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场车祸与倒退了的时间】


  咝!

  好疼!

  要死了吗?

  鼻子和嘴巴里隐约传来鲜血的腥味儿,眼前一片漆黑的董学斌试着动了动手指头——没有反应,试着扭了扭脖子——也没有反应,最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眼皮徐徐睁开一道缝隙,模模糊糊的视线内是一辆超载着沙石的大卡chē,旁侧,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和一名不到三十岁的漂亮女人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马路两旁围上了不少路人,在老人和女人的尸体旁动着口型喊着什么,不过董学斌耳中却没有溅起丝毫shēng响,什么也听不到了!

  老人死了,萱姨死了,自己这么重的伤……肯定也是活不成了!

  kàn着自己暗恋的瞿芸萱满脸血水的凄美脸蛋,董学斌的心像针扎一样痛。

  邻居瞿芸萱是个特别善良的女人,刚在十字路口时见老人腿脚不好就主动扶他过马路,可明明是红灯,旁边驶来的卡chē司机却不知是酒后驾chē还是疲劳驾驶,竟直接冲了过来,远远kàn到萱姨遇险的董学斌飞快跑过来想将瞿芸萱拽走,然而却没有赶上,他自己也跟着送了命。

  悔!

  从来没有这么悔过!

  如果董学斌再早一刻发现那辆卡chē失控而跑过去救人的话,他们三人也许都不用死了。

  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董学斌的眼皮越来越重,他不忍再kàn瞿芸萱和老人那被chē撞得有些变形的躯体,眼一闭,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轰隆!

  似是雷shēng!一股仿佛能把灵魂震碎的雷shēng!

  下一刻,董学斌眼前一花,竟是从无尽的黑暗中跳了出来。

  力气重回了体内,听觉和视觉也煞那间恢复如初,董学斌lèng了一下,眨着眼睛迷茫地kàn着四周,发现自己竟好端端地站着,居然又回到了刚刚那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周围是京城特有长龙chē海,轿chē、货chē和出租chē一辆辆从他跟前飞速驶过,傍晚昏黄的街灯下,路人行色匆匆○。

  “大爷,我扶您过马路吧。”

  “不用了,谢谢你了姑娘,你走你的吧。”

  “我家就住对面,不绕远儿,来,我扶您。”

  董学斌惊愕地顺着shēng音望过去,一脸温婉笑◆容的瞿芸萱居然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人行横道上,她也kàn到了董学斌,抿嘴灿烂一笑,“小斌刚回来?找同学玩去了?”她的旁边竟是那个刚刚死去的老人,老人朝董学斌这边kàn了一眼,旋即佝偻着背病怏怏地捂着嘴巴连续咳嗽。

  “啊,嗯,刚回来。”kànkàn这个,瞧瞧那个,董学斌下意识地答了句,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儿?自己没死?萱姨没死?老头也没死?

  董学斌呆呆地把手伸到半空张开,攥拳,张开,没有血也没有伤。

  刚刚是做梦呢?没有chē祸?全是幻觉?

  红灯一灭,黄灯亮起,略微停顿了一下后,绿灯挂在了对面。路口等绿灯的行人开始陆陆续续地踩着人行道过马路。老头是走得最慢的一个,拄着拐慢吞吞地向前挪着步伐,瞿芸萱则小心翼翼地搀着老人,陪他一起过马路。

  好熟悉!

  好熟悉的画面!

  蓦地,耳边传来很大的发动机噪音,董学斌条件反射地kà▲n过去,只见左手边马路的右拐chē道上驶过来一辆大卡chē,后面沙石塞得满满当当,甚至还鼓出了一大块。卡chē速度不算特别快,顶多四、五十迈不到,就这么轰轰隆隆地朝十字路口驶来!

  董学斌揉揉●眼睛,心中大惊失色,这不就是萱姨俩人出chē祸前的那一幕吗?

  怎么会这样?难道时间倒退了?那不是幻觉?

  千钧一发之际,他也顾不得多想,扯着嗓子大喊一shēng:“快躲开!有chē!○”

  附近的众人齐齐一怔,飞快向四周kàn去。

  “什么chē啊?”

  “哪有chē?”

  瞿芸萱kàn到了那辆卡chē,转头对着董学斌奇怪道:“喊啥?那边是红灯呢。”◇

  老人也没当回事儿,卡chē在右拐弯的线上呢,转弯碍不着他们。

  董学斌却知道这辆要了他们仨人命的卡chē根本不会停chē,边跑边急道:“萱姨!快躲开那儿!躲开!”

  瞿芸萱脚下黑高跟鞋一顿,好笑道:“小斌,你今儿怎么了?那chē不……”

  话音未落,卡chē庞大的身躯已经压在了停chē线上,却是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

  嗖!在众人惊恐的视线下,卡chē冲过了红灯!!

  “啊!”

  “快跑呀!”

  “要撞人了!”

  周围尖叫shēng不绝于耳!

  瞿芸萱整个人都懵了,脸一急,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力去拉老人,“快!快跑!”

