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和许科长家的冲突!】


  连续三天。()

  董学斌起早贪黑,持续坚持着那个简单而又枯燥的记忆力练习,之间的三次BAC,也被他奢侈地全部拿来做le备考试验,用多个方式、用多个角度再次适应le一下时间的逆流,让他对BAC能力更加熟悉le一些。

  转眼,到le考前最后一天。

  肿瘤医院,综合肿瘤内科区。

  董学斌继续接受着胡爷爷的辅导,人家老爷子的儿子是在上海出申论题的,老爷子对此似乎也颇有一番研究和经验,所以他说的每一句话董学斌都强迫自己记在脑子里,专注地听着。教课方式已从董学斌提问改成le胡爷爷发问,老爷子没有从资料书上翻题目,而是不知拿来le哪里的段子信口拈来,有时候,还告诉le他很多官场的规则和机关部门的职能,以便他更好的理解公务员考。

  “……刚刚那段资料,针对我国公民存在的旅游不文明行为,给旅游主管部门写一份建议,要求是,建议合理可行,条理清晰,不超过400字,嗯,你答答看。”

  董学斌规规矩矩地答le。

  胡爷爷听得摇摇头,给他指点le下错误,再把他自己认为不错的答案说le一遍。

  董学斌想拿笔记下,却被胡爷爷拦住le,“不用写,你以理解为主,把我说的论点论调和大方向全都吃透le,自然而然也就记下le,嗯,刚刚那个清楚le?好,我再给你出一题,我国海洋资源丰富但人均占有少,渤海是我国最大内海,对东北经济非常重要……”

 ○ 下午三点。

  胡爷爷咳嗽le两声道:“都记住le吧?”

  “嗯。”董学斌快速扯le张餐巾纸给他,让老爷子吐痰。

  胡爷爷笑着拍拍他的胳膊,“你朋友和同学今年也考京城的这次公务◆员考吧?老头子给你讲的这些资料你自己吃透le就行le,最好不要再给你同学讲,免得误人子弟,呵呵,老头子水平有限得很,能教你的也就这么多le。”

  “您太谦虚le,我是真受益匪浅。”董学斌尴尬地摸摸鼻子头,“我也没什么朋友,大学几年都没住校,也就认识同班的几个人,他们都自认考不上公务员,早毕业找工作le,就我一人非死活想朝机关里扎,嗯,胡爷爷,这几天真的麻烦您le,谢谢。”

  临走前□,一身病号服的胡爷爷用力捏捏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好好考,以后就看你们年轻人的le。”

  董学斌微微点头。

  和平街北口。

  董学斌钻进潮气哄哄的一单元楼道,上楼按下le自家■的门铃。

  咔嚓,屋里的老mā刚给他开le门,四楼也同时响起开门声,许科长一家三口从上面下来le。老mā一瞧,忙跟他们打招呼,“许科长,今天这么早回来?这是吃饭去?”董学斌也不情不愿地叫le声◇“许科长”“许阿姨”。

  许科长没说话,爱答不理地一点头。

  许阿姨笑道:“明天就该考试le,我俩带着小东去全聚德吃一顿。”

  “哟,那儿可不便宜呢。”老mā道。

  “◇全聚德也一般,不是什么太好的饭店。”小东牛逼哄哄地撩下一句,瞥le董学斌一眼,就伸手按按瞿芸萱家的门铃,见没人回应,又是按le按。

  老mā赶紧道:“芸萱可能还没下班呢。”

  小东失望地哦le一声,“爸,mā,那咱们走吧。”董学斌知道,小东最近一直在追求瞿芸萱,虽说瞿芸萱的家庭背景不是特别好,但她长得实在太漂亮le,以至于即使比小东岁数大le一点,许科长一家人似乎也没有反对。

  就在董学斌刚刚进屋,许科长一家子转身下楼的当口,许科长一个没留神,脚下皮鞋踢到le董学斌母亲放到门口的垃圾袋,袋子上有点剩菜的油挂着,一下就沾le许科长一脚。

  许科长脸色一下就变le,◇回头盯着董学斌的母亲,“你怎么回事儿?垃圾袋放哪儿不行你放这儿?成心呐?”

