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有人欢喜有人愁】


  和平街北口。()

  自家单元楼前。

  董学斌shì从十五中打车去的医院,又从医院打车回的家,suǒ以速度上与坐公交车回来的瞿芸萱几人差不多,刚拐进小区,董学斌就看到了前面走着★的老妈和许阿姨等人,叫了她们一声,快走了几步解释道:“妈,萱姨,刚刚实在抱歉,我那边确实有点事儿,就没顾上。”

  “学斌……”老妈欲言又止,叹叹气,却没问什么。

  楼道门口,下班回来的■许科长夹着皮包从另一端走过来,“刚考完?笔试没问题吧?”

  “我……我……”与进考场前的信誓旦旦相比,现在的小东满脸颓然。

  董学斌有点好笑,心里也解气了一些。

  “说话啊!”许科长板起脸道:“海关这头我都打好招呼了!”

  许阿姨面色不太好看地拉了儿子一把,小东才支支吾吾道:“这回的申论太难了,而且出题方向特别偏,根本不shì人能做出来,我估计,嗯,我估计我就一道题有一些把握,其他的……其他的几道应该全答偏了,拿不到什么分,行测和申论加在一起的分数可能连基准线也过不了。”

  许科长的脸阴恻恻的,“你怎么搞的?啊?不shì复习好了吗?不shì说没问题了吗?”

  小东心情也shì极差,“谁知道它那么难啊,能做对的绝对没几个人。”

  许科长嚷嚷道:“别说题难!那shì你没复习到位!”

  “不赖小东。”许阿姨赶紧替儿子辩解道:“题确实太偏了,考场外面我听好多人这么说,不光shì小东,大家都一样落榜,对了,晓萍他们家小斌也一样没考上,小东还好一点,起码行测题对了绝大部分呢。”

  董学斌翻翻白眼,谁说我没考上的?

  许☆科长怒道:“过不了面试分数线,说什么都白搭!”

  许阿姨叹了一口气:“明年再考吧。”许科长气得喘了两口气,一甩手转身上楼了,许阿姨看看小东,转头对着董学斌的母亲道:“过几个月今年的国家公务员考●☆科长怒道:“过不了面试分数线,说什么都白搭!”

  许阿姨叹了一口气:“明年再考吧。”许科长气得喘了两口气,一甩手转身上楼了,许kēzhǎngnùdào:“guòbúlemiànshìfènshùxiàn,shuōshímedōubáidā!”

  xǔāyítànleyīkǒuqì:“míngniánzàikǎoba。”xǔkēzhǎngqìdéchuǎnleliǎngkǒuqì,yīshuǎishǒuzhuǎnshēnshànglóule,xǔāyíkànkànxiǎodōng,zhuǎntóuduìzhedǒngxuébīndemǔqīndào:“guòjǐgèyuèjīnniándeguójiāgōngwùyuánkǎo该报名了,你儿子接不接着考了?”

  老妈一咬牙,“……考!”

  瞿芸萱安慰地拍拍董学斌的手,“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明年接着考,有什么的?”

  小东成绩一向优秀,这回连他都没考过,董学斌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这似乎shì大家共有的想法。

  小东阴沉地瞄了董学斌一眸子,跟着许科长上楼了。

  董学斌知道老妈和萱姨shì以为自己也没考好,摸摸鼻子,却没解释。

  误会就误会吧,纵然自己过了笔试,他也确实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通过面试考,万一跟老妈说自己笔试不错,结果面试考却刷了下来,这大喜大悲的,还不给老妈血压弄高了?真要能考上再告诉她们吧!

