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推萱萱!】(5000字,求月票!)


  “咦,芸萱你怎么把门关le?空调暖风进不去le。”

  “妈,我不冷,用不着空调。”

  “那我关le啊,别浪费电,行le你睡吧。”

  “……嗯,晚安。”

  瞿芸萱卧室里,萱姨对着瞿母说完,拉掉灯绳关le灯,穿着yī身肉色棉秋衣的她就坐到床单上,借着月光翘起二郎腿弯腰将袜子脱掉,回头瞅瞅董学bīn,俩腿yī收,撩开粉红色的被子yī角钻进le被窝,拍拍枕头,瞿芸萱将头枕le上去,靠在这yī米五的小双人床的最右边睡觉le。

  站在那儿的董学bīn卡着嗓子低声道:“萱姨。”

  “……”

  “咱俩玩会儿电脑?我dōu不困。”

  “…………”

  “打会儿牌也行嘛,好不?”

  “………………”

  见瞿芸萱不理自己,董学bīn小小郁闷leyī下,只好开始yī件yī件地脱衣服,将外衣和裤子平平整整地放到床头柜上,董学bīn干脆连保暖秋衣秋裤啥的也yī并脱掉le,只穿le个裤衩,继而赶忙哆哆嗦嗦地拉开那床还带着卫生球味儿的新被子,快速钻le进去,yī口yī口吸着凉气——真冷啊。

  背对着自己的萱姨忽而y★ī扭脖子,“……抖啥?”

  董学bīn跟被子下面搓着手,“太冷,你这暖气比我家还怂,这帮供暖公司的也忒抠门le,烧热yī点能花多少钱,供暖费也没少给呀。”

  瞿芸萱慢慢yī翻身,迷人的★小脸儿正面朝向他,“每年不dōu这样吗?”

  幽幽暗暗的月光斜射进小屋,董学bīn看得yī呆,“萱姨,你说你为啥这么漂亮?”

  “贫嘴……”瞿芸萱唇角泛起yī个暖笑,“就会哄姨开心。”

  “汗,你不是说我就会气你吗?咋这会儿又变le?”

  瞿芸萱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打le他大胯yī把,没理他。

  董学bīn哼哼唧唧的yī咂嘴,“我说萱姨,我好歹也是个小领导le,你别老跟我动手动脚le行不行?我多没面子呀。”

  瞿芸萱噗哧yī笑,感觉声音有点大,又马上掩住嘴,“谁叫你老和姨动手动脚的”

  “我不是喜欢你吗?”董学bīn眨眨眼,“你也喜欢我呀?”

  “胡说八道撕你嘴le啊”瞿芸萱唬着脸瞪瞪他。

  “哎呀,yī说这个你就瞪眼,小萱萱,跟你说正经的呢,你看咱俩手儿也拉le,嘴儿也亲le,睡也睡在yī起le,这个,是不是该确定yī下恋爱关系le?”董学bīn把手插进萱姨热乎乎的被窝里,从下面捉住le她的手,“当我女朋友吧,别让我急死行不?我妈那回来电huà还催我赶紧谈对象呢。”

  瞿芸萱没好气地笑道:“找别人谈去。”

  董学bīn故作不高兴道:“你要这么说,我可真去找le啊,我可真找别人le啊”

  “……”萱姨没说huà,把他的手打开,抱着被子翻le个身。

  “萱姨,说huà呀。”董学bīn推推她的后背,“到底怎么着?”

  瞿芸萱好像在做着什么思想斗争,翻身le这边后又翻身le那边,来来回回折腾leyī会儿,萱姨突然把目光挪到自己脸上,“小bīn,你给姨点时间考虑考虑行不?在姨看来,谈对象是大事,不能随便,姨也是准备以结婚为前提来谈这个恋爱的,如果姨要是答应le你,你觉得咱们俩能结婚吗?就算结le婚,姨大你这么多岁,以后让你单位同事或领导瞅见le,那还不背后说你闲huà?”

  董学bīn瞪眼道:“我看谁敢”

  “瞧把你给能的。”瞿芸萱拧le他脸蛋yī把,“你还能把所有人的嘴dōu给堵住?”

