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这是申论题!?】


  行测考试结束。()

  考场外的走廊上,董学斌和小东碰到了一起。

  小东讥讽地瞧瞧他,“这回行测比国考时还要难一点,你没问题吧?”

  董学斌bú甘示弱地回视着他:“你bú会考砸了吧?”

  “我?考砸了?”小东哑然失笑一声,自信满满道:“别拿我和你比,除了逻辑推理yǒu两道题应该做错了,常识题也yǒu几道特别难外,剩下的题我基本bú可能会错,交卷前我算了算,bú出意外的话,错误率bú会超过百分之七的,呵,你呢?这么yǒu难度的卷子,你起码错了四、五十道吧?”

  董学斌笑道:“别担心我,你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别就嘴上逞强!”小东显然bú◎明白董学斌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拿下一门考试,董学斌情绪放松了许多,但一想到下午要考的申论题,他又一阵头疼,

  连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外面等候着俩人的瞿芸萱和许阿姨可能是怕给☆míngbáidǒngxuébīnnàjùhuàshìshímeyìsī。

  náxiàyīménkǎoshì,dǒngxuébīnqíngxùfàngsōnglexǔduō,dànyīxiǎngdàoxiàwǔyàokǎodeshēnlùntí,tāyòuyīzhèntóuténg,

  liánchīfàndexīnqíngdōuméile。

  wàimiànděnghòuzheliǎngréndeqúyúnxuānhéxǔāyíkěnéngshìpàgěi他们压力,看到他们出来后都没问什么考得好bú好之类的话,在十五中西门的饺子馆吃了顿饭,bú知bú觉已到了下午的考试时间。

  回到了十五中考点,小东显得很镇定,似乎yǒu了万全的把握,“加油考啊★,别落榜。”

  董学斌心里虽然一点谱都没yǒu,但还是嘴硬道:“你才是,别考砸了。”

  “哼!”小东转头进了教室。

  申论,考试时间两个半小时。

  下午13:30——1○★,别落榜。”

  董学斌心里虽然一点谱都没yǒu,但还是嘴硬道:“你才是,别考砸了。”

  “哼!”小东转头进了教室。
,biéluòbǎng。”

  dǒngxuébīnxīnlǐsuīrányīdiǎnpǔdōuméiyǒu,dànháishìzuǐyìngdào:“nǐcáishì,biékǎozále。”

  “hēng!”xiǎodōngzhuǎntóujìnlejiāoshì。

  shēnlùn,kǎoshìshíjiānliǎnggèbànxiǎoshí。

  xiàwǔ13:30——1■6:00。

  它考察的是应试者七种能力:阅读理解能力、分析判断能力、提出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文体写作能力、时事政治运用能力、行政管理能力。答案并bú唯一,yǒu点小论文的性质,灵活○性大。

  董学斌bú擅长申论,特别bú擅长,纵然hú爷爷单独给他辅导过几天,yǒu了那么一丝丝长进,可毕竟是临阵磨枪,他底子太差了。本来董学斌想的挺好,如guǒ行测简单一点,他就靠着自己的实力答题,争取多拿下几分,等到申论考试时再用BAC抢别人试卷作弊。因为行测全是选择题,蒙也yǒu百分之二十五的概率答对呢,但申论bú同,bú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然而计划赶bú上变化,第一门行测就出了岔子,bú得已用掉了今天的BAC,下午的申论却束手无策了。

  怎么办?

  如guǒ按照上午那种考试难度,自己申论一准是拿bú到什么分数的。

  莫非到此为止了?自己真跟当官无缘?

  考试前的半个小时。坐在026考场内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董学斌敏感的察觉到了教室里稍显压抑的气氛,大家许是行测都没考好,以至于影响到了下午考试时的心情,一个个脸上均挂着几分严肃和凝重。 ★
  董学斌心里紧张地叹了口气,拍拍脸蛋,对天祈祷着。

  他现在已经bú期盼着自己能答对多少申论题了,只希望分数bú要太低就好,这样的话,行测占了一定优势的他或许还yǒu那么一点点超过基准◇■线的希望。

  呼,董学斌啊董学斌,你可一定要超水平发挥呀!

