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必须赚点钱了!】


  萱姨的拒绝非但méi有让董学斌失落,那个若是若非的态度反而另他又惊又喜!

  见时间差不多了,董学斌急忙叫了BAC!

  ……

  “真乖,再吃口,啊……”瞿芸萱拖着香蕉正往自己嘴上递。()

  董学斌扯着脖子一咬,心满意足地嚼了嚼。

  瞿芸萱扯了餐巾纸给他抹抹嘴角,“瞧你那傻笑样儿,想什么好事儿呐,给姨也说说。”

  “咳咳,méi啥,就是想笑,呵呵呵,呵呵呵呵。”董学斌对自己现在的整体表现还不是很满意,所以这个BAC是必须要用的,暂时还不能让萱姨知道自己喜欢她的事儿,不然生出芥蒂或其他意外就不是很美了,要等自己给萱姨留下的印象越来越好的时候再做个最完美的表白,那样成功的几率才大!

  不过这之前好像还有一道大槛挡在了董学斌面前。

  开公司,开公司……就算萱姨广告部每笔单子有提成,可想赚那么多钱得等猴年马月?

  想了一▲下午,董学斌决定帮萱姨一把,如果自己出钱帮她开了公司,那成功的几率不是更大了吗?正好自己也有赚钱过上更好日子的心思,要是能赚到百万人民币的话,不但得了财,还有很大可能得了色,对了对了,官场上需要钱的地◆方也非常多嘛,比如送个礼啥的,嗯嗯嗯,简直是一举三得!

  必须得赚点钱了!

  目标百万!!

  一天……

  两天……

  经过瞿芸萱两天的细心照料,董学斌的病情好转□了许多,不但身上不少伤口拆了纱布,手脚也恢复了往日五六分的灵动,除了不能剧烈跑动以外,上楼下楼已经不瘸不拐了。于是乎,在医院里闷坏了的董学斌就找到大夫问什么时候能出院,不知是不是对方成心想让患者多消费○lexǔduō,búdànshēnshàngbúshǎoshāngkǒuchāileshābù,shǒujiǎoyěhuīfùlewǎngrìwǔliùfèndelíngdòng,chúlebúnéngjùlièpǎodòngyǐwài,shànglóuxiàlóuyǐjīngbúquébúguǎile。yúshìhū,zàiyīyuànlǐmènhuàilededǒngxuébīnjiùzhǎodàodàfūwènshímeshíhòunéngchūyuàn,búzhīshìbúshìduìfāngchéngxīnxiǎngrànghuànzhěduōxiāofèi◎的缘故,大夫说还得再观察两天才能下结论。

  中午。

  吃过医院送的配餐,董学斌就闷闷地吐了口气,无精打采地吃了药。

  健宫医院的饭很便宜,十块钱包括了早中晚三餐,不过这只是对住◆院的伤患而言的,并不给病人家属提供,所以瞿芸萱的午饭是在楼下小饭馆吃的,等她吃过素馅包子抱着一盒刚买来的蒙牛酸奶回到病房时,正看见床上的董学斌低头瞪着塑料饭盒,无聊至极地呼哧呼哧吹气。

  瞿芸萱噗嗤一笑,走过来,将酸奶放到桌上,“傻不傻呀你?几岁啦?”

  董学斌翻翻白眼,“我这不是闲的méi事儿干嘛。”这两天他主要在寻思如何赚钱,可医院里啥也méi有,什么事都无fǎ实施,所以才闲。

  “那就喝个酸奶,喏。”

  “萱姨,我这边méi事了,要不你回去上班吧?”

  “你手还不能沾水,姨要是走了谁给你洗脸?谁给你刷饭盒?”噗的一声,瞿芸萱把吸管扎在酸奶上,将顶头捅进董学斌嘴里,“喝吧,你要是真闷得慌,下午姨陪你到医院附近溜溜弯儿,你想去哪?”

  董学斌一听,精神头一提道:“好好,去哪都行,瞎溜达呗!”对董学斌而言,和萱姨在一起去哪里都是天堂。

  半个小时后。

  董学斌站在了健宫医院西门口,望着碧蓝的天,长出了一口气,“重见天日啦!”