  “那愿意嚼舌头就让他们嚼去,反正我不在乎,呃,你在乎这个?”

  “……我……不在乎吧。”

  “那不就结le那不就没问题le?谈对象吧好不?好不?”

  瞿芸萱脸有点小红,矜持地清清嗓子,“……嗯,再让姨想想。”

  “还想什么呀,我虽然长得yī般,身高yī般,性格yī般,家世yī般,人品yī般,脑子不聪明,情商也不算高……但……但我其他方面还是不错的嘛,比如……比如……我靠,我说什么呢我,不是不是啊,我是说……我是说我还是有yī些比较好的优点的,是吧?是吧?你知道的吧?”董学bīn嘴这叫yī个笨啊,说le半天,连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大优点,晕,还不如不说这个呢

  瞿芸萱被他逗乐le,捏起手指头妩媚地yī点他的脑门,“小,傻,瓜。”

  “瞧你又来le,我傻?我就是嘴笨yī点,智商和情商虽谈不上高吧,但也绝对在人均基准线附近徘徊,不会低过咱们国家人均智商的啊,别总傻傻傻的,搞的好像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弱智似的。”有些东西是天生的,董学bīn没办法改变什么,但经过后天的磨练,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情商有着飞快的增进,比上学那会儿强多le,呃,虽然也强的不是很多吧,但至少是强le。

  瞿芸萱又是yī乐◎,“你啊,姨说你笨是夸你呢,油嘴滑舌的姨才不喜欢。”

  董学bīnyī看她,“那你喜欢我喽?”

  “……姨没这么说。”

  yī见有戏,董学bīn顿时急得不行,干脆很主动地把被子□yī踢,嗖地yī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到le萱姨的被窝里,“给个痛快huà,跟不跟我谈对象吧?”

  “干啥呀你说le不许动手动脚的”瞿芸萱气呼呼地推他,“快出去揍你le啊?”

  “你答应我我就出去。”

  “……姨再想想,你急啥?”

  “哎呦,你这huà问的我dōu想撞墙le,我活le二十几年dōu没谈过yī次恋爱,现在好不容易碰见yī个我喜欢的,好不容易那个我喜欢的★人还肯让我拉手让我亲,对我也有点意思,你说说,你说说我急啥?我能不急嘛你也让我尝尝谈恋爱的滋味行不行?”

  闻言,瞿芸萱也不推他出去le,“姨也没谈过对象,姨怎么不急?”

  “扯淡吧,□你快三十le你不急?谁信呀”

  啪地打le他胳膊yī把,“又说脏huà,找打”

  在到底急不急的争论中辩驳le好几分钟,董学bīn突然认为这是yī场无意义的战斗,翻翻白眼收le声,他从后面轻轻搂住le萱姨暖洋洋的丰满**,手yī紧,将她后背紧紧贴在自己胸口,前面的手还在她肚子上捏le把油,“你爱急不急吧,反正我是急le,你要死活不给我个答复,咳咳,那我……先过过手瘾成不?”

  瞿芸萱拿脑袋yī顶他的下巴,“说啥呢要死啊你”

  董学bīnyī汗,“反正你肯定也得答应跟我谈对象,我先预支yī点,再说又不是没那啥过。”

  “谁肯定会答应?美得你”瞿芸萱拧le肚子上那只臭手yī下子,沉默le好久,扭着脑袋往身后瞥le眼,头略yī低,徐徐抬起yī只手拿到前面,微微yī顿,左手小臂就捂在le胸脯上,与此同时右手也向下挪去,手指头yī并拢,紧紧扣住下面,“……不许太过分,不然就不让le,懂不?”

  董学bīn精神yī抖擞,嗯嗯嗯le三声。

  “小色胚”撂下这句huà,萱姨长长的睫毛儿yī垂,不吱声le。

  董学bīn口干舌燥地把手摸到她的美臀上,隔着肉色秋裤捏le捏,低头亲le她耳朵yī口,见萱姨身子猛地yī缩,他愣leyī下,又吻le吻她耳垂。萱姨的大腿啊小腿啊脚丫啊董学bīn那天早就摸过le,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挑战性le,这次主要的攻击目标是上面,磨叽le片刻,董学bīn找le找她秋衣的开口,嗖,将冷冰冰的手插进她秋衣里。

  “凉出去出去”

  “咳咳,捂捂就热le。”

  “……你上秋衣外面摸去,别进来,听见没”

  “嗨,里外不是dōuyī样嘛,我手冷,正好帮我暖和暖和。”

  “……那你别往上啊打住到这儿最多le别再上来le不然真打你le?”

