋衣■后,瞿芸萱走到董学斌跟前,贤惠地帮他一颗颗地系扣子,那个小温柔劲儿呀,真跟个新婚妻子似de。

  董学斌心血来潮道:“萱姨,你叫我声老公听听行不?”

  萱姨脖子根一热,狠狠白他一眼,“说○什么呢没大没小”

  “叫一声,就一声。”

  “……不zhī羞。”瞿芸萱给他理理衣服领子,“不叫。”

  “哎呀,叫一个又少不了一块肉。”

  瞿芸萱翻着白眼不理他,自己也穿好衣服后,她就将沾了血de床单赶紧收拾掉了,压在了柜子最下面一层。

  这时,厨房响起炉子打火de动静,是瞿母在做饭了。

  “快点回家吧,不走来不及了。”瞿芸萱先打开门往外瞅瞅,见客厅没人了,就回身一拉董学斌,快步来到门厅过道,轻手轻脚地拧开门,“快。”

  董学斌道:“我上午有事得出去,估计下午才能回来,到时候来找你。”

  瞿芸萱一嗯,“那……姨等着你。”

  “晚上尽量把你母亲弄走,咱俩……”

  “去去去没个正经赶紧走”

  董学斌美滋滋地回到家,心情这个舒畅啊,终于把萱姨给拿下了,终于尝到女人de滋味了,简直……简直就什么也别说了,就仨字——激动啊。董学斌脱掉衣服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等吹干了头发走出厕所后,他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看点那种片子学习学习,等晚上好变着法折腾萱姨?

  铃铃铃,IPHONE4响了。

  董学斌一看号★码,是瀚海拍卖行孙老师de,“喂,孙老师?”

  “小董,拍卖会快开始了,你要de拍卖牌我也给你弄好了,什么时候来?”

  “好de多谢您,是雅安酒店吧?我现在就打车去。”

  “好○,那我跟停车场等着你。”

  挂了电话,董学斌想着自己也该给萱姨一个惊喜了,自己de珍珠项链会在上午de半场拍卖里拍出,只要不出意外,一百万就稳稳当当de到手了啊,到时候想开个什么样de公司不行◎呀?

  早十点不到。

  雅安酒店。

  酒店门口de露天停车场,董学斌一下出租车就看到了孙老师de身影,他正在酒店正门不远de地方打电话呢,好像很忙de样子。董学斌走过去时他刚放★下手机,回头一看,笑着对自己道:“来了?走走,正好咱们俩一块上去,在七层一小宴会厅。”孙老师边走边摸出一个拍卖牌来,“给,三十三号。”

  董学斌接过来,“多谢多谢。”

  “别客气,其实不用拍卖牌也能进去de,我跟那边打声招呼就行。”

  “噢,这样啊,我还以为进拍场都得交押金领牌子呢。”

  “hēhē,你是卖家,当然可以通融了,嗯,牌子你拿着吧,看见有什么好玩意儿就拍个回去收藏,我看了拍单,这期有几件不错de东西。”

  董学斌哼哈应了两声,心说哥们儿身上连两千块钱都没了,还拍啥拍啊

  把董学斌带到拍场后孙老师就赶时间地走了,估计是瀚海那边有其他任务给他。

  往小宴会厅里一看,地方倒是挺宽敞,不过椅子不是很多,就后面七八排,不少身穿西服夹克衫de成功人士登了记后陆陆续续走进拍卖会场,见状,董学斌跟门口de工作人员出示了拍卖牌后也跟着进了去,在最后一排找了个靠边de位置坐下,看看铺着红地毯de主席台,耐心地等待着。

  十分钟后,拍卖开始。

  拍卖师缓步走上了主席台,拿着话筒对下面道:“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光临瀚海拍卖行第27期拍卖会,很荣幸今天de拍卖会由我为大家主锤,我是国家注册拍卖师李彬,我de资格证号是15336781,请您监督。”拍卖师大约四十岁上下,开场白后,他开始清点号牌。

  不久,第一件拍品在屏幕上打了出来。

  拍卖师介绍道:“这是一件清中期de镂雕黄杨木三足鼎,高13厘米,色泽细腻,雕工精湛,存世量稀少,是件不可多得de木雕精品,起拍价格2000元,每次举牌固定加价500元,好,现在开始竞拍。”

  董学斌一听举牌才加500元就zhī道这东西肯定不行了。

  一个胖乎乎de妇女举起牌子。

  拍卖师道:“两千五……2号出价两千五……”

  又一个南方人举举牌,直接喊出了价格,“四千。”

  “出价四千了……还有没有竞拍者……四千……”

  最后,这件黄杨木三足鼎被一个北方人给拍走了,成交价格是一万元整。

  两分钟后,第二件拍品开拍了。

  头一次来拍卖现场de董学斌正专心致志地看热闹呢,突然,身边不远处传来开门声,四个来晚了de青年拿着拍卖牌快步走进来,开始在后面找位置,找来找去,为首de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挺长头发de青年将目光落到董学斌这边,只有这里才空出三个位子,其他地方都没什么位置了。

  旁边一脸上长痔de青年对长发青年道:“魏楠,坐那儿吧。”

  长发青年魏楠点点头,带着另外三个人大大咧咧地走了上去,“朋友。”

  董学斌早就看到他们了,就zhī道他们得来自己旁边这三个空位,于是微微一收腿让他们过去。谁zhī对方几人却没动,董学斌不禁一愣,“不过去?”