  一点半,考试开始了。

  拿到试卷的第一时间,董学斌就火急火燎地做起了第一题。

  通读一遍资料,再看了一眼题☆目要求,他心都凉了。试卷guǒ然延续了上午行测的难度,董学斌读了全文两遍,愣是没读懂什么意思,更别说怎么按题目要求回答了,完全摸bú着头脑!

  坏了!

  要完蛋!

  稀里糊涂地把第一题hú乱写完,他咬牙切齿地看向第二题。

  “我国海洋资源丰富但人均占yǒu少,渤海是我国最大内海,对东北经济非常重要……”

  突然,董学斌咦了一声,bú可思议地眨巴眨巴眼睛,bú◎是吧?怎么这么眼熟?

  再看看第三题。

  “针对我国公民存在的旅游bú文明行为,给旅游主管部门写一份建议,要求是,建议合理可行,条理清晰,bú超过400字……”

  他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诶?”

  “你怎么回事儿?”监考老师板脸看过来,“自己做题,嘴上别出声儿!”

  董学斌忙道:“抱歉抱歉。”低头瞅瞅试卷,确认自己没看错,他又惊又喜地把目光挪到了第四题上。我了个去的!董学斌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得跟什么似的,目瞪口呆地用拳头捶了下脑门,真bú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

  这就是申论题?

  这就是申论题?

  这就是申论题!?

  一连问了自己三次,他仍yǒu些b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见时间过了半个小时,董学斌bú再多想,拿起笔来开始快速作答。

  笔锋行云流水一般,没yǒu打一点磕巴。

  那监考老师的注意力一直在董学斌身上,好像怀疑他作弊似的,溜达了一圈后就站在了他的身后,扫眼看看试卷答题卡。半晌过去,监考员面露一丝惊奇,直到考试结束铃声响起后才抬起头,和另一个监考员装好大家交上来的考卷,密封。

  大家陆陆续续出了十五中。

  等董学斌也要离开的时候,那监考老师赞赏地对他点了点脑袋,露出一个笑容。

  董学斌受宠若惊地回了一个笑,表情僵硬地转头往外走。怎么回事?申论卷子到底怎么回事?

  操场上,抱怨声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哎呀,这回玩完了,题太难了。”

  “是啊,行测就够那什么的了,没想到申论也这么难,尤其第三题,yǒu几个人能答对?”

  “我也考砸了,唉,明年再考吧。”

  十个人里yǒu九个人愁眉苦脸,好像全没考好。

  学校大门外,瞿芸萱和老妈正在树下的阴凉处等他,许阿姨也和他们在一起,看样子小东还没从考场出来。董学斌失神地迎了上去,见得老妈和萱姨期盼地要开口说什么,他突然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先什么也别说,妈,萱姨,我得马上去个地方,yǒu特别急的事儿,您俩先回家吧!”

  还没等老妈和瞿芸萱反应过来,董学斌就伸手跟马路边上拦了辆伊兰特的出租车。

  “师傅。”他对司机道:“麻烦您,肿瘤医院。”

  一进综合肿瘤内科区,他却惊讶的发现hú爷爷的病房居然没yǒu人了,连东西行李也bú在,找了个护士一问才知道,老爷子昨天晚上出的院,可能就是董学斌刚离开没多久的事儿。他马上取出手机查到了那天hú爷爷打到他手机上的号码,拨过去,只听那头响起一个女声,“您好,肿瘤医院住院部。”

  bú是hú爷爷的电话?那天他是拿医院电话给自己打过来的?

  他又跑到护士台问了hú爷爷的电话和住址,但护士却说医院yǒu规定,bú能透露患者信息。

  站在走廊上,董学斌呆呆望着那空荡荡的房间。

  老爷子应该没yǒu多少日子了,难道昨天是自己最后一次见他?

  对着那个病房,董学斌一低头,深深鞠了三个躬。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hú爷爷那天很肯定的告诉他申论一定会让他拿高分,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hú爷爷bú让他把两人讨论的复习资料告诉给别人,也许是他儿子这次在京城出题,也许是他从其他渠道获取的,这次京城的申论考试,竟然yǒu百分之七十的原题……hú爷爷都在之前给他辅导的过程中偷偷告诉了他!!

  如此作弊的情况下笔试要是再过bú了,那他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