  瞿芸萱在一旁小心搀扶着他,俩人一直向北溜溜达达着。

  前面有两夫妻陪着小孩打羽毛球,把便道占了一大部分,瞿芸萱就拉着董学斌往左挪挪,顺着边儿躲开。谁知右后方响起脚步声,董学斌左肩一震,不知被什么人撞了一下,“哎呦!”他条件反射地叫了声,肩膀隐隐作痛,旋即一脸不悦地往右看过去,“你不会看路啊?”

  撞他的是个中年男人,也méi道歉,理所当然地继续往前走。

  “小斌,你méi事吧?”瞿芸萱一脸紧张地扶扶他。

  董学斌揉着肩膀皱眉道:“méi事。”

  瞿芸萱一下就不干了,大声对那中年人叱喝道:“你站住!你这人怎么回事儿?”

  中年人一回头,“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瞿芸萱沉着脸道:“撞了我弟弟,连句道歉也不会说?”

  夹着皮包的中年人不耐烦道:“不就碰了一下吗?这么点事儿至于吗?”

  “我弟弟肩膀本来就有伤!你说至于吗?”瞿芸萱看着他道:“请你道歉!马上!”

  董学斌忽然觉得中年人挺眼熟的,一时陷入深思,谁来着?在哪见过啊?

  中年人蹙蹙眉头,“较什么真儿啊?有病!”

  “你丫才有病!”董学斌火上来了,指着他怒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中年人冷哼一声,大步流星地甩手走了,根本不道歉。

  董学斌差点气死,抬起步子就要追,“你给我站住!”

  瞿芸萱也想追,可一想到董学斌身体还méi完全康复,就脚下一顿,赶紧将他拉住了,“算了小斌,这种人méi必要跟他计较,素质太差!”

  董学斌恨恨看着中年人的背影,刚要说什么,忽然脑子一动,他恍然一声道:“萱姨,我想起来了,我说怎那么眼熟呢,我跟电视上见过他,好像是一外省电视台鉴宝栏目专家组的成员,姓程,主持人和嘉宾都叫他程老师,在节目里是专门给人鉴别纸币钱币的专家。”董学斌在古玩城打工过很久,对收藏很感兴趣,也经常看一些节目。

  瞿芸萱默默一摇头,“这还专家?”

  董学斌一哼,“电视里●人模狗样的跟个人似的,méi想到是这个德行!”

  这时,瞿芸萱的手机传来音乐铃声,她接起来一听,“喂……嗯,嗯……出什么问题了?怎么搞的……那你跟他谈啊……我?我放年假呢……他说了?说不行?”★●人模狗样的跟个人似的,méi想到是这个德行!”

  这时,瞿芸萱的手机传来音乐铃声,她接起来一听,“喂……嗯,嗯……出什么问题了rénmógǒuyàngdegēngèrénsìde,méixiǎngdàoshìzhègèdéháng!”

  zhèshí,qúyúnxuāndeshǒujīchuánláiyīnlèlíngshēng,tājiēqǐláiyītīng,“wèi……èn,èn……chūshímewèntíle?zěnmegǎode……nànǐgēntātánā……wǒ?wǒfàngniánjiǎne……tāshuōle?shuōbúháng?”瞿芸萱看了董学斌一眸子,“要不明天吧,明天我去单位跟他说……那他……唉……非得现在?案子不是批了吗?”

  董学斌知道她报社有事,便道:“你忙你的,正事要紧。”

  一犹豫,瞿芸萱对着手机无奈道:“那好,我一会儿就去,挂线了。”

  “广告部的事儿吧?”

  瞿芸萱嗯了一声,“出了点乱子非要我去解决,唉,放了年假也踏实不了,走吧,姨先送你回医院。”

  “别别,你去你的,我自己méi问题。”

  “那不行,你别再摔着。”

  “唉哟,我又不是小孩儿了。”董学斌快速往前走了两步,“你看看,腿早都méi事儿了,你快去吧。”

  “那……那……”瞿芸萱不放心地瞅瞅他,伸手给他捋捋被风吹散的头发,“那姨去了,你回去时千万千万小心点,过马路走人行横道,看着脚底下,躲着人,上台阶慢一点,知道不?”

  “行啦行啦,我明白!”

  等瞿芸萱一走,董学斌就摸了摸被那姓程的撞得酸痛的肩。

  这帮古玩鉴定专家恐怕都一个赛一个有钱,哼,有钱méi素质,什么玩意儿!

  对了!

  古玩收藏!

  股票风险太大,自己能不能在古玩上寻寻赚钱的路子!?

  ……

  【二更,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