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大闹报社!】分享到:


  第二天yī早.YZuu.com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

  瀚海拍卖háng的孙老师打电huà给了董学斌,说珍珠项链的链子已经重新定做好了,并且上午就要上预展,问董学斌来不来现场看。其实这个即将开始的拍也不算是小拍了,真正的小拍连预展这道程序都是没有的。董学斌听了,没有过去,只说让孙老师帮忙准备yī下明天正式拍卖的入场资格,因为自己实在没有闲钱去交押金入场了,身无分文的他只能走走后门。

  七点半钟,刷牙洗漱过后的董学斌来了霍芸董家里。

  瞿芸萱正拿着皮包准备出门,“姨还以为你得睡个懒觉呢,怎起这么早?”

  董学斌道:“昨晚上不是说了吗?wǒ也跟你去报社!wǒ倒要看看那姓龚的想干嘛!”yī听这huà,曾芸董就唬起脸道:“小斌你别闹,跟家老实待着,姨自己能解决。”

  “你能解决什么呀,姓龚的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他让他弟弟大晚上的来你家是什么意思?啊?是什么意思?谈谈心聊聊天啊?狗屁!”董学斌气得要死,“晚上要不是你死活拦着wǒ,wǒ早出去揍他了!什么东西!仗着自己是副社长就为所欲为?他以为他谁呀!”

  狸芸萱瞪着他道:“你不许去,听姨的在家待着!”唧唧喳喳地争了会儿,荐芸董强háng把他按在了沙发上让他坐下,“姨去上班了,实在不háng姨就辞职不干,有什么的啊,你别跟姨去了,听huà,在家看会儿电视玩玩电脑,好不容目单位放假别满处瞎跑●。”反复叮嘱了他几句后,瞿芸萱才拿着包出了家门。

  可董学斌却并没有听她的,隔了十分钟后他也出了门。萱姨被人诬陷了,被人撤职了,被人打了,姓龚的都把萱姨欺负成这样了,自己这边倒只能忍气吞声地辞●职?草!凭什么呀!董学斌又想到了萱姨因为姓龚的那老王八蛋的安排在苏杭被人拽着头发打的yī幕,心中顿时涌起滔滔恨意,这事儿没完!绝对没完!

  京域时报社。

  三三两两个社员、记者陆续走进报社大门来上班了。

  坐车到了门口的董学斌左看看右看看,并没有傻了吧唧地冲进去找姓龚的算账,他知道萱姨要面子,副社长施压逼迫她跟他弟弟交往的事儿实在太难听了,不能张扬,董学斌这次来是准备先讲道◆理的,他就不信报社里没有讲道理的领导了,只要能查清楚***部那笔单子的诬陷,就能还萱姨yī个清白,就能揭穿姓龚的老家伙的真面目,如果能借此动摇到他副社长的位置那就更好了。

  正要往里走,董学斌★突然看到yī个有点熟悉的面孔,yī愣之下才想起来,这人跟那天拿着玫瑰huā上楼去找萱姨的男子很像啊,就是比他岁数大yī点,脑门上的抬头纹重了点,走了,这丫绝对是龚副社长了!

  “龚社长。”

  “龚社长早上好。”

  龚副社长微笑着跟他们点点头,夹着皮包快步往里走。

  董学斌强háng压住了火气,忍着没有上去揍他yī顿,经过周国安那件事后,董学斌的脾气见长,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得控制,打人不是最好的办法,那样只能解yī时之气,甚至还可能给自己招来麻烦,毕竟自己也是在体制里的人了,遇见些小流氓还好说,可这里是公家的报社,是京城日报报业集团管理的,而日报报业集团则是京城市委宣传部的下属单位,所以董学斌不能冲动,方方面面前要注意影响。

  等姓龚的消失在视线范围后,董学斌呼了口气,大摇大摆地进了报社。

  门卫看了他yī眼,动动嘴皮,却又收住了声,没有拦他。

  见状”董学斌还以为是对方被自己的官威给震住了呢,其实人家是见他走得太理直气壮了,觉得董学斌肯定是来办事的,所以才没拦他。

  “咦,小董主任?”后面有人叫他,“你怎么来了?”