  那叫魏楠de青年道:“朋友,商量个事儿,你去前面找个地方吧。”

  董学斌怔了一下,“你说啥?”

  魏楠道:“前面还有空位,我们几个一起de,想坐一块。”

  董学斌一听就烦了,我靠,你们坐一块让我躲开?他妈凭什么啊,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吧,“想坐一起de话下次拍卖时来早点,这里我坐了,你们找别处吧。”董学斌不愧当了一个月领导,现在说起话来都带着一股子教育人de口气。其实就是这样,如果他们在开拍之前就到了,大家换换座位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多大点儿事儿呀?可现在上面都拍卖了,你们来晚了,还想挑三拣四地换位置?让我顶着那么多人de目光去前面找座位?靠我他妈有病啊

  “嘿”那长痔d○e青年火气一冒,“小子够牛逼de啊?”

  魏楠眉头一皱,盯着董学斌道:“哥们儿,给个面子行吗?”

  董学斌心说你们丫连客气话都不会说,还想让我动地方?冷笑道:“我给你面子?那谁给我面子●○e青年火气一冒,“小子够牛逼de啊?”

  魏楠眉头一皱,盯着董学斌道:“哥们儿,给个面子行吗?”

  董学斌心说你们丫连eqīngniánhuǒqìyīmào,“xiǎozǐgòuniúbīdeā?”

  wèinánméitóuyīzhòu,dīngzhedǒngxuébīndào:“gēmenér,gěigèmiànzǐhángma?”

  dǒngxuébīnxīnshuōnǐmenyāliánkèqìhuàdōubúhuìshuō,háixiǎngràngwǒdòngdìfāng?lěngxiàodào:“wǒgěinǐmiànzǐ?nàshuígěiwǒmiànzǐ啊”

  后面另一个青年碰地一拍桌子,“你丫换不换?”

  董学斌看着那人de眼睛,一字一字道:“我换你大爷嘴巴干净点”

  那青年一下就怒了,可魏楠却将他拉了住,沉着脸摇摇头,又看了董学斌一眼后,他才对旁边一青年道:“你去前面找个地儿。”那人好像跟班似de,点点头就立刻去了。魏楠则和其他两人坐到了董学斌身旁。

  董学斌都懒得看他们一眼,继续关注着主席台上。

  第三个拍品……

  第五个拍品……

  魏楠几个好像是在等什么东西,一次牌子也没举过。

  这时,台上de拍卖师道:“下面一件拍品……想必是许多人都期盼已久de了,这是上午场de最后一件东西——珍珠项链,构成这串项链de珍珠不但是天然淡水珍珠,而且还是金珍珠,每一颗珍珠de大小都有1.4厘米至1.8厘米,是非常难得一见de精品珠宝。”声音一顿,拍卖师特意调了一下胃口,“好,现在公布起拍价,起拍价格是……五十万元人民币,每次举牌加价一万,现在开始竞拍”

  来了来了董学斌注意力一下集中起来,关注着场上每一个变化

  一个留着胡子de中年人刷地一下举牌了。

  “五十一万……还有没有出价更高de……五十一万……”

  一个中年妇女毫不犹豫地举起牌,大声道:“……五十五万”

  一坐在最前排de青年举牌了——五十六万。

  那中年妇女又是一喊道▲:“六十万”

  拍卖师拿着话筒道:“六十万了……6号出价六十万了……还有没有竞拍者……六十万一次……”

  看着场面争夺得这么激烈,董学斌也被气氛感染了,略有点小激动,他暗暗祈祷着这回能▲多来几个富翁,只要有两个人都对这件项链势在必得de话,那成交价格就能上去了。还能不能在高点儿?能不能再高?

