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备考!备考!备考!】


  离考试没几天了,既然夸下了海口,那就要有所行动。()

  吃过晚饭,董学斌回到家把自己一个人关进了小屋,翻箱倒柜地开始找东西,末了从床底下的一个小樟木箱子里翻腾出了一沓子他高中时期用过◎的机读卡和空白的纸本,放到写字台上,再准备hǎo橡皮擦和2B铅笔之类的玩意儿,做起了记忆力的训练。ABCD,1234,满脑子都是选项。

  这是他想到能通过公务员考的唯一方法,虽然几率不过一两成○dejīdúkǎhékōngbáidezhǐběn,fàngdàoxiězìtáishàng,zàizhǔnbèihǎoxiàngpícāhé2Bqiānbǐzhīlèidewányìér,zuòqǐlejìyìlìdexùnliàn。ABCD,1234,mǎnnǎozǐdōushìxuǎnxiàng。

  zhèshìtāxiǎngdàonéngtōngguògōngwùyuánkǎodewéiyīfāngfǎ,suīránjǐlǜbúguòyīliǎngchéng★,但总也要试一试。

  第二天早上。

  董学斌从堆满机读卡的客厅沙发上爬起来,再次投入了练习,“AABDDCCABDC……”他闭着yǎn睛,嘴巴里神神叨叨地念着。

  老妈有点莫名★其妙,就问:“学斌,你这是干嘛呢?”

  董学斌一咳咳,“备考,备考。”

  老妈眨眨yǎn:“今年考试范围的复习资料不是买了吗?看那纸片有什么用?”

  “哎呀,您就别管了,我有分寸。”只要BAC在考试那天依旧能用,那他这番努力就不会白费。

  练习……练习……练习……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铃铃铃,手机响了,董学斌拿起来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喂?您hǎo?”

  “你hǎo,是小董吧?”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抱歉,请问您?”

  “我姓胡。”

  董学斌一哦,“您是胡爷爷?您身体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都还hǎo,呵呵,你今天有没有空,不忙的话,来医院陪老头子我坐一坐?”

  “呃,抱歉,过几天就公务员考了,我还没复习hǎo呢。”

  对面的嗓音有些惊讶,“你要考公务员?京城上半年报名的这次?”声儿一停顿,胡爷爷沉吟道:“嗯,你要是对笔试没什么把握的话,你来肿瘤医院的综合肿瘤内科找我吧,别看我这样,关于公务员考的一些答题技巧还是能传授你一些的,尤其是申论方面的论答题,怎么样?有兴趣没有?”

  董学斌一呆,“啊?真的?”

  “可不是嘛,呵呵,老头子还能骗我的救命恩人吗?”

  对付行测考试,董学斌已经有了应对方法,但申论这玩意儿却完全没有把握,“行,那我这就到,谢谢您了。”

  挂了手机,董学斌与母亲知会了一嗓子,便拿上资料书踱步出了门。

  京城肿瘤医院。

  董学斌一直没打工,所以最近手头不太宽裕,来的路上就跟水果摊上买了些时下的瓜瓜果果,比较便宜的那种,进住院部问人找了找,才上到三楼西侧挨着肿瘤放疗科的综合肿瘤内科区,走到了标记3016病房的门口,咚咚敲敲门。

  “请进。”靠窗户的病床上,胡爷爷正戴着老花镜看一张照片。

  董学斌走过去,笑着把水果放到桌上,“胡爷爷,祝您早日康复。”

  “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胡爷爷很开朗地笑了笑,拉着他坐下,并用手摸了摸那张全家福照片,感慨不已地侧过来让董学斌看,“这是我大儿子,这是我女儿,喏,这是我小儿子和儿媳妇。”照片上的妇女挺着大肚子,似是怀孕了,“……唉,差一点啊,差一点就见不到我那刚出生的小孙子了,小董,那天多亏你把我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老头子我谢谢你了,谢谢了!”

  “您言重了。”

  胡爷爷yǎn眶有些潮湿,“有时候想想,我这肺癌也没个治,早死早踏实了,可真到快死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放不下,活着啊,还是得活着啊!”

  想到自己彻底改变了胡爷爷和瞿芸萱的命运,董学斌也很是感触。

  寒暄了几句,胡爷爷突然道:“申论的参考复习资料都拿来了吧?来,你有哪点儿不会的?我给你讲讲。”

  董学斌赶快问了一些他想不明白的题目。

  胡爷爷一琢磨,答道:“你刚说的题目如果按照你这个太主观的答法,是不太hǎo的,毕竟不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论调,总会有点小错误,有点小问题,这在判卷人的手里就会略微减分了。”

  董学斌不解道:“那要怎么答?说虚的?唱高调?”

  胡爷爷哈哈一乐:“小董啊,你可别小看‘假大空’这三个字,有时候用hǎo了也不容易,也能给你的论调加分添彩,该假的时候要假,该大的时候要大,该空的时候得空,不仅这个公务员考,官场上也是如此,来来,老头子给你说说……”

  董学斌就这么认认真真地听了一下午。

  别说,胡爷爷真是有学问,哪哪都说得头头是道。

  到■后来,董学斌跟他也渐渐熟络了,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唉,您说这出考题的人也是,都把题目弄这么难干嘛?这不是成心刁难我们吗?”董学斌这点怨念在心里埋了很久了,“前几年到今年的各省申论题我都做了,一个比▲一个难,一个比一个没边儿,唉,他们出题的是轻巧了,动动嘴皮子的事儿,可我们呢?我们招谁惹谁了?”

  胡爷爷皱皱眉,没言语。

  董学斌呃了一声,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不多久,胡爷爷才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全是简单题目谁都能答对,那还要公务员考干什么?你说是不是?即使人人都满分,到了后面也是那一两个职位啊,还是得竞争,都是一样的。”他翻开一本往年各省的参考书,指着一页道:“我和我儿子都是搞学问的,他比我有本事,早是博士学位了,喏,去年上海公务员考的申论题有一大半都是他出的。”

  董学斌才明白,自己先前的一段抱怨话把胡爷爷的儿子给捎带进去了。

  呸呸,瞧自己这张破嘴,这可……

  对了,今天的BAC还没用!

  BAC!!!

  ……

  时间回流的第一时间,董学斌就感觉到自己的嘴皮子在动,应该是正在说话的途中。对面的胡爷爷皱着眉,听着他说话。董学斌一看老爷子的表情,心知BAC的有点晚了,“那个,胡爷爷,我说到哪了?”

  胡爷爷苦笑道:“你说出题的人故意刁难你们。”

  “对。”董学斌脑瓜子一转,顺着这个口气道:“太刁难人了!”

  胡爷爷眉毛拧得更紧了一些。

  “不过……”董学斌话音一转,拿起那本申论试题汇总,“不过前年北河省和去年上海的申论题都很有意思,您看人家那题出的,一看就有水平,难是很难,可它有意思啊,要是今年京城公务员考能碰上这种题,就算答不上来我也没怨言。”

  胡爷爷愣愣,哈哈大笑,“小董啊,告诉你吧,去年上海的申论卷子大部分题都是我儿子出的。”

  董学斌故作▲惊讶,“啊?”

  “我儿子一直比我有本事。”胡爷爷老怀大慰地摸摸胡子,眉开yǎn笑道:“呵呵,来,小董,我再给你hǎohǎo讲讲申论,保准你这次拿高分!”

  “真的?”

  “当◇然,考不过你找我算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