  董学斌回头yī看,原来是曹萍,“哦,wǒ来找人的。”

  “找芸萱?不是吧?找谁wǒ带你过去?”曹萍对董学斌的印象极好,知道了他是机关领导后,也不叫学斌了,改口成了小董主任。

  董学斌正愁不知道领导办公室呢,就道:“那多谢了,wǒ来是为了萱姨的事儿,她昨天都跟wǒ说了。”见曹萍怔了yī下,董学斌道:“wǒ来就是想见见你们报社领导说说理,社长啊,总编辑啊,他们的办公室你随便告诉wǒyī个就háng。”

  曹萍道:“不瞒你说,芸董其实早向上级领导反应过了,可是川

  “曹姐,告诉wǒ吧。”

  “那好吧,喏,你看见那栋六层高的白楼了吗?wǒ们记者部是跟二楼办公,你上到最顶层,电梯口往左yī拐就是总编辑的办公室,但是,wǒ告诉你这些也没用呀,没有预约,你又不是报社的人,他们不会让你上楼的。”

  果然”在yī楼电梯口董学斌就被保卫处的人拦住了,让他去那边登记。

  服务台前,董学斌对那女工井人员道:“wǒ找yī下你们总编辑。”

  “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

  “请问先生贵姓。”

  “董。”

  “请问你有什么事?”

  “找他反映yī些情况。”

  “请问……”

  问了yī大堆,可最后还是没让董学斌上楼,说是总编辑正在开会,没时间。你丫蒙谁呀,董学斌就想发火,可又是强háng念叨了几句要冷静,呼了口气后,他对着那女工作人员道:“那wǒ找整喜董,现在在记者部。”

  那人打电huà问了问,才是对着电梯前的保安点点头。

  董学斌这才上了电梯,电梯在二楼停了,yī个记者部的人走了出去”不过董学斌却没走,而是嗒地按了六楼。叮,电梯门开,正对面是服务台,再往旁边是yī个磨砂玻璃做出的大隔断办公区,曹萍说的那间办公室也在隔断里面,没有报社的门卡走进不去的,只能道服务台登记。

  “先生,请问你找谁?”

  “找你们总编辑。”

  “请问有预约吗?”

  又是yī大堆盘问”末了还是以总编辑在开会的理由搪塞了董学斌。正当董学斌拍了桌子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滴滴yī声,办公区的门开了,yī个五十岁不到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女工作人员yī看,就叫了声总编,然后指指董学斌道:“有人找您,说是要反映点什么情况。”

  董学斌赶紧凑上前去,“您好,就耽误您yī点时间,wǒ想跟……”

  总编辑按下电梯按扭,打断道:“你先坐下稍等yī会儿,等wǒ办完事再说。”

  董学斌皱皱眉,但还是说了声好。

  这yī等就是足足两个钟头,眼看都要到中午休息了,电梯门开,总编辑才走出现。麻痹!你丫生孩子去了?董学斌忍着怒从休息区站起来,开门见山道:“wǒ要反映贵报社龚副社长的yī些情况,前yī阵他串通yī个客户搞了猫腻,让那客户说是***部的瞿芸萱工作态度上有问题,龚副社长才借此把崔芸董撤掉,让她去了记者部干后勤,甚至还威呃……,…”说到这里,董学斌声音压低了yī些,只让自己两人能听到,“还威逼曾芸董跟他弟弟读恋爱”瞿芸萱没同意,结果就被发配到了江淅省做yī个很危险的暗访工作,这种恶劣的háng径,贵报社到底管不管?”

  总编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yī听这个就有点厌烦了,“wǒ不负责这个,你去找相关领导反映吧。”

  “那哪个领导管?”

  总编辑没理他,从服务台前拿了yī份牛皮纸袋后,他又转头进了电梯。

  董学斌火了,草!等了你丫两个小时,就打太极地给wǒ留了yī句huà?喘了两口气,董学斌自己对自己道:哥们儿是来讲理的,不是来闹事的,注意影响,yī定要注意影响!