  “……六十二万”

  “21号出价六十二万了……六十二万……噢,那边de女士☆,6号出价六十三万……六十三万已经是最高de了吗……六十三万一次……还有没有……哦,21号出价六十五万了……六十五万一次……六十五万两次……这边,六十九万……有出价六十九万de了……还有再高de吗?”○

  6号中年妇女放弃了竞争。

  突然,就在董学斌精神紧绷关注局势de时候,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七十五万”

  董学斌一呆,侧头看过去,只见那个叫价de人就是坐在自己身边de长发青年——叫魏楠de家伙。董学斌心说这丫原来是看中自己de珍珠项链了,怪不得刚才一直没叫价呢,嘿,还挺仗义啊,一口气加了六万,嗯,再多点再多点。可董学斌看魏楠一伙人de时候,对方也在看他,而且从目光中流露出来de意味,好像挺显摆挺得瑟de,好比在说:瞧瞧,我们能出de起七十五万,你行吗?

  麻痹,你们拍de那条项链都是我de,你跟我得瑟个屁呀董学斌看得出来,这伙人里也就那叫魏楠de人有点钱,他骨子里好像谁都看不起似de,瞥了董学斌一眼后就收回视线,挺轻蔑de。

  “七十五万……36号出价七十五万……还有没有……”

  那边刚才出价过de一个中年人回头看了过来,见到魏楠后微微愣愣,然后善意一笑。

  魏楠也回了个笑容。

  中年人放下拍卖牌,不再跟他争了。

  董学斌咦了一声,心说这俩是不是认识啊?靠?这就不争了?争啊赶紧往上叫价啊现在才七十五万这刚哪到哪呀

  坐在中排de一南方人忽然加入了争夺,“八十万”

  魏楠想也不想地一举牌子,“……八十五万”

  南方人想了想,“……八十六万”

  魏楠大声道:“八十八万”

  让董学斌诧异de是,现场好像有不止一个人认识这个叫魏楠de,还都跟他挺客气,他笑完她笑。董学斌就zhī道魏楠这人可能不简单,要不就是总来拍卖会这种地方因此认识了好多人,要不就是他或者他家里人脉很广,不然那些四五十岁de老板不可能对一个三十岁de小伙子这么客气。

  有来头?管你什么来头呢赶紧加价才是真de八十八万还是太少啊

  董学斌不关心别de,他只关心自己这条项链能拍多少钱,他急等着这钱开公司呐

  “八十八万一次……还有出价更高de没有……八十八万……”拍卖师道:“……八十八万两次……”

  董学斌最担心de一幕还是发生了。

  没有了拍卖场上居然再没人和他争了

  我晕怎么回事儿啊?快点加价啊别这么就完了吧?

  董学斌心里咯噔了一声,开始de势头挺好是因为起拍价格低,很值,但到了现在,如果八十八万成交de话还要交手续费佣金,那也就是一百万,这个价格已经跟私底下交易价格相差不是很多了,再加上可能这次来de人对珍珠项链兴趣不大,或者其他方方面面de原因,所以才会造成这么尴尬de局面。

  八十八万啊,刨除佣金什么de,自己能到手de也就六十万

  我了个去费了这么大力气搞到de一串项链难道就能到手六十万?还开狗屁公司啊离一百万差了太远了

  “八十八万还有没有加价de?”拍卖师已经举起了锤子。

  魏楠露出了笑容,这还真是意外de收获,按说这项链拍到一百二十万是没有问题de,可今天来de人里大概没有对它特别感兴趣de吧,hēhē,这下可省了不少钱喽。

  麻痹看着他de笑容,董学斌跟吃了苍蝇似de

  就这么结束了?让这丫捡这么大一个便宜?自己只能拿到六十多万?白去江浙省了?

  “八十八万……”拍卖师de锤子动了,从慢慢落下,“……第三……”

  就在“第三次”要脱口而出,就在要成交de关键时刻,一个人飞快举起了牌子,大声道:“……一百万”

  不少人de目光刷刷刷刷都看了过来

  叫价儿de居然是董学斌

  魏楠愣了愣,意外地看他一眼。

  董学斌却谁也不看,眼睛直视前方。

  “一百万……三十三号出价一百万……”

  旁边一青年骂了句脏话,然后小声儿和魏楠说着什么,片刻后,魏楠举起了拍卖牌,“……一百零五万”他心说这下你总不敢再叫了吧?魏楠家里条件极为优越,见过de商人老板就不计其数,自然练就出了一番眼力,从董学斌de穿着打扮和气质上就看出他不是个有钱de主儿。

  然而,董学斌却犹豫都没犹豫地举了牌,而且把拍卖价迅速提了一大块,“一百二十万”

  魏楠一愕,他几个朋友也愣住了,这小子真出得起一百多万?

  “噢……一百二十万了……一下子叫到一百二十万了……还有没有人……三十三号de一百二十万一次……一●百二十万两次……”

  魏楠眼神一狠,“一百三十万”他心说你小子还敢叫吗?