  “唉哟,这才刚到你肚子,我就再往上yī点点,嗯,五厘米,就五厘米成不成?”

  “……最多yī厘米。”

  “四厘米吧,yī厘米太少le。”董学bīn讨价还价。

  “……两厘米,再多就摸到姨……嗯,嫌少你就出去。”

  “咳咳,两厘米就两厘米,那你把手松开些。”

  董学bīn手腕徐徐上移,连带秋衣也往上褪le褪。

  几秒钟后,萱姨yī声浅呼,气急道:“死东西说le不许过分的这是两厘米吗?六厘米dōu有le别闹这里不行真不行”

  “就搁yī分钟,yī分钟我就拿下来。”

  “唉哟,你可真……”

  “真就yī分钟,好不好?通融通融。”

  “…………这儿是能随便搁的嘛?早晚被你给气死你,最多十秒钟,姨给你数着数,yī……二……三……”念叨leyī会儿,“十秒钟到le,臭手快拿走”

  “再等等,多给几分钟。”

  “……不听姨的huàle是不是?姨可急le啊你拿不拿走?”

  “哎呀,再多给yī分钟,就yī分钟……”董学bīn软磨硬泡着。

  五分钟过去le……

  十分钟过去le……

  瞿芸萱上面的肉色棉秋衣已经被祸害烂le,不但被推到le咯吱窝的位置,秋衣上也稀稀拉拉地全是褶皱,好像刚团到yī起被人碾过yī般。她的秋裤稍微好yī点,只是臀部上的那块棉料子也皱皱巴巴极le,跟刚从洗衣机里出来似的。

  此刻,背后压着棉被的董学bīn撑着手臂支在萱姨上方,脑门有些见汗,“萱姨,成不?”

  “成什么成啊”瞿芸萱脸上脖子上全是那种浅浅的酡红,她俩手dōu捂在下面,瞪着眼睛羞愤道:“上面让你那个le,怎么又要更过分的?你想把姨给气死是不是?不成那个绝对不成”

  董学bīn心知这个成与不成的huà题又得陷入yī个辩论赛,他干脆不废huàle,伸手去拽萱姨的秋裤。

  “信不信姨咬死你?”

  “……咳咳,不信。”

  “你……你别,哎呦,你怎么……等等别等等等等”

  “呃,等多久?”

  “等姨考虑好咱们俩的事情再说,现在不能做那个事儿呢”

  “那你现在考虑,考虑好告诉我。”

  “过些天再说,现在怎么……唉哟,说le别你急什么呀裤子快扯坏le……你……哎呀……要不……要不然姨给你看看那儿,但不能上手,这是底线,行不行?”瞿芸萱妥协leyī小下。

  见到萱姨有半推半就的意思le,董学bīn哪里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咱俩dōu这样le,你说看和做还能有多大区别?”其实董学bīn也不认为萱姨能答应自己,毕竟俩人还不是恋人,连关系dōu没确定,董学bīn只是想尽全力试yī试而已。

  “当然有区别le,区别太大le,你别……先等等……那……唉哟……那……大不le让你碰碰,但不能做,行le吗?你……你怎么还扯姨裤子呀……别闹别闹……”俩人跟棉被里头闹腾leyī会儿后,瞿芸萱实在没辙le,yī打他的大臂,“真服le你le松开姨自己脱自己脱还不行吗?”

  yī看有门,董学bīn这个心跳啊,心痒难耐地松开手。

  瞿芸萱就瞪瞪他,yī咂嘴,不情不愿地把秋裤往下褪,动作极慢,花leyī分钟才是脱掉。

  董学bīn干巴巴道:“现在行le不?”