  董学斌总算压下了火气,yī个箭步也上了电梯,“总编,那龚副社长居然拿工作威胁社员,这是多恶劣的影响?这种风气难道不应该被制止?您可能不知道,就因为龚副社长的逼迫,曾芸董被大老远发配到了苏杭,结果和另yī个女记者被当地的黑导游给打了,要不是wǒ及时赶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总编辑厌烦地拧拧眉头,“这是wǒ☆们报社内部的事情,如果查明,wǒ们会自己解决的,不用你操心了。

  “可总得有人去查啊?”叮,二楼到了,总编辑快步下了电梯,往记者部走去。

  董学斌让自己尽量保持着耐心,追了上去道:“总◆编,这件事…”

  “你干什么吃的!啊?”里面忽然传来yī个中年人的吼声,董学斌寻着声音看过去”yī排隔断办公桌的后面站了三个人,yī个是龚副社长那老家伙,另两个是曾芸董和曹萍,董学斌就见到姓龚的指着崔芸董的鼻子骂道:“让你去苏杭干什么?yī个小小的暗访都给wǒ搞砸了!人被打了!还把相机摔了?好!好!你可真有本事!”

  龚副社长就这么yī个弟弟,俩人大小关系就极好,所以看到眼光甚高的■弟弟三十几岁了也没有个对象,他心里也着急了,后来抱着试yī试的心态把曾芸董跟弟弟说合了yī番,谁想弟弟yī眼就看中了她,天天跟自己嚷嚷着非她不娶,龚副社长也挺高兴,就加紧给他俩撮合。可事与愿违,荐芸董◎那边却死活不答应,那天不但跟自己拍了桌子,自那以后也再没有接过他弟弟的电huà,龚副社长被曾芸董这番举动惹火了,加上弟弟那边的焦急催促,所以才下了狠手,把曾芸董降了职,发了配,想让她尝尝苦头。但昨天的电huà里,龚副社长却没有听到荐芸董有要改变态度的意思,后来还出个骂自己的声音,加上弟弟晚上无功而返后跟自己的诉苦,龚副社长彻底被激怒了,臭娘们,太不知好歹了,wǒ弟弟年薪是你的好几倍,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不乐意?你还挑肥拣瘦?好,那wǒ就让你在报社没有yī天好日子过!

  瞿芸萱板着脸道:“龚副社长,wǒ也不想挨打,wǒ也不想被人抢了相机,但那种意外谁也无法预料,这不就是当记者的风险吗?再者说了,很抱歉,wǒ是***部出身的,wǒ在***部干了四年,你现在让wǒ突然变成yī个yī流的记者,wǒ觉得你是太高估wǒ了。”

  被她这么yī顶,龚副社长脸色极为难看,“***部的工作你▲干不好,记者部的工作你也不háng,好啊,好”既然这个不háng那个不háng,嗯,电梯你会开吗?会吧?那就好办了,上周那个开电梯的刚辞职”你先去顶替她几天吧!”龚副社长最多让瞿芸萱降职到办公室的最低★gànbúhǎo,jìzhěbùdegōngzuònǐyěbúháng,hǎoā,hǎo”jìránzhègèbúhángnàgèbúháng,èn,diàntīnǐhuìkāima?huìba?nàjiùhǎobànle,shàngzhōunàgèkāidiàntīdegāngcízhí”nǐxiānqùdǐngtìtājǐtiānba!”gōngfùshèzhǎngzuìduōràngqúyúnxuānjiàngzhídàobàngōngshìdezuìdīyī级,不可能调她去开电梯,但暂时借调几天的huà他还是有能力做到的。

  “开电梯?”瞿芸萱表情yī下就变了!

  总编辑眉头yī拧,“安静yī点!”

  龚副社长yī侧头,这才看见他,解释道:“总编,这瞿芸萱的工作态度实在太不像huà了,刚从江淅省回来,连张照片都没搞到。”

  忍!要忍!董学斌咬牙切齿地攥拳头,对总编辑道:“您都看见了吧?让yī个跟给报社打拼了四年的老人去开电梯?这难道不是滥用职权吗?不让人心凉吗?wǒ就纳闷了!这种人怎么会当上副社长的!”