  董学斌还真敢,“一百四十万”

  魏楠de火气也上来了,刚刚来拍卖场时这小子就让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而且自己明明能以八十八万de低价眼看就要拍到项链,这小子却又跟自己捣乱,魏楠心里话讲不就是比钱吗?谁怕谁啊于是张嘴喊道:“一百四十五万”

  董学斌道:“一百五十万”

  魏楠咬牙道:“一百五十五万”

  董学斌侧头看看他,将牌子高高举起道:“一百六十万”

  议论声骤起

  现场众人已经嗅到了十足de火药味,底下顿时没了声音,所有人都在关注着魏楠和董学斌俩人。一百六十万啊,这已经是不太理智de价格了,这么高也买?难道是要当结婚定情物所以势在必得?

  魏楠脸色微变,瞬间de怒气过后他也冷静了下来,zhī道自己不能再争了,不是他没钱,而是没这个必要。想到这里,魏楠心中冷笑,一百六十万买一串价值一百万de珍珠项链?你这不是傻缺吗?他低头跟旁边两个青年说了几句后,俩人也看笑话似de看着董学斌,要加上佣金,董学斌得支付一百八十万左右呢

  “一百六十万一次……一百六十万两次……”拍卖师举起锤子,重重落下,“一百六十万三次成交”

  魏楠一乐,心里骂了他句蠢货。

  董学斌瞥瞥魏楠,心里也在骂他蠢货,旋即哑然失笑地喊了一声BAC

 ☆ ……

  画面一闪

  董学斌只觉自己de手在上面举着,抬眼一看,是拍卖牌。

  本是落了锤子de拍卖师又重新回到了先前高呼抬价de时间段,拍卖师指着董学斌de方向道:“噢……一百◇二十万了……一下子叫到一百二十万了……还有没有人……三十三号de一百二十万一次……一百二十万两次……”

  退回到珍珠项链没成交de时间了

  董学斌这几天deBAC攒下了三次,现在用了一次还剩余两次。

  这是他在魏楠八十八万即将成交de一瞬间灵机一动想到de,好几天没用,自己差点把BAC给忘了啊。

  魏楠眼神一冷,挑衅地看看董学斌,“一百三十万”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还敢叫价吗

  董学斌当然敢,必须敢,肯定敢,“……一百四十万”

  魏楠火上眉梢道:“一百四十五万”

  董学斌毫不迟疑地举起拍卖牌,“一百五十万”

  魏楠和旁边两个朋友对视了一眼,终于叫道:“一百五十五万”愤怒过后de魏楠渐渐冷静了下来,呼了两口气,他已经想好了,看那小子前几次想也不想往上加价de样子,这次肯定还得加,这就行了,要加让他加去,要珍珠项链就让他要去,你势在必得?我可不势在必得自己不能花这个冤枉钱了,一点必要都没有,hēhē,让那不zhī天高地厚de小子吃上一个哑巴亏,这样比竞拍下珍珠项链可解气多了

  “一百五十五万了……还有出价de吗……一百五十五万一次……”

  魏楠低头跟身旁俩青年说了什么。

  俩青年也明白了,乐hēhē地看着董学斌,意思是你叫啊,还敢不敢叫价了?

  可偏偏,董学斌自打喊过那一百五十万后,就一句话也不说了,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

  魏楠没有料到他竟是这个反应,懵了一下。

  “一百五十五万两次……还有更高de吗……”拍卖师眼睛在底下扫了扫,特意注意了一下董学斌,见他都好像睡着了似de,◆拍卖师无语了片刻,举起锤子道:“一百五十五万……第三次咚”锤子重重落地,“……成交”

  魏楠和他de两个朋友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怎么不叫价了?刚刚不是都不犹豫de吗?怎么搞de?他不是势在★☆必得啊?不是势在必得他为什么会出到一百五十万??

  啪啪啪啪,现场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魏楠de魄力鼓de掌

  董学斌心里早乐开了花,这次de收获太大了

  一百五十五万啊

▲☆必得啊?不是势在必得他为什么会出到一百五十万??

  啪啪啪啪,现场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魏楠de魄力鼓de掌

  董学斌心里早乐开了花,这次bìdéā?búshìshìzàibìdétāwéishímehuìchūdàoyībǎiwǔshíwàn??

  pāpāpāpā,xiànchǎnggǔqǐlezhǎngshēng,hǎoxiàngshìwéiwèinándepòlìgǔdezhǎng

  dǒngxuébīnxīnlǐzǎolèkāilehuā,zhècìdeshōuhuòtàidàle

  yībǎiwǔshíwǔwànā

  除掉佣金和其他费用,自己能拿到一百三十多万比预计de一百万多了整整三十多万

  发了

  ……

  【这章7000,夜里那章5000,今天更了一万二千多字,对咱来说又是一次宇宙大爆发啦求月票急求月票支援新书月票榜告急了求救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