  “让姨再想想。”瞿芸萱呼leyī口气,拿双手轻拍le拍脸蛋,又吐yī口气,“……真要做?”

  “嗯”

  “可……那……”

  “又咋le?”

  瞅瞅他,瞿芸萱锤着脑门把身子放松le下来,“……没什么,那你……那你……”

  这是同意le?董学bīn又惊又喜,呼地yī下就压le上去。

  “别别……还是别le,再等姨想yī下,你先别,让姨想想。”瞿芸萱身子yī蜷,又把该捂住的地方dōu捂住le。

  “我晕,你想急死我呀?”

  瞿芸萱没言声,啪啪拍着脸蛋冷静le冷静,看看他,又瞅瞅卧室门,萱姨捂着胸口从床上坐起来,推开骑在她身上的董学bīn,道:“你yī边去,我先听听我妈睡着le没有。”翻身下le床,瞿芸萱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附耳上去听听,好几分钟后,才隐约听到有打呼噜的声响,她就yī回头,又钻回le被窝。

  “好le不?”董学bīn急啊。

  瞿芸萱无语地上下搓l□e搓脸蛋,“真要做?怎么成这样le,姨还yī点心理准备dōu没有呢就……小bīn,要不明天再做行不……给姨yī点准备的时间,而且我母亲还在外屋,声音太大的huà她会听见的,乖,听huà,明天,明天姨肯☆定让你做,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行不?”

  “明天和今天有啥区别?”董学bīn已经憋到yī定地步le,“我估计我yī分钟dōu等不lele。”

  瞿芸萱yī抿嘴,犹犹豫豫道:“那……那……”

  “那什么?”董学bīn抓住她搁在下面的手,捏着将其举到枕头那边,低头吻吻萱姨软乎乎的嘴唇。

  瞿芸萱盯着他看le看,欠着脖子也回吻le他yī口,“……唉,那就做吧,你也就会欺负●姨,知道姨不舍得揍你。”

  董学bīn怕她又突然杀出yī个“等等”来,就问:“我真做le啊?”

  “……嗯。”

  “这回不许喊停le啊?”

  “…………嗯。”

 ★ 哈哈,终于成le

  董学bīn等这yī天不知等le多久,现在的心情比当初考上公务员和升副主任时还兴奋,盖因身子底下的这个人是萱姨,是他暗恋le好几年的萱姨,是那个温柔到骨子里、美到极致、几乎没有缺点的完美女人

  现在,萱姨真的肯让自己做le?董学bīn有点做梦似的感觉。

  “……想啥呢?”瞿芸萱凶巴巴地yī瞪他,“做不做le?不做姨睡觉le啊?”

  “汗,别别别。”

  因为怕声音传出去,董学bīnyī把抓起被子就将自己两人全部蒙在le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凭着手上软乎的触感找到le该找到的地方。被子表面忽悠忽悠的上下摇晃,yī会儿被子掀开yī个口,丢出yī件秋衣,yī会儿又开leyī个口,丢出yī件肉色内裤。

  yī分钟后,萱姨的yī声惨呼回荡在被窝里。

  紧接着,外屋蹦起瞿母迷迷糊糊的嗓音,“嗯?芸萱你叫唤什么呢?咋le?”

  董学bīnyī下就不敢动le。

  瞿芸萱吃痛地捂着嘴巴,闻言,赶忙拉下被子将头露出去,吸le口气道:“翻身时碰到伤口le,疼leyī下,咝,没事,嗯,没事。”

  “我还以为怎么le呢,睡吧睡吧。”哈欠声过后,外面没有动静。

  瞿芸萱忍痛小声儿道:“等我妈睡le你再弄姨,先不要le,好不?”

  身体里还处于热血沸腾状态的董学bīnyī秒钟也等不lele,下yī刻就又继续起来。

  “说le等下……咝……”

  十分钟……

  十五分钟……

  被子颠颠荡荡,床板摇摇晃晃,董学bīn还是第yī次尝到女人的滋味,也不知该用什么动作,反正就是凭着感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狠狠折腾着她,使劲儿祸害着她,那个滋味啊……就不要提le

  ……

  【先来5000字月票告急le恳请大家投下您宝贵的月票老尝谢l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