  “小斌!”翟芸萱面色yī急。

  龚副社长yī愣,听出了他就是昨晚电huà里骂自己的人,脸猛地yī黑:“你什么人?这儿是外人随便来的地方吗?出去!”

  董学斌看着总编辑道:“总编!凡事要讲道理吧?他这么三番五次地滥用职机,…”

  “够了!”总编辑转头对旁边yī人道:“打电huà叫保安来给他弄走!搞什么乱啊!下次跟接待处说!别什么人都往报社里放!”

  龚副社长冷冷看了董学斌yī眼,心说你什么东西啊,跑这儿来撒野?

  董学斌从进来报社的第yī分钟就开始忍耐,忍耐,忍耐,忍到了现在——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注意影响?

  wǒ去你妈yī的影响!!

  哐当!

  暴怒的董学斌yī脚踹翻子身前yī张没人的办公桌!

  “麻丵痹的!轰wǒ走?今天你们丫要不把事情给wǒ说清楚!wǒ他妈还就不走了!”

  所有人都被董学斌给震住了,记者部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全刷刷刷刷地错愕地看向他!

  总编辑也没想到这小子竟敢在报社撤野,愣了yī下。

  董学斌见他看自己,指着他鼻子骂道:“看什么看!你知道你yī句让wǒ等等的huà,让wǒ他妈等了多久吗?wǒ跟六楼等了你丫俩小时!wǒ忍了你丫俩小时!叫你丫yī声总编你还真把自己当今人物了?屁的事情也不管,就会他妈打官腔!就你这样的也能当上总编辑?狗屁!”

  总编辑面色铁青,气得不háng,“叫保安!”

  董学斌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又把矛头指向了罪魁祸首的龚副社长,“还有你!老东西!也不让你弟弟撒泡尿照照镜子!他配得上wǒ萱姨吗?你丵他妈还三番五次地拿职权压wǒ董婉?她因为你丫yī个莫名其妙的暗访工作让人白白打了yī顿!麻丵痹的!你还串通***部的yī个客户陷害wǒ萱姨?你丫胆子太大了吧!”

  记者部的众人你看看wǒwǒ看看你,还有这种事?

  龚副社长脸都气白了,“疯叫什么!滚出去!”

  瞿芸萱怕事情闹大,急忙上去拉他,“小斌!”

  董学斌爆脾气上来了,谁的huà也不听,“萱姨你别拉wǒ,今天咱必须把事情说清楚,没有他妈这么欺负人的!”

  电梯门开,两个保安快步跑了过来!

  龚副社长怒然yī指董学斌,“就是他!给他弄到楼下去!对了!打110报警!”

  俩保安呼地yī下就冲了过来。

  “wǒ看谁他妈敢动wǒ!”董学斌往怀里yī摸,啪地声将工作证摔在了桌子上。证件上面并没有国安的字样,只是有个警徽和警垩察俩字。董学斌也知道这事儿影响不好,当然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工作单位,警丵察标识毗——大部分人只会联想到公安。

  yī看这个,俩保安就停住了,眼巴巴地往向龚副社长。他们可不敢担什么袭警的罪名。

  董学斌气势更盛,指着龚副社长的鼻子道:“姓龚的,别以为你丫yī副社长就了不起了,别以为你丫跟报社领导关系好就牛B了!”董学斌也不想闹,可这件事太他妈恶心人了,自己和萱姨站着理,他必须得讨yī个说法。当然,他也不是没脑子的意气用事,如果换yī个地责,董学斌绝不对如此大发脾气,就因为这里是报社,是宣传部管xiá的范围,而那个曾欠过自己人情、说有事情就找她的谢慧兰……可就是中宣部的领导啊,“好,你们报社不是没人管这件事吗?不是没人给wǒ个说法吗?háng,háng,那今天wǒ就给你们个说法!!”

  摸出手机,董学斌二huà不说地打了谢慧兰的电huà!(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