  老mā慌张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正准备扔楼下的。”

  小东皱眉道:“你们素质高一点行不行?还嫌楼道不够□脏啊?”

  老mā道:“我马上就扔le去,抱歉抱歉。”

  看到老mā被人欺负,屋内的董学斌火一下就上来le,“你素质高?素质高你从窗户往下扔垃圾?”上回有一次董学斌和母亲从外面回来,结果刚到一单元楼底下就差点被不知是小东还是许科长从窗户上丢下的垃圾袋砸到,而且听周围邻居抱怨也说四楼许科长家经常从窗户扔东西,不过人家是当官的,自己这些人是平头老百姓,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老mā急急拉le拉儿子,“学斌!”

  小东怒视着董学斌,“你什么意思?谁他mā扔东西le?”

  董学斌冷声道:“你自己心里明白!”

  “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许科长看着董学斌,“给◎我鞋弄脏le你还有理le是怎么着?”

  “是你自己……”董学斌还要说,却被老mā急哄哄地拉le回去。

  许阿姨缓le句场道:“老许,你跟一小孩计较什么,大家都街里街坊的,少说两句少说两◎句。”旋即,许阿姨笑着对董学斌母亲道:“晓萍,我们吃饭去le,嗯,那垃圾袋你确实放的不对地儿,下回别搁门口le。”

  董学斌肺差点气炸le,明明是姓许的自己不看路踢到le,还他mā赖到我们家头上le?

  许科长低头用餐巾纸擦擦鞋,随后板着脸一转身,“真晦气!走吧走吧!车还等着呢!”

  小东轻蔑地一瞧董学斌母子俩,跟着父母下le楼。

  老mā一直陪着笑脸,等他们下到二楼后,才是赶紧一关门,软弱地叹le口气,“学斌,咱们惹不起人家,你……”

  董学斌气道:“这都什么人啊!当个官就不讲道理le?”

  “唉……”

  傍晚时分,下班回家的瞿芸萱敲开le董学斌家的门,大包小包买le好多菜回来。

  这些日子,瞿芸萱好像已从原先的普通邻居摇身一变,迅速融入le董学斌一家的生活,经过这么多天的磨合,董学斌母子俩和萱姨的关系也越来越好le,一起吃着饭说说笑笑,仿佛真是一家人似的。

  “芸萱,来,多吃点。”老mā给她夹菜。

  “栾姐。”瞿芸萱表情略一迟疑,担忧道:“我回来时听楼下大婶说……怎么回事?”

  这栋八十年代的老☆楼隔音效果极差,各家跟各家几乎都没什么秘密可言,谁吵架le都知道。老mā就语重心长地拍拍瞿芸萱的手,“芸萱,听姐一句话,找对象千万别找小东那样的,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啊,他们是真太欺负人le……”然后就★把刚才的前因后果说le一遍。

  听完,瞿芸萱一皱眉头,反握住栾晓萍的手叹气道:“我早知道他们家不是正经人,有些事我都没跟别人说,小东不是追我呢吗?可我一直没同意,也跟他表明态度le,但前一阵的休息日我跟东边超市门口碰见许科长le,结果他指着我鼻子就说‘我们家小东喜欢你那是看得起你,你别以为自己怎么着le’,反正话挺难听的,我都……唉……”

  董学斌一攥拳头,“他以为他是谁呀!市长还是省长?”

  “不说这个le。”瞿芸萱温婉地一笑,扯le张餐巾纸体贴地给董学斌擦le擦嘴角的米饭粒,“明天好好考试,争取考上公务员给栾姐和姨争一口气,让许科长那家人看看,不是就他们家小东能进机关的,我们小斌也一样行!”

  董学斌心里憋着口气,用力嗯le一声,“您俩放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