  吃过晚饭◎,董学斌不动声色地回到小屋,打开那台还shì奔三CPU的破电脑,开始为面试考做起了准备,跟网上查着往年的面试题。

  五分钟后,搜索毫无结果的董学斌才苦闷地想起来,自己报考的那个机关单位shì根●◎,董学斌不动声色地回到小屋,打开那台还shì奔三CPU的破电脑,开始为面试考做起了准备,跟网上查着往年的面试题。

  五分钟后,搜索毫无结果的董学,dǒngxuébīnbúdòngshēngsèdìhuídàoxiǎowū,dǎkāinàtáiháishìbēnsānCPUdepòdiànnǎo,kāishǐwéimiànshìkǎozuòqǐlezhǔnbèi,gēnwǎngshàngcházhewǎngniándemiànshìtí。

  wǔfènzhōnghòu,sōusuǒháowújiéguǒdedǒngxuébīncáikǔmèndìxiǎngqǐlái,zìjǐbàokǎodenàgèjīguāndānwèishìgēn本没有自己的网站的,更别说公布往年公务员考面试试题了,连单位名称的文字性信息都少得可怜。

  他报的shì国安。

  国安部全称国家安全部,也shì警察系统,属国务院领导,正部级机gòu,□在地区上都有下属部门,省里面设国安厅,地级市设国安局,京城因为shì首都,shì直辖市,suǒ以比较特殊,市层面上也叫国安局,不叫厅,但级别上却shì正厅级,区里叫分局,正处级机gòu。

  提▲起国安这个神秘机gòu,大家或许都不陌生,搞情报的嘛。

  不过董学斌听人说,国安的人也并不shì那么神秘,要分suǒ在部门。

  比如他suǒ报考的市国安行政部门,他们也正常上下班,也挤公交,也同学聚会,也可以告诉别人自己在哪儿哪儿上班,这个并不shì什么秘密。董学斌的一个大学前辈就shì考进了国安,他曾开玩笑地跟人说过,他们坐办公室搞行政文职的人根本没机会接触到下面情报人员的任何信息,国安也没什么好的,不能过量饮酒、不能瞎说话、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家庭住址啥的,限制太多,嗯,就shì加班费比一般机关高一些罢了。

  呃,其实真要说起来,也并不shì董学斌向往这个共和国唯一对外承认的情报机gòu。

  他shì被逼无奈才报名的,没办法,招考单位的限制太多太多了。

  比如,市公安局或区某安全监察局之类的,笔试除了行测和申论两科外,还要有一个专业科目考试,董学斌连俩都考不下来呢,怎么可能考的下专业考?suǒ以想都不用想,直接放弃。

  再比如,市政协和市教育委员会等大部分机gòu,有个报名限制shì基层工作经验两年。

  再比如,红十字会和文化局有的职位,直接一个党员才能报名就给挡死了。

  再比如,区国土资源分局等大部分机gòu,招考学历限制shì硕士或博士。

  还有要会计证的,要文科生的,要身高180以上的,要女性的,等等等等。

  董学斌最后才错愕地发现,自己能报的机关竟然不足百分之三,那百分之三中的几个冷僻点的街道办事处虽然没有那么多讲究,应届毕业生也能要,可偏偏,人家就录一个人,可以预见竞争得有多么残酷,董学斌shì肯定没机会的。

  于shì乎,心灰意冷的董学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旁听了市国安局办公人员来联合大学小阶梯教室的一次讲话。

  原来国安也在招人,只要面貌身形上没有明显缺陷和特征,只要没在国外久居过,不限男女,不限党员,不限学科,不限工作经验,没有专业考试,谁都可以报考,而且听说今次公务员考的招录人数shì4人,与其他机关相比,已经shì非常宽裕了。

  后来董学斌又打听到,国安招人一般只招应届大学毕业生。

  因为他们还没有接触到社会,没有复杂的背景,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身上很“干净”,很“清白”,人家就喜欢这样的,相反,你出去外面工作了两年,经验shì有了,可国安那边反倒不习惯招录这样的人。

  suǒ以,董学斌衡量了利弊,终于说服了母亲,报了这个他能考中几率最大的国安部。

  但愿一切顺顺利利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