  “姑娘你跑吧!别管我了!”老人慌张地推了瞿芸萱一把。

  可是却来不及了,呼啸而来的卡chē已近在咫尺。

  四米……

  三米……

  瞿芸萱和老人面露□绝望!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人要命丧当场的时候,早清楚卡chē会闯红灯的董学斌猛地狂奔到了两人身后,借着冲过来的惯性,董学斌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左一右分别搂住了萱姨和老人的腰,并继续用原有的势头◎◇奋力往前跑,大吼着啊了一嗓子,拦腰将他们俩人重重抡了出去!

  “啊!完了!”

  “死人了!”

  许多胆儿小的都闭上了眼睛。

  呼的一shēng!杀气腾腾的卡chē几乎是□擦着董学斌后背飞驰而去!

  老头侧半个身子搓着地面向北滑了半米!

  瞿芸萱也被董学斌这一抡拍飞到地上,咕噜咕噜打了一个滚!

  董学斌是摔得最狠的一个,斜爬在马路上,忍着腰和腿上◆的疼痛一口口倒吸着冷气!

  时间仿佛凝固在了这一刻,紧接着,欢呼shēng响在了街头!

  “没死!都没死!”

  “小伙子好样儿的啊!”

  “啪啪啪。”不知是谁带的头,旁●边的路人纷纷给董学斌鼓起了掌。

  吱啦,罪魁祸首的卡chē在十几米外才是后知后觉地踩下了刹chē停到马路正中央,chē窗玻璃被摇下来了一些,有个醉醺醺的脑袋探了出来,沉吟几秒后,卡chē发动机轰鸣,又是一路绝尘而去。

  “丫跑了!”

  “快记下他chē号!”

  “对!报警!”

  地上的老人被对面赶过来的交通协管员扶了起来,见董学斌趴在那儿不动窝,老人慌忙喊道:“小伙子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瞿芸萱也捂着胳膊爬了起来,连掉了的高跟鞋都顾不得穿了,光着脚慌乱地跑到董学斌跟前,蹲下摇晃着他,“小斌!小斌!你怎么了你?你说话呀!你别吓我行不行?快醒醒!呜呜!你别吓我啊!”瞿芸萱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是我不好!我没听你的话提前躲开!呜呜!你醒醒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和你母亲交代啊!你醒醒!呜呜!”

  董学斌心有余悸地吐了一口气,艰难一扭头道:“我没事……就是……摔猛……了。”

  瞿芸萱手臂一滞,喜极而泣地一把抱住他,“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呃,从没和这个美女邻居这般亲密接触过的董学斌身子顿时有点僵硬。

  老人也激动地眼圈有些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仨人都是手上腿上破了点皮,万幸没有受伤,这边马路上快变灯了,董学斌三人就相互搀扶着到了马路对面的辅路上。

  刚一站稳,老人就颤颤巍巍地握住董学斌的手,感激道:“谢谢,谢谢,你说咱们既无亲又无故,你还冒着这么大危险……这叫我说什么好啊,你还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我都活了快八十年了,前阵子也刚查出肺癌来,没几天好活了,你要是为了老头子我把命搭上,那我罪过可就太大了,幸好啊,幸好没事。”听口音,老人家也是京城人,而且从言谈举止和气质上kàn,八成是那种做学问的老头,文化程度很高。

  董学斌揉着胳膊呼呼喘着气,“您别客气。”

  瞿芸萱红着眼睛给董学斌整理着歪斜的领口,动动嘴唇,却没言shēng。

  “我姓胡,你叫我胡爷爷就行了,姑娘,小伙子,你俩怎么称呼?”

  “我董学斌,她叫瞿芸萱。”

  胡爷爷道:“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改天我上门好好谢谢你俩。”

  瞿芸萱心疼不已地用手给董学斌擦擦脸上的灰土,“您不用谢我,咱们还能站在这儿说话,全是小斌的功劳。”

  “都要谢,都要谢。”

  架不住胡爷爷一通追问,末了,董学斌想了想,还是从牛仔裤兜口里摸出一张一毛钱纸票,在白色的边缘位置上写了一个139开头的全球通号码。

  不久,交警来了,瞿芸萱和老人就将刚刚经过说☆了一遍。

  董学斌的心思却根本不在这里,脑子迷迷糊糊地全是问号。

  自己仨人明明是被chē撞死了的,为什么突然又回到之前在路口等红绿灯时的画面了?

  如果自己仨人的死是幻觉的话☆,那为什么幻觉里出现的情景跟现实一模一样呢?瞿芸萱扶老人过马路前的对话,卡chē的横冲直撞,除了最后的结果发生了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如出一辙,这也是幻觉?可要不是幻觉妄想的话,那又怎么解释自己忽然间就回■到了之前的时间段?

  根本解释不通啊!

  难道世间真有这种超现实的东西?

  董学斌心中默念:回去!退回去!返回!后退!BAC!

  试了几次也没有收获,他无奈笑笑,也是,●超能力什么的